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24章癟三永遠都是癟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章癟三永遠都是癟三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學時分,郝帥有點沉迷於練功的癮頭當中,沒有與葉霜霜一塊兒做作業,而葉霜霜也沒有選擇早早的回家,或者在教室裡面刻苦的學習,而是換了一雙運動鞋后,便來到了操場之中。

當她站在跑道上的時候,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中卻沒來由的有些膽怯擔憂了起來。

上一次站在這片運動場的時候,她還是一個小女孩兒,那時候的她如同方奕佳一樣,是一個活潑好動,天不怕地不怕的假小子,她喜歡蹦蹦跳跳,喜歡熱情狂野的運動,喜歡劇烈奔跑的感覺,直到有一天,她因為劇烈運動而暈倒。

「還想活下去嗎?如果想的話,就忘記運動場上的一切吧,忘記那些蹦蹦跳跳的事情吧,安安靜靜的呆著,斯斯文文的坐著,像一個真正的女孩子那樣。這樣,你就能更好的活下去了。」

葉霜霜永遠記得,這是她的主治醫生曾經告訴她的一句話,醫生說的時候雖然已經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輕描淡寫一些,但葉霜霜聽起來卻宛如被告之宣判了死緩一樣。

死神的陰霾從這一刻起便籠罩在了她的頭頂上,當一個人時時刻刻都受到死亡威脅的時候,她當然是不可能再活潑好動得起來的,當然也不可能蹦蹦跳跳得起來。

葉霜霜從此性格大變,又或者說,她壓抑著自己的本性,從一個人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隨著時間的流逝和年歲的增長,葉霜霜的外貌身體不斷發生著變化,她的性格也變得越來越嫻靜溫和,但她內心深處深深的知道,這一切都只是浮冰上面的表面現象,她的內心深處依舊跳躍著一顆火熱的心臟,它渴望奔跑,渴望吶喊!

可是……我還能繼續跑嗎?

葉霜霜輕輕的按著自己的左胸,眉頭微微緊蹙著,她看了看左右,見四周沒有熟人後,又伸手在口袋裡面摸了一下,她摸到了一個藥瓶后,這才心中微微定了定。

葉霜霜目光一凝,低聲喃喃自語道:「霜霜,沒什麼好怕的,不會有事的,你只要跑完就行,對你來說,跑完就是勝利,不是嗎?」

葉霜霜自我安慰著,她深吸了幾口氣之後,開始慢跑了起來。

如果不算上被掃把頭追趕的那一次,葉霜霜這應該是自從小學的時候暈倒以來的第一次在戶外進行運動,她慢慢的跑著,與操場上那些健步如飛,揮汗如雨的男生和女生們比起來,她的動作簡直就像是在播放慢鏡頭似的,雖然是在跑步,可旁人依舊能夠察覺出一股嫻靜從骨子裡面透了出來。

葉霜霜仔細而小心的調整著呼吸,她慢跑著跑了一圈后,發覺自己的心臟跳動得似乎並不像自己想象得那麼厲害,她心中便不由得一定,膽子也大了許多,腳下步伐加快了一分。

可這樣速度一加快,葉霜霜立刻覺得自己胸膛裡面的心臟開始躁動不安的跳動了起來,似乎在抗議,又似乎在造反,她明顯的覺得頭暈,胸悶,呼吸急促,喘不過氣來。

葉霜霜心跳如鼓,連忙掏出藥瓶倒了幾片葯在手中,剛吃下去,卻忽然間聽見旁邊一聲大喊:「霜霜,你在這裡啊?」

葉霜霜扭頭一看,卻見場邊方奕佳一臉驚喜的正沖自己揮著手,葉霜霜心中一驚,連忙使勁吞下藥片,這些藥片急切之間干吞下去,難受之處可想而知,她胸中一股氣息直衝上來,藥片更像是卡在喉嚨似的,一下氣喘不過來,臉色猛的漲得通紅。

方奕佳一下課就被老師喊到了辦公室裡面,等出來的時候,卻發現葉霜霜已經不在教室裡面了,她以為葉霜霜單獨跟郝帥去了他家中,可她看了一眼,卻發現葉霜霜的書包又沒有帶走,顯然人還在學校,不由得四處尋找了起來。

等她在操場旁邊看見葉霜霜的時候,更是忍不住興奮的大喊了起來,心道:原來這個傢伙躲著我在這裡偷偷訓練呀!

方奕佳笑吟吟的跑到葉霜霜跟前,背著手,笑道:「霜霜,你好狡猾!也不告訴我一聲!我可以幫你計成績呀1

葉霜霜一隻手按著心臟的位置,一隻手拍著胸口,劇烈的咳嗽著,一旁的方奕佳嚇了一跳,在她後背上輕輕撫摸著,關切的問道:「霜霜,你怎麼了?」

葉霜霜勉強抬頭笑了笑,澀聲道:「沒,沒什麼,跑得急了點。」

方奕佳見她這個樣子,不由得嘆道:「你這是跑了多少圈啊?看把你累的,臉都紅成這樣了。」說著,她到自己口袋裡面翻出一條鵝黃色的手絹,伸手去替葉霜霜擦著額頭上的汗。

可她拿著手絹剛伸到葉霜霜頭上,卻見她額頭上卻沒有什麼汗珠,她不由得一愣,心中暗道:奇怪,跑成這樣,怎麼沒出什麼汗?

葉霜霜也察覺到了這一點,驚慌的將她的手一下推開,但很快她又察覺到自己的失態,不由得勉強笑道:「沒事,我挺好的。」

方奕佳狐疑的打量著葉霜霜,她直覺上察覺出葉霜霜有幾分不對勁的地方,她的眼神驚恐慌亂,渾然沒有平日里的嫻淑溫良。

方奕佳還要再追問,卻聽見旁邊傳來一個男生的聲音:「方奕佳,葉霜霜1

方奕佳順著聲音扭頭一看,卻見一個穿著運動衫,身材高大的男生向她們走來。

方奕佳下意識的撇了撇嘴,將頭扭到了一旁,低聲對葉霜霜道:「喂,這個傢伙找你。」

來的這個男生個頭極高,約有一米**左右,一張國字臉相貌陽剛英俊,走過來時身上像是披著一輪金燦燦的光暈。

葉霜霜看見這個男生,頓時愣了一下,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的神色。

這個男生叫做李聖雄,正是鄒銘東曾經追打郝帥時口中口口聲聲稱呼的雄哥。

葉霜霜是二中公認的校花之一,性格恬靜文雅,極受男生追捧喜愛,愛慕追求者多如過江之鯽。

易欣與李聖雄便是其中最有名的兩個男生,與易欣一樣的是,他同樣也是高二的學生,是葉霜霜的學長,而且同樣也是二中的明星學生。

而與易欣不一樣的是,易欣的出名在於他的成績優秀,多次市級和省級奧林匹克競賽的獎項,而李聖雄則是有名的體育生,易欣雖然體育上也有建樹,但是和李聖雄比起來,那就差得太遠了。

李聖雄曾經在省級比賽中連破一百米、一千米、以及五千米等三個項目的省級記錄,其中有一項甚至打破了大學生記錄,直追職業水準。

這件事情當初轟動東吳市,更轟動了東吳市二中,這樣輝煌的成績,再加上他優秀出眾的外表,給他同樣也迎來了大量女生的青睞和追捧。

葉霜霜曾經也很是關注過這個男生一段時間,李聖雄也向葉霜霜發起過猛烈的追求,而葉霜霜性格溫和,並沒有第一時間表示拒絕,這便導致了李聖雄回頭便四處吹噓說葉霜霜與自己已經定情,她是自己的馬子,以後有哪個男生敢追求她,自己一定收拾他。

葉霜霜聽到這件事情后,臉上雖然沒有多少反映,但是心中著實惱怒,她是一個外表看起來十分柔弱,但內心十分堅定有主見的女孩子,因此她也慢慢開始疏遠李聖雄,今天在操場相遇,雖然沒有給人家臉色看,但是身子卻是側對著李聖雄,用身體語言告訴眼前這個男生:自己十分的不待見他。

李聖雄笑吟吟的走到葉霜霜跟前,笑著說道:「葉霜霜,這幾天我給你發簡訊,你怎麼不回我啊?」

葉霜霜輕輕撩了撩頭髮,輕聲道:「最近功課很多,學習很忙,所以沒時間。」

李聖雄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他呵呵笑道:「真的?該不會是忙著給同學輔導功課吧?」

葉霜霜眉頭微微一蹙,心中自然知道李聖雄說的是誰,她心中很是不高興,低著頭,沒有說話。

而對於葉霜霜頗有城府的溫和態度,方奕佳則表現得一如既往的尖銳,愛憎分明,喜怒好惡都寫在了臉上,她眉毛一挑,似笑非笑道:「李聖雄,你啥時候管得這麼寬了?怎麼,當上團支書了,還是當上全校的生活委員了,還是當上了教務處主任了?怎麼這種事情都管?」

李聖雄也不生氣,呵呵笑了起來,說道:「我只是出於對葉霜霜的關心嘛,葉霜霜同學,交朋友可千萬要慎重啊,有些學生不三不四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好學生,你可千萬不要被這些學生帶壞啊1

方奕佳自然知道李聖雄說的正是郝帥,她雖然看不慣郝帥,一看見他就跟仇人一般,不吵上兩句簡直渾身不舒服,飯菜裡面沒放油鹽醬醋似的,但她也知道郝帥雖然種種毛病,是個不要臉的臭流氓,可他絕對不會背後這般繞著彎子說人壞話,最關鍵的是,李聖雄還是一個人高馬大,五大三粗的大男生,居然干出這樣的小家子事情來,背後嚼人舌頭,這算什麼本事?

方奕佳冷笑了一下,牙尖舌利的說道:「李聖雄,你說得一點也沒有錯,交朋友啊,的確是要慎重,有些人看起來賣相真是不錯,可一打交道吶才知道這人真不咋滴,背後說人什麼的,最差勁了1

李聖雄臉上雖然還掛著笑,但是他眼中飛快的閃過一抹怒意,他強忍著怒氣,勉強笑著說道:「沒有,我只是想提醒下葉霜霜,畢竟我們……」

葉霜霜此時抬起頭來打斷了李聖雄的話,淡淡的說道:「李聖雄學長,我覺得我們現在都還是高中學生,最主要的事情還是學習,至於你剛才說的,我都聽不懂,也不想去聽懂,所以你說的什麼,我都不記不住,也不想去記,我希望你能夠在下個月的運動會上好好表現,別辜負老師們對你的期望。李聖雄學長,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說著,葉霜霜扭頭對方奕佳說道:「佳佳,我們先回去吧。」

方奕佳挽著葉霜霜的胳膊離去,兩人走到教室后,等左右沒人了,方奕佳才撇嘴對葉霜霜說道:「我以前覺得郝帥這個人最討厭不過了,想不到今天居然有人比他更討厭!不對,郝帥是討厭,這個李聖雄簡直就是噁心,我看見他那個虛偽的笑容我就想吐!他簡直以為全世界所有的女人都愛他,都喜歡他,都想跟他上床似的!真是受不了1說著,她雙手卡了卡閡桓讎煌碌淖聳啤

葉霜霜輕聲嘆了一口氣,說道:「算了,他畢竟是學長,你剛才還說背後說人不好的呢。」

方奕佳說道:「話可不能這麼說,佳佳,這個李聖雄你可得留心一點,我總覺得他不是什麼好人。」

葉霜霜輕輕點了點頭,嗯了一聲,說道:「佳佳你也是,你剛才說話很得罪人呢。」

方奕佳笑嘻嘻的摟著葉霜霜:「沒事,我是你的護花使者,我應該保護你的嘛1

葉霜霜微微一笑,兩人親密相擁著互相離開。

而在操場上,李聖雄看著葉霜霜和方奕佳離開,他目光惡狠狠的盯了一眼方奕佳后,最終又將目光投到葉霜霜的身上,眼神滿是貪婪和痴迷。

最近的一陣,他明顯感覺到整個學校的注意力和風頭都被一個叫郝帥的傢伙給搶走了,班上的女生們議論得更多的都是這個調皮搗蛋出名的學生,而不再將目光投到自己的身上。

最重要的是,當他知道葉霜霜整日和郝帥成雙入對的時候,心中妒火簡直將自己都焚燒吞噬,所以他再也遏制不住,找到了葉霜霜,想要將這件事情跟她說個清楚,卻沒料到方奕佳在一旁冷嘲熱諷,差點刺激得他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憤怒情緒。

但在李聖雄看來,葉霜霜還是對自己有意思的,否則,她也不會說出最後那一番話,她還是想看自己在運動場上馳騁的英姿么?

是了,一定是這樣!

這個世界上,總有這麼一些人,你給他一點陽光,他就燦爛,你給他一點顏色,他就開個染坊,甚至一句帶有拒絕含義的一句話,他也能夠聽出完全相反的意思來,這一切都源於他根深蒂固的優越感。

自己這樣優秀的男生,怎麼可能被女孩子拒絕呢?

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

我怎麼會比郝帥這樣的無名小卒還不如呢?

李聖雄自信滿滿的笑了笑,眉宇間浮現出一絲既傲然又輕蔑的神色,他心中冷笑道:郝帥?這不過是一個小癟三罷了,葉霜霜,我會證明給你看,癟三永遠都是癟三!只有我李聖雄才是你最好的選擇!

===========================================

四千字大章~今天就一更了,剛剛到家,十分的疲倦,丈母娘開刀結果喜憂參半,沒發現癌細胞,但炎症十分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