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29章這才是真正的暴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章這才是真正的暴走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這原本應該是一場盛典,可轉眼間卻變成了一場災難。

對於二中的校領導而言,由於李聖雄的爆發,這一屆運動會原本應該是二中向外界宣揚自己的一場盛會,但葉霜霜的倒下讓他們心中猛然一沉,他們似乎又看見前一陣子接二連三的倒霉事又出現在學校之中。

校領導們一個個臉色難看之極,紛紛向出事的地方涌去。

學校看台和操場上的學生們也都朝著出事的地方張望,然後快步奔來,將這裡圍得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

方奕佳眼眶中滿是不停打轉的淚水,她心中充滿了懊悔,但她也算是有見識的,還能穩得住,只左右看了看后,她見四周滿是恐懼緊張、好奇觀望的密密麻麻的各色面孔,她不禁嘶聲大喊道:「還愣著幹什麼?快點打120啊!1

這一聲嘶喊驚得郝帥一個激靈!

不對,葉霜霜肯定知道自己有這個病,她還堅持參加,以她的性格,不可能不做準備的!

郝帥飛快的對姚夢枕說道:「姚夢枕,快搜她的兜,看看有沒有葯1

姚夢枕上下一搜,果然搜出一個白色的圓瓶,上面的標籤名字都已經全部撕掉,只在瓶身上寫著一個阿拉伯數字2,在打開蓋子后,姚夢枕便能瞧見裡面放著一些紅色的藥丸。

方奕佳這時候也回過神來,連忙奪過瓶子,倒出了幾粒葯,驚慌失措的左右看了看,最終目光落在了郝帥身上后,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似的,淚眼朦朧的急道:「幾粒?這葯吃幾粒?」

郝帥飛快看了一眼藥瓶,一咬牙,說道:「兩粒1

方奕佳立刻將兩粒葯往葉霜霜嘴中塞去,可這時候的葉霜霜牙關緊咬,那裡吞得下去?

姚夢枕沉著臉,伸手解開葉霜霜領子處的扣子,然後將她翻得側身而過,在她的至陽穴和靈台穴上用力按了幾下,再飛快伸手在方奕佳的頭髮上取下一根尖尖的發卡。

方奕佳的發卡被姚夢枕奪走,一頭烏黑的長發如瀑一般披灑下來,可她自己卻也毫不察覺,只是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的動作,雙手緊握成拳,眼中滿是淚水,渾身微微的顫抖著。

姚夢枕用發卡用力在葉霜霜的指尖一紮,然後用力逼出幾滴鮮血后,伸手在葉霜霜的人中穴上用力一掐!

這一掐,頓時葉霜霜慘白的面孔上一下多了幾分血色,她緊咬的牙關一下鬆開,方奕佳立刻將葯塞了進去,然後手忙腳亂的從自己隨身帶著的水瓶中給她餵了一點水,看著她將葯吞下去了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可她和郝帥剛鬆一口氣,卻見葉霜霜又劇烈的喘息了起來,臉色一下變得無比血紅,從極白變得極紅,像是要滴出血來似的,十分恐怖,姚夢枕忍不住一把拉住郝帥的胳膊,咬牙驚道:「不行,得立刻送到醫院去搶救!我現在的狀態,救不了她1

郝帥一咬牙,手往口袋裡面一摸,下意識就想掏出自己還沒用的一張靈骨活肉符,他手一動,姚夢枕立刻緊張無比的一把拉住他,低聲道:「不行啊,這個沒用的,你在這裡用,你找死嗎?」

郝帥心中燥怒得發狂,他左右看了看,瞅著一個打電話的老師,嘶聲怒吼道:「救護車還有多久來1

這老師一驚,脫口道:「剛打了電話,說要四十分鐘1

姚夢枕跺足道:「四十分鐘?四十分鐘人早死啦1

這話說得四周一片驚呼,方奕佳更是駭得面無人色,身子軟軟的便坐癱軟側坐在了地上,滿臉絕望,郝帥也一下獃獃的站在了原地,呆若木雞。

這時候李聖雄也擠了進來,他震驚的看著倒在地上的葉霜霜,看著在葉霜霜旁邊忙碌的姚夢枕和郝帥,他抬頭四顧,卻見四周的學生們指指點點,交頭接耳,目光多是落在他們這三人身上,再沒有一個人瞧向他自己。

李聖雄撲到葉霜霜跟前,雙手緊握著她的胳膊,大聲道:「葉霜霜,你怎麼了?你睜開眼睛啊,你快醒醒1

姚夢枕大怒,伸手去撥開他的手,怒道:「你讓開,別動她,給她一點呼吸的空間1

可李聖雄哪裡肯理他,五指如同鐵箍一樣抓著葉霜霜的胳膊,用力搖晃著她,他大聲嘶喊道:「葉霜霜,你不能這樣,你還沒看見我在你眼前擊敗郝帥,你快醒醒1

這一句話說得周圍一片嘩然,方奕佳猛的抬頭,眼中滿是怒火,她正要朝著李聖雄衝過去,卻見郝帥忽然間跳了起來,一下撲在李聖雄身上,提起拳頭,一拳照著他的臉便捶了過去。

郝帥此時憤怒得睚眥欲裂,怒髮衝冠,拳頭緊握如同鐵鎚,一拳砸在李聖雄臉上,頓時將他砸得滿臉開花,引得四周的師生們紛紛驚呼勸阻。

「別打啦1

「救人要緊,別打架啊1

「快拉開他們1

老師學生們也多是在圈外喊,他們看見郝帥這模樣,竟然不敢上前拉開。

郝帥雖然個頭比李聖雄小一圈,但是他此時體內的懊悔、愧疚、恐懼、擔憂全部轉化成了怒火,眼睛裡面滿是血絲,模樣恐怖駭人之極,他一隻手抓著李聖雄的頭髮,將他扯到自己跟前,鼻子中的怒氣全部噴在他的臉上,他憤怒的咆哮道:「你是人嗎?對你來說,勝負就這麼重要嗎,比人命還重要嗎!!你這個混蛋!!1

說完,他又是一拳轟在李聖雄的臉上。

李聖雄猝不及防之下被郝帥一拳捶在臉上,早就打得懵了,這時候更是方寸大亂,只覺得臉上一痛,捂著臉便仰頭就倒,躺在地上翻滾嘶嚎著。

姚夢枕這時也撲過去將還要追打的郝帥拉開,她緊緊的抱著像野牛一樣暴走的郝帥,大聲喊道:「郝帥,你冷靜點!既然車等不來,乾脆你背她去醫院好了1

這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

郝帥和方奕佳同時一愣,繼而同時抬頭看向葉霜霜,方奕佳一下跳了起來,手忙腳亂的將葉霜霜扶起來,朝著郝帥大聲喊道:「郝帥,她說得對!你快過來1

郝帥也頓時冷靜下來,他憤怒衝冠的頭髮一下落了下來,飛快撲到葉霜霜跟前,身子背對著她,微微一蹲,扭頭道:「快,把她送上來。」

方奕佳正要把葉霜霜往郝帥背上推,卻見姚夢枕一把拉住她,喊道:「不行,這個姿勢會壓迫她的呼吸,郝帥,你打橫抱著她,要注意別壓迫到她的胸口,保證她的呼吸1

郝帥立刻轉身,想也不想,將葉霜霜打橫抱了起來,扭頭就朝著人群外面衝去,一邊沖,一邊怒吼咆哮道:「滾開!都給老子滾開!1

這些圍觀的師生們見郝帥額頭青筋根根像小蛇一樣滾動著,模樣猙獰前所未見,紛紛嚇得像潮水一樣往兩邊退開。

郝帥抱著葉霜霜往外狂奔,兩旁緊跟著方奕佳和姚夢枕,姚夢枕將葉霜霜的藥瓶塞到了郝帥口袋中,大聲道:「找最近的醫院1

方奕佳則大聲喊道:「郝帥,我跟你一起去1

郝帥看也不看她們兩人一眼,眼睛像是要噴出火來一般,直直的盯著前方的道路,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絕對不能讓葉霜霜出事,否則……他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

郝帥一路筆直的朝著看台衝去,這場上場下的眾人都見他居然不往樓梯道那裡沖,而是直直的沖向了將近兩米高的看台牆壁處,頓時大驚,郝帥已經失心瘋了嗎?他想帶著葉霜霜一起撞牆而死嗎?

他們念頭剛動,卻見郝帥即將撞到牆的一瞬間,腳下忽然一蹬,兩條腿的踩著垂直的牆壁硬生生的垂直奔跑,直直的奔上了看台,然後他人在奔到最頂點的時候,人在半空中一個騰空翻身,翻過了看台上最高最長的一個石階,他剛一落地動作便矯健迅速得像獵豹一樣,身形只幾個跳躍,人就翻過了看台,人影消失不見,速度卻是比繞樓梯快上了好幾倍!

眾人只看得目瞪口呆,就連之前還大聲喊郝帥停住的方奕佳也張口結舌的仰著頭,看著高高的看台,眼珠子都差點從眼眶裡面蹦出來!

我靠,這傢伙……是人類嗎?

竟然抱著一個人能垂直跑上將近兩米高的看台,還能像獵豹一樣跳躍!

這才是真正的暴走啊!

李聖雄之前的暴走和這個比起來,簡直弱爆啦!!

方奕佳在原地呆了一會,這才猛的轉頭,朝著樓梯跑去,一路狂奔繞過了看台後,衝到學校的單車棚中推出了自己新買的單車,再奔到校門口想要追趕郝帥的身影時,他和葉霜霜以及姚夢枕卻早已經看不見蹤影了。

方奕佳衝到校門口,推著自行車左右看了看,卻見路上都沒有郝帥他們的人影,她心中只急得如刀割一般,眼淚不停的在眼眶裡面打轉,她跨上自行車,看了看最近醫院的方向,然後使勁蹬著追了過去。

方奕佳一路使勁蹬著自行車,她的兩條大長腿快得都有了殘影,單車更是如同脫韁野馬在馬路上橫衝直撞,她緊緊的咬著嘴唇,兩眼直勾勾的盯著路面,心中焦急反覆的低聲道:霜霜,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你一定要頂住啊!

方奕佳這樣也不知道騎了多久,她畢竟是一個女孩子,在騎了一陣后,始終沒有看到郝帥和葉霜霜還有姚夢枕的身影,她越騎越是絕望,越騎越是恐懼,身體也越來越沒有力氣,她握著龍頭的雙手微微一顫,車頭一扭,車子便歪歪扭扭的撞在了路邊,方奕佳倒坐在地上,衣衫上滿是灰塵,手掌也磨破了流出鮮血來,可她卻毫無察覺,眼中的眼淚終究是忍不住,如同斷線的珍珠一樣,吧嗒吧嗒的落了下來,臉頰上掛滿了淚珠兒。

這個平日里有些嬌蠻的女生坐在馬路邊,也不顧四周人看她的驚詫目光,捂著臉,哇的一聲嚎啕大哭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在學校操場上的師生們早就亂成了一團,運動會也被迫中止,一些老師們這才反應過來,操場上一些老師大聲喊道:「小張,開你的車送葉霜霜去醫院啊,別等救護車來了1

「什麼?人已經送走了?」

「誰送的?用什麼送的?」

「什麼?!郝帥?背著跑著去的?這,這不是作死嗎?跑著去,這要幾百年才能到啊1

老師們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在他們看來,背著一個十六歲的女生跑去最近的醫院,那真是自己作死!

就算葉霜霜再輕,那也是好幾十斤的大活人啊!!

這怎麼可能來得及送往醫院!

郝帥啊郝帥,這次你可是好心辦了壞事啦!!

唉!!

========================================

抱歉,更晚了,今兒個有事兒去了~就一更了~

明日兩更照舊,騷瑞騷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