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21章三體六合手端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章三體六合手端槍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等到放學,葉霜霜並沒有與郝帥一塊兒做作業輔導他功課,而是早早的選擇了回家,方奕佳難得的滿臉是笑的與郝帥揮手告別,並不忘記提醒一下郝帥:「喂,臭流氓,答應的事情別忘記啊1

姚夢枕依舊吊著兩個跟多拉a夢似的胳膊出現在教室裡面,一臉奇怪的看著方奕佳,對郝帥說道:「你跟她約定了什麼事情啊?」

在姚夢枕的印象中,方奕佳不是那種看見郝帥就恨不得一腳踢死的人么?怎麼今天這麼客氣?

郝帥也不瞞她,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姚夢枕頓時一愣,左右看了看,見教室裡面沒什麼人後,她才小聲驚道:「喂,你不是吧?我上次跟你說都白說了啊?你想讓你的功德全部浪費掉啊?」

郝帥也知道姚夢枕肯定會有意見,他早就準備好了說辭,道:「可是,運動會都是一個月以後的事情了,總不能一個月以後我體內的法力真元還沒有消化掉吧?」

姚夢掌鵠矗骸澳訓勒庖桓鱸呂錈婺憔鴕歡〉愣都不用乾坤如意鏡改造你的肉身嗎?」

郝帥想了想,說道:「那怎麼可能,我還想在這個月脫胎換骨一下,到時候給葉霜霜一個驚喜呢。」

姚夢枕哀嘆了一聲:「你真是見色不要命啊!就你這樣有多少功德填進去都是白搭1

郝帥搓著手,涎著臉看著姚夢枕:「哎,你肯定有辦法的對不對?你肯定能想出一個折衷辦法的,對吧?你是鏡靈也1

姚夢枕一張口剛要說話,卻見郝帥身後走過來一個女生,臉上畫著淡妝,正是馬雪。

馬雪單肩背著書包,一雙漂亮的眼睛狐疑的打量著郝帥和姚夢枕,像是在懷疑他們兩個在討論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樣。

姚夢枕一看,頓時一撇嘴,用腳尖輕輕踢了踢郝帥的鞋子,小聲道:「喂,走啦,我們先回家再說。」

郝帥回頭看了一眼馬雪,目光古怪警惕的掃了她一眼,也正如她用古怪的目光打量自己一樣。

郝帥和姚夢枕一塊兒回到了家中,所謂近朱者赤,到了家以後,郝帥顯然在葉霜霜的傳染下,居然有了到家開始寫作業的習慣,他放下書包,正想做作業,卻被脫下了石膏套的姚夢枕一把拉了起來,嗔怪道:「喂,起來,我教你練功。」

郝帥畢竟是少年,一聽練功,頓時興緻盎然,問道:「你教我練功?練什麼?是太極拳嗎?」

姚夢枕叉腰嗔道:「還沒學會走就想跑啦?想都不要想,先老老實實練站樁吧1

郝帥一愣:「站樁?」他腦海中頓時閃過無數影視作品中修習武術時由於蹲馬步而被折磨得死去活來的畫面場景,他眼角微微抽搐一下,試探性的說道:「該不會……是蹲馬步吧?」

姚夢枕擺了擺手,道:「不是蹲馬步啦1

郝帥頓時鬆了一口氣,平心而論,他不算是一個很能吃得苦的人,一聽到不用蹲馬步,頓時警惕心和排斥心大減,他嘿嘿笑了起來:「不是蹲馬步就行,那是站什麼樁啊?」

姚夢枕背著手,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說道:「你練的是太極拳,當然是站三體式啦1

郝帥奇道:「那什麼是三體式啊?我第一次聽說太極拳還要站樁也1

姚夢枕解釋道:「三體式起源於形意拳,又叫「三才式」,即天地人三才,也是樁功和形意拳所有變化的開始,所謂『萬變不離三體式』就是這個道理。基本上只要是修鍊內家拳的,無論是練太極、形意還是八卦,都是會練三體式的。」

「三體式不僅是技擊的基本架式,更是衍生出各種拳法動作的基礎,同時還是行氣走氣,練通大小周天的不二法門,因為這個樁對於習武者來說是築基的基本功,同樣也是修行人的基本功。所謂不練三體功,到老一場空。」

郝帥聽得兩眼發直,心中如同撓癢一般,他禁不住躍躍欲試道:「那有這麼好的功夫,怎麼早不教我?」

姚夢枕翻了一個白眼,道:「你有乾坤如意鏡,本來是不用學這個的,但誰知道你不知道藏元藏氣,就想著討好漂亮小姑娘,出風頭耍花樣,結果浪費一身骨藏元氣1

郝帥被劈頭蓋臉的批評了一頓,卻也不覺得臉紅,反而理直氣壯的反駁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喜歡漂亮姑娘,這有什麼奇怪的么?」

姚夢枕叉著腰,心中極不服氣,這個大混蛋一見到葉霜霜就跟被勾了魂似的,百依百順,跟姑奶奶我就是這麼兇巴巴的,憑什麼呀?

姚夢枕下意識的脫口道:「那怎麼不見你喜歡姑奶奶我呀?」

郝帥一愣,目光瞅了瞅姚夢枕平平的小胸脯,一本正經的說道:「補充一句,小爺我喜歡胸脯大的漂亮姑娘……」

姚夢枕頓時俏臉漲紅,兩條眉毛倒豎而起,她咬牙切齒道:「你找死呀!1說著張牙舞爪便朝著郝帥撲去。

郝帥哈哈大笑,抓著姚夢枕的手,笑嘻嘻的說道:「好啦好啦,快教我學功夫啦1

姚夢枕跟郝帥糾纏的時候,趁亂狠狠在他小腿上踢了兩腳,這才算解了氣,郝帥也不生氣,笑嘻嘻的拍著被踢出兩個灰撲撲腳印的小腿,道:「解氣了吧,解氣了就趕緊教功夫吧,女俠1

姚夢枕哼了一聲,拍了拍手,走到室稍微寬敞一點的地方,說道:「你過來,看著我的姿勢,一會跟著我站三體式。」

說著,她站在原地,後腿微蹲,前腿前伸微曲,兩手抬起,左手五指張開,向前伸出,右手前臂向前伸出,大臂縮在身前,整個人的模樣很像是人站了一個虛步,手裡面端著一把長槍。

郝帥一瞧,果然見這姿勢不像馬步那樣一看就知道是累死人的樁,他便笑了起來,說道:「簡單,這還不好學么?」

他在旁邊照葫蘆畫瓢的學了起來,架勢學得有模有樣,可細處卻是慘不忍睹,姚夢枕拿眼一瞅便氣得笑了起來,腳在他的鞋尖上踢了踢,說道:「右腳腳尖外撇。」又壓了壓他的肩膀,道:「兩肩向下松垂。」說著又去捋他的手指,道:「右手五指撐開。」

她這一路上從頭到腳給郝帥糾正了不下十幾處地方的錯誤,郝帥這才勉勉強強的站了一個標準的三體式。

姚夢枕看著郝帥這樣子,點了點頭,說道:「你要記住,練三體式的時候,兩眼要遠望,心思要空靈,氣息要多用腹部,牙齒輕叩,舌尖抵住上顎,呼吸要自然。」

郝帥悟性頗高,聽了姚夢枕一番說后,微微調整了一下,果然越發的標準,姚夢枕在一旁看得直點頭,誇讚道:「不錯不錯,就這樣,堅持下去,看你能不能堅持五分鐘。」

郝帥笑道:「這還不簡單?五分鐘?看我堅持個十五分鐘1

姚夢枕在一旁似笑非笑,也不說話,只是盯著郝帥,見他動作有走形不標準的地方便上去糾正調整。

郝帥一開始站這三體式的時候,真沒覺得有哪裡疲勞酸痛,他是站過馬步的,體育課的時候,體育老師曾經要他們站過馬步,一群男生站了不到一分鐘就要死要活,兩腿亂抖。

這三體式一開始站著的時候,郝帥渾然沒覺得哪裡費勁,只覺得自己能一直這樣站下去,十五分鐘?那是小爺謙虛!

可他這樣站著沒過多久,便察覺出不妙的地方來了。

這樣站了不到兩分鐘,郝帥便覺得身上開始冷汗直冒,渾身上下有一股熱氣在浮動著,後腿酸軟,雙手沉重如同壓了千斤巨石。

這樣又站了半分鐘,郝帥已經是腰酸背疼,腿肚子使勁抽筋,手臂有著明顯的顫抖,這樣再堅持了十秒鐘,郝帥終於崩潰了,他只覺得自己渾身酸痛已經是無法忍耐,一聲慘叫后便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一邊抹著額頭的細汗,一邊哀聲道:「媽呀,比我跑十幾圈還累!累死我了!你這是什麼三體式啊?怎麼站一會這麼累?」

姚夢枕笑吟吟的看著郝帥,說道:「累吧?因為你還不習慣,而且沒有入門,等你入門了就能體會到手摧足,則手與足合,肘摧膝,則肘與膝合,肩摧胯,則肩與胯合;心氣穩定,則心與意合;意要專凝,則意與氣合;氣要隨身,則氣與力合的六合如意的境界。」

郝帥聽得直擺手,道:「別說這麼多了,你站一個我看看,我不信你能站得比我久1

姚夢枕笑吟吟道:「那你看好了1說著,她自己擺了一個姿勢極為標準的三體式,她靜靜的站著,舌頭輕抵上顎,兩眼遠眺,像是透過牆壁看著極遠的地方,她雖然一身法力修為蕩然無存,身子也變成了蘿莉身,但是渾身的功夫架子和對修行的精妙理解還在,她這一站就是整整五分鐘,只把盯著時間的郝帥看得目瞪口呆,到了最後他忍不住走到姚夢枕跟前,仔仔細細的打量著她,想看她有什麼訣竅奧妙,憑什麼她能站這麼久,自己不行?

郝帥自然知道,這並不是因為姚夢枕身子輕,所以站得久的緣故,因為她力氣也小啊,那小體格,肌肉也沒多少,為什麼就能比自己站那麼久呢?

難道……是因為人家天生是神仙?所以比自己牛逼?

郝帥想到這裡,不禁有些意興闌珊,道:「好啦,知道你厲害,不用站了啦,知道你一生下來就是神仙,所以這些事情肯定比我厲害的啦1

姚夢枕站好了身子,笑道:「話可不是這樣說的。並不是因為我天生是神仙所以我就比你厲害,而是有一個訣竅你沒有掌握,所以你沒我厲害。」

郝帥一聽,大奇,連忙問道:「什麼訣竅?」

==============================

一會還有一更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