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53章奉旨逃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3章奉旨逃學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方奕佳覺得自己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痛恨過一個人。

為什麼這個傢伙總是在自己對他稍微有那麼一點好感的時候,就會想著要來欺負自己?

方奕佳的眼淚不住的在眼眶裡面打著轉,作為一個從小就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她這是第一次被老師處罰,更是第一次被罰到門外站著,更是第一次在外面當著這麼多全校師生的面被人如此丟臉的注視著。

這時候正是早自習開始的時候,高一到高三許多班的學生們此時有的都在進行著早讀,但也有一大早就開始像張登峰這樣上課的,操場教學樓上面已經很少有人在來來往往,這些人當中也只有少部分的人將視線和目光投到方奕佳和郝帥的身上。

可即便這樣,方奕佳還是覺得全校的學生老師似乎都在看著自己,那對面大樓中的老師學生似乎都在朝著窗戶外面看著,瞧著自己,教室裡面的同學肯定也都在背後嘲笑自己,其他班的學生想必這時候也都接到了簡訊,幸災樂禍的議論嘲諷著自己。

方奕佳越想越是生氣,越想越是難過,越想越是委屈,這時正是初春,天氣尚冷,一陣風寒風吹來,吹得方奕佳粉嫩的臉頰一陣發痛,她眼淚珠兒終於忍不住,吧嗒吧嗒的便往下落了下來。

她在一旁傷心委屈,可郝帥卻跟沒事人似的,沒臉沒皮的趴在走廊的欄杆上,伸頭探腦的朝下看著,一邊招手,一邊壓低了聲音喊著:「姚夢枕,姚夢枕1

姚夢枕正在教學樓底下逗玩著小老鼠,聽到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她便從角落裡面探出一個頭來,露出一個梳著雙馬尾的腦袋,小姑娘明眸皓齒的一笑:「呀,你不是上課嗎?」說完便歡喜的蹬蹬蹬上了樓。

來到樓上,姚夢枕一眼瞧見方奕佳哭哭啼啼的站在一旁,頓時一愣,她眼珠一轉,輕手輕腳的走到了郝帥身邊,目光掃了方奕佳一眼,壓低了聲音說道:「哎,怎麼啦?」

方奕佳瞧見姚夢枕走過來,她立刻側了側身子,擦了擦眼淚,又恢復了一臉的倔強模樣,她搶著說道:「沒怎麼!姚夢枕,不關你的事情不要多問1

姚夢枕被她一搶白,頓時訕訕的笑了笑:「好好,我不問。」

一旁的郝帥瞧見方奕佳這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模樣,頓時嗤笑了一聲,搖了搖頭,他蹲下身來,嬉皮笑臉的看著姚夢枕拎著的倉鼠籠子,笑道:「哎,它們兩個冷不冷啊?」

姚夢枕笑嘻嘻的說道:「我給它們放了木屑還有棉花,可暖了呢1說著,打開籠子的門,伸出一根粉晶玉瑩的小手指頭去逗弄正在窩裡面酣睡的小倉鼠,她手指剛伸過去,便發現其中一隻倉鼠吭哧一下咬了她一口,雖然不算很痛,但還是嚇了姚夢枕一跳。

她呀的一聲縮回了手,很快又笑嘻嘻道:「好癢好癢,你試試呢1

郝帥也玩性大起,伸出手指頭去逗弄著小老鼠,兩人蹲在走廊的欄杆旁邊,嘻嘻笑笑,玩得不可開交。

一旁的方奕佳看得眼睛都直了,她又氣又怒,咬牙切齒的看著郝帥,心道:這個大混蛋自己被老師罰站還這麼不自覺!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沒臉沒皮的人啊!!

方奕佳在旁邊忍耐著,尤其是當她看到郝帥取出一隻倉鼠,放在地上,與姚夢枕看著它在地上亂跑,兩人在一旁壓著聲音大呼小叫的追趕時,她實在是hold不住了。

這哪裡像是學校,這個大混蛋分明把這裡當遊樂場了嘛!

真真是不能忍啊!!

方奕佳快步走到郝帥跟前,壓低了聲音,咬牙怒道:「郝帥,你適可而止啊1

郝帥伸手捉住了在地上滾動的小倉鼠,交給姚夢枕,回頭奇怪的看著方奕佳:「我怎麼了?」

方奕佳怒道:「你怎麼可以在這裡胡鬧!這裡是學校1

郝帥眨巴了下眼睛,一臉無辜的說道:「可是……不是張老師讓我出來的嗎?」

方奕佳氣道:「張老師是讓你罰站,不是讓你在外面玩1

郝帥奇怪的問道:「是啊,剛才我站了啊!再說張老師也沒說讓我一直站啊,他只說,沒有他允許,不准我進去埃我又沒準備進去,你這麼激動幹什麼?」

方奕佳深吸了一口氣,她只覺得自己太陽穴突突亂跳,自己若是像葉霜霜那樣有心臟病,只怕現在就給這傢伙給活活氣死了!

居然還能找出這樣的借口!

分明就是玩文字遊戲!

方奕佳怒視著郝帥,冷笑了一下,一指遠處,說道:「那你要玩,離遠點玩!別在這裡玩1

郝帥一聽,歪著頭想了想,一旁的姚夢枕見狀,便將小倉鼠放回了籠子裡面,吐了吐小舌頭,對郝帥說道:「喂,你要是不方便,那我一會等你下課了再來找你玩呀!我先走了1

方奕佳頓時覺得心中好受了許多,她哼了一聲,頗有些得意的對郝帥說道:「聽到沒有,小姑娘都比你懂事1

郝帥也不搭理她,一把拉住姚夢枕,自己站了起來,拍了拍手說道:「等下,我們一起走。」

姚夢枕奇道:「你去哪裡?」

郝帥也一臉奇怪的看著她:「當然是回家玩啊1

一旁的方奕佳目瞪口呆的看著郝帥扭頭朝著樓梯間走去,她忍不住追上去了一步,趕到了樓梯間,驚道:「郝帥,你幹什麼?你想逃學啊?」

郝帥奇道:「不是你讓我離遠點玩嗎?所以,我就回家玩咯1說著,他嬉皮笑臉了起來:「班長大人,我是不是很聽話啊1

方奕佳真是怒不可遏,聽話你個頭啊你!

方奕佳跺足怒道:「你怎麼能這樣呢!喂,你回來,你站住1

可郝帥恍若不聞,與姚夢枕一路往下走,腳下根本不停。

方奕佳怒到了極點,指著郝帥怒道:「你有本事就曠課,別回來1

郝帥抬頭朝著方奕佳嘻嘻一笑,擠眉弄眼道:「謹遵老佛爺懿旨!以後張老師問起來,我就說是老佛爺讓我曠課的1

方奕佳驚得兩眼發直:「我,我怎麼讓你曠課了?」

郝帥奇怪的看著方奕佳,說道:「不是你說,有本事就曠課,別回來嗎?像我這樣有本事的男生,當然就要證明給你看啦!咱家這是奉旨逃學1說著,他壞壞一笑,朝著方奕佳擺了擺手,道:「走啦,老佛爺,您老人家繼續在走廊上北風吹,鼻涕流,享受這一日風流的快感吧。」說完,哈哈大笑而去。

方奕佳氣得滿臉漲紅,在原地使勁跺足。

自己上輩子到底倒了什麼霉,碰到這麼一個潑皮無賴,混世魔王?

這,這一會張老師上完課出來發現郝帥不見了會怎麼說我?

身為班長,連自己的同學都管不住,還有什麼資格當班長?

一會萬一郝帥再回來了,大放厥詞的說我讓他逃學的,那,那張老師又該怎麼說我,怎麼罰我?

方奕佳越想越是慌張,越想越是害怕,她雖然相對早熟,但是畢竟還是高一的女生,不能像郝帥這樣肆無忌憚的跳出學生的條條框框。

等方奕佳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郝帥與姚夢枕已經跑得不見了人影,她心慌之下,立刻追了出去,也顧不得什麼在門口罰站之類的話了。

方奕佳追出了校門后,左右張望了一眼,卻依舊發現不了郝帥的身影,她頓時大急,心中暗自恨恨道:這個混蛋,為什麼每次都跑這麼快!就不能走慢一點嗎!

她回頭衝到傳達室剛想要詢問什麼,卻見傳達室的保安正披著軍大衣,仰頭在自己座位上呼呼大睡。

方奕佳一跺腳,扭頭衝進單車棚,推著自己的單車便出了校門,直奔郝帥家而去。

方奕佳一路衝到郝帥家中,剛到樓下,便大聲叫喊了起來:「郝帥,郝帥!郝帥你這個混蛋,給我出來1

她叫喊了一陣,卻依舊不見有動靜,便一氣之下,停了單車,氣鼓鼓的衝上樓去,來到郝帥家門口便使勁砸門:「郝帥,開門,快開門,我知道你在家1

方奕佳敲了好一陣的門,直到連樓上住著的老奶奶老爺爺都好奇的下來看著她,她這才停了下來,強行按耐著怒氣,貼著門仔細聽了聽。

方奕佳聽了好一陣才發現,房間裡面實在是沒有一丁點兒的動靜,不像是有人的樣子,她又氣又急,跺足道:「這個混蛋,到底去了哪裡呀,好可恨呀呀呀呀!!1

正當方奕佳氣得團團亂轉四處尋找郝帥的時候,葉霜霜正百無聊賴的站在窗檯前,寂寥的眺望著窗外。

她雖然病情總有些反覆,但現在已經能下床了,而她下床后呆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在窗口,看的最多的景色便是眼前的這棵大樹。

葉霜霜自己也沒有察覺到,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的腦海中晃動的便滿是一個男生的身影,眼前跳躍的便滿是這個男生的音容笑貌,甚至在昨晚做夢的時候都是這個男生的身影。

葉霜霜是多麼渴望自己能夠在下一秒鐘看到這個男生,看到他那張能夠給自己帶來快樂的面孔。

葉霜霜一隻手輕輕的放在窗台上,晶瑩剔透的五指微張,彷彿撫琴一般,另外一隻手輕輕的按在胸口,她黛眉微蹙,彷彿西子捧心,又宛如曹雪芹筆下嬌柔不勝的林黛玉,眉宇間儘是萬千淡淡哀愁與情絲。

葉霜霜獃獃的看著窗外,她知道,郝帥其實是不會出現的,這個時候,他應該在上課吧?

他只有放學后才會來的。

可是,葉霜霜就是想站在窗檯前看看,哪怕有那麼一萬分之一的機會,她也想看看。

可就在這時,正當葉霜霜有些發痴發獃的時候,她忽然間瞧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之中。

葉霜霜一愣,下意識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啊,是他?是他!

這個男生的這張面孔像是有魔力似的,葉霜霜一瞧見他,就頓時眉宇間的淡淡哀愁立刻被揮散得乾乾淨淨,她粲然一笑,笑吟吟的朝著這個男生露出了一個絕美的笑容。

郝帥,你終於來了呢!

===============================

更晚了,一會還有一更~~~估計在12點左右了,大家別等了,該睡的就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