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47章與人斗,其樂無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7章與人斗,其樂無窮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葉霜霜和方奕佳在這一剎那,真是徹徹底底的對郝帥服貼了,她們簡直無法想像,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情是這個男生不敢做的。

敢當著葉霜霜老媽的面,假扮成醫生,大搖大擺的在她面前晃悠,這份膽量,實在是讓人無法言語哪!

易舒蘭萬萬沒有想到天底下居然有這般大膽的學生,敢假冒醫生在自己跟前晃蕩,她下意識的打量了郝帥一眼,雖然她見過幾次郝帥,但並不像方奕佳和葉霜霜那樣幾乎天天都見,因此一時半會卻也沒認出來,只是覺得這醫生來得十分的突兀。

易舒蘭見郝帥看著病歷,方奕佳和葉霜霜都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她心中暗自奇怪,不由得問道:「醫生,請問你是……」

郝帥猛的轉過頭,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不悅道:「我在看病歷,你沒看到嗎?」他嘴巴裡面含了一枚硬幣,聲音也故意壓得低沉一些,因此口音全變,甚至說話的時候還帶著一些大舌頭的口音,如果不是方奕佳和葉霜霜之前就認出這是郝帥在說話,只怕連她們都認不出這人是誰,更不用說是易舒蘭了。

易舒蘭被郝帥呵斥得嚇了一跳,她雖然性子蠻橫霸道,但也看對誰,此時被醫生呵斥了一聲,頓時咽了一口氣,心中暗道:這醫生脾氣這麼大,想必應該是一個大醫生,估計是主任醫師吧?如果沒有點本事,脾氣應該不是這麼大的。先看看他怎麼說,再跟他計較。

不得不說,人是情緒生物,人與人之間打交道是很容易受到情緒感染和影響,更容易受到對方氣場的影響的。

一方強,則另一方弱,一方影響力大,則另外一方被影響。

在忽悠人這種事情上,最高的境界就是毫不做作,自然隨性。

在演藝界,演員分兩種,一種是本性派,一種是體驗派,前者是演自己,後者是將自己代入到其中,然後變成這個角色。

無論是前者,還是後者,最重要的就是不做作,自然隨性,首先自己也要入戲,其次別人見了才會入戲。

許多人看電視看電影,明明知道那是假的,但還是看得津津有味,該笑的時候捧腹大笑,該哭的時候淚流滿面,無他,被演員帶得入戲了。

有時候區分好演員和不好的演員就在於這一點,好演員一出場,甚至不用什麼動作語言,一個眼神,一個站姿,立刻氣場全開,帶得四周的人全部入戲,可不好的演員無論他怎麼賣力搞笑,怎麼自己哭的淚雨滂沱,但觀眾就是不樂,就是不哭,原因很簡單,他自己都不入戲,觀眾如何入戲?

郝帥顯然就是一個天生的演員,走到哪裡便將目光吸引到哪裡,一說出話來,即便再荒唐,再荒謬,也會讓人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種聽他說下去,看看他怎麼做,跟他嘗試著做一下,諸如此類的想法。

易舒蘭很顯然便被郝帥影響得入戲了,她吸了一口氣,強笑了一下,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退到了一邊,她這模樣倒是讓葉霜霜和方奕佳大跌眼鏡,兩人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她們完全無法想象,易舒蘭居然會如此聽話!

郝帥哼了一聲,繼續有模有樣的翻看著手中的病歷夾,然後啪的一聲放在床頭,嚇得一旁緊張得渾身繃緊的葉霜霜和方奕佳渾身一顫,目光恐懼而緊張的看著郝帥,生怕他下一秒鐘就會被拆穿。

郝帥轉過臉來,怒視著易舒蘭,用手指著葉霜霜,怒道:「你知道你女兒為什麼這幾天總是出現病情反覆嗎?」

易舒蘭神色果然緊張了起來,連忙追問道:『為什麼,醫生,你快點說個原因吧,剛才來了兩個醫生也沒看出什麼名堂來。」

郝帥舉起一隻胳膊,一指易舒蘭,怒道:「就是因為你啊1

易舒蘭一愣,下意識的用手一指自己的鼻子:「我?」隨即她面色飛快的漲紅了起來,像是受了什麼巨大侮辱和委屈似的,叫起撞天屈來:「怎麼可能是因為我?為了讓我的乖女兒早點康復,我每天夜裡都在陪著她,幾乎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床前照料,我甚至有一晚整晚都沒有閉眼,專門伺候我女兒的大小便……」

說到這裡,葉霜霜忍不住滿臉通紅,嗔怒道:「媽1她很快飛瞟了一眼郝帥一眼,羞不可抑的小聲道:「你都說什麼哪1

一旁的方奕佳低著腦袋,手死死的摳著床沿邊,嘴巴用力的抿在一起,臉上得緊緊的,像是生怕自己忍不住便要撲哧一聲笑出來。

易舒蘭一臉激憤,朝著葉霜霜揮著手,激動的說道:「霜霜,你自己說,為了你,我難道不是操盡了心嗎?」

葉霜霜哪裡說的出來話,她低著頭,眼神飛快的嗔了郝帥一眼,目光滿是羞惱,她小聲嘟囔著,也不知道說了什麼。

一旁的郝帥哼了一聲,接道:「你以為這樣盡心儘力的照顧一個人,就是對她好嗎?你難道不知道,照顧一個人,也是分方法,分方式的?」

易舒蘭被說得脾氣來了,叉腰怒道:「你這個醫生,看起來年紀不大,說起話來老氣橫秋,你說說,我怎麼不對了?」

郝帥冷笑著,慢條斯理的說道:「我問你,現在病人葉霜霜最需要什麼?」

易舒蘭一愣,剛要說話,便被郝帥搶著教訓道:「是空間,空間你懂不懂啊1說著,他走到葉霜霜跟前,用力揮舞著胳膊,說道:「是給她自由呼吸的空間,而且不僅僅是物質生活上的空間,更是精神生活上的空間1

易舒蘭面色一漲,正要抗辯,便見郝帥又間不容髮的打斷了她的話,接著說道:「你看看你,幾乎每天都在這裡!每天都在自己女兒身邊盯得死死的,她是你的寵物嗎?她是你的玩具嗎?她是你的奴隸嗎?她是你的禁錮嗎?」

郝帥這一連串的排比問題如同連珠炮一樣問出來,氣勢排山倒海一般撲來,壓得易舒蘭身子不由自主的微微往後一仰,但隨即易舒蘭便額頭青筋一跳,怒不可遏的想要反駁,卻又被郝帥搶在了前面。

郝帥氣勢咄咄逼人的說道:「你有沒有想過,你前面在病房裡面趕走那麼多你女兒的同學、朋友、老師,她心面什麼感受?這些天不讓她的同學、朋友和老師來看望她,她心面又是什麼感受?」

易舒蘭一呆,她還想再爭辯什麼,可郝帥依舊不讓她有說話的機會,又搶白道:「所謂葯補不如食補,食補不如神補。你知道什麼是葯補,什麼是食補,什麼是神補嗎?用藥用得好,不如吃飯吃得好,吃飯吃得好,不如每天心情好來得好1

郝帥一指床頭放著的雞尾鸚鵡,說道:「你想想,你像看著籠子裡面的鳥兒一樣看著它,天天關在籠子裡面,它能開心得起來嗎?」

易舒蘭瞅准了郝帥的話縫,嘴巴一張,剛要說話,郝帥立刻又搶在了前面,把她的話生生堵了下去,憋得她臉色漲紅,胸口極是難受。

郝帥道:「是,你是要說,這種鳥兒放出去它也活不了,只能關在籠子裡面。可是,你的女兒她是鳥兒嗎?是寵物嗎?她是人,有自己的獨立思想,有自己的獨立靈魂!你問過她真正的意願嗎?她整天心情鬱郁,就算是華佗再世,也醫不好她啊1

易舒蘭被郝帥這一陣劈頭蓋臉的訓斥罵得懵了,她下意識的朝著葉霜霜看去,卻見葉霜霜正獃獃的看著這個穿白大褂的「醫生」,目光閃動,眼中隱隱含著淚水,顯然觸動極大。

易舒蘭輕聲問道:「霜霜,你說說,這個……醫生說的,真的是那麼一回事嗎?」

葉霜霜定定的看著郝帥,卻見郝帥正目光溫和的看著自己,朝著自己投來了嘉許的目光,輕輕點了點頭,葉霜霜猶豫了一下,輕聲道:「媽媽,我不是不想聽您的,但有時候,我真的也很想要自己能做一會主,也想有自己的空間和自由呢。」

易舒蘭如遇雷擊,她渾身一顫,朝著郝帥看了一眼,目光驚疑不定,這時郝帥見狀,又乘勝追擊道:「我們做醫生的,也只有在病人心情愉悅,振奮精神的前提下給人治病,這才能夠治得好。再說了,葉霜霜同……咳咳,她得的是什麼病?是心臟病?什麼是心臟病?就是心病,心面老是揣著事情,能不得病嗎?」

郝帥險些說出一句葉霜霜同學來,好懸沒有露陷,他一緊張,後面的話都忘記改變聲音,這話一說出來,頓時讓易舒蘭聽得有點耳熟。

易舒蘭滿臉狐疑的看著郝帥,吃吃的問道:「醫生,你的聲音……」

郝帥麵皮一緊,連忙聲音提高了一個八度,聲音有點含糊不清的,憤怒的說道:「幹什麼?我這人說話是有點大舌頭,怎麼,你瞧不起說話有毛病的人嗎?嗯?」

易舒蘭被這一聲逼問,連忙擺手,臉上訕訕的陪笑著,一旁的葉霜霜和方奕佳都腦袋壓得低低的,下巴緊緊的貼著胸口,兩人渾身不住的有些顫抖,此時易舒蘭若是走近觀察,便會發現這兩個女生的嘴角都微微翹著,嘴角邊的皮肉時不時的抽搐著,顯然是忍笑已經忍得幾近崩潰。

方奕佳在這一剎那,真是對郝帥產生了一種強烈的五體投地的崇拜之心,恨不得頂禮膜拜。

這個傢伙,實在是太有才了!

===============================

抱歉,起晚了~~~晚上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