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59章這一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9章這一吻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雖然這病房下面有草坪,但……住院大樓下面可是有水泥地基的,郝帥這個角度摔下去,便正好是摔在堅硬的水泥地面上,若是摔個頭著地,只怕下輩子就別想再爬起來了。

郝帥摔下去的時候,葉霜霜也反應過來了,立刻伸手便探了出去,伸手一抓,卻只抓到了郝帥的褲管。

她本來就身子不好,拽這近一百來斤的大活人,還加上重力加速度,真是一下褲管便哧溜一下從葉霜霜的五指縫兒裡面滑了出去。

葉霜霜頓時嚇得一聲尖叫,目光驚恐的看著郝帥。

這一剎那間,姚夢枕要郝帥這些日子練的三體式、混元樁、太極行步等功夫便體現出了價值,他人在半空中雖然頭朝下,但居然硬生生的腰部一扭,將自己的身子給扭了過來,在即將著地的瞬間變成了肩膀著地,然後他順勢在地上一滾,將力量全部卸了大半,然後蹭的一下跳了起來。

郝帥這一下反應純屬條件反射,若不是他多年在社會上摸爬滾打,與人打爛架練出了不少的自我保護動作,這些日子又苦練基本功,只怕這會兒就掛在這裡了。

郝帥摔下來的這一下,姚夢枕正扭頭往病房裡面跑,聽到驚叫聲一回頭,好傢夥,郝帥居然掉下來了!

姚夢枕都沒反應過來,便見郝帥在地上打了個滾兒,蹭的一下跳了起來,像是毫髮未損的樣子。

姚夢枕看得眼睛都直了,暗道:乖乖,這傢伙,我是該誇他反應驚人,還是該罵他色膽包天啊?

葉霜霜瞧見郝帥站了起來,不像是有事的樣子,這才放下心來,她拍了拍胸口,飛快的套了件外褲,又穿了一件白色的手織毛衣便扭頭就跑了出去。

葉霜霜一路緊張的小跑,飛快的跑出了病房,來到樓下,遠遠的瞧見姚夢枕正緊張的上下打量著郝帥,她便喊道:「郝帥,郝帥!你沒事吧?」

郝帥見葉霜霜一路氣喘吁吁的跑過來,他連忙上前扶住了她,笑著說道:「沒事沒事,我這不是好好的么?」

葉霜霜臉色漲紅,羞愧的結結巴巴道:「對不起,剛才我,我不該鬆手的,我,我不是故意的。」

郝帥打了個哈哈,說道:「應該道歉的是我才對啦!咳咳,我不該亂看的。」

一旁的姚夢枕瞪大了眼睛,看了看葉霜霜,看了看郝帥,忍不住道:「喂,有沒有人能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郝帥扭頭瞪了她一眼,伸手在她腦門上一按,將她推開兩步,道:「去去去,內容太過和諧,不合適幼兒觀看收聽,到旁邊玩兒去。」

姚夢枕大怒,剛要發作,卻又硬生生的忍了下來,恨恨的走到一旁,拿著樹枝在草地上戳戳畫畫,咬牙切齒道:「混蛋,大混蛋,有異性沒人性的大混蛋1

葉霜霜臉頰紅紅的看著姚夢枕,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她這樣不太好吧?」

郝帥笑著擺手道:「沒事沒事。」他還要再說什麼,忽然間一陣冷風吹來,吹得葉霜霜頓時打了一個噴嚏。

剛才下樓的時候,她處於一種極度緊張擔憂的情緒中,因此倒不覺得冷,此時放下心來,頓時覺得外面冷颼颼的,凍得她渾身發顫。

郝帥連忙脫下自己的衣服給葉霜霜披上,笑道:「最近氣溫降得很厲害,你要多保重身體呢。」

葉霜霜只覺得這衣服一披在身上,身上立刻便暖洋洋的,似乎從外到里都暖了起來,她朝著郝帥頗為羞澀的甜甜一笑,說道:「郝帥,你衣服給我了,你穿什麼,冷不冷?」

郝帥瞧見葉霜霜這笑容,頓時心中激蕩,這時候就算快要凍死,他只怕也要打腫臉充胖子的,更何況他現在心面火熱得跟火爐子似的,滾燙滾燙,便是跳進冰河裡面,只怕也覺得暖得很,他笑道:「沒事,我身體好得很,一點兒都不冷呢。」

葉霜霜笑著看著郝帥,越看越覺得眼前這個男孩兒不僅相貌清俊迷人,而且體貼有風度,心中便越發的喜歡迷戀,她含情脈脈的看著郝帥,一言不發,一時間竟是痴了。

郝帥被葉霜霜瞧得心頭亂跳,他心中一動,指了指,葉霜霜身上外衣的口袋,說道:「你摸摸口袋裡面,有我送你的禮物。」

葉霜霜好奇的伸手一摸,摸出一個巴掌大的心型小禮盒來。

葉霜霜一瞧見這禮盒的形狀,頓時飛快的瞟了郝帥一眼,羞喜交加,輕輕咬了咬嘴唇,然後她輕輕的拆開一看,便見裡面是一個心型的玻璃盒,盒子上面是一男一女兩個小人兒在撅著身子做著親嘴的動作。

葉霜霜原本就紅撲撲的臉蛋變得越發的紅艷,她羞得難以自抑,用細若蚊吶一般的聲音小聲道:「討厭,怎麼送人這樣的東西,讓人看見了多不好?」

郝帥笑著從她手中接過音樂盒,擰了擰上面的發條,說道:「聽聽看,好不好聽。」

他一擰動,這音樂盒裡面便發出清脆動聽的音樂聲,旋律雖然簡單,但也動聽,尤其是此時此景,更是透出一股難言的浪漫,輕輕的撩撥著少男少女的內心心弦。

葉霜霜聽得入神,她輕輕的從郝帥手中接過音樂盒,看著盒上兩個親嘴的小人兒在打著轉兒,不由得臉上綻出一抹開心的笑來,笑靨如花。

等音樂盒的歌曲放完一遍后,葉霜霜才抬起眼帘,對郝帥嫣然一笑,說道:「謝謝你,這個禮物我很喜歡呢。」

郝帥笑道:「我也沒有什麼別的東西送你,你喜歡就好。」

葉霜霜眼波流轉,笑道:「可我也沒有什麼東西送還給你呀1

郝帥心中一動,厚著臉皮,指了指自己的臉,說道:「不如親一個,當作還禮了,怎麼樣?」

葉霜霜大羞,她瞧見這兩個音樂盒上轉動的親嘴小人兒,心跳如鹿撞,又飛快瞥了一眼不遠處的姚夢枕,她剛要嬌嗔,忽然間臉頰上一涼。

葉霜霜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觸手處濕潤,她一愣之下,抬頭道:「下雨了?」

郝帥也抬頭看去,卻見天上紛紛揚揚的飄下來極細極細的小雪,他驚道:「啊?下雪了?不會吧?這個時候居然還下雪?」

這時候,男生和女生的思維差別便顯現出來了。

郝帥奇怪的是這個時節上,江南的地面上居然還下雪!

可葉霜霜卻更多的是驚喜,彷彿老天爺都要為今天這一夜平添上幾分浪漫氣氛似的,歡喜得像個小孩子似的,拍掌笑道:「下雪了呢!郝帥,你快看1她伸出手來,在手掌心中接了幾片小雪花,像是邀功獻寶似的呈到郝帥眼前,笑道:「看,好可愛的小雪花兒啊1

郝帥見這小雪花瞬間即化,壓根就看不出哪裡可愛來,他乾笑了一下,說道:「是啊,要是化得慢一點,就更可愛了1

葉霜霜忍俊不禁的一笑:「真懷念上次與佳佳打雪仗的時候呀1

郝帥笑道:「這雪要是下得再大一點,就能打雪仗啦1

葉霜霜仰著頭,雙手搓動著,哈著氣,眼中滿是期待,她笑道:「是啊,好想趕快出院呢。」

郝帥用力點了點頭,說道:「嗯嗯,你會很快好起來的!不過在這之前,你得先保護好自己的身體,現在是不是該回病房啦?」

葉霜霜心中微微有些失落,但她還是點了點頭,說道:「嗯,是該回去了,萬一讓護士查房看到人不在,告訴媽媽,就不好了。」

郝帥笑著伸出手拉著葉霜霜的手,說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葉霜霜手被她一拉,身子輕輕一顫,但這次卻沒有掙扎,只是任由郝帥握著,紅著臉便跟著他去了。

等兩人到了病房,郝帥將葉霜霜送進房中,葉霜霜還了衣服。

郝帥笑著與她告別時,葉霜霜看著轉身離顴,她忽然輕輕咬了咬嘴唇,聲音微微發顫的輕聲道:「郝帥1

郝帥下意識的回過頭來,卻見葉霜霜忽然閉著眼睛在自己嘴上輕輕一吻。

郝帥瞬間腦海中像是爆炸了無數個原子彈似的,他剎那間便呆在了原地,呆若木雞的看著葉霜霜,魂飛天外。

葉霜霜吻過了郝帥后,嬌羞的朝他甜甜笑了笑,說道:「這是我還你的禮,謝謝你這些天陪著我,哄我開心1

郝帥這才回過魂來,他極為罕見的紅了臉,乾巴巴的笑道:「哪,哪裡有1

這時候反倒是葉霜霜顯得主動大方許多,她朝著傻傻的郝帥擺了擺手,笑道:「郝帥,明天見了?」

郝帥渾然沒有了平日里的靈性,傻兮兮的笑了笑,然後又傻兮兮的轉身離去。

倒讓葉霜霜有些失望的小聲嗔道:「笨蛋,你應該回我一句,郝帥天天見1

說完,她自己倒忍俊不禁的撲哧笑了起來。

葉霜霜看著郝帥離去后,她關上了病房的門,眼角含情,秋波脈脈,十分的嫵媚,她來到床邊,笑吟吟的伸手去逗弄籠中的雞尾鸚鵡,笑道:「郝帥,郝帥!以後就叫你郝帥好不好?」

她這兩天可沒少這樣逗弄這隻雞尾鸚鵡,這時她正逗弄著,忽然間聽到這鸚鵡發音不準的模仿道:「郝帥,郝帥1

葉霜霜頓時逗得咯咯直笑,她正笑著,卻忽然間門口有人敲了敲。

葉霜霜忽然驚喜過望,扭頭看去,下意識的想脫口而出:郝帥,是你么?

可大門一開,卻是易舒蘭推門而進。

葉霜霜只來得及吞回了已經到嘴邊的話,臉上的驚喜笑容還沒來得及收斂便被易舒蘭瞧在了眼裡。

易舒蘭奇道:「霜霜,怎麼了?笑成這個樣子?」

葉霜霜眼珠一轉,立刻笑著迎了上去,說道:「媽媽,你怎麼來了?」

易舒蘭放下手中的一個袋子,說道:「降溫了,給你送衣服過來,可別冷著。」

葉霜霜聽了暗自有些后怕,悄悄的吐了吐舌頭,這要是再來早點,只怕兩個人就都被逮住了!

葉霜霜心中發虛,不敢面對自己的母親,便隨口找了個理由:「媽,那你坐,我,我去洗個澡。」

易舒蘭不疑有他,說道:「去吧。」

普通的多人病房中也有單間的洗浴室,這特等病房中自然也是不缺的,葉霜霜進了洗浴室,關了門,放出熱水,自己解開衣服便在熱氣騰騰的洗浴室裡面洗了起來。

易舒蘭聽見自家女兒在浴室中一邊洗澡還一邊歡快的哼著曲子,她也不由得笑了起來,心道:霜霜這幾天倒真是心情好。

她正笑著,卻忽然間聽見旁邊的雞尾鸚鵡忽然間叫嚷道:「郝帥,郝帥1

易舒蘭一愣,隨即看向這隻雞尾鸚鵡,登時臉色便陰沉了下來,她目光閃動,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再看向洗浴室的時候,臉色已經變得面沉如水。

===============================================

今兒個忙,更晚了,就一更了,明天兩更繼續~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