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35章探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章探病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在住院大樓的後院牆角下,郝帥和姚夢枕兩人抱成一團,身上滿是雜草灰塵,東倒西歪的倒在草地上,像鬥雞一樣互相瞪著對方,大眼瞪小眼。

姚夢枕被郝帥壓在身上,兩隻胳膊肘抵在郝帥胸前,瞪著大眼珠子:「你這個白痴,你要是不亂動,就不會掉下來了1

郝帥見她居然賊喊捉賊,倒打一耙,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廢話,我在上面好好的,你非要爬上來幹什麼?」

姚夢枕怒道:「不是你讓我上來的嗎?我打死你呀!就是因為多了你,所以我才掉下來的呀!你好重啊!快點起來啊1

郝帥怒道:「放你的屁呀,你要是不打我,我們會掉下來嗎?還有,你勾著我的腳,我怎麼起來啊?」

姚夢枕臉一紅,她和郝帥這個姿勢實在是有些古怪曖昧,她之前坐得離郝帥極近,因此掉下來的時候兩人摔成一團,姚夢枕惱羞的支起身子,縮了縮腳:「誰,誰要勾著你了!呸呸!再說了,你要是不說我,我會打你嗎?」

郝帥和姚夢枕兩人怒視著對方,一副氣勢洶洶,恨不得拿刀互砍的架勢,渾然忘記了兩人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好在這住院大樓的後面雖然就是圍牆,圍牆外就是街道,但並不是沒有人來,一些住院的病人也有慢吞吞在後院圍牆下散步活動身子的。

見到有人來了,兩人這才哼的一聲,齊齊扭頭,不看對方。

郝帥瞪了姚夢枕一眼,說道:「一會別跟我爬上去了1

姚夢枕扮了一個大大的鬼臉:「你求我我也不會去1

郝帥哼了一聲,沒有跟這妞兒一般計較,又手腳靈便的順著大樹往上爬去,幸虧這棵樹枝繁葉茂,樹榦頗多,斷了一個,還有一條,這一次郝帥特意挑了一個更粗一點的,坐了上去,伸頭探腦便朝著窗戶裡面看去。

這一看,卻見葉霜霜正坐在床上,嘴角微翹,含著一絲絲的笑容,目光定定的看著窗口,朝著郝帥淺淺的笑著。

郝帥也沒有想到葉霜霜的母親此時不在了,他大喜過望之下,連口型帶手勢的朝著葉霜霜比劃了一下,問葉霜霜病房裡面有沒有人?

郝帥之前選擇的樹榦幾乎與窗戶平行,因此一眼便能看見房間裡面有沒有人,但他現在坐著的角度卻明顯高出窗檯一截,房間只能夠勉勉強強看到床上的葉霜霜以及到窗檯的這一部分地方,從床到門口的區域,是一丁點兒都看不見的。

郝帥問過之後,葉霜霜也反應很快,淺淺的笑了笑,輕輕的搖頭,她看著爬在樹上的郝帥,心中忽然覺得暖暖的,那兩隻強壯有力的胳膊似乎正在緊緊的摟著她自己,讓她身處在這白森森的病房之中十分的定心,十分的有安全感。

可惜,母親為什麼對郝帥這麼有成見呢?

畢竟,郝帥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呀!這和他勸說我參加比賽是沒有關係的!

葉霜霜不止一次與易舒蘭說起過這些話,但易舒蘭卻總是嗤之以鼻,在她看來,郝帥這樣的男生,一看就知道家境差家教差學習差,屬於三差學生,雖說救了自己的女兒,可是誰知道他以後會不會拿這個來邀功請賞,來要挾他們?

「乖囝,你還小,防人之心不可無啊!這人心隔肚皮的,你哪裡知道這個社會的艱險1易舒蘭如此這般的諄諄教導著。

葉霜霜看似低著腦袋沒有做聲,一副乖寶寶乖乖聽話的樣子,可實際上她聽沒聽進去,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儘管易舒蘭數落了郝帥半天,給葉霜霜洗腦了半天,但是葉霜霜突然間看見郝帥的時候,依舊喜上眉梢。

可惜她現在下不了床,能靠坐在床上已經是很勉強了,下床走動走動,那是醫生特地叮囑,是不允許的。

葉霜霜看著關得緊緊的窗戶,心中有些焦急,她是多麼的想和郝帥說兩句話,是多麼的想親口對他說一聲謝謝啊!

葉霜霜咬著嘴唇,定定的看著窗外的郝帥,見他著急的比劃著,像是在對自己說什麼,可自己卻一點也聽不見,只把他急得跟猴子似的,抓耳撓腮,模樣十分逗樂,葉霜霜看在眼裡,忍不住便有點想笑的意思。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放在誰的身上,都會心情不好,情緒低落的,葉霜霜也並不例外,她也是普通人,渴望有人關心自己,愛護自己,來哄哄自己,而不是坐在床頭看似關心愛護的教育她,數落她。

自己一個人一睜眼的時候,便孤零零的躺在病房裡面,平日里的朋友、同學、老師們,一個都見不著,整天都只有老媽那張面孔在眼前晃悠,就算有同學朋友來看自己,也都被自己老媽趕了出去……真是悶死人呢!

誰說學習成績好的學生就沒有脾氣的呢?

而葉霜霜最脆弱的時候,郝帥出現在了她的眼前,而且居然還是爬到了這麼高的樹上!

這傢伙……總是這麼的讓人驚訝啊!

葉霜霜的眼角笑得微微的彎著,眼中滿是溫和感動的目光,她左右看了看,像是在尋找著什麼,可看了以後,發現床頭放著一把掃帚,是有潔癖的母親掃了地以後,放在旁邊不遠處的。

葉霜霜吃力的伸出胳膊,拿起掃帚,將棍桿一方伸向窗戶上,想要將窗戶推開。

這看似簡單無比的動作,在葉霜霜做來卻無比的費勁,她好容易將這並沒有關死的窗戶推開了一小半后,卻已經是累得有些氣喘吁吁。

郝帥見窗戶被葉霜霜推開,頓時喜得臉上問道:「葉霜霜,你能聽見我說話了嗎?」

葉霜霜放下掃帚,喘了一口氣后,微微仰著面孔看著郝帥,微微笑著說道:「郝帥同學,真是……不好意思呢,謝謝你,這樣來看我。」

郝帥自然知道葉霜霜是因為她母親的事情而向他道歉,他不以為然的擺了擺手,笑了笑,說道:「沒事沒事,醫院的氣味我可是真的聞不慣,簡直有一種毒氣的感覺,多聞一口就會覺得身上像泡了福爾馬林似的,你請我來,我也不來。」

葉霜霜看著郝帥,心中暗自輕聲道:那你怎麼來了呢,郝帥同學?

很快,郝帥又笑嘻嘻的說道:「要不是葉霜霜你在這裡,打死我也不來這種地方啊1

葉霜霜聽到這話,心中砰然一動,她臉頰微微一紅,儘管平日里她經常性的被人亂點鴛鴦譜,各種拉郎配,但是今天這一句話卻是她聽到的最讓人心如鹿撞的一句話了。

葉霜霜蒼白的面孔上泛起一抹淡淡的紅暈,原本空虛乏力的心臟也像是似乎灌注了某種力量似的,讓人覺得裡面滿滿的,漲漲的,暖暖的,十分的舒服。

葉霜霜嫣然一笑:「郝帥同學,謝謝你來看我呢,你是第一個……來看我的同學呢。」

郝帥騎坐在樹榦上,哈哈笑了笑,說道:「應該說,我是第一個突破封鎖線冒死前來探望的同學啦1

葉霜霜忍俊不禁的笑了笑,再次道歉:「對不起啊,我媽媽她的確是有點過分。」

郝帥擺了擺手,笑道:「你沒事就行,再說了,你媽媽也是關心緊張你嘛,母親怎麼愛孩子都不過分的。」

葉霜霜原本很是擔憂郝帥會因為自己的母親而跟自己使勁的吐槽,或是埋怨什麼,她作為女兒夾在中間,那真是有點左右為難。

可此時,郝帥的話卻讓葉霜霜放下了心中的這塊大石,她打從內心深處的感激的笑了起來。

郝帥同學,真的是很成熟呢,如果換了其他男生,想必在門口被母親攔住,就回去了吧?不會想到爬樹來看自己吧?就算能想得到,能這樣說,這樣有胸懷的男生,那就更少了吧?

郝帥同學雖然平時看起來**的,跟姚夢枕打鬧的時候,更像是小孩子的樣子,但是,他實際上是個很成熟的人呢,這方面,他比我可是要強很多的呀!

葉霜霜不由得想起,自己母親曾經諄諄教導過自己,不要從表面現象去看待一個人,要看出這個人的本性,一定要從突發事件上來看,所謂遇事看人,指的就是這個意思。

只不過,易舒蘭若是知道自己平日里教導葉霜霜的話,今天卻被她這樣理解,算是事與願違,那真不知道她該做何感想了。

葉霜霜微笑著看著郝帥,說道:「郝帥同學,你今天不用參加比賽的嗎?運動會,還在照常舉行嗎?」

郝帥呵呵笑著說道:「還在舉行啦,只不過無聊得很,沒有了葉霜霜,真的很沒意思呢。」

葉霜霜心中又是一跳,她微微有些驚慌的垂下眼帘,心中暗自有些慌亂,待她偷偷抬眼看了郝帥一眼后,卻見他一雙眼睛明亮專註的看著自己,臉上的笑容也十分的乾淨,不像是有什麼其他的意思似的,她這才心中微微的鬆了一口氣。

葉霜霜淺淺的笑了笑,道:「我好像給大家添了很多的麻煩呢。」

郝帥想起學校裡面的風言風語,眼角抽搐了一下,臉上卻依舊笑呵呵的說道:「沒有啦,大家都很想你,葉霜霜,要早點好起來呀1

葉霜霜的笑容變得燦爛了起來,她用力點了點頭:「嗯,我會的1

他們兩人隔著窗戶聊著天,一個躺在病床上,一個坐在離地兩三米的樹榦上,旁若無人,聊得十分投入,渾然不覺時間過得飛快。

郝帥與葉霜霜正聊得投入,忽然間葉霜霜聽見門口一響,她立刻一驚,對郝帥說道:「我媽媽回來了1

說完,便扭頭朝著門口看去。

葉霜霜一看,果然瞧見易舒蘭拎著一袋櫻桃走了進來,奇怪的看著打開一半的窗戶,問道:「誰給你開的窗戶?醫生不是說你不能吹風嗎?」

葉霜霜勉強笑了笑,說道:「我胸悶,想透透氣。」

易舒蘭頓時釋疑,她再多疑也絕對想不到自己的乖女兒居然會串通外人矇騙自己,更想不到……這個世界上居然有郝帥這種男生,正門進不來,他居然能爬樹上來!

易舒蘭放下櫻桃,走到窗戶旁邊,順手關上了窗戶,奇怪的問道:「你自己怎麼打開的窗戶?」

葉霜霜目光看向一邊,有些心虛的說道:「我,我用掃帚頂開的。」

易舒蘭也沒往心面去,說道:「以後覺得胸悶也不用開這麼大,開一條縫就行了,你吹著風,對身體不好的。」

葉霜霜輕輕點頭應了一句,她目光再向外看去的時候,郝帥已經不在窗外,樹上空蕩蕩的,她的心中也一下變得有些空蕩蕩的。

易舒蘭洗乾淨了櫻桃送到葉霜霜的嘴邊,喂她吃著櫻桃,葉霜霜也覺得平日里自己最愛吃的水果此時吃起來索然無味。

她痴痴的看著窗外,心中不由得想道:好想早點出院,好想……早點回到教室裡面啊!

郝帥同學……他明天還會來嗎?

========================================

兩更七千字,閃人~~累shi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