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19章送羊入虎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章送羊入虎口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謝東的事情讓二中的校領導們措手不及,徐峰身為教導主任在校務會上被老師們一陣群起而攻之,他本來就是外來的教師,平日里整天陰沉著一張臉,不討人喜歡,將郝帥頂到前面將白事辦成喜事的主意也是他出的,現在看來,這白事辦沒辦成喜事,沒人知道,但這白事有辦不完的架勢啊!

身為一個神聖的教育場所,三天兩頭出狀況,今天發現炸彈,明天有人跳樓,後天有人闖上門來在學校裡面打架?這還了得?

郝帥身為幾件事情的主要當事人被理所當然的捲入其中,成為了矛盾的焦點。

按理說,接連發生了這麼幾件事情在一個人的身上,這個人哪怕就算是老師們看好的學生,這時候也會有所動搖,什麼三好學生的評選?還是放一放吧,咱們冷靜點,再觀察觀察吧。

可偏偏徐峰像是吃錯了葯似的,一門心思硬挺郝帥,像是準備一條道走到黑!

校務會的老師們一個個用古怪的目光看著徐峰,心中暗自揣測這傢伙到底是面子拉不下來,所以死硬的挺郝帥,還是……郝帥跟這傢伙有什麼關係?

什麼?徐主任會不會是慧眼識英才,所以硬挺?

開什麼玩笑,你見過這麼能攪事兒的學生嗎?

這才多久啊,兩個星期不到就攪出三件事來,換到其他學生身上,這三件事兒哪一件都夠喝一壺了。

當然,郝帥同學也有他的優點,侯天寶同學跳樓事件就是他出手相救嘛,咱們不是否認他的功勞……可是,為什麼最近咱們學校發生的所有大事兒都跟他有關?這傢伙……簡直就是黑洞啊,好的壞的事情都能吸到他身邊來!咱們二中可不是一中那樣的省級重點學校,不扛操,經不起折騰啊!

對於這些老師們提出的異議,徐峰據理力爭與一些老師們爭論得口沫橫飛,面紅耳赤。

學校老師們對待郝帥的態度也十分明顯,呈現出鼎足而立的分化趨勢,負責擔任郝帥的老師們,除了班主任老師張登峰沉默不言之外,其他的老師都強烈要求要好好管教這個學生,雖然找不出理由開除他,但是嚴厲的教育和必要的懲罰有時候還是必要的。

而對於一些不負責郝帥課程,也不是學校領導的老師顯然就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心態,在一旁打醬油打得十分的悠閑自在,只差沒有一邊嗑瓜子一邊喝可樂了。

剩下的一些便是死挺郝帥的一波人,人數極為可憐,除了徐峰之外,便是體育老師王瀾。

王瀾本來是沒有資格參加這樣的校務會的,但是徐峰也不知道從哪裡得來的消息,在校務會召開之前便找到了王瀾,將他硬拉進了校務會。

王瀾不負所望,在校務會上的發言最終定鼎大局:「各位同事們,領導們,我們剛才在這裡討論的是如何消除這件事情的不利影響。可我們卻最終將這件事情全部歸咎於一個學生的身上,請問這公平嗎?這合乎情理嗎?是,郝帥是一個調皮搗蛋的學生,是我們所有老師見過的最難對付的學生,但他還是我們的學生,他也有自己優秀出色的一面,他救下侯天寶的時候,就已經證明了他的人品心性都符合德育教育的標準。」

「而且,他昨天在體育課上展現出了驚人的長跑天賦,這種天賦絕對是世界級的,他如果能參加長跑訓練,我敢肯定,不出幾年,他會破掉所有的世界紀錄1

對於王瀾的這一番話,不少老師嗤之以鼻,黃種人在世界長跑比賽中,只有女性有過驕人成績,男性的成績和其他白種人和黑種人比起來,那還是差得遠,根本不夠看。

一個小小的體育老師就敢放這種厥詞,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你說他是世界級,他就是世界級了?」一名化學老師躲在角落裡面忽然冷不丁的說了一句話。

王瀾朝著角落看了一眼,振振有詞的說道:「昨天在操場上的所有學生們都可以作證,我相信他們昨天對於郝帥的驚人天賦一定有著深刻的印象。」

王瀾的這番說辭打動了王小年,這位校長其實是贊同徐峰的主意的,但他再贊同徐峰的主意,也不可能對學校裡面其他老師的意見置若罔聞,不可能因為一個教導主任一大片的老師,更不可能忽視昨天的事情對學校帶來的惡劣影響。

畢竟身為校長要更多的為大多數人考慮,學校裡面也並不是只有一個郝帥,這件事情如果不處理好,萬一其他人都跟郝帥一樣調皮起來,那大家都別教書了,整天糾察風紀吧!

但王瀾的說辭給了王小年很好的借口,如果郝帥真有這樣天賦異稟,那自己和徐峰這樣力捧他,其他人那裡就沒有什麼話說了。

因為在任何學校任何地方,有一技之長的人,總是會有不一樣的待遇的。

如果這個人的特長是世界級別的話,那他只要不是殺人放火罪大惡極的犯罪分子,那無論哪個國家哪個學校都會搶著要的,二中不要?有的是人要!

王小年此時站了起來,伸手打斷了其他還要說話的老師們,他對王瀾嚴肅的說道:「王老師,說話要講憑據,你有什麼辦法能讓郝帥在這個項目的賽事上證明自己嗎?」

王瀾滿臉為難,他能夠感覺到郝帥對於長跑這件事情一趣都沒有,至於他老媽那就更不用說了,他還真沒有把握做到王小年說的這件事情。

別說讓他取得好成績了,郝帥肯不肯參賽,那都是另外一回事。

王瀾這一猶豫,其他老師立刻紛紛鼓噪,正好再過一陣就是學校春季運動會了,是騾子是馬,吹是沒用的,拉出來溜溜不就知道了嗎?

王小年目光威嚴的盯著王瀾,說道:「王老師,你覺得怎麼樣?」

王瀾不由得將求助的目光向徐峰掃去,卻見徐峰朝著自己使勁打著眼色,他此時也是被逼上梁山,只好硬著頭皮答應,點了點頭。

王小年和徐峰此時都極難察覺的鬆了一口氣,王小年臉色緩和了許多,給校務會做了蓋棺定論的結束語:「那事情就這樣先定下來了,對於郝帥同學的決定,等運動會以後再說,目前來看,郝帥在校園打鬥事件中,他不僅是被害者,而且也是事件的平息者,將這件事情的過錯推到他的頭上是不公平的,諸位老師都是搞教育的,應該知道因材施教這個道理,還請大家多點寬容,要多多包容這些有特長的學生們,這個世界上並不是只有會讀書的學生才是好學生嘛1

王小年的話說得一些較為開明的老師們紛紛點頭。

等會議散了以後,王瀾第一時間找到了張登峰,將他拉到了一旁,苦笑著說道:「老張啊,這一次你無論如何可得幫幫我啊1

王瀾私底下與張登峰關係不錯,張登峰聽他一說便知道王瀾的來意,他也苦笑著說道:「你要讓另外一個學生心甘情願的去參加運動會比賽,我能辦到!但,郝帥?拜託,他不想乾的事情,我還真想不出誰能逼著他干1

王瀾涎著臉說道:「老張,別這樣嘛,咱們交情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總不能見死不救吧?你是他班主任,想想辦法,趕緊想想辦法吧1

張登峰苦笑著沉吟了一會兒,這才點了點頭,說道:「行,我想想辦法吧,不過可不敢保證一定成功。」

王瀾大喜,握著張登峰的手就像是看見了親人似的:「好好好,你一定有辦法的,黨和人民相信你1

張登峰笑罵了一句,在與王瀾辭別後,回頭他自己便也頭痛苦惱了起來。

他知道自己去勸說的話,那肯定是一丁點兒指望都沒有,對於一個學生,如果老師和家長那裡都無法影響的話,那還有什麼其他的辦法?

張登峰想來想去,終於想到了一個好點子,他決定曲線救國!

「什麼?讓我去勸說郝帥?」第二天早自習的時候,方奕佳便被張登峰叫到了教室裡面,她聽到張登峰的話時,頓時嚇了一跳,眼珠子都瞪大了。

竟然讓我去勸那個臭流氓?張老師在想什麼啊?他不知道這個傢伙有多討厭嗎?我才不要去!

張登峰的確是打著這個主意,在他看來,班長嘛,當然應該為班主任分憂解難,身為郝帥的同學,她出面說話當然比老師們要來得有分量,只不過他話剛說出口,便察覺出方奕佳的神情中有著強烈的抵觸情緒。

張登峰頓時頭痛不已,郝帥這個傢伙,到底跟誰關係好一點呢?

他正想著,忽然心中一動,眼睛一亮,連忙笑吟吟的將後面勸說方奕佳的說辭都吞了回去,改口道:「不是讓你去勸說,是讓你的好朋友葉霜霜去勸說,她不是郝帥的同桌嗎?讓她出面勸說勸說,你看怎麼樣?」

方奕佳愣了一下,心面好受了許多,也沒有那麼多的抵觸了。

讓霜霜去啊?好啊,這事兒我樂意干!

方奕佳點了點頭,道:「行,我去說說看,不過我可不敢保證能成功,郝帥這個臭流氓,什麼事情都乾的出來,最討厭了1

張登峰一愣:「臭流氓?他哪裡臭流氓了?」

方奕佳說走了嘴,她想起郝帥上次騎自行車的時候抱自己的那回事,頓時鬧了個大紅臉,羞得連忙擺手:「沒有沒有!張老師,我先走了1

說著,逃也似的逃出了辦公室。

張登峰滿臉狐疑的看著方奕佳的背影,心中暗道:她這模樣……分明就是小女生害羞害臊的樣子啊,不會吧?我的班長不會早戀吧?方奕佳雖然長得漂亮,有不少男孩喜歡她,但她上進心很強,應該知道輕重的吧?

可是,如果對象是郝帥……

張登峰想到這裡,不禁如臨大敵,苦惱的拍了拍額頭,自己該不會是送羊入虎口吧?

張登峰在這邊苦惱著,方奕佳卻已經回到了教師之中,她在自己座位上坐下后,便偷偷的瞅著葉霜霜,可葉霜霜坐在郝帥的右邊,她一看葉霜霜的時候便會瞧見郝帥。

眼前這個男生正一隻手撐在桌子上,腦袋不停的往下墜落著,明顯是睡意濃重,瞌睡連連。

方奕佳瞧了他一眼,頓時覺得身上以前被他摟過的地方都癢了起來,渾身上下不舒服到了極點,身子都忍不住扭動了一下。

她一臉嫌憎的翻了郝帥一個白眼,心中暗道:坐在第一排都這樣明目張的打瞌睡,真不知道郝帥這個傢伙到底哪裡好,為什麼張老師總是對他另眼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