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26章瘋狂暴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6章瘋狂暴走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盯著李聖雄,慢條斯理的說道:「你不管參加什麼比賽,都是為了拿第一名來的?」

李聖雄哪裡知道郝帥盯著自己的時候,嘴角微翹,眼角更是微微彎了起來,若是姚夢枕看見這神情笑容,只怕立刻就要警惕得像一隻受驚的小兔子一樣,高高的豎起耳朵,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這個壞傢伙,肯定又在一門心思想使壞了!

當然,就算李聖雄知道郝帥有要使壞的心思,他也不會往心面去的,在他看來,這個小癟三能耍出什麼花樣來?

李聖雄傲然一笑,說道:「當然!不管什麼比賽1

郝帥嘿嘿一笑,故意一臉天真的問道:「哦,那你參加搞基賣腐大賽,也一定是第一名了?只不知道,李聖雄學長是攻,還是受啊?」

這一句話剛說完,周圍的學生們頓時轟的一聲,哈哈大笑了起來。

一些女生們看著李聖雄的目光頓時也變了色,一個個掩嘴偷笑,對他指指點點。

李聖雄的臉剎那間變得如鍋底一般,他雙拳緊握,渾身抑制不住的顫抖著,下一秒鐘拳頭就像是要捶在郝帥臉上似的。

李聖雄鐵青著臉,眼睛噴火似的瞪著郝帥:「你有種把話再說一遍?」

郝帥像是瞧不見他這憤怒的神情一樣,他笑嘻嘻道:「那你有沒有種把你剛才的話再重複一遍?」

李聖雄忍不住握著拳頭咆哮道:「我剛才說什麼了?」

郝帥嬉皮笑臉道:「你說什麼了,我咋知道?」

李聖雄看見郝帥這嬉皮笑臉的表情便被他氣得腦袋裡面像是炸開了原子彈似的,亂鬨哄一團,他下意識脫口道:「我就說我不管參加什麼比賽,都是為了拿第一名來的,怎麼了1

郝帥一臉奇怪的看著他,故作驚訝道:「對呀,那你參加搞基賣腐的比賽,也是為了拿第一名嗎?」說完,他又著臉,說道:「當然,我這是疑問句,我相信李聖雄同學是不會參加這樣的比賽的,對不對?」

郝帥最後神情說得極為嚴肅,一臉正氣凜然,就彷彿眼前站著一個讓人景仰的偉人一般,倒把幾乎抓狂的李聖雄弄得不知道該如何發作,他怒氣沖沖的瞪著郝帥,左右為難,進退失據,正當他準備偃旗息鼓的時候,郝帥忽然間一本正經的面孔上流露出一絲疑惑之色,他試探性的問道:「李聖雄同學,你……不會真的參加這樣的比賽的,對不對?」

同樣的一句話,不同的語氣說出來,那是截然不同的含義。

李聖雄頓時抓狂,破口罵道:「你找死,你這個小癟三,老子弄死你1

他正要發作,卻聽到旁邊一聲怒喝:「李聖雄,你幹什麼?」

眾人扭頭一看,卻是班長方奕佳鐵青著一張臉,怒視著李聖雄,渾然不顧自己身形比他差一大圈,一下衝到李聖雄跟前,雙手一推,將他用力推開,就像憤怒的母獅保護著自己的領地一般。

方奕佳護著郝帥,怒氣勃發道:「李聖雄,回你班上去,別以為比我們高一屆,長得比我們高,就可以到我們班上來撒野1

這話說得高一一班的學生們頓時大聲喝彩了起來。

郝帥看著方奕佳這模樣,也是一愣,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平日里雖然老跟自己過不去的小妞兒發起脾氣來居然敢跟李聖雄這樣的人頂著干,居然還敢動手!

嘖嘖,夠潑辣!

郝帥心中暗自嘖嘖,搖頭不止。

李聖雄也目瞪口呆的看著方奕佳,像是不敢相信這個女生竟然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當面推搡自己,還敢當面教訓自己,他心中的憤怒已經到了極點,眼珠子眼看越來越紅,像是一頭即將暴走的野獸。

方奕佳看見李聖雄這通紅通紅的眼珠子,不禁心中也暗自發怵,她下意識的退了一步,可剛退一步,身後便像是撞到了什麼,方奕佳回頭一看,卻見是郝帥站在她身後,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郝帥雙手扶住方奕佳的身子后,上前一步,笑吟吟的用自己的身子護住了方奕佳,一如剛才方奕佳護住郝帥那樣,他笑道:「李聖雄同學,你該不會還想參加打女孩子比賽,然後也拿個第一名吧?」

李聖雄的臉漲成了紫紅色,渾身遏制不住的顫抖著,他呼吸急促,雙目噴火,恨不得下一秒鐘就把郝帥打成肉醬。

一個一米八.九的魁梧大漢發起飆來的樣子,還是十分恐怖的,方奕佳看著李聖雄這樣子,不由得緊張的一把抓住郝帥的胳膊,偷偷瞧了他一眼。

可她卻發現郝帥的眼睛裡面只有戲謔嘲弄的目光,卻沒有一丁點兒的害怕和恐懼,她不由得被郝帥的鎮定感染得心中恐懼漸少,她硬著頭皮怒道:「李聖雄,你還不回你的班上去1

這時候高二李聖雄班級也有幾個男生沖了過來,將李聖雄連拖帶拽的往回拖去,班級老師也發現這邊的衝突,紛紛趕來。

李聖雄也借坡打滾,恨恨的瞪了郝帥和方奕佳一眼后,自己返回到了自己的班級方陣之中。

方奕佳看著李聖雄離開,頓時鬆了一口氣,瞧了郝帥一眼,見他依舊一臉嬉笑鎮定自若,她推己及人,不由得暗自有些佩服,心道:這個臭流氓是真的一點也不害怕呀?對了,他曾經面對掃把頭那個流氓都不怕呢,自然也是不怕李聖雄這個傢伙的。

想起之前的事情,方奕佳一時間有些悠悠的出神,她好容易回過神來后,剛要說話,卻見四周的目光瞧見自己有些古怪,郝帥也目光奇怪的瞧著自己,她不由得一愣,很快便發現自己都沒有察覺到她的手正緊緊的抓著郝帥的胳膊。

方奕佳噌的一下臉蛋通紅,她一聲尖叫,立刻鬆開手,一記天馬流星拳,結結實實打在郝帥肩膀上,一聲尖叫:「臭流氓1

郝帥這個冤哪!

天底下還有誰比小爺我更冤屈啊?竇娥也沒有啊!!明明是她抓我,怎麼變成我臭流氓了?這年頭,這世道!

一場突如其來的風波很快化解,但是石塊激起的浪花波紋卻依舊漣漪傳播,方奕佳臉蛋紅紅的,站在隊伍前面繼續整頓著班級隊伍和風紀,班上的同學以及其他班的學生們也都交頭接耳,紛紛將目光投向郝帥、方奕佳以及被無辜捲入進來的葉霜霜等人。

郝帥繼續在隊伍中站著,看到有女生向自己看來,便沒臉沒皮嬉皮笑臉的招手打招呼,逗得女生臉蛋紅紅的低下頭去,他這才罷休。

等到廣播體操比賽結束,各個班級返回劃分好的看台區域時,郝帥這才來到姚夢枕身邊坐下,推了她肩膀一把,說道:「去去去,往那邊去點。」

姚夢枕今兒個梳了雙丫辮,這是鄒靜秋給她梳的辮子,一轉頭,兩條烏黑的辮子便輕輕的晃動著,煞是可愛,她此時正抱著一袋瓜子,嘎巴嘎巴的磕著,腳下丟了一攤瓜子殼。

姚夢枕被郝帥一推,身子一偏,差點從看台上摔下來,她扭頭嗔怒道:「喂,輕點呀,這麼凶幹什麼1

郝帥瞪了她一眼:「剛才小爺我差點被人欺負,你在這裡悠閑的磕著瓜子?你小日子過得太好了吧?」

姚夢枕撇了撇嘴,說道:「就那傻大個?你一個能打他倆兒!還用得著本小姐出馬么?」

郝帥在原來姚夢枕的位置坐了下來,一聽到姚夢枕這話,頓時樂了:「這話小爺我愛聽,我要出手,保管一個打他……咦,不對,什麼叫還用得著你出馬么?你這話的意思不是在誇我,是在誇你自己啊1

郝帥瞪直了眼睛盯著姚夢枕,神情誇張的說道:「你要臉不要臉啊?」

姚夢枕哼了一聲,挺了挺平平無起的小胸脯,說道:「廢話,我是你師父,當然比你厲害了!徒弟頂不住了,才輪到師父出馬的嘛1

郝帥氣得笑了起來,伸手去揪她的臉:「放你的屁呀,你這臭丫頭,啥時候成我師父了?」

雖然姚夢枕現在乾的的確是師父乾的事情,但郝帥是堅決不承認她的師父身份的。

開什麼玩笑,平白無故這丫頭就成自己師父了,輩分豈不是都比自己高一輩,以後見著她還要低三下四的?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這臭丫頭以前就經常騎在小爺頭上撒野,要是當了自己的師父,那還不翻了天去?這破逼事兒,絕逼不行!

這事兒死也不能承認!

姚夢枕一下沒躲過,被郝帥用力揪了一把臉頰,她氣得呀的一聲,身子往後一縮,這才掙脫了魔爪,她怒視著郝帥,正要發作,卻瞧見遠遠的方奕佳和葉霜霜走了過來,她眼珠滴溜溜一轉,一臉憤慨的將手中的瓜子往郝帥懷中一塞,怒道:「你這人,欺師背祖!不理你了!你討厭1

郝帥也不客氣,一把抓住瓜子,哈哈大笑這伸手抓出幾顆,很有點佔領軍的趾高氣昂:「知道怕了吧?小爺這九陰白骨爪可不是白練的1

他正笑著準備嗑瓜子,卻見姚夢枕忽然間轉過臉來,一指郝帥,又一指郝帥腳下,大聲道:「啊,你這人一點也不講衛生,磕了瓜子丟一地的瓜子殼1

郝帥一愣,下意識低頭一看,果然自己腳下一大攤的瓜子殼,他再抬起頭來,卻瞧見葉霜霜和方奕佳兩人正用一種莫名的目光瞧著自己,像是抓姦在床,抓賊抓贓似的。

我了個靠啊,不帶你這樣栽贓嫁禍的!!

郝帥頓時大怒,扭過頭去便想找姚夢枕麻煩,卻見姚夢枕早就遠遠的跑開,朝著他直扮鬼臉,郝帥氣得剛要破口大罵,他忽然間瞧見幾個人從看台上緩緩上來,他眼珠一轉,將瓜子二話不說往方奕佳手中一塞,撒開腿就朝著姚夢枕追了過去,口中大喊:「別跑,有種你別跑1

這時候看台上已經坐了不少各年級的學生們,他們兩人一前一後一逃一追,鬧騰得看台上一片人仰馬翻。

方奕佳和葉霜霜目瞪口呆的他們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后,各自都面色古怪,兩人正要說話,卻又忽然間聽見旁邊傳來一個嚴肅的聲音:「方奕佳,你怎麼回事?怎麼吃瓜子吃得地上到處都是1

方奕佳下意識扭頭一看,卻見班主任張登峰帶著校長王小年、教導主任徐峰等人正往主席台走去,張登峰一臉怒容,同時又背對著王小年等人使勁的給方奕佳打著眼色,像是在說:姑奶奶,你別讓我在校領導面前丟臉成不成,求你啦!

方奕佳驚怒交加,拿著手中的瓜子袋,剛想辯解,一旁的葉霜霜卻拉了她一把,對張登峰道:「張老師,我們這就搞乾淨1

張登峰怒哼了一聲,這才與王小年等人一塊兒離去。

方奕佳心面這個委屈,她憤憤的沖著葉霜霜怒道:「你幹嘛不讓我說實話啊1

葉霜霜卻一邊打掃著衛生,一邊笑著說道:「袋子在你手裡面,你怎麼解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張老師他們已經認定了這是你在吃瓜子,你要是辯解,說不定老師眼裡還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你還不如知錯就改,說不定還能留點好印象呢。」

方奕佳不服氣的跺足怒道:「可,可,可這明明不是我吃的呀1

葉霜霜笑道:「我知道呀,這裡很多的同學也都知道呀,就好像這應該也不是郝帥吃的,對不對?你想跟一個小妹妹去計較什麼嗎?」

方奕佳一臉不高興,卻又無可奈何,怒哼了一聲與葉霜霜一起把瓜子殼弄乾凈,一邊弄,一邊咬牙切齒。

郝帥,你這個臭流氓,大混蛋!為什麼每次你剛剛做點好事,總是就立刻要做一件氣死我的事情!我跟你上輩子有仇嗎?

可惡,討厭!!

方奕佳正埋頭一邊詛咒著,一邊與葉霜霜打掃著衛生,卻忽然間聽到賽場上一陣驚呼,她們兩人抬頭一看,卻見操場上已經開始了男子一百米短跑比賽的預賽,李聖雄在場上像一頭瘋狂暴走的猛獸,剛開始起跑就領先了對手一個身位,緊接著他像是將所有的憤怒都發泄在了狂奔暴走上似的,越跑越快,在衝過終點的時候,他竟然領先了第二名將近二十米的賽程!

場上所有的師生們盡皆目瞪口呆,葉霜霜和方奕佳更是兩眼瞪大,嘴巴張得幾乎能塞下自己的拳頭。

方奕佳無論再怎麼厭惡李聖雄這人,也不禁被他此時的表現震驚得合不攏嘴,下意識的脫口道:「我靠,太誇張了吧?」

沒過多久,等所有人都衝過終點后,裁判員紀錄了成績,只見一個學生撒丫子飛一樣跑到廣播台前,播音員用顫抖的聲音,驚喜的說道:「老師們,同學們,在剛剛結束的男子一百米的預賽中,李聖雄同學跑出了十秒二八的驚人成績,打破我國大學生男子一百米短跑記錄!1

這話一出,全場一片嘩然!

方奕佳和葉霜霜相顧駭然,極為震駭的說道:「這不可能吧!!1

=======================================

四千四百字大章,兩更7500字更新求pk票~~~

有pp的童鞋,來扔幾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