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7章禍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章禍根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正當郝帥面對三個女人詰難的時候,在東吳市附二醫院中,謝東正躺在病床上眼睛空洞的看著蒼白的天花板。

他此時已經從昏迷中蘇醒了過來,剛剛照了x光后,醫生告訴他,他的雙臂是粉碎性骨折,對於一個已經骨骼正在茁壯成長的習武人來說,這基本上意味著他將來已經不可能再成為頂尖高手,這一次打擊將對他未來造成極其嚴重的打擊。

但這種肉體上的打擊並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精神和心理上的打擊。

謝東怎麼也想不明白,郝帥手裡面那一團流竄著電光的電球,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自己僅僅只是擦了一個邊,就半邊身子都麻痹得不能動彈了?為什麼他打在自己手臂上的時候,自己會受到這麼沉重的打擊?

這到底是什麼功夫?

謝東仰躺在病床上,宛如泥胎木偶,在他病房旁邊的門口處是他的母親和主治醫生。

謝東的母親是一個矮小的女子,皮膚焦黃,臉頰上滿是風吹日晒留下的蒼老褶皺,兩鬢更是遮掩不住的蒼白,她年紀只有四十歲剛剛出頭,可看起來像一個五六十歲的老太太。

謝東的母親叫黃絹,是一個最老實巴交最普通的女子,她丈夫死得早,在單位被下崗后也找不到工作,只好每天撿垃圾來養著這個家,她伸出枯裂粗糙的手抓著醫生的手,幾乎聲淚俱下。

事情很簡單,住院是需要花錢的,醫院讓他們住院進來,那還是看在有警察一起陪同著來的情況下,可等警察走了,那就沒那麼好說話了,沒錢?對不起,醫院不是慈善機構,沒錢請搬出去,反正你這也不是要死人的傷,回家去養唄?哦,對了,走之前請把檢查拍片的錢和病床錢給付了。

黃絹說得可憐,醫生腦袋也搖得飛快,兩人在門口說了好一陣,黃絹這才絕望的看著醫生扭頭離去,她自己無助的站在門口捂著臉無聲的哽咽嗚咽著。

對於她一個拾破爛養家的人來說,謝東的學費和家庭的正常開支就已經是一筆無比沉重的負擔,更何況是憑空飛來的橫禍?

黃絹坐倒在門口,哭得一病房的人都面面相覷,心中難受。

謝東卻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彷彿充耳不聞。

就在病房裡面其他人七嘴八舌的勸慰著黃絹,有熱心腸的掏出一兩百塊錢救助支援的時候,門口進來了兩個男子。

這兩個男子一個個頭頗矮,只有一米六五左右,但是身材敦實精壯,雖然是大冷天,但穿著一件薄毛衣卻也絲毫感覺不到冷似的,一雙眼睛目光炯炯如電,在他旁邊站著一個男子,大約一米七五左右,眼角到頷下有著一道又深又長的刀疤,模樣極是駭人。

這兩人一進病房,房間裡面似乎空氣都跟著下降了十幾度,其他人都立刻噤若寒蟬,尤其是一看到刀疤臉那殺氣騰騰凶神惡煞的面孔時,更是不自覺的打了個冷戰,心中不約而同的冒起同一個念頭:這兩人絕非善類!

這矮個子的男人叫做王麟浩,卻是練廣東洪拳的,尤其擅長虎鶴雙形,他暴露在衣服外面的肌膚下,青筋宛如小蛇一樣蜿蜒盤旋著,肌膚更是粗如老樹,堅硬厚實,他個頭雖然矮小,但是巴掌極大,五根手指更是粗壯有力,彷彿小蘿蔔似的,做虎掌時一掌抓下去,能夠硬生生的抓斷小臂粗的樹榦,人的氣管咽喉更是能夠像捏豆腐一樣捏得粉碎。

臉上有刀疤的男子叫做孫健,年輕的時候好勇鬥狠,十四歲便輟學在社會上闖蕩,整天與人打架鬥毆,十六歲的時候便進過四次勞教所,十七歲那年拿刀捅死了人,從此拋棄父母家庭跑路亡命,浪跡江湖。

他性格彪悍,好與人爭鬥,這些年亡命江湖四處流亡的時候,也沒閑著,四處偷偷拜師,他也算是難得一見的習武天才,更肯花功夫下力氣,不了解他底細的老師們便也肯教他真功夫,幾年下來,讓他硬是練出一身的好功夫,各家各派長處揉雜於一身,尤其擅長近身短打迅捷靈變的詠春與大開大合剛猛無比的八極,這麼多年闖蕩下來,黑市拳打過不少,手上敗將更是無數,江湖上根據他名字的諧音,送了個外號,人稱「小霸王孫獎。

他們兩人一進房門,目光一掃,孫健也不進門,守在門口,一邊眼睛陰冷無比的盯著走廊,另外一邊眼睛與身邊矮個子的王麟浩打了個眼色。

他們兩人這個進病房時的做派姿勢,若是王婧看在眼裡,立刻便知道這一定是江湖上闖老了的老江湖,不是殺手那也是手上沾血的傢伙,因為只有這種人才會在這種地方時刻保持著警惕,時刻保持著隨時要跑路的姿勢。

王麟浩點了點頭,走到床邊,探看了謝東一眼,微微皺了皺,他伸手在謝東纏著紗布的胳膊上一按,只覺得觸手處軟綿綿的,他更是眼睛微微睜大,像是不敢相信似的,他伸出手拍了拍謝東的臉,說道:」喂,小東,小東,是我啊,浩哥!醒醒,是我啊1

可無論他怎麼拍,謝東的眼睛裡面都是一片灰茫茫的,像是虛焦似的,任何反應也沒有。

王麟浩心中一沉,著臉走到孫健跟前,搖了搖頭,低聲道:「健哥,人廢了1

孫健面色不動,沉聲道:「什麼情況?」

王麟浩低聲道:「胳膊廢了,最重要的是……」他指了指自己的心窩:「這裡被打廢了1

孫健微微皺了皺眉頭,作為一個習武之人,他自然知道自信心對於一個人有多麼的重要,一個人就算他有著獅子一樣雄健的體魄,可他如果有著一顆綿羊的心,那他即便碰上了一個有著綿羊的體魄,但有著一顆獅子之心的男子,那也是絕對打不過的。

自信心一旦被摧毀,那這個人從此在江湖上就算是個廢物了,外傷易好,心傷難愈。

謝東可以說是孫健一手培養出來的,雖然沒有拜師,但他是當親傳弟子來照料看待的,指望著培養出來以後,將來能夠出來跟著自己混,幫自己做事。

但謝東萬般不好,他有一點好處,那便是孝順,雖然平日里也有叛逆不聽話的時候,但是在關鍵問題和大是大非問題上,他到底是能記住自己母親曾經說過的一些話的,總算沒有答應孫健,從此踏上一條不歸之路。

孫健擰著眉毛看著謝東,他知道自己這幾年來的心血剎那間就化為了烏有,他已經有了萬全的計劃,不愁家境貧寒的謝東不會就範,只要他就範,那他這輩子就註定了只能跟著自己混,再也沒有其他的出路。

可是現在……一切都化為了泡影。

孫健五指緊握成拳,指頭捏得嘎巴直響,他目光陰冷的盯著謝東,然後又落在了黃絹的身上,眼中透露出一股濃濃的殺意。

這個死老太婆,當初如果不是她老是壞自己好事,現在謝東早就成為了自己的左臂右膀!

混黑道怎麼了?混什麼不是混,幹什麼不是吃飯?

謝東若是跟著自己混,早就吃香的喝辣的,他現在又豈能變成這個樣子?你這個老太婆真是不知好歹,壞我的好事,也壞了你自己的好事!蠢貨!

孫健恨恨的盯了一眼黃絹,又最後看了一眼謝東,二話不說,轉身便走。

王麟浩在一愣,隨即便跟在後面,問道:「健哥,現在該怎麼辦?那單貨,還接不接啊?」

孫健想了想,咬牙道:「接,現在騎虎難下,不接的話,你我這些年的心血就全部白費了1

王麟浩一臉為難道:「可是,人手不夠怎麼辦啊?」

孫健思考了一下,露出了一個陰惻惻的笑容,獰聲道:「找替死鬼吧,總有那些腦子不好使的蠢貨的。」

王麟浩咧嘴一笑:「好啊,剛好上次到會所來了兩個小傢伙,我看獃頭獃腦的,正好可以派上用常」

孫健想了想,又冷冷笑了下,說道:「讓掃把頭帶他們去吧,他們是掃把頭帶來的,當然應該還是由掃把頭帶著。」

王麟浩一聽,頓時瞪圓了眼睛:「健哥,小東就是掃把頭這個混蛋給害成這樣的,老子恨不得廢了他,你還讓他出來做事?」

孫健哈哈笑了笑,按著王麟浩的肩膀走出了醫院,他一邊走,一邊似笑非笑的說道:「阿浩啊,你手上功夫不錯,但這年頭早就過了靠一雙手就打遍天下的日子了,現在要混得好,靠的是……」他點了點自己的太陽穴,道:「……動腦子啊1

王麟浩一臉茫然:「健哥,不懂1

孫健冷笑了一聲,道:「等以後你就懂了,總之一句話,要把他賣了,還要讓他給你數錢1

王麟浩一拍大腿:「嗨,健哥你這麼一說我就明白了!不過,那打傷小東,壞你好事的那傢伙,怎麼辦?」

孫健頓時臉色一沉,他垂著眼帘,想了一會,森森然道:「先放他活蹦亂跳一會,你有空找人摸摸這人的底細,能把小東打成這樣,一定不是普通的善茬,要知己知彼!等我做完這單買賣,我親自去收拾他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