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5章前世有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章前世有仇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到現在都沒有認出來這個女生和自己有過節,正是在婚宴上被自己氣得鼻歪嘴斜的王婧,他掃了一眼這個女生后,便向旁邊的大蓋帽看去,奇道:「我就是郝帥,警察叔叔,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警察笑了笑,敬了一禮,說道:「今天中午放學在二中的打架鬥毆事件,我上門來做下調查,順便做點記錄。」

這句話含義可極深。

郝帥有時候粗枝大葉,但有時候賊精賊精的,他立刻道:「喂,警察叔叔,你可弄清楚,是我被打也,我連那人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他就打我,雖然後來他被我打下樓,那也是正當防衛啊!而且,就兩個人鬧點小摩擦,哪裡是什麼鬥毆了?又不是打群架?」

這也多虧是郝帥有著豐富的混社會的經驗,否則就一句打架鬥毆就能把郝帥這件原本屬於正當防衛的事情定性為一個惡劣事件。

這警察聽了,頗有些詫異的看了郝帥一眼,像是很是驚訝一個高一的學生能有這麼強的敏銳性,他隨後便看了一旁的王婧一眼,無奈的笑了笑。

他雖然是民警系統的一名派出所公安,與刑偵系統的刑警那是兩個系統,但王大隊長在全市威名赫赫,王大小姐也是警隊著名人物,平日里在警區大院裡面出入得多了,便也混得臉熟,今兒個一碰見,立刻便被王婧攛掇著要嚇唬一下這個無法無天的少年。

按理說原本這位大蓋帽是不想干這種違心事的,但王婧在一旁添油加醋的形容了郝帥一番,將他形容成了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潑皮無賴,不整他一頓就是潑天大幸,更何況嚇唬他一下,讓他以後做人別這麼囂張,那也是對他有好處的事情。

王婧口才驚人,幾句話說得大蓋帽失去了職業立場,再想想王大隊長的面子和權勢,便只好笑著點了點頭,答應幫王婧嚇唬一下這個傢伙。

誰料大蓋帽一開口,便被狡猾賊精的郝帥發現了不對,立刻拿話給堵得嚴嚴實實的。

王婧一計不成,心中暗自不忿,只好看著大蓋帽公事公辦的與郝帥做了一番調查記錄。

鄒靜秋這時候也在一旁照顧著姚夢枕,拖著她走進了室,幫她打理著身上的衣服和裙子,仔細詢問著事情的前後經過。

姚夢枕雖然之前覺得被郝帥欺負得狠了,心中羞憤交加,但她也知道這事情若是自己添油加醋一番告個黑狀,那郝帥一準跟自己翻臉,畢竟他也是出於好意。

姚夢枕哭哭啼啼的說了事情的經過後,鄒靜秋又是心疼又是憐愛的小心的將姚夢枕摟在了自己懷中,她這時候內心深處真是生出一股對姚夢枕的喜愛與愧疚之情。

在以往她對姚夢枕的喜愛還只是出於一種善心和對可愛小姑娘的喜歡和母愛本能,但這時候鄒靜秋甚至渴望姚夢枕真的是自己的女兒那才好,如果不是她救了郝帥,那自己失去了這麼多年來與自己相依為命的兒子,鄒靜秋簡直都不敢想象自己會變成怎樣。

鄒靜秋憐愛的撫摸著姚夢枕的頭髮,說道:「囡囡不哭啊,今晚阿姨給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姚夢枕抹著眼淚,點著頭,眼眶紅紅的,看著郝帥無比的怨念。

郝帥這時候正在跟大蓋帽做著筆錄,這時候他才知道自己老媽是被警察和學校兩方面打電話給通知回來的,在得到自己打架的消息后,嚇得她立刻請假跑了回來,趕到了學校卻發現他和姚夢枕已經不在學校,她稍微一想便猜到郝帥一定是回了家,因此急匆匆的趕了回來。

郝帥在與警察做著筆錄到底時候,王婧一直在一旁觀察著郝帥,觀察著他的母親和姚夢枕,她原本是想近距離觀察郝帥,知己知彼,自己才好對付這個臭不要臉的大混蛋。

誰想到來到這家后,見到姚夢枕這慘兮兮的模樣,見到鄒靜秋這嫻淑溫順的女子,又見到郝帥家境條件如此之差,她頓時滿腔的怨念便也消散了許多,想收拾郝帥都覺得不好意思。

王婧目光四處掃量著,心中暗道:難怪他們兩個要四處混吃混喝,原來家裡麵條件這麼差。

王婧正思量著,卻見郝帥此時已經做完了筆錄,大蓋帽一起身,朝著王婧點了點頭,又與鄒靜秋、姚夢枕還有郝帥敬了一禮,說道:「我已經做好筆錄了,如果有什麼其他事情,再與你們聯繫,先走一步了。」

郝帥與鄒靜秋姚夢枕,還有王婧一塊兒走到了門口,送著大蓋帽。

大蓋帽這時向他們敬了一禮,笑著向郝帥等人告辭,轉身離去。

郝帥和鄒靜秋兩人在門口客客氣氣的微笑著揮手相送,可郝帥揮著手的時候,卻發現王婧居然也站在一旁微笑著揮著手,與大蓋帽揮手告別。

郝帥一臉古怪的瞪著王婧,奇道:「喂,你不跟他一起走嗎?」

王婧也一臉古怪的看著郝帥:「我為什麼要跟他一起走?」

郝帥奇道:「你不跟他是一起來的嗎?」

王婧奇道:「跟他一起來,就要一起走嗎?」

郝帥更加愕然的說道:「那你留下來幹什麼?」

這時候鄒靜秋伸手打了郝帥腦袋一下,瞪眼道:「喂,對待客人禮貌點1

郝帥一愣:「客人?」

王婧笑吟吟的看著郝帥,眼中滿是成功打入敵人內部的得意之情:「怎麼,不歡迎嗎?」

郝帥莫名其妙的打量了王婧一眼,他隱約覺得眼前這個漂亮女孩子對自己有著深藏的敵意和成見,自己隱隱的有些不舒服,他看著鄒靜秋道:「老媽,這是你的客人?」

鄒靜秋蹬著郝帥,微怒道:「真是沒禮貌!要是沒有她幫忙,你今天不知道闖多大的禍1說著,也不顧郝帥的抗議,便轉頭笑著對王婧說道:「小王啊,你坐,你坐,到屋裡面去坐,家裡面破,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去買菜,給你們燒好吃的飯菜埃」

說著便笑呵呵的往外走,臨走前還不忘記瞪了一眼郝帥,關照道:「小帥,照顧好小王,別失了家教。」

郝帥還沒來得及答話,便見王婧笑吟吟的挽著鄒靜秋的胳膊,親熱無比的說道:「鄒阿姨,你喊我小婧就好了,您隨便弄點菜就行了,我也沒有什麼忌口,不用費心張羅的。」

鄒靜秋笑著道:「小婧你坐,我去去就回。」說完自己便扭頭而去,只留下目瞪口呆的郝帥和滿臉狐疑打量著王婧的姚夢枕。

郝帥瞪著王婧,越看這妞兒越覺得有點面熟,這時候姚夢枕也認出來了,她走到郝帥身邊,用腳尖輕輕踢了踢郝帥的鞋子,低聲道:「喂,臭流氓,我怎麼覺得她看起來好眼熟啊?」

郝帥微微偏了偏腦袋,壓低了聲音說道:「我也覺得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似的,咦……等等1郝帥瞪著姚夢枕:「你說誰是臭流氓?」

姚夢枕朝著郝帥扮了個鬼臉:「你還有心思問這個問題?我想起來了,她不就是我們上次在婚宴上遇到的那個女孩兒嗎?」

郝帥頓時恍然,一拍腦袋,指著王婧道:「我記得你了!你,你,你就是……就是那個誰嘛1

王婧哼了一聲,背著雙手,一副老成早熟的模樣,斜睨著郝帥,道:「你終於認出來啦?哼,我就是那個誰1

郝帥如臨大敵的看著王婧,道:「你到這裡來幹什麼?」

王婧滿臉是笑的看著郝帥:「我來看看你那個叫王瀾的叔叔在哪裡啊1

郝帥只覺得這女生雖然長得漂亮窈窕,可是這一笑,真是暗藏無限殺機,讓他一陣毛骨悚然。

眼見對方來者不善,郝帥乾笑道:「我叔叔啊?他,他不在這裡1

王婧背著手,身子微微前傾,笑吟吟的問道:「那你叔叔在哪裡呢?」

郝帥眼珠亂轉:「這個……你管得著嗎?」

王婧似笑非笑的說道:「如果你真有一個叫王瀾的叔叔,我當然管不著,可如果你沒有一個叫王瀾的叔叔,那我就管得著了,因為……我小叔就叫王瀾,而且恰好他就是你的體育老師……」

這一剎那,郝帥真有一種撿塊板磚拍死自己的衝動,自己怎麼張口瞎編個名字都能編出這妞兒的叔叔,而且還正好是自己體育老師的名字!

天可憐見,我真不是故意的,上了幾個月的課,我這還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體育老師全名叫什麼。

郝帥心中鬱悶委屈,可臉上一丁點兒都瞧不出來,他一臉理直氣壯的看著王婧:「怎麼,就准你叔叔叫王瀾,不准我叔叔叫王瀾了嗎?」

王婧咯咯笑了起來:「行!一會我問問鄒阿姨就知道了。」

在外不要跟老美斗,在國不要跟**斗,在家不要跟老媽斗,這是顛撲不破的至理名言,郝帥頓時敗下陣來,瞪著王婧:「你到底想要怎樣?」

王婧微微一笑,擺出一副勝利者的姿態,高傲的挺起了曲線起伏的胸脯,背著手,在室裡面四處打量著,彷彿在打量著自己的佔領地戰利品:「也不怎麼樣,你當初在婚宴上白吃白喝了一頓,我今天要白吃白喝回來,對了,我還要白拿回來,一報還一報,一飯還一飯。」說著,她笑吟吟的看著郝帥:「怎麼樣,公平吧?」

郝帥這個氣呀,從來都是他佔人便宜,今天居然被人佔便宜到自家門口來了!

這真是打臉還上門打啊!

不就是蹭頓飯么?至於找上門來這麼誇張嗎?我跟你前世有仇啊?你丫心眼這麼小嗎?又不是吃的你家的飯!

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佔小爺我的便宜,沒門兒!

小爺我今天跟你pk到底!!

===========================================

晚上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