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6章今生結怨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章今生結怨第二更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王婧覺得現在真是快意極了,她總算體會到當初郝帥讓自己吃癟的感受是什麼滋味了,她笑吟吟的看著郝帥,雖然沒有囂張的進行挑釁,但是這種反客為主的做派讓郝帥感覺十分的不爽。

郝帥瞅著王婧,偏過頭,低聲對姚夢枕說道:「喂,你就看著這個傢伙到我們面前來囂張嗎?」

姚夢枕在一旁見郝帥吃癟,心中委屈難過便不由得好受了許多,她朝著郝帥扮著鬼臉,皺了皺鼻子,哼的一聲,扭過了頭去不看郝帥。

郝帥忍不住怒道:「喂,當初吃的時候,你也有份的好不好1

姚夢枕不為所動,依舊背對著郝帥,一副大義凜然,不為所動的樣子。

郝帥見狀,只好陪笑著將姚夢枕拉到一旁,小聲道:「別生氣了嘛,現在你看人家都找上門來了,咱們兩個應該聯合起來,一致對外嘛1

姚夢枕扭過頭來,眼睛盯著郝帥,低聲道:「以後不管什麼時候,你都不能把這件事情拿出來說,也不準對其他任何人說,聽到沒有?」

郝帥連忙舉起一隻手,說道:「我對天發誓,保證以後絕對不說這件事1

姚夢枕盯著郝帥看了好一陣,這才點了點頭,說道:「那好,我相信你了1說著,便又扭過了頭去。

郝帥在一旁滿懷期待的等了好一會兒,卻見姚夢枕竟然沒了下文,他忍不住問道:「喂,你說話啊?」

姚夢枕回頭奇道:「說什麼?」

郝帥指了指轉悠到了外面去的王婧,擠眉弄眼的低聲道:「怎麼辦啊?怎麼打發走啊?」

姚夢枕嘻嘻一笑,小聲道:「她是沖你來的,我才不管咧1

郝帥頓時七竅生煙,敢情剛才白跟這丫頭說了啊!

他怒道:「喂,你有沒有搞錯啊?別人都找上門來了,你都不管?」

姚夢枕見郝帥瞪著眼睛瞧著自己,她眨巴了下眼睛,看著在外面房間四處打量的王婧,低聲道:「當初你被那個練詠春的追進教室的時候,她曾經在下面大聲喊過那個人的名字,我記得好像是叫謝東什麼的,她說起來,也算是幫過你的幫。如果不是她和你那位體育老師剛好出現在下面,只怕謝東就摔死了,不摔死也摔個殘廢,到時候你就慘了,賠都賠死你1

郝帥轉念一想,姚夢枕似乎說得有點道理,他試探性的說道:「那……請她吃的頓飯,也不算丟人吧?」

姚夢枕道:「本來就沒有什麼好丟人的,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再說了,之前我們白吃白喝了一頓,人家現在吃回來,也很說得過去的嘛1

郝帥撇了撇嘴,說道:「我就是看不慣她那樣子,比我還囂張,真是豈有此理1

姚夢掌鵠矗她認失便是這樣,我欺負你,可以,你欺負我,那就是沒天理。

郝帥瞧著客廳的王婧,說道:「喂,別看了,今天便宜你了,小爺我不跟你一般計較,你愛吃就吃,有本事就把我們家的飯菜都吃光,看你能不能吃回本1

王婧倒也不生氣,她原本就是在郝帥跟前落了面子,想在他跟前把面子給爭回來,否則自己以後簡直吃飯都不香。

她見郝帥服軟,便笑吟吟的還要再說什麼,卻見鄒靜秋這時候已經從外面回來,手中拎著大包小包各種菜。

王婧倒不見外,熱情的迎了上去:「鄒阿姨,我來幫你吧1說著便幫她拎著手中的袋子,笑吟吟的朝著廚房走去。

鄒靜秋瞪了郝帥一眼:「真是不懂事,居然讓客人動手。」說著便去搶王婧手中的袋子。

王婧躲了一下,走到廚房裡面,挽著袖子便開始忙碌了起來,說道:「鄒阿姨,這個西蘭花您是要怎麼弄啊?我幫您洗洗切開吧?」

鄒靜秋在回來之前就與王婧一路結伴而行,觀察之後也發現王婧言談舉止很有大家閨秀的氣派,心智言行遠超同齡人,而且與警察交談的時候,她察覺出警察對王婧有著幾分討好和巴結,更是隱隱感覺到王婧肯定和他們不一樣,肯定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在鄒靜秋看來,像王婧這樣的女孩兒家境好,懂禮貌,識大體,教養又好,人長得漂亮,還勤快做家務,簡直就是個完美的女孩兒,她越看越是喜歡,再看自己的孩子,站在那裡大眼瞪小眼的,杵著如同木樁一樣,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上來幫個忙,鄒靜秋便氣不打一處來,上前一步照著郝帥的腦袋便是一頭皮:「你傻啦,還不來幫忙?怎麼讓客人動手,我平時都是怎麼教你的?」

郝帥捂著腦門,目瞪口呆到底看著老媽:「老媽,我又不是不做,人家動作快,我有什麼辦法?」

他正說著,卻瞧見,王婧在廚房裡面瞅著自己,眼神滿是得意,他頓時恍然明白過來:好嘛,敢情這妞兒是在老媽面前故意擠兌自己啊!

郝帥氣得笑了起來,自己還想息事寧人,卻不想對方居然把戰火燒到自己家來了,他眼珠一轉,對老媽陪著笑臉道:「老媽,我這就去忙。」說著,他走到廚房,一指王婧,說道:「喂喂,趕緊出來,小爺我要……」

他話沒說完,便被鄒靜秋拎著耳朵從廚房揪了出來,訓斥道:「什麼叫做喂喂?你沒禮貌啊?還小爺!你是誰的爺啊你?」

郝帥被拎得腳都掂了起來,叫喚道:「哎喲哎喲,老媽,快放手!我,我這不是說順口了嗎?」

王婧在廚房裡面瞧見了郝帥這狼狽樣子,頓時撲哧一笑,其笑嫣然,彷彿百花齊放,倒是把郝帥看得一呆。

可不等郝帥花痴一會兒,卻聽見王婧道:「鄒阿姨,你讓郝帥弟弟在客廳做作業吧,我在廚房幫您就行了,這裡也容不下這麼多人的。」

郝帥一聽,險些鼻子都氣歪了,誰是你弟弟啊?咱們誰大誰小都不知道呢!再說了,這裡是我家也,怎麼搞得像你家似的?

郝帥這時也總算體會到對方厚顏無恥的反客為主時,這種被逆襲的感覺是什麼滋味了。

鄒靜秋聽了王婧的話,瞪了郝帥一眼:「還不趕緊做作業1說完,呵呵笑著走進了廚房,與王婧在廚房裡面忙碌了起來。

郝帥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老一少兩個女子在廚房裡面忙碌著,禁不住扭頭朝著旁邊看了一眼,卻見姚夢枕在一旁抿嘴偷偷直樂,他不禁氣道:「喂,你居然還樂得出來?以後你想再撒嬌賣萌,可有人搶你飯碗了1

姚夢枕嘴巴一撅,說道:「我就算不高興也沒有辦法啊,連你都沒辦法,我能怎樣?」

郝帥瞪著王婧的身影,眼珠使勁亂轉,腦海中飛快的尋思著整人的主意,可這會兒他想來想去,都因為自己老媽就在跟前,自己縱使是七十二變的孫猴子,遇到了老媽這如來佛祖,那也是玩不出任何花樣的呀!

郝帥不禁垂頭喪氣,一聲哀嘆:「今日喪權辱國,有辱國體,有辱斯文吶1

他正說著,卻忽然間王婧從廚房探出一個頭來,似笑非笑的看著郝帥:「小帥,你剛才說什麼吶?」

郝帥怒道:「喂,不準叫我小帥1

王婧笑嘻嘻的說道:「那,小郝,你剛才說啥呢?」

郝帥見這妞兒給鼻子蹬臉的勁兒還真和自己有得一拼,他眼珠一轉,嬉皮笑臉的說道:「小婧啊,你猜我剛才在說什麼哪?」

王婧見他喊得肉麻無比,旁邊的姚夢枕齜牙咧嘴的直皺眉,她自己更是渾身汗毛都倒豎了起來,她不禁嗔道:「不準喊我小婧1

郝帥嘻嘻笑著:「那好,阿婧啊1

王婧硬生生打了個哆嗦,眉毛一挑,怒道:「喂1

這時候鄒靜秋在裡面喊道:「小婧啊,你到廁所幫我拿個盆來。」

王婧怒視了郝帥一眼,再回頭的時候,臉上笑靨如花,變臉速度之快,簡直讓郝帥瞠目結舌。

王婧走出廚房,將門拉上后,似笑非笑的盯著郝帥看著,說道:「你想惹我生氣,然後把我趕走,是吧?別想了,沒用的,今天……」她微微前傾身子,挑釁道:「我吃定你了1

郝帥大怒,靠,太囂張了吧?小心你吃飯塞牙,喝水噎喉,走路摔跤呀!

他念頭剛動,便見王婧趾高氣昂的轉身拉開廁所的門,邁步便朝裡面走去。

可憐王婧平日里極為精細的一個女孩子,此時卻是被勝利沖昏了頭腦,門一拉開,看也不看便走進了廁所。

姚夢枕之前砸郝帥腦袋而掉在地上的肥皂不偏不倚的被王婧踩了個正著!

王婧頓時哧溜一聲,整個人一個在空中翻了個難度係數高達3.0翻騰動作,一記姿勢標準的屁股向下平沙落雁式,結結實實的摔在地上,砰的一聲巨響,平穩著陸。

這一摔當真是事起突然,驚天動地,只把郝帥和姚夢枕都看得呆了,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后,忍不住同時哈哈狂笑了起來。

王婧此時被摔得暈頭轉向,七葷八素,頭昏眼花,渾身骨頭都似乎要散架了似的,在地上一時半會動彈不了。

她坐在地上,屁股摔得劇痛無比,又聽見郝帥和姚夢枕的哈哈狂笑,登時羞惱得無以復加。

這時候鄒靜秋也聽見了動靜,震驚的衝出廚房,趕緊撲進廁所將王婧扶了起來,驚道:「怎麼了?怎麼摔著了?小婧啊,沒摔到哪裡吧?」

王婧這時候真是痛得連哭的心都有了,她強忍著眼眶中不斷打轉的淚水,硬生生擠出一絲笑容,對鄒靜秋笑了笑,然後看了看自己跟前,卻見一塊被她踩得塌下去的肥皂塊便在不遠處躺著。

王婧看見這肥皂,想起之前它所在的位置,再聯想起郝帥之前幸災樂禍的笑聲,頓時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她心中一動,便拖著哭腔道:「這肥皂怎麼會在這裡?」

這句話雖然是對著鄒靜秋說的,可她眼睛卻是看著郝帥,顯然指向性極強。

郝帥見她望過來,心中剛叫不好,果然便見鄒靜秋抬頭怒視著自己,喝道:「肥皂怎麼亂丟,為什麼會在這裡?」

郝帥一急,連忙要解釋這肥皂為什麼會在這裡,卻見旁邊姚夢枕忽然一聲乾咳,然後一雙大眼睛殺氣騰騰的盯著自己,像是在說:你要敢說那是我因為什麼扔的,你就死定了!

郝帥一下想起自己剛才與姚夢枕的約定,頓時張口結舌,他看了看怒氣沖沖的老媽,又看了看殺氣騰騰的姚夢枕,又瞧了瞧怨氣衝天的王婧,心中不禁叫苦連天:這,這黑鍋沒理由讓我背吧?我這樣英俊瀟洒,誠實可靠,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小郎君,讓我背這樣的黑鍋?不合適吧!

他在這裡覺得委屈,可王婧覺得自己更加的委屈,她咬牙切齒的怒視著郝帥,心中暗道:大混蛋,你居然敢陰我!好,本小姐記下這仇了,以後我跟你沒完!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