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3章一對小冤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章一對小冤家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見姚夢枕進了廁所以後便沒了動靜,他不禁在外面大喊了一聲:「喂,你沒事吧?」

姚夢枕聽到這聲音,嚇得渾身一抖,連忙驚慌的大聲道:「沒事沒事1

郝帥也沒有多想,拿出課本和作業便自己趴在桌子上做起作業來,自從他和葉霜霜同桌以後,對學習的積極性也是與日俱增,理由很簡單,若是學業上一直一點起色都沒有的話,那萬一葉霜霜一氣之下,不跟自己做搭檔了,怎麼辦?又或者被葉霜霜瞧不起了,那又未免太沒有面子。

少男少女的擔憂有時候往往出奇的簡單,郝帥雖然較同齡人早熟,但也並不例外。

郝帥趴在桌上做了大約十五分鐘的作業后,發現姚夢枕竟然還沒有出來,他不禁奇道:「喂,你掉廁所裡面啦?」

姚夢枕此時已經憋得十分難受,她俏臉微微有些漲紅,惱怒道:「要你管啦!我,我,我大號,行不行啊?」

郝帥在桌前用手扇了扇自己的鼻子,哈哈笑道:「好臭好臭1

姚夢枕怒道:「放屁放屁,你才好臭,我壓根就……」她說到這裡,立刻驚醒過來,不敢再說下去,唯恐露了陷,這個大混蛋沖了進來,那自己以後就沒臉做人了。

郝帥也不疑有他,他嗤笑了一聲,低著腦袋繼續做自己的作業,可又過了好一陣,他自己都想小便了,可廁所裡面依舊毫無動靜,不禁心中大奇,這小妞兒,該不會真掉進廁所了吧?這都半個小時了,怎麼還不出來?想霸佔廁所哪?那不成啊,小爺我還要上廁所的啊!

郝帥扭頭大聲道:「喂,你還沒好啊!半個小時啦,是不是真掉進去了,要不要我打撈你啊?」

姚夢枕本來就焦躁煩悶,被郝帥一催,更是憋得有點內傷了,她大聲道:「我,我就是不出來,要你管呀1

郝帥頓時就毛了,一下站起來衝到門口,可他剛要開門,便又站住了,忍著怒氣,緩聲道:「喂,我再給你十分鐘啊,再不出來,我就進去了啊1

姚夢枕大駭,連忙大聲道:「不行不行1

郝帥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心道:這你家我家啊?我上個廁所還要這小妞兒批准?攝了,小爺今天不跟你一般計較,讓著你一點!

郝帥哼了一聲,扭頭朝著桌子走去,埋頭做著作業,可又這樣過了一會兒,郝帥一瞅時間,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好傢夥,這小妞兒都進去一個小時了,在裡面幹嘛呢,還不出來?

郝帥此時也有些怒了,走到廁所門口便拍著門,大聲怒道:「喂,你到底在幹什麼啊?」

姚夢枕進退失據,騎虎難下,她憋得聲音都有些發顫了,驚慌的說道:「沒幹什麼,你,你,你反正別進來就是了!你要是進來,我,我,我就跟你翻臉呀1

郝帥怒笑了起來:「你不讓我進來,我還偏偏就要進來1

姚夢枕大駭:「喂,你要敢進來,我就喊了啊1她心中暗自叫苦,自己雙手不便,連把門反鎖一下都是不行,只能現在僻這個臭流氓大混蛋能夠懾於自己的威脅,不敢硬闖進來。

可她卻忘記了,郝帥是驢脾氣,不讓他做什麼,他偏偏就想做什麼。

郝帥一怒之下,怒笑道:「喊吧,你叫破喉嚨也沒有人來救你的1說完便推門沖了進來,他一開始還有些擔心,怕一進來看見什麼不和諧的畫面,用手攔著眼睛,裝著擋著自己視線的樣子,萬一自己看到什麼,還可以裝瘋賣傻說自己什麼都沒看見。

可他一衝進來,卻瞧見姚夢枕衣衫整齊的坐在馬桶蓋上,一臉震駭的看著自己,兩隻被石膏包得如同多拉a夢一樣的手吊在胸前,無比顯眼。

郝帥一看,頓時恍然大悟,敢情小妞兒尿急一直憋著,裙子褲子脫不下來啊!

儘管姚夢枕的傷是因為自己而負的,但是……郝帥還是很沒良心的哈哈狂笑了起來,整個人一下笑得前仰後合,滿地打滾。

姚夢枕瞪大了眼睛看著郝帥,一雙水汪汪的桃花眼裡面淚珠兒越聚越多,她還從來沒有丟過這樣的臉,這時真是羞憤交加,難以言語。

郝帥只見姚夢枕坐在馬桶蓋上,一言不發,臉蛋漲得通紅,淚珠兒不停的在眼眶裡面打著轉,他心中頓時暗自自責:哎呀哎呀,真是沒良心,小妞兒這傷怎麼說也都跟自己有關係,自己這樣笑……實在是太不地道了!可,可是……實在是很好笑,忍不住嘛!

郝帥強忍著笑,從地上爬了起來,走到姚夢枕身邊,硬生生地著臉,乾巴巴的說道:「好,好了啦,是我不好,我不該笑話你的。」

郝帥這不說還好,一說,姚夢枕頓時眼淚便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抬手便要去打郝帥,可她手一抬,打著石膏的手剛打在郝帥的腦袋上,便聽見的一聲,郝帥捂著頭,姚夢枕捂著手,兩人一塊痛苦的叫喊了起來,身子都縮成了一團,一個痛苦的蹲在地上,一個痛苦的坐在馬桶上。

姚夢枕又羞又怒,又痛又恨的瞪著郝帥,只見他蹲在地上,腦袋瓜正在自己眼前,她想也不想,張口便朝著郝帥的耳朵咬了過去,嘴裡面含糊不清的說道:「讓你欺負我,讓你欺負我1

郝帥頓時哇哇大叫了起來:「疼疼疼疼!喂喂,快鬆手,啊,不不,快鬆口1可姚夢眨不管不顧的咬著,死活都不肯鬆口,郝帥驚怒交加,伸手在姚夢枕臉頰上掐了一把,姚夢枕哎喲一聲,這才鬆口。

郝帥大怒,直起身子正要發作,卻見姚夢枕坐在自己跟前,一臉悲憤欲絕的看著自己,臉上淚流不絕,他登時氣一下便消了,陪著笑臉說道:「好啦,別哭了,是我不好,是我不對,我給你賠禮道歉還不行么?」

姚夢枕抹著眼淚,扭過臉去,看也不看郝帥一眼,任憑他怎麼說好話,姚夢枕終歸是頭也沒有偏一下,顯然是羞怒得狠了。

郝帥自知理虧,也只是在一旁訕訕的笑著,搓著手說著軟話,姚夢枕牙齒緊緊的咬著嘴唇,用力之大以至於鮮艷晶瑩的嘴唇上咬出一道凹陷,煞是引人憐愛,她見郝帥一直在一旁死皮賴臉的說著好話,心中更是欲哭無淚,又恨又氣。

這個死人怎麼還不肯走啊?

奴奴,要憋死了啦!

郝帥這時總算反應比之前快了一點,他見姚夢枕脖子根和耳朵根都一直是紅紅的,腦袋低低的,下巴緊緊的貼著胸脯,緊握的粉嫩五指微微的顫抖著,他心中若有所悟,試探性的問道:「你,是不是……憋得很厲害啊?」

姚夢枕大羞,羞怒道:「知道還問,你快點給我出去1

郝帥訕訕笑道:「我出去你也解決不了問題啊,剛才你要是早點出來,我也不用等那麼久,也就不會……」

姚夢枕不等他說完,怒道:「我忘記了行不行啊?我不高興出來,行不行啊?」

郝帥連忙道:「行,你怎麼樣都行!只不過,你總不能這樣一直憋著吧,要不……我幫你脫?」

姚夢枕驚怒道:「你說什麼?」她羞憤的抬腿便想去替郝帥,可她身子一動,便覺得大堤有些要崩潰的意思,連忙彎下腰,咬牙切齒的怒視著郝帥。

郝帥連忙後退幾步,訕笑著說道:「好好,我就這麼說說嘛,你還是等我老媽回來再說吧。」

姚夢枕悲憤的盯著郝帥:「鄒阿姨要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郝帥看了看時間,訕笑道:「估計還要好幾個小時吧,現在離她下班還早呢。」

姚夢枕駭得花容失色:「啊?還要好幾個小時?我,我豈不是……」

郝帥下意識又想笑,可嘴角剛抽搐一下便覺得不妥,硬生生繃住,一臉的苦大仇深正義凜然,他彷彿感同身受一般沉痛的說道:「要不我去喊樓上樓下看有哪個阿姨能夠幫幫你的忙?」

姚夢枕立刻驚道:「不要!在家丟臉就夠了,還想丟人丟到外面去嗎?」

郝帥乾咳了一聲,又弱弱的問道:「那……我送你去醫院?」可他見姚夢枕一言不發的瞪著自己,那模樣像是要將自己吃了似的,心中便立刻明白了過來:就她憋的這樣子,能走得動路么?

他乾巴巴的笑了笑,試探性的說道:「那……我蒙上眼睛,咳咳,幫你?」

姚夢枕雙手捂著耳朵,閉著眼睛惱羞成怒道:「不要不要不要不要1

郝帥嘆了一口氣,無限同情的看著姚夢枕:「那好吧,你還是祈禱老媽早點回來吧,要不然……我今天就能看到第一個被尿憋死的大活人了。」

姚夢枕氣得咬牙切齒用兩隻大蘿蔔也似的手夾起身邊洗手台的一塊肥鴛砸了過去:「你去死吧!1

這肥皂飛的速度也慢,郝帥眼疾手快伸手一接,五指剛用力一抓想將這肥皂抓穩,誰料這肥皂上面粘著水,哧溜一下從他五指中滑了出去,不偏不倚,精準無比的砸在了姚夢枕的小腦袋瓜上。

姚夢枕這個氣呀!這個大混蛋跟自己過不去就算了!這一塊肥皂都要跟自己做對過不去!!

奴,奴奴不活了!!!

郝帥見姚夢枕眼珠子瞪得溜圓的看著自己,想要發作卻又不敢站起來的模樣,他頓時撲哧一聲,哈哈的笑了出來,他這一哭,姚夢枕嘴巴一撅,無限委屈的哇的一聲又哭了出來。

郝帥強忍著笑,身子趕緊往後後退,將門關上后才大聲道:「好啦,別哭啦,我走啦!你,你要實在憋不住,就尿褲子里好了,我不會笑話你的1

姚夢枕尖銳無比的聲音頓時刺耳的傳來:「你去死吧!我才不要!!我寧願去死1

郝帥齜牙咧嘴的掏了掏耳朵,嘖嘖低聲道:「這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么?」

他卻是不理解姚夢枕這個性子,那的確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要換了郝帥,保准一泡尿尿在自己褲子裡面,保管不帶任何羞愧和猶豫的,畢竟情非得已,事出有因嘛,自己也不想的嘛!

郝帥搖頭嘆息了一陣,卻聽見裡面姚夢枕一直壓低了聲音嗚嗚直哭,聲音無限的委屈可哀憐,他聽著聽著,心中便越來越軟,想想這小妞兒雖然一直跟自己鬧來鬧去,但……跟著自己也的確沒撈著啥好處,盡碰上些倒霉事不說,現在還丟了這麼大一個人。

郝帥心中很是同情,想了想,自己走到室,找出一條鄒靜秋曾經用過的絲綢圍巾,走到廁所門口,系在了自己眼睛上,在確認了自己完全蒙蔽了視線后,便敲了敲門,大聲道:「喂,我進來了啊1

說著,便自己推門而入。

姚夢枕在郝帥推門進來的一瞬間,頓時賭氣扭過了頭去不看郝帥,可她剛扭過頭去,便聽郝帥道:「喂,我把眼睛蒙住了,你別動啊,我幫你脫好了,反正我看不到的。」

姚夢枕頓時駭得猛然扭過頭來,目瞪口呆的看著郝帥眼睛上果然蒙著一塊疊了好幾層的深灰色綢巾,像個盲人一樣摸索著走了過來。

姚夢乍摸摸索索的走過來,手在空中亂摸了一陣后,手一下往自己胸前摸了過去。

她驚得呆了,這一下竟是躲也忘記了躲,只是獃獃的看著郝帥的手在自己胸口上按了按,又摸了摸,隨即郝帥呵呵的笑了笑,說道:「喂,你別生氣了啊,還背對著我幹嘛?轉過來唄1

姚夢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