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二章搬救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搬救兵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姚夢枕大怒:「你的大腦才從來沒有用過1

郝帥瞪著眼睛,怒道:「你敢動點腦筋,想點有當次的辦法嗎?怎麼又是打打殺殺的?」

姚夢枕哼了一聲,小聲嘟囔道:「反正殺一個是殺,殺兩個也是殺……」

郝帥一巴掌牌在姚夢枕腦門上,怒道:「你有病啊!說的什麼胡話!這些話是能亂說的嗎?」

姚夢枕捂著腦門,怒道:「那你說怎麼辦?讓你的那個女同學把事情泄露出去,你想隱姓埋名流落天涯嗎?」

郝帥翻了一個白眼:「我懶得跟你說了,讓我低調的也是你,現在喊打喊殺的也是你1

姚夢枕還要再說話,學校的上課鈴聲卻是叮叮叮的響了起來,郝帥指了指姚夢枕小巧圓潤的鼻尖,威脅道:「你不要再胡思亂想了,這個事情我慢慢想辦法吧。」

姚夢枕沖著郝帥扮了個鬼臉,哼了一聲,轉身離去。

郝帥進了教室,坐在課桌上魂不守舍的上著課,腦海中想的儘是今天發生的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自己到底該怎麼辦呢?老媽啊老媽,你可千萬別答應啊!

郝帥雖然調皮,但他從小與自己母親相依為命,知道自己母親為了拉扯他長大,吃了無數的苦頭,因此對母親平日里雖然也有些叛逆,但內心深處卻是十分孝順的,如果母親堅持讓他去做一件事情,他儘管再不情願,他還是會去做的。

孝順孝順,一要孝敬,二要順從,兩者缺一不可。

郝帥在這邊正擔心著,另外一邊,王瀾卻騎著電瓶車來到了郝帥說的地方。

王瀾左右看了看,卻見這條街是東吳市著名的老街,在公交車行駛的幹道西側有一個衚衕,衚衕上掛著一個有些破舊的牌子:美食一條街。

這裡原本是東吳市有名的飲食街,裡面坐落著許多餐館,有著全國各地的地方美食,但隨著觀前街、新區、園區等地的開發和旅遊美食的崛起,這條街道慢慢變得破落下來,但儘管如此,每天這條街道上依舊有不少老饕前來光顧,但由於人氣急跌的緣故,這裡面的店鋪的檔次和水準也下降了許多,一些店鋪顯得有些生意凋零。

王瀾對郝帥的了解並不多,他走進街道后,四處看了一眼,怎麼也找不到郝帥說的那家餐館,只好拿起手機撥打郝帥給他的電話號碼。

他之前之所以沒有打電話,就是想給人家家長留下一個好印象,畢竟登門拜訪來求一件事情和打電話來說一件事情,那給人留下的印象是截然不同的。

同樣一件事,打電話和當面說的成功率是相差極大的。

王瀾撥通了電話后頓時聽見不遠處傳來一陣電話鈴聲,他一愣之下,順著聲音便朝著衚衕巷弄的拐彎處找了過去,他探頭一看,卻見街道巷弄的後巷中有一個大約四十多歲的女子圍著一條圍裙,正坐在一張凳子上,跟前放著一個巨大的塑料盆,盆裡面堆著像小山一樣的菜碗菜碟。

這女子正是鄒靜秋,她此時正在忙碌的洗著碗,雖然天氣嚴寒,但她額頭上卻滿是細汗,她聽見腰間的手機響,不禁停下手來,抬手用袖子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然後摘下手上的手套便去腰間拿手機。

王瀾看著眼前這女子雖然看起來四十多歲,滿世風霜,但是眉目間還是依稀可以看出當年是一個貌美漂亮的大美女,他見郝帥的母親居然干著洗碗工的活兒,可見生活艱難到了何等的地步,心中不禁咯一下,暗自覺得有些不妙。

王瀾走到她跟前,試探性的問道:「請問,您是郝帥同學的母親鄒靜秋女士嗎?」

他平日里是個五大三粗的漢子,讓他這般繞口的說出這麼一句斯文話來,真是繞得他自己都險些出了一身細汗。

鄒靜秋拿著手機,還來不及看,她抬起頭來,有些不解疑惑的看著王瀾,道:「我是,你是……」

王瀾連忙笑了起來,伸出手,道:「鄒女士你好,我是郝帥的老師。」

郝帥從小就沒有讓鄒靜秋省心,老師上門也從來沒有帶過任何的好消息,最關鍵的是,一開始老師還經常上門告狀,但後來實在是拿郝帥沒有辦法,被這個皮精皮精的孩子給弄得絕望了,只好破罐子破摔,也由得他去了。

鄒靜秋是典型的中國傳統女性,對老師有一種天然的尊敬,她一聽是郝帥的老師,連忙站起身,慌張的將身上的圍裙摘掉,手使勁的在身上擦著,尷尬而小心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與王瀾握了握,怯怯的問道:「王老師你好,請問……你有什麼事嗎?是不是郝帥……他又惹什麼禍了?」

王瀾呵呵笑著將手機收好,與鄒靜秋握了握手,說道:「沒有沒有,郝帥最近在學校表現得很好。」

鄒靜秋臉上頓時綻出笑來,寬心欣慰的笑了起來:「那好,那就好!這個孩子其實挺聰明的,就是調皮了點,你們該打就打,該罵就罵1

王瀾見鄒靜秋面露笑容,連忙打鐵趁熱的將自己的來意說了一遍,繼而說道:「鄒女士,郝帥同學在長跑上表現出來的天賦實在是令人驚嘆,他如果在這方面進行深造,我保證,他將來一定會有非常驚人的成就1

鄒靜秋聽完王瀾的來意后,臉上的笑容頓時淡了下來,她耐著性子聽完,淡淡的說道:「王老師,你的好意我知道了,不過這件事情我不能答應,我不會讓郝帥去學體育的。」

王瀾頓時大急,連忙追問道:「是因為經濟方面的原因嗎?不用擔心的,我可以替郝帥申請這方面的獎學金的!學校對於這種特殊人才是有特殊關照的!他以後在這方面參加高考也可以加分的。」

鄒靜秋搖著頭,重新圍上了圍裙,說道:「你們這些搞體育的老師其實比我還清楚,郝帥就算再厲害,他又能厲害到哪裡去?他是我的孩子,他有幾斤幾兩,我還不清楚?」

王瀾急著爭辯道:「不是你想的那樣,他今天在長跑上展現出來的天賦絕對是世界級的1

鄒靜秋笑了笑,說道:「王老師,你不用說了,我知道每個勸說家長的老師都會這樣說的。而且,你能不能回答我,我們國家每年有多少一級運動員因為退役后被國家遺忘,到頭來窮困潦倒,或者去澡堂給人搓澡,或者到街頭賣藝的?」

王瀾頓時啞口無言,他知道,鄒靜秋這句話可說的是天大的大實話,中國體育運動員裡面拿世界金牌的一級運動員,海了去了,可照樣有吃不上飯的,有日子過得極慘的。

可他又不甘心就這樣放棄:「可是,當體育特長生學校是有獎學金補貼的的呀,我想你們也是很需要這筆錢的吧?」

鄒靜秋眉毛一挑,神色中透出一股傲氣,說道:「王老師,我們家雖然窮,但是也不指望靠人施捨過日子。你別怪我不通人情,他是我的孩子,我不能讓他冒這樣的風險幹這一行,你請回吧。」

鄒靜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可一旦認定的事情,卻是誰也無法改變,王瀾見她眉宇間滿是堅定,這種神情定力九牛不移,讓他連再勸說的信心都沒有了。

王瀾這時候簡直連想抽自己一巴掌的心都有了,自己怎麼就這麼不會說話,把人家家長都給得罪了,這下好了,自己把自己的路給堵死了。

王瀾訕訕的笑了笑,無奈的轉身離去,一路上悶悶的從美食一條街裡面出來,剛走到自己的車旁邊,便聽見電話響了起來,他拿起電話,卻是一條簡訊。

王瀾看了一眼后,嘆了一口氣,將電話塞回口袋,跨上單車便向一個方向騎去。

他一路上熟門熟路的來到東吳市警隊大院,過了門衛后,來到一棟大樓下面,直奔其中一個單元便朝四樓走去。

王瀾來到門口,還沒抬手敲門,便見門一下打開,從裡面探出一個明眸皓齒,美目流轉的女孩兒。

這女孩兒不是別人,正是郝帥曾經在警隊婚宴上遇見過的警隊千金王婧。

王婧笑眯眯的看著王瀾,伸出一隻手,笑道:「喂喂,小叔,你給我帶禮物沒?」

王瀾還沉浸在勸說失敗的懊惱當中,他一愣,隨口道:「禮物,什麼禮物?」

王婧嘴巴一撅,佯怒道:「小叔,你不給我帶禮物,那你今天來幹嘛來了?」

王瀾茫然的抓了抓頭髮,道:「我接到嫂子發的消息,就過來了埃」

王婧正要不悅的說話,卻見身後走來一個美貌的婦人,推開門,嗔怪的瞪了王婧一眼,說道:「小婧,別鬧,小叔來了還不請他進來坐,居然還堵著門口要好處,你真是你爸的好女兒啊1

王婧朝著自己母親扮了個鬼臉:「媽媽,我這不是跟小叔開玩笑嗎?」

王瀾走進房間,卻見餐廳的長方形餐桌上擺放著一個巨大的生日蛋糕,王瀾頓時一拍腦門,後悔不迭的說道:「哎呀,我真是糊塗了,怎麼連小婧的生日都忘記了,該死該死!我這就去買1

王婧的母親連忙拉住他,嗔道:「小叔你難得來一次,怎麼也搞這些虛禮?快,快好好坐下,一會多陪你哥多喝幾杯。」

王婧坐在王瀾旁邊,撅著嘴吵嚷道:「老媽,今天是我生日也,不是我老爸生日1

王婧的母親含笑佯怒的瞪了她一眼:「是是,就你記得最清楚1她笑著對王瀾招呼道:「小叔,你坐啊,讓小婧陪你聊聊天,我先去準備點飯菜。」

王瀾連忙笑道;「嫂子你忙,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開口1

王婧的母親笑著客氣了兩句,轉身進了廚房。王瀾也自己坐了下來,心中一直揣著郝帥的事情,眉頭不展。

王婧則在一旁跟王瀾說了幾句話,見他有一句沒一句的,魂不守舍,便忍不住嗔道:「小叔,今天我是壽星也,有你這樣的嗎?生日不給我帶禮物也就算了,說話也不理我1

王瀾連忙賠笑道:「沒有沒有,我想事情去了,你……」他說到這裡,忽然想到王婧向來是他們家裡面最聰明的孩子,主意定見極多,有時候王大隊長都會詢問一下這個寶貝千金的看法。

他心中一動,連忙說道:「小婧,小叔我今天遇到了一個難題,你幫我參謀參謀,要是解決了,小叔我滿足你一個最大的心愿,不管你開口說什麼,我都答應你1

王婧知道自己這個小叔向來一言九鼎,她眼睛一亮,說道:「真的?」

王瀾咬了咬牙,用力點頭道:「當然,不信我們拉勾1

王婧笑嘻嘻的與他拉了拉勾,然後像小大人似的拍了拍王瀾的肩膀,說道:「小王同志,最近工作上遇到什麼困難了?快點說吧,讓本小姐替你參謀參謀。」

王瀾平日里就沒有把王婧當成一個小孩子來看,只把她當成自己一個同齡人,對她這般老氣橫秋的說話也不在意,他只是有些奇怪的問道:「你怎麼知道我遇到的是工作上的事情?」

王婧背著手,笑道:「你這個人向來死要面子活受罪,如果是私事,你根本不會跟我這個女孩子開口,肯定是工作上遇到了什麼根本無法解決的問題,所以才會在我這裡想試一試運氣,對不對?」

王瀾朝著王婧豎了豎大拇指,大拍馬屁:「好,果然是大隊長的寶貝千金!有一套1

王婧頗為老氣橫秋的擺了擺手,道:「少拍馬屁,說吧,到底什麼事情1

王瀾心中大喜,忙不迭的將郝帥的事情跟王婧說了一遍,最後道:「小婧,你鬼點子多,趕緊幫我想想辦法吧,小叔我可就靠你了1

說完,王瀾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王婧,眼巴巴的指望著她能說出一個好主意,可他卻沒想到,自己一時興起搬救兵,卻給郝帥搬來了一個天大的麻煩,同時卻讓郝帥真正的走上了另外一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