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44章黑啊,真黑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4章黑啊,真黑啊!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回到家中的郝帥自然不知道一場變故悄悄的掩來,他看見葉霜霜一天天變好,心情也變得好了許多,只是依舊和姚夢枕打打鬧鬧,兩個活寶在家中鬧騰,在學校也依舊鬧騰。

第二天來到了學校,中午散學,郝帥也不回家,與姚夢枕在外面隨處吃了點東西后便四處閑逛,他們正閑逛的時候,忽然間瞅見路邊有個男子蹲在路旁,跟前擺了一溜兒的籠子,裡面儘是松鼠、鸚鵡、倉鼠、小狗、小貓等寵物,五顏六色,鳥鳴獸語,在攤前蹲了不少女生和幾個男生,正興緻盎然的逗弄著籠中的寵物。

姚夢枕瞧見這路邊各種毛絨絨的小動物頓時就有點走不動路,兩眼直放光,她拉著郝帥便往攤前走,一邊走一邊煥:「快看快看,好可愛呀1

郝帥目光掃了一眼,卻見方奕佳居然也在人群中,這個長腿女生蹲在地上,滿臉是笑的用一隻手逗弄著一隻雞尾鸚鵡。

自從葉霜霜出事以後,郝帥這幾日就極少見到方奕佳流露出這樣的笑容。

方奕佳伸出食指到籠子中,逗弄著這隻雞尾鸚鵡,這隻鸚鵡很是乖巧的用嘴輕輕啄著方奕佳的指尖,逗弄得她咯咯直笑,發出銀鈴一般的笑聲。

方奕佳顯然極是喜愛這隻雞尾鸚鵡,她抬起頭來對地攤老闆問道:「老闆,這個怎麼賣啊?」

老闆是個三四十歲的男子,一臉的精明,他飛快瞄了一眼方奕佳,見她神情渴盼,顯然是極喜歡這隻鸚鵡,便伸出了一根手指頭,說道:「一百1

方奕佳嚇了一跳,她雖然家境頗佳,但是家中教養森嚴,父母對她的管教十分嚴格,上一次撣弄壞,她知道郝帥家境窘迫,因此對賠償的事情隻字未提,硬著頭皮跟父母說了后,被一陣狠狠教訓,這個月的零花錢都被扣沒了,眼下口袋裡面只剩下五十塊錢,一百塊錢那是絕對沒有的。

方奕佳一臉為難,對老闆道:「這麼貴啊?少點嘛1

她極少在外面花錢,也沒講過價,內心對這雞尾鸚鵡的渴望又被這個老闆看得透透的,講價的時候一丁點兒底氣也沒有,渾然不似班上那個潑辣的班長大人。

老闆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斷然道:「一百1說著,他指著這隻鸚鵡道:「這可是雞尾鸚鵡,你自己看看多可愛,多討人喜歡,多漂亮?這種鸚鵡沒有任何攻擊性,不像其他的鸚鵡有時候會啄人,而且容易養,並不挑食,而且你它還會說話,給你開一百的價錢已經很便宜啦,美女1

方奕佳哪裡知道這鸚鵡的實價是多少,她聽老闆這麼一說,也隱隱覺得這鸚鵡一百塊似乎的確不貴,只不過……自己現在哪兒來的一百塊?

方奕佳又問道:「那,老闆,你在這裡擺攤到什麼時候啊?」

老闆一聽,便知道方奕佳八成是沒錢買,臉上笑容頓時少了幾分,他隨口說道:「不一定,也許一會就走了。」

方奕佳大失所望,她這會兒趕回家去拿錢都來不及啊!

要不,找同學借?

可是,找誰借啊?

方奕佳一邊看著籠子裡面俏皮的雞尾鸚鵡,一邊愁眉苦臉的暗自盤算著。

她正發著愁,卻聽見旁邊傳來一個脆生生的聲音,正是姚夢枕指著一個綠色籠子之中正在跑著輪子的銀弧倉鼠,笑嘻嘻的問道:「老闆,這個怎麼賣呀?」

方奕佳扭頭一看,卻見身旁郝帥不知道站了多久,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方奕佳捅在口袋裡面的手一緊,捏著自己的五十塊錢,俏臉一紅,嗔道:「你在這裡幹什麼?」

郝帥撇了撇嘴,說道:「怎麼,來看看不行嗎?」說著便蹲了下去,也笑嘻嘻的伸出手去逗弄著眼前的這隻雞尾鸚鵡。

這隻雞尾鸚鵡通身銀灰色,翅膀上有一抹流蘇一般的白羽,頭頂和頸部下方卻是黃燦燦的細羽,臉上左右兩邊有一團紅撲撲的圓形羽毛,像是一個人臉腮打了紅粉似的,煞是可愛。但最可愛的是它腦袋後面有一撮翹起來的銀色細長羽毛,圓弧似鉤,極是俏皮。

方奕佳見郝帥逗弄著眼前的這隻鸚鵡,笑得十分開心,她心中便是一動,張口想要找郝帥借錢買下這隻鸚鵡,可她話到了嘴邊,卻不知怎麼,死活也說不出口。

倒是一旁的姚夢乍跟前,拉著他的胳膊,哀求道:「郝帥,買這個吧,好可愛呢!奴奴想要嘛1

郝帥翻了個白眼:「幹嘛?你自己沒錢嗎?」

姚夢枕扮了個鬼臉:「人家錢都用完了嘛!討厭,你給不給買嘛1

郝帥嘿嘿一笑,說道:「平時就知道跟我過不去,這時候知道來求我啦?」說著,他得意的哈哈笑了起來:「想都不要想1

姚夢枕大怒,剛要發作,眼珠一轉,卻瞧見了一旁的方奕佳,頓時滿臉堆笑的搖著郝帥的胳膊,撒嬌發痴:「別嘛,別嘛,大不了這幾天我讓著你好了啦1

郝帥哼哼著,一臉陰陽怪氣的表情,只把姚夢枕氣得暗自磨牙,心道:可惡!真是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啊!!以後姑奶奶我若是恢復了真身力量,整天弄個神獸聖寵來,一天一個,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不帶重樣的!

郝帥有心想要氣一氣這個老是跟自己做對的小丫頭,卻不想自己說者無意,旁邊的方奕佳聽者有心。

郝帥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對姚夢枕所說,但方奕佳卻覺得每一個字都是對自己來的,她越聽心中越是生氣,越聽越不是滋味,當下便噌的一下站了起來,頭也不回,扭頭就走。

一旁的郝帥還沒反應過來,便見方奕佳腳步之快,一會兒就不見了蹤影。

他愣了一下,奇道:「她怎麼走了?不是想買這鸚鵡嗎?」

這老闆見方奕佳走了,郝帥和姚夢枕實在不像是要做買賣的,他便不耐煩的催促道:「哎哎,不買別亂動啊!到時候死了你陪啊?」

他哪裡知道這附近方圓三里之內,有做買賣的老闆見到了郝帥,那可真是沒一個敢上去挑釁的,唯恐這位混世魔王發起飆來黃了自己的生意買賣,自己還做不得聲。

郝帥聽了他這話,眼睛頓時斜了這老闆一眼,他微微沉吟了一會兒,默不作聲,過了一會兒才抬頭指著這隻雞尾鸚鵡,說道:「要麼,這隻鸚鵡三十賣我;要麼,你就等著攤子被人全部收走,你自己選一個吧。」

這老闆一聽,愣了一下,看著郝帥的目光便充滿了警惕,他說道:「三十賣你?你怎麼不去搶?」

郝帥嗤笑了一聲:「你剛才還想一百賣人呢?你怎麼不去搶?」

這老闆硬著頭皮說道:「這可是雞尾鸚鵡……」他還要將之前的話再說一遍,卻哪裡料到郝帥忽然飛快的接道:「對,雞尾鸚鵡嘛,全世界最常見的鸚鵡品種之一,這種鸚鵡體格健壯,抗病力強,在一般飼養條件下不容易死亡,在國內這種鸚鵡一般三十到六十一隻,你在街邊擺攤賣,一不繳稅,二沒有門面費,三沒有水電費,除了鸚鵡本身的價錢,你可以說是無本生意,我三十買你一隻,你也沒虧。我說得對不對?」

這老闆哪裡知道郝帥居然了解這麼多,他臉色一變,目光一掃四周狐疑不善的目光,額頭上微微出了一層細汗,他站起身,有些慌亂的說道:「那我不賣了,行不?」

郝帥也站了起來,一臉的壞笑:「行啊,不過我呢,今天剛好很空閑,你走到哪裡,我就去哪裡,今天你就別打算做生意了,萬一不巧讓我跟到你住在哪裡呢,那你就完了,最好換個城市再做買賣吧。」

這老闆臉色一黑,看著郝帥便眼中流露出強烈的憤怒之意,像是恨不得一拳打死眼前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

郝帥這些天練功練得正好渾身痒痒,他捏著拳頭,指關節吧直響,笑道:「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另外一個選擇,不過別怪我沒提醒你小爺我可不是一般人喲1

老闆眼皮一跳,他也不是什麼狠角,見到郝帥這樣的滾刀肉,登時便慫了,他本來就是出來做生意的買賣人,正所謂和氣生財,有時候遇到了這樣的事情,他們也只能選擇捏著鼻子破財消災,再者,之前他的確是黑心騙方奕佳的錢來著,此時心虛之下,更是不敢較真,他臉色一變,眼珠飛快轉了一圈,陪出一個笑臉來:「哪裡的話,你要真誠心買,就三十買去好了,就當多交一個朋友嘛1

郝帥哈哈一笑,從口袋中摸出了三十塊錢,然後連鸚鵡帶籠子一塊拎走了。

這老闆一愣,失聲道:「哎,籠子……」

郝帥走到半截,扭頭一看,面色不善道:「什麼事?」

老闆心中一怯,咽了一口唾沫,他訕笑道:「沒,沒什麼。」郝帥嘿的一笑,拎著鳥籠子便得意洋洋而去。

老闆心中卻是破口大罵,今天真是倒了血霉了,算了算了,老子就當破財消災了!哼,小赤佬別以為自己佔了便宜!

他想著,陰陰的看了郝帥一眼,嘴角流露出一絲極為隱蔽的得意笑容。

姚夢枕在後面追著郝帥而去,問道:「喂喂,我的小老鼠呢?給我買小老鼠呀1

郝帥扭過頭來,一臉正色的諄諄教誨道:「小孩子不要玩物喪志1

姚夢枕氣得鼻子都險些歪了:「那你手上拎著的是什麼?幹什麼用的?難不成是買來吃的嗎?」

郝帥哈的一聲:「一會你就知道了1

他們兩人進了校園,一路上雖然拎著個鳥籠子十分扎眼,但是學校裡面的師生們都認識他,也沒什麼人來跟他計較。

郝帥進了教室,徑直走到方奕佳跟前,將鳥籠子往她跟前一放,說道:「哪1

方奕佳一愣,瞧見這可愛的雞尾鸚鵡在撲騰著翅膀,頓時臉上一喜,但她很快便沉下了臉,說道:「你幹什麼?我可不要你送給我的東西1

郝帥嗤笑一聲:「誰送給你了?我是看見你想買這個鳥兒想送給葉霜霜解悶的,對吧?」

方奕佳抬起頭來,驚訝的看著郝帥:「你怎麼知道?」

郝帥打了個哈哈:「小爺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人心,後知鬼神1

方奕佳見他胡吹大氣,便撇了撇嘴,說道:「就知道吹牛。」她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摸出五十塊錢,說道:「哪!這就當是我買的!錢給你,另外五十過幾天給你1

郝帥本來也沒想著要她的錢,但他眼珠一轉,大大方方的便將錢收了下來,一臉鄭重的說道:「那好,記住啊,你還欠我五十啊1

方奕佳看見他這模樣便有些恨得牙痒痒的,這個混蛋欠我一輛自行車錢都沒想著還呢,現在這點錢倒記得清楚!

她哼了一聲,說道:「知道了,不會少你的!財迷1

郝帥也不介意,志得意滿的坐了下來。

一旁的姚夢枕看得目瞪口呆,黑啊,真黑啊!

三十塊買的,轉手一百賣掉,還讓別人欠自己一個人情!

天底下沒有比這貨更黑的人了!!

===============================================

晚上還有一更~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