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34章隔窗相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章隔窗相望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人生如戲,沒有人能夠齣戲。

郝帥自然也不例外,他心中本來就牽挂著醫院中的葉霜霜,在學校裡面看著其他的同學們在操場上來回折騰也看得索然無味,四周的閑言碎語更是把他折磨得如坐針氈。

於是他暴走了,衝到了醫院想去找葉霜霜。

可是有時候衝動是一回事,現實又是另外一回事,很多人吐槽劇中的狗血橋段,卻往往忽略,其實真正的狗血劇情就發生在身邊,生活中的狗血橋段甚至比電視電影中來得更加的誇張,更加的匪夷所思。

郝帥和姚夢枕來到醫院住院部葉霜霜住的病房時,一眼瞧見了一個他們最不想看到的人正在病房之中,葉霜霜的母親,易舒蘭。

葉霜霜住在頗為豪華的單人病房之中,易舒蘭坐在葉霜霜的床邊椅子上,面朝著大門,正在一邊低頭削著蘋果,一邊對葉霜霜說著話。

只不過郝帥和姚夢枕兩人不在房間之中,聽不到易舒蘭究竟說的什麼。

郝帥和姚夢枕互相對視了一眼,姚夢枕無奈的說道:「怎麼辦?」

雖然知道郝帥來看葉霜霜的動機十分不純,但是她與葉霜霜私交還算不錯,也想來看看她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但是易舒蘭坐在房間中,他們真心是不想推門進去。

上一次被易舒蘭逮著一陣狂噴的畫面真是歷歷在目,郝帥和姚夢枕都是心高氣傲之輩,這種經歷有一次都嫌多,怎麼可能犯賤送上門去讓噴第二次?

看好朋友,也犯不著送上門去讓家長狂噴啊?

關鍵是,被噴了一頓,還是見不著!

總不能動粗吧?

不合適不合適,大家都是文明人,動粗這樣的事情,不合適!

郝帥皺著眉頭,與姚夢枕蹲在病房窗戶下,惹得走廊附近的病人和護士都拿古怪的目光看著他們,如果不是他們兩人看起來都年紀不大,只怕這時候已經有人過來查問了。

郝帥想了想,辦法想過了許多個,但沒一個能用,腦海中半點頭緒也無,他有些煩躁的在窗戶邊直起身子偷偷向裡面看了一眼,恰好房間裡面的易舒蘭抬起頭來朝窗外的方向看來,只把郝帥嚇得連忙腦袋一縮。

這要縮晚了,指定又是一陣狂噴。

有個火力強勁無差別攻擊的噴子老媽,真心惹不起啊!

葉霜霜跟她,真的是母女嗎?

郝帥心中暗自腹誹著,可他腦海中忽然閃過一個畫面,頓時嘿嘿一笑,嘴角一翹,拉著姚夢枕便往樓下跑去。

姚夢枕被他拽得步伐踉蹌,連聲道:「喂,幹嘛啊?走就走嘛,又沒人追你1

郝帥也不搭話,拉著她便來到了住院大樓的後面,他四周看了一眼,果然瞧見後院有一排樹種在大樓旁邊。

郝帥鬆開姚夢枕的手,徑直來到樹底下,抬頭看了看,然後往手心中啐了一口,摩拳擦掌。

姚夢枕目瞪口呆,一把拉住了郝帥,說道:「喂,你爬樹上去啊?你瘋了?」

郝帥奇怪的反問道:「又不怎麼高,怎麼就瘋了?」

姚夢枕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只好鬆開手,左右看了看,按著額頭嘆道:「你真是魔障了,算了,我在下面幫你防風吧,一會被人看見,肯定又是麻煩。」

郝帥奇道:「你不上去跟她打個招呼嗎?」

姚夢枕翻了個俏生生的白眼:「我才不要!人家是好女孩兒,沒有爬樹的習慣1

郝帥用極為鄙夷的眼神看著姚夢枕,說道:「真不要臉,當初是誰爬樓爬得那麼起勁,我攔都攔不住1

姚夢枕朝著郝帥扮了個鬼臉:「那能一樣嗎?」

郝帥也不再看她,抬起頭來打量著,說道:「那我不管你了,我上去了。」說著,手腳並用,極為迅速敏捷的爬上了樹去。

這棵樹離葉霜霜的窗口頗近,坐在樹榦上,能夠清楚的看見窗戶裡面的葉霜霜正坐在床上,低垂著眼帘,一邊緩緩的吃著水果,細嚼慢咽,一邊靜靜聽著自己母親在旁邊說話。

郝帥瞧見葉霜霜現在居然能夠自己吃水果了,頓時大喜,心中的擔憂也少了許多,他用力揮了揮手,想要引起葉霜霜的注意,他手剛動,便聽見旁邊傳來一個聲音:「喂,你動作小點,打著我了1

郝帥扭頭一看,卻見姚夢枕也拎著裙子爬了上來,他嚇了一跳,道:「喂,你不是不上來嗎?」

姚夢枕嗔道:「上來看看葉霜霜嘛,好歹相識一場,算是有緣1說著,她自己坐在了郝帥身後的樹榦上,大馬金刀的雙腿開岔坐著,毫無半點形象,大咧咧的說道:「我真是服了葉霜霜了,怎麼有這樣的母親,居然趕得我爬樹!作為曾經的九天神仙,我實在是不能接受這樣的劇情設定1

郝帥嗤笑了一聲:「得了,認命吧!你現在就是個普普通通的小娘魚1說著回頭看了姚夢枕一眼,伸出一根小手指頭:「還是誰都能欺負的那種。」

姚夢枕大怒,伸手便去打郝帥,一拳結結實實捶在他背上:「你說什麼?」

郝帥伸手抓著她的手,驚怒道:「喂喂,你要鬧也不看看我們在什麼地方,想摔下去嗎?」

他話音剛落,便聽見樹榦處傳來嚓一聲斷裂聲,只嚇得兩人都僵住了不敢動彈。

郝帥也顧不得跟病房裡面的葉霜霜打招呼了,他小心翼翼的伸手摸到了隨身帶著的書包裡面,說道:「乾坤如意鏡能換出讓人飛起來的符嗎?」

姚夢枕也緊張的抓著郝帥的衣服,低頭看著地面,雖然不算很高,大約也只有兩米多的樣子,但是跨坐著樹榦這樣的姿勢摔下去的話,只怕重心都沒法調整,摔個七葷八素,那是一定的!

她聽著郝帥的話,說道:「別想這些沒用的了,你想把寶貴的功德浪費在這事情上面嗎?」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雖然葉霜霜暈倒在賽場上,其中的確有郝帥的責任和緣故,但是他也終究是救了葉霜霜一命,乾坤如意鏡上所記錄的功德依舊漲到了伍拾,算是又小小的暴發戶了一把。

姚夢枕固然對這種因禍得福的事情喜聞樂見,但對於郝帥來說,他卻寧願希望葉霜霜平安無事,而自己的功德也分毫未漲。

他們兩人正說著一些不著調的話,在房間裡面的葉霜霜則耐著性子聽著母親的念叨。

「霜霜啊,媽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跟這種人來往,你就是不聽,現在看看怎麼樣,是不是媽媽說得對?這種人哪,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學生,跟這種人來往,肯定不會有好事發生的1

葉霜霜面色有些蒼白,但比起前一天不是面白如紙,就是面紅如血來說,那卻是好多了,她低垂著眼帘,手中拿著的蘋果也就僅僅咬了兩個小小的缺口,新鮮的果肉因為暴露在空氣中的時間有點長,因此變得有些泛黃,她低著頭,面對著母親的嘮叨,始終一言不發,眼神像是有些恍惚的樣子。

對於眼前發生的一切,葉霜霜早就有了覺悟,即便在她倒下去的那一瞬間,她的神智和記憶也都是清醒的,保存完整的,甚至,她被郝帥抱著去醫院的那一段路途,她似乎都有一些朦朦朧朧的印象。

只是當時她不知道,這強壯的胳膊和有力跳動的心臟,究竟是屬於誰的?

直到母親在自己面前念叨起來的時候,雖然沒有指名點姓,但是葉霜霜還是第一時間猜到了這個人是誰。

郝帥,當然會是他。

奇怪,為什麼自己會覺得這樣的理所當然呢?

葉霜霜出神的想著,修長的睫毛輕輕的顫動著,配合著她蒼白而有些病態的面孔,顯得楚楚可憐。

她的母親在一旁自顧自的說著話,她卻不由自主的想道:郝帥同學是一個很奇怪的人呢,他……好像真的和其他人不一樣。雖然平時嬉皮笑臉的,挺不正經,但是關鍵時候總是給人一種靠得住的感覺呢。

葉霜霜想著想著,嘴角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一絲淡淡的微笑。

易舒蘭在一旁見女兒笑著,奇怪的說道:「喂,你笑什麼,我剛才跟你說的話,你聽到沒有?」

葉霜霜如夢初醒,抬起頭來向母親看去,這一看,頓時驚得葉霜霜目瞪口呆。

她看見剛才自己心面還惦記的那個男生正爬在窗外的樹榦上,姚夢枕也在他的身後,他們兩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神情無比的緊張!

葉霜霜這一刻真想使勁揉揉自己的眼睛!

不會吧?我,我沒看錯吧?!

葉霜霜這模樣引得易舒蘭下意識的扭頭朝著自己身後看去,葉霜霜一驚,連忙脫口道:「媽,我想吃點櫻桃,你幫我去買點櫻桃吧1

易舒蘭笑了起來:「我說你怎麼不想吃蘋果呢,原來你想吃櫻桃啊,在這裡等著,媽媽給你去買。」說著,她拿起自己的小包站了起來,往病房外走去。

葉霜霜緊張的看著易舒蘭出門后,下意識的往窗檯那邊扭頭看去,可頭剛一偏,便見自己母親在窗口朝著自己招了招手,笑著與自己告別。

葉霜霜勉強笑了笑,輕輕揮了揮手,然後立刻扭過頭去看向窗外。

可這時,窗外已經空無一人,郝帥和姚夢枕的身影都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一截當中折斷的樹榦突兀的殘留在她的視線之中。

==================================

11點左右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