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43章電視曝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3章電視曝光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在另外一邊,郝帥正推著輪椅,大搖大擺的準備從葉霜霜病房前經過,他哪裡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他推著病人特意從二樓葉霜霜的病房前經過,路過的時候悄悄往裡面看了一眼。

好巧不巧,正好葉霜霜看了過來,兩人目光一對,葉霜霜隨即一喜,但很快又收斂了笑容,使勁給郝帥打著眼色,讓他趕緊走。

郝帥見易舒蘭背對著葉霜霜,也沒瞧向自己這裡,他便朝著房間裡面的葉霜霜笑嘻嘻的擺了擺手,葉霜霜瞧見了又笑又急,很是尷尬的看了自己母親一眼,擺手也不是,不擺手也不是。

好在這時候姚夢枕追了過來,郝帥扭頭一看,朝著姚夢枕扮了個鬼臉,扭頭推車就跑。

葉霜霜見他們兩人飛快離去,這才鬆了一口氣,她倒不是爬他們兩人被自己母親發現而給自己帶來什麼麻煩與責罵,而是擔心自己母親萬一開口罵人,把她的這兩個朋友給罵跑了,那自己真是要難過死了。

葉霜霜瞧著外面,臉上不由得流露出一絲淺淺的笑容,這時候易舒蘭回頭一看,將這笑容瞧在眼裡,她不動聲色的問道:「你笑什麼?」

葉霜霜嚇了一跳,趕緊收回了目光,吶吶道:「沒,沒笑什麼埃」

說著,便自己扭過頭,挪開了目光。

在醫院住院的生活十分的無聊,儘管易舒蘭打開了電視,但葉霜霜看著電視裡面晃動的畫面,卻十分的心不在焉,心早就飛到了學校裡面,想起了學校裡面發生的事情,想起郝帥在學校裡面鬧出的動靜,她便不由自主的忍俊不禁,嘴角流露出一絲笑容。

易舒蘭雖然坐在一邊,假裝看著電視,可眼角餘光始終留意著自己這個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寶貝女兒,她見葉霜霜低著頭,嘴角含著淡淡的笑容,眼角的秋波流轉,當真是眉目含情,秋水漣漣。

她自己也是過來人,自然知道這小女兒神態是女生思春懷春的時候才會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來,易舒蘭心中怒哼一聲,心中越發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易舒蘭心中暗道:霜霜啊霜霜,你可別怪你媽媽無情,你這個年紀,還是老老實實的學習為好,好的不學,學人早戀!真是的,你就算要早戀,也找個好點的對象啊!這個小赤佬一看就知道家裡面又窮,學習成績又不好,在學校還調皮搗蛋!

易舒蘭正叨叨的想著,電視裡面忽然間響起了新聞播報的聲音,裡面一個頗為動聽的女子在新聞裡面說道:「昨天下午在東吳市二中發生了一起意外事件,一名少女在參加女子三千米長跑的時候,意外心臟病發倒在了操場上,讓我們來看一看這一起新聞。」

聽到這聲音,葉霜霜頓時一愣,抬起頭來看向新聞,眼睛裡面滿是好奇,這是她第一次在電視新聞裡面看見自己,也是第一次聽到老師、同學們在電視裡面評價自己。

她看得入神,一旁的易舒蘭卻是想得出神,這一對母女兩一時間在病房中心思各異起來。

而在另外一邊,在東吳市刑警大隊的大院中,王婧正一臉驚訝的看著電視裡面的新聞,她朝著客廳裡面與自己父親正在交談的小叔招了招手,大聲道:「哎,小叔,你快來,快來1

在客廳裡面坐著的除了王婧的父親東吳市刑偵大隊隊長王磊之外,還有與他關係極佳的一個刑警同事,叫做何振宇,是一個剛剛畢業分配過來的新同志,但業務能力極強,而且很會來事,眼力勁也好,很得王磊的喜歡器重,平時大案要案都會帶著他,算是一手栽培,亦師亦友。

這一天他們下了班,兩人一邊走一邊分析案情,到了家中才發現王磊的弟弟王瀾也在,三個大老爺們便坐在客廳裡面喝著酒,聊著天,聽到王婧的呼喊,王瀾才轉過紅通通的臉來,有些酒氣熏天的問道:「小婧啊,什麼事?」

王婧趴在沙發上,腦袋雖然扭著,但眼睛直勾勾的卻是看著電視,手朝著王瀾招著:「你快來嘛!快看,這不就是你上次要我去找的那個壞傢伙嗎?」

王瀾一愣,朝著電視上面看了一眼,卻見電視上正在採訪二中的老師,這老師他可熟悉極了,正是張登峰。

王瀾頓時大奇,站了起來走到了電視機跟前:「嘿,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也不知道?這小子居然上電視了?」

王婧嗔道:「誰讓你看他了?我讓你看的是郝帥,就是你讓我去勸的哪個傢伙1

王瀾奇道:「郝帥?」隨即他便恍然大悟:「啊啊,我知道了,是這個事情啊,這傢伙好人好事都放到電視新聞上去了啊1

這新聞節目叫做《新聞五六點》這時候講的大多都是發生在東吳市的民生故事,郝帥自己都不知道學校裡面先斬後奏,已經把他給推廣了出去,連新聞都已經做好了。

在客廳裡面的王磊與何振宇和好奇的伸頭看了一眼,這時候正好播到新聞記者也不知道從哪裡找的關係,居然調到了交警大隊的監控錄像,裡面正好拍到了郝帥抱著葉霜霜,硬生生拔高從一輛奧迪a4的車頂上翻騰了過去的情景。

這一幕可只把這三個大老爺們看得倒抽一口冷氣,王婧也是看得目瞪口呆,眼珠子都險些瞪了出來。

何振宇張口結舌的看著電視,下意識的吃吃道:「王,王隊,這,這你能做到嗎?」

王磊身材魁梧健壯,一張國字臉英氣十足,在家中只穿了一件長袖秋衣,身上的肌肉塊一塊塊突起,肩膀上的三角肌更是發達得駭人,渾身上下都透出一股彪悍之氣。

王磊聽到何振宇的話,沒好氣的說道:「廢話,當然不行了!你行?」

何振宇苦笑道:「王隊,你這個全國警察系統裡面的五項全能探花都不行,我就更不用說了!瞧這架勢,我估計就算是全國冠軍來,也不行啊1

王磊嘿的一聲:「別全國冠軍了,世界冠軍來了,也不行啊!你抱一個幾十斤的大活人,跳個奧迪a4我看看!別的不說,就這一手,就夠震趴警隊裡面那一大批鼻孔朝天眼高於頂的傢伙了1

何振宇嘿嘿笑道:「你說特種部隊的,有沒有這麼厲害啊?」

王磊想了想,說道:「這個就不知道了,那群人,都是變態來的,不跟他們比。不過,這人居然是個學生?果然是高手在民間啊,要我看,估計是個練家子1

王瀾在一旁也看得目瞪口呆,越聲感嘆道:「可惜可惜!他要是去學長跑,那該多好啊1

王磊對待自己這個弟弟可就沒那麼說話了,他翻了一個白眼,道:「你少放屁了,就中國這體育人才的培養機制,你讓他去練長跑?你想毀了他是怎麼的?」

王瀾不悅道:「我哪裡毀了他了?他有成績了,這是為國爭光,也可以改善自己的家庭條件1

王磊嗤笑一聲,道:「你少來了,你是為了他,還是為了自己,我還不清楚么?為國爭光怎樣?中國練體育的以百萬計,真正靠這個發財致富的,有幾個?你自己掰著指頭數數!多少人死在這上頭?而且練這個極傷身體,年輕的時候還看不出來,等老了,誰養你?國家?別扯淡了1

王瀾臉色漲紅,還要梗著脖子反駁,一旁的何振宇忽然間一拍巴掌,拉著王磊便興奮的說道:「王隊,我想起來了!你說四一六和一二八那兩個案子,會不會就是練家子做的?」

王磊一愣,看著何振宇的目光若有所思:「說說你的看法。」

何振宇滿臉興奮道:「這兩個案子都有一個共同點,辦案人來去如同鬼魅,行蹤飄忽如同幽靈,下手乾淨利落,狠辣果決,受害人往往被一擊致命,而且死狀極其不可思議。現在看來,我估計練家子作案的可能性非常的大1

王磊沉吟了一會兒,抬頭道:「你說的這個,之前我與安徽省公安廳的同事們也交流過,也不是沒想到過這些,只不過我們認為就算是練家子,也不太可能做到這些,所以都一致認為應該是兇手用了其他什麼匪夷所思的手段才造成的這樣的後果與現常」

何振宇指著電視裡面慢鏡頭重放的郝帥抱著葉霜霜飛跳過奧迪a4的錄像畫面,一臉興奮的說道:「那這個呢?這個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嗎?練家子就能做到嗎?」

王磊頓時沉默了起來,低著頭,手托著下巴沉吟不語。

一旁的王婧聽得兩眼發直,她忽然插嘴道:「喂喂,我聽著你們的意思,好像是在暗指這個郝帥,是四一六和一二八那兩個案件的犯罪嫌疑人?」

這話說得王瀾頓時跳了起來,一臉生氣的說道:「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郝帥平時雖然調皮搗蛋,但他絕對不是個壞孩子,更不可能是你們說的什麼犯罪嫌疑人。」他氣鼓鼓的說了一陣后,忽然想到了什麼,又試探性的問道:「對了,你們說的四一六和一二八……是什麼案子啊?」

王磊笑了起來:「你連什麼案子都不知道,激動個什麼勁。」

王瀾哼了一聲,道:「反正郝帥不可能會是你們說的什麼犯罪嫌疑人。」

王磊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對何振宇點了點頭,說道:「明天去調查一下這個叫郝帥的學生,不要跟他接觸就是了。」

王瀾瞪著眼睛還要說話,一旁的何振宇笑著和稀泥,按著他的肩膀笑道:「哎呀,老王,你別激動嘛,我們也是做做調查嘛,誰說他就一定是那個人了?調查做得多,終歸不是壞事嘛1

這時候王婧的母親也端著菜從廚房裡面走了出來,大聲道:「哎哎,你們幾個,公事不要帶到家裡面來說啊!吃飯,都過來吃飯1

何振宇連忙笑道:「對對,吃飯吃飯,嘗嘗嫂子的一手好飯菜1

說著他便拉著不清不怨的王瀾朝著飯桌走去。

王婧此時一邊走,一邊眼珠滴溜溜的轉動著,她心中暗道:郝帥這個大混蛋……原來是個練家子高手啊?難怪能打得謝東現在都沒出院!不過,如果我將他打倒謝東的事情說給老爸聽的話……老爸會怎麼想?

她坐在桌邊,也不客氣,端起了飯碗便自己開動了起來,只是她一邊吃,心中一邊盤算著一些小念頭:我是要跟老爸說呢,還是要跟老爸說呢,還是要跟老爸說呢?

王婧思如電轉,忽然間想到了什麼,她偷偷的得意的笑了起來。

對了,這個傢伙這麼討厭,居然敢跟本小姐做對!

本小姐這次絕不放過你!

郝帥,哼哼哼,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