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4章你死定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章你死定了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鄒銘東跟著掃把頭很快回到他住的小區,到了房間以後,掃把頭看了一眼家中,低聲罵了一句:「媽的,又不在1

鄒銘東伸頭探腦的往房間裡面看了一眼,只見客廳中一片凌亂,房間傳出一股異樣的氣味,他目光往裡屋一掃,正看著,旁邊的掃把頭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瞪了一眼,怒道:「看什麼看?」

鄒銘東腦袋一縮,滿臉賠笑道:「掃把哥,你說的這個高手到底是誰啊?」

掃把頭冷哼了一聲,說道:「一個白痴,一個大大的白痴1

鄒銘東一愣,乾巴巴的笑道:「白,白痴?」

掃把頭冷笑道:「超能打的一個人,偏偏不肯出來跟我老大做事……不是白痴是什麼?」

鄒銘東下意識的問道:「做什麼事?掃把哥,能不能介紹我做啊?」

「你?」掃把頭上下打量了鄒銘東一眼,猶豫了一下,一旁的韓姬男見狀,也不甘示弱,像是爭寵似的說道:「掃把哥,也算上我吧,我也不錯的。」

掃把頭嘿嘿笑了兩聲,意味深長的看了他們一眼,笑道:「既然你們有這一片心,那我先替我們老大說一聲謝了,不過能不能行,那還看我們老大的吩咐。」

鄒銘東頓時像是得了什麼天大的便宜似的,一張臉上滿是光彩,彷彿氣都比剛才粗了許多。韓姬男也是滿面紅光,似乎自己憑空長高了許多,看誰都覺得高人一等。

掃把頭斜睨著這兩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男生,心中暗笑,但他也不說破,他當初在也曾經跟這兩個年輕人一樣,在學校裡面好端端的放著學不上,總是蠢蠢欲動的想要往學校外面跑,覺得那些打扮得稀奇古怪,五花八門的混混們便覺得很帥很酷,尤其是看見他們走路的時候呼三喝四,旁人都不敢靠近的樣子,簡直是酷到爆。

可後來他真正輟學踏入社會後,才知道這一切的殘酷,但這時他想回頭,卻已經晚了,他已經淪為了猛虎爪下的那個倀魂,已經完全的喪失了最基本的道德與良心,在看見有人如同他當初一樣墮落的時候,他內心深處升騰的並不是懊悔與愧疚,而是幸災樂禍的快感。

掃把頭熱情的一拍鄒銘東和韓姬男,哈哈笑著說道:「好好,那以後說不定我們就是兄弟了,走走,哥哥今天帶你們去開開眼界。」

鄒銘東和韓姬男像打了雞血一樣跟在掃把頭的後面,渾然不知到自己即將步入地獄深淵。

掃把頭帶著鄒銘東等人走出小區,打了一輛車,來到東吳市桐經路的格鬥健身俱樂部中,剛進門,鄒銘揭還善嗣娑來的陽剛氣息。

這股氣息與學校裡面的書卷氣息截然不同,到處都是光著膀子的健壯男人,空氣裡面四處都散發著強烈的雄性荷爾蒙。

受到這些氣息的感染,原本就血氣方剛,青春年少的鄒銘東和韓姬男兩人也不禁變得有些躁動起來,他們目光一掃,卻見四周劃分為幾個區域,有擂台區,有健身區,有比賽區。

在擂台上,好幾對身穿護具的男人正在搏鬥著,在健身區則有身穿運動服的男子和一些極少的女子在練著器械或者練著擊打沙袋,比賽區雖然寬廣,但由於目前沒有比賽,卻是空無一人。

鄒銘東和韓姬男很快目光集中在東面擂台上一個男子身上,這個男子進攻兇猛,如同狂風暴雨,穿著紅色的短褲,把穿著藍色短褲的男子逼打得蜷縮在角落之中,毫無還手之力。

這個男子身材頗為高大,背部腰部就像一個倒三角形一樣,拳頭每一下揮出的時候,渾身的肌肉就會產生波浪似的涌動,他的拳頭擊打在對方的肉身上,硬生生打出像是擂鼓一樣的效果,駭人之極。

這種強大的力量感讓尚且身在校園中的鄒銘東震撼的覺得這個男子的攻擊似乎永遠都不會停歇,在他狂風暴雨一般的猛攻下,面前就算是一塊鋼鐵都會被他打穿!

鄒銘東極為震撼的瞪著擂台上的這個男子,他之前也見識過暴走的郝帥,可一個人長跑再厲害,帶給人的視覺衝擊力是絕對比不過一個兇狠狂暴的格鬥家所帶來的衝擊力的。

鄒銘東興奮的喘著粗氣,他扭頭對旁邊的掃把頭說道:「掃把哥,這,這就是你說的高手么?」

掃把頭盯著場上,卻沒有搭理鄒銘東,他走到場邊小聲跟場邊一個剃著平頭的男子聊了幾句,那場邊的人搖了搖頭,隨即便往台上扔出了白毛巾,大聲道:「住手,住手!別打了,這一場我們認輸了1

這場上穿著紅色短褲的男子這才退了回來,剛才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只是讓他氣息微喘,他像是意猶未盡的在擂台上小跳著,活動著胳膊,大咧咧的笑道:「你們這武館就沒高手啊?真是……嘖嘖」他搖著食指,一臉的不屑。

這時候武館中也有人將穿著藍色短褲的男子從擂台上拖了下來,鄒銘東和韓姬男湊上去看了一眼,卻見這人被打得鼻青臉腫不說,身上更是到處青腫,傷勢十分可怖。

他們兩人平日里雖然沒少打架,但那跟眼前的格鬥一比,簡直就像是小孩子過家家,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打了一個冷戰。

在擂台下之前將白毛巾扔出去的男子打量了穿紅色短褲的男子一眼,冷冷道:「你叫什麼名字?」

這男子一指自己,跋扈道:「我叫韓旭,記住我的名字哈!你們這裡還有高手沒?如果這就是你們最厲害的高手,那也太讓人失望了吧?」

平頭男子冷笑一聲,對他招了招手,道:「跟我來。」說完轉身便往健身會所後面走去。

韓旭嘿的一笑,大咧咧的跳下擂台便跟著走去。

掃把頭在後面朝著鄒銘東和韓姬男打了個眼色,他們三人也亦步亦趨的跟了上去。

對於格鬥愛好者來說,看高手格鬥是最讓他們興奮的事情,這時格鬥會所中的其他人也都紛紛停了下來,往平頭男子身後跟去。

平頭男子帶著韓旭來到會所後面一扇緊閉的大門前,頗有節奏規律的敲了敲門。

沒過多久,這扇門開了一扇窗,一雙無比銳利的眼睛掃了一眼,然後窗戶又很快關上,大門吱呀一聲打開,出來一個個頭大約一米六五左右的矮個男子,這個男子穿著一件毛衣,但卻渾身都透出一股遮掩不住的彪悍氣息,他目光如電,掃了眾人一眼,對平頭男偏了偏頭,平頭男便帶頭走了進去。

韓旭藝高人膽大,仗著自己功夫好,也大搖大擺的跟了進去。

掃把頭很快也要跟進去,這男子卻攔住了他們,瞪了掃把頭一眼,道:「你來幹什麼?」

掃把頭滿臉賠笑,指了指鄒銘東和韓姬男,道:「收了兩個小弟,想帶來給老大看看,讓他們進去開開眼界也好。」

這男子目光陰冷的打量了鄒銘東和韓姬男一眼,讓開了門口的路。

鄒銘東和韓姬男被他盯著的時候,渾身不由自主的便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像是被猛獸盯著一樣,令人心膽俱寒。

等他們兩人進去后,這男子目光冷冷的掃了其他想跟著進來看熱鬧的人一眼,他目光所到之處,頓時掃得這些人下意識的避開目光,不敢與其直視,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這扇厚厚的大門已經轟隆一聲關閉。

鄒銘東和韓姬男進了這扇門之後,四周張望了一眼,卻見裡面卻有一個頗大的練功房,在練功中鋪著一張巨大的長方形墊毯,在一個角落中有一個少年穿著練功服正在連著站立式的木人樁,招式緩慢,胳膊和腳擊打在木樁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在這個少年旁邊站著一個中年男人,雙手交叉在胸口,眼角到頷下有一道極深極長的刀疤,將他的面孔勾勒得殺氣騰騰,十分駭人,他像是在監督著這個少年練功,目光死死的盯著這少年的每一個動作,若有對的地方便點一下頭,若有不對的地方,便搖一下頭。

韓旭進了練功房后,目光便不停的打量著四周,最後他的目光也落在了正在擊打木人樁的這個少年身上,他看了一會兒后,目光漸漸興奮起來,道:「他就是你們這裡最厲害的高手么?」

平頭男子面無表情,大聲招呼了一聲,道:「謝東,過來1

名叫謝東的男子聽到招呼,不聲不響的慢慢走了過來,等他走近,鄒銘東和韓姬男這才發現這個男子長得頗帥,劍眉星目,容貌俊朗,尤其是一雙眼睛精光湛湛,與之對視頓時會有如同觸電一般渾身發麻的感覺。

此時如果郝帥在這裡,他便會發現,這個男子正是之前他和姚夢枕潛入到掃把頭家中偷竊時那並未追出來的年輕少年。

謝東不緊不慢的走到場中,他顯然是已經應付了很多次這樣的情況了,也不嗦廢話,只是對韓旭拱了拱手,比劃了一個請的手勢,自己便緩緩的拉開了架子,正是詠春十二式中最基本也是最凌厲的攻擊手法,子午捶!

韓旭打量著謝東,大咧咧的笑著:「詠春?喂,你該不會是看了甄子丹的詠春就學的詠春吧?像模像樣有那麼一回事的樣子!不過,你們練套路的,碰到練散打的,下場都一樣,輸1他嘖嘖的說著,摘掉自己的護具和手套,比劃了一個拳勢,不停的繞著謝東小跳著。

刀疤臉和矮個男子只打量了韓旭一眼后便扭過了頭,兩人湊到一邊小聲的交頭接耳說著話,渾然不關心這場上的勝負。

掃把頭和鄒銘東、韓姬男倒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場中。

韓姬男和鄒銘東是第一次近距離見到這樣真刀真槍的實戰格鬥,禁不住便有些興奮,韓姬男用肩膀碰了碰鄒銘東,道:「哎哎,你說誰贏啊?」

鄒銘東看了看韓旭,又看了看謝東,他見韓旭身材高大魁梧,足有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肌肉健壯得就像身上披了一層盔甲似的,極為駭人,而反觀謝東則最多只有一米七二左右的身高,與韓旭相比,身材偏瘦,兩個人根本就不在一個等量級上。

鄒銘東觀察了一陣,低聲道:「要我說,估計是這個叫韓旭的贏,體形體重相差太大了……」

他話音剛落,便忽然間見韓旭身形一動,如同猛虎下山一樣朝著謝東撲去,而謝東也不退反進,朝著韓旭懷中一鑽,緊接著便是一陣無比密集的拳擊聲響起。

這聲音之密集,簡直就像是幾十個人同時在快速擊打沙包一樣,密集得讓人覺得透不過氣來,渾身毛骨悚然!

這聲音像是持續了一個世紀,但又像是只持續了一秒鐘,鄒銘東和韓姬男都沒看見韓旭是怎麼被謝東擊中,便見他身子像是一個巨大沙袋一樣往後橫飛了出去,龐大的身軀足足飛了三米多遠,人在半空中狂噴一口鮮血,才重重落在了地上,震得地面都是一顫。

謝東臉上還帶著韓旭噴出來的鮮血,他冷冷的看了倒在地上已然昏迷不醒的韓旭一眼,不屑的笑了笑,擦了擦臉上的血跡,又不聲不響的回頭走到木人樁跟前,緩慢而認真的一下下練起樁來。

只剩下目瞪口呆的鄒銘東和韓姬男,他們兩個人像是坐化的石雕一樣,獃獃的立在原地,過了許久才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冷戰。

他們誰也不知道謝東在那一瞬間究竟打出了多少拳!

原本他們看甄子丹拍的葉問時,見葉問以極快拳速擊打對手時,還以為這只是電影的動作戲,是假的,可等他們親眼看見的時候這才知道詠春拳速快到了何等恐怖的境界。

他們更不知道澳大利亞詠春拳術總會主席張卓慶,於1984年在美國波士頓哈佛大學創造了詠春十二式中的子午捶「扯三星捶」每秒擊出8.3拳的恐怖紀錄!!

鄒銘東和韓姬男回過神來的時候,韓姬男使勁吞了一口唾沫,顫聲問道:「掃,掃把哥,你說的高手,該不會就是他吧?」

掃把頭冷哼了一聲,不甘心的看了謝東一眼,壓低了聲音,道:「廢話,不是這個武瘋子,還能是誰?」

韓姬男恐懼的向角落中的謝東投去了一個眼神,心中忍不住恐懼的想道:這個人要是跟郝帥打,郝帥會死的,他一定會死的!他,他要是被打死了,我,我會不會被連累!!

鄒銘東卻是眼中莫名的燃燒起一陣陣興奮而顫慄的火焰,他心中瘋狂的嘶喊道:郝帥,你死定了,你聽見了沒有,你死定了!!!

==========================

更晚了,但總算趕上了,4000字大章更新,大家情人節快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