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8章搭手坐了過山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章搭手坐了過山車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姚夢枕跟郝帥嘔氣后並沒有走多遠,她雖然心中氣憤,可沒走出去多遠她便想到了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自己怎麼活啊?

自己以前很強很暴力,很美很妖嬈不錯,但……現在這小屁孩子的身子,這手無縛雞之力的年紀,除了撒嬌賣萌,似乎就做不了什麼其他事情了!

這時候的自己,只怕是有史以來最弱的了,進入到這個陌生的世界,靠什麼活下去?

最關鍵的是,如果真負氣離開了,郝帥怎麼辦?他可是靈鏡法主啊,沒有自己在一旁指引,他肯定是要出問題的,被別的修行人盯上了,他就死定了。

最最關鍵的是,她可是為了應劫而來到這個世俗凡塵的,現在劫難未過,自己撂擔子閃人,那是要出大問題的!到時候人間一塌糊塗,自己怎麼交差啊?

當然,最最最關鍵的是……自己的小金庫還在郝帥家裡面哪,都沒拿出來就想趕奴奴走嗎?坑爹哪!想都不要想!

想到這裡,姚夢枕不禁心亂如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回去吧,臉上又拉不下,自己怎麼說也曾經是高高在上的仙子來的,怎麼可能回去跟這個混蛋低三下四的道歉?可,不這樣的話,萬一這個混蛋真狠下心來趕自己走,那自己可怎麼辦?

姚夢枕忍不住雙手抓著自己的頭髮,抓狂道:「哎呀呀呀呀呀,煩死了煩死了,自己當初就不該當什麼應劫鏡靈,下什麼凡嘛,自討苦吃!真討厭,真討厭1

姚夢枕這時已經走出去老遠一截路,四周一望,卻見路邊有一塊小區綠化地,她便走了過去,蹲在路邊,找了一根樹枝,找了一處泥土地上畫了一個郝帥的相貌圖,她不僅是天上仙子,長得美貌無雙,而且才氣縱橫,琴棋書畫樣樣俱通,雖然是隨手拿著一個樹枝,但信手塗鴉卻也畫得有模有樣,尤其是那嘴角一道彎彎的弧線,傳神的描繪出了郝帥那一肚子壞水的壞勁。

姚夢枕看著郝帥,嘴巴撅得高高的,鼻子皺出幾道可愛的褶皺:「都是你,都是你這個大混蛋!你就不能讓著我一點嗎?讓著我你會死嗎?這張嘴巴討厭死了,你笑什麼笑?再笑我戳你哦1

她自說自話的看著地上的郝帥,拿著手中的樹枝瞪著眼睛威脅著,彷彿郝帥這個殺千刀的傢伙就在自己眼前似的。

可姚夢枕越看越覺得郝帥這笑容可惡之極,越看越是恨得牙痒痒的,不禁想起郝帥欺負起自己的事情來,她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伸手便拿著樹枝朝著自己畫的郝帥一陣亂搗。

可憐這臉畫得本來就只是神似形不似,但好歹是一張人臉,姚夢枕這一搗,這張臉頓時就變得像一個麻團,到處都是洞,坑坑窪窪。

姚夢枕一股腦兒亂戳了一頓后,只覺得自己畫的郝帥這張臉已經被戳爛得不成了樣子,毀容毀得渾然不似生物體了,這才覺得心中一口惡氣似乎都散了出去,她心中一暢,彷彿覺得從此戰勝了這個無惡不作的大魔王,世界歸於和平,宇宙變得安靜祥和起來似的。

姚夢枕拍了拍手,站起了身子,說道:「好啦,教也教訓你啦!這次你知道錯了就好,下回記得讓著我一點啊!否則,我還戳你哦!聽到了沒有?不回答是吧?不回答我就當你聽到了啦?嗯,乖啦,這才對嘛!沒事不要老跟奴奴做對,知道不?要聽話1

姚夢枕在精神上獲得了空前偉大的勝利,心滿意足的轉身準備回到學校,可她沿著自己莫名其妙轉進來的小區道路往外走,走到正路上的時候,卻瞧見了一個男子腦袋上的頭髮豎得高高的,不是大熟人掃把頭又是誰?

在掃把頭身邊還跟著一個年輕英朗的少年,看起來年紀也就十六歲左右,天氣雖冷,但一身單衣,像是絲毫感覺不到寒冷,四肢孔武有力,目光銳利如電。

這個少年正是以驚人拳速瞬間擊倒散打高手韓旭的謝東。

姚夢枕一眼望到謝東身上,他竟然像是感應到了似的,立刻扭頭便朝著姚夢枕看了過來。

姚夢枕嚇了一跳,連忙身子一躲,躲到了一邊,總算是沒有被謝東發現。

姚夢枕心中暗自奇怪,這掃把頭怎麼在這裡出現了?他來這裡做什麼?

姚夢枕聰明之極,稍微一想便立刻哎喲了一聲:不好,這個掃把頭只怕請了高手來報仇來了!

按理說,姚夢枕最能理解這種江湖仇殺的心理,在黑道上混還是在武術界混、又或者是在修行界混,都最看重一個面子問題,如果哪天自己面子被人給削了,自己都不去找回場子的話,那這個人這輩子都不要指望能在這個圈子裡面再抬頭做人了。

不能抬頭做人,就意味著不會有人跟著這個人做事,沒人跟就意味著沒勢力,沒勢力就意味著要被人欺負,從此淪為下九流的貨色。

所以,不管怎麼樣,按照江湖規矩,姚夢枕都猜得到掃把頭必定會有報仇之舉,只不過,她沒想到,掃把頭來的這麼快,這麼突然。

姚夢枕見掃把頭和謝東徑直往學校的方向走去,心中便暗叫不好,自己小心的跟在後面。

等到了中午放學的時候,校園門口人流洶湧,果然掃把頭和謝攪誦T懊趴冢一個插著口袋,弔兒郎當的打量著每一個出來的學生,另外一個則雙手交叉在胸口,如鷹隼一般盯著每一個人。

他們兩個人身上透露出一股濃重的社會氣息,與學校中濃重的學生氣息截然不同,只嚇得四周的學生們都紛紛避開他們,便如同流水遇到了磐石從中分開左右似的。

掃把頭他們也非常門清,等了好一會兒都沒等到郝帥的身影,也不到學校裡面自己去找,硬是站在門口不學校裡面多走一步,他們混社會的非常清楚,走進學校裡面打架,跟在學校外面打架,那是截然不同的性質。

掃把頭他們在門口站著,姚夢枕便也躲在人群中在後面瞧著,心中暗自僻這個傢伙千萬別在這個時候出來,因為她知道,以郝帥的實力,現在是絕對打不過這個傢伙的。

這個傢伙一看就知道是一個精氣完足的練家子,那肩膀上的三角肌一看就知道是腱子肉,這是能夠將爆發和速度完美融合的肌肉,跟洋鬼子身上那些發達嚇人的死肉是不一樣的。

可姚夢枕心中怎麼祈禱,但當她聽到郝帥呼喊著自己名字的時候,她還是心中禁不住猛的一顫,一股說不清楚的滋味頓時翻滾了上來,她眼眶裡面一下有些熱熱的。

這個混蛋心面還是在乎奴奴的嘛!哼,嘴巴上說討厭,心面還是擔心奴奴的,對不對?

姚夢枕心中胡亂想著,卻不想謝東此時上前,朝著郝帥迎了過去。

姚夢枕見狀立刻驚呼,呼喊著讓郝帥趕緊跑,但這個大混蛋平時聰明得令人髮指,這時候卻蠢笨如豬,不知道跑,居然還向自己看過來!

姚夢枕氣得一咬牙,照著謝東便迎了上去,五指並立如刀,狠狠的照著謝東的腰腎位置便插了下去。

她身體現在是蘿莉身御姐心,儘管跟人打架鬥法經驗豐富,但無奈身體條件太差,因此出招只能挑最狠最陰險的招式。

姚夢枕這一掌插中了,謝東只怕立刻下半輩子就毀了,從此腰腎全廢,他這一拳原本也只是試探,因此也只打了三分力氣出去,聽到身後有動靜,尤其是當姚夢枕的手摸到他腰部衣服上的時候,他渾身的寒毛唰的一聲頓時炸了起來,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貓似的,渾身的反應和速度陡然間增到了極點。

謝東回身便是一撩手,胳膊往姚夢枕的小胳膊上一搭,立刻壓得她的胳膊一沉,自己的拳頭照著姚夢枕的臉上便打了過去。

謝東這一下純粹是習武人的條件反射,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卻見偷襲自己的竟然是一個明眸皓齒,俏麗不可方物如同瓷娃娃一般的小姑娘,他頓時一愣,咦的一聲,手中勁力頓時減少了幾分。

就是減少的這幾分,姚夢枕立刻便有了活動的空間,她練的本來就是太極拳,打法剛柔並濟,有剛猛的一面,也有陰柔的一面,她立刻與謝東搭手上去,兩個人像是做操似的推推搡搡,旁人不明白的還以為他們關係極佳,在推推扯扯鬧著玩,但只有明眼人才知道,兩個人這時候都搭上了手,暗中較勁,看似簡單無礙,但內中兇險難測。

許多人見太極拳與人pk,很多都是搭手,兩個人一陣推來推去,過了一會兒一個人便敗下陣來,簡直沒有一丁點兒看頭。

可實際上這是太極拳中的文斗,只要文斗誰能勝出,基本上武鬥也是此人勝出。

原因很簡單,文鬥鬥的就是看誰能把對方的勁先探出來,就好像軍事上誰能先探知對方的行軍路線、部隊規模、戰鬥力大小的話,只要雙方力量相差不是太大,那基本上這場戰鬥就不會有什麼懸念,戰爭很多的時候就是打情報。

太極拳的文斗便也是這個道理,兩人一搭手,太極高手就能頭摸到對方的勁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一旦知道對方要怎麼打,那對方的一切舉動盡在自己掌握之中,因此很多太極高手與人搭手,搭著搭著,忽然間手臂一振,將對方放出幾米遠,像是放風箏一樣,極為駭人,道理便是太極高手摸到了對方的勁,然後順著對方的勁來打他,兩個人的力量加在一起,不飛出去才怪了。

如果姚夢枕此時是個十八歲的大姑娘,哪怕是個十六歲的姑娘,這一下搭手,以她精湛的武藝,只怕立刻就能摸到謝東的力道,一下便將他放飛出去,可這時候的她不過是個小蘿莉,胳膊上的力量小得嚇人,就算能摸出對方的力量,難道知道了對方的行軍路線、部隊規模、戰鬥力大小,一支兩千人的部隊就能擊敗一支同等裝備的二十萬人的部隊不成?

當力量差距大到一定程度時,任何技巧便都成了浮雲,這便是一力降十會!

謝東一開始被姚夢枕驚得愣了一下,但他很快見姚夢枕居然主動跟自己搭手,他這個武瘋子見到有高手就忘乎所以,也不管對方是個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反正自己打了再說!

謝東眼睛一亮,興奮得雙臂一振,二話不說全身力氣便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朝著姚夢枕壓了過去。

姚夢枕頓時覺得自己跟前像是有一輛飛馳的汽車朝著自己撞過來似的,她身子一震,一聲尖叫便橫飛了出去。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