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64章一文錢難道英雄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4章一文錢難道英雄漢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方奕佳小心翼翼的跟著張登峰來到辦公室中,剛進門,她眼睛一瞅辦公室裡面沒有其他的老師在,心面便稍微鬆了一口氣,搶著說道:「張老師,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我才沒有寫情書給郝帥,是四班的一個學生寫給他的,讓我給沒收了。」

張登峰奇道:「你為什麼沒收郝帥的情書?」

身為班主任,張登峰說話還是相當的委婉,他這句話的潛台詞便是在問:你是郝帥什麼人,憑什麼替他收情書,別人寫給他的情書,關你什麼事情?

方奕佳剛想張口說話,心中忽然想到一件事:哎喲,我總不能說替霜霜在幫她擋著別人塞給郝帥的情書吧?

這樣一說,豈不是把霜霜給出賣了?

萬一老師把這件事情打電話告訴給易阿姨,那霜霜豈不是慘了?她要是因為這件事情回不來了,怎麼辦?

想到這裡,方奕佳不禁背上出了一層冷汗,她張了張嘴巴,張口結舌的說不出話來。

張登峰看在眼裡,越發的確認自己的判斷想法,他嘆了一口氣,說道:「方奕佳,你是我選出來的班長,凡事要有帶頭模範作用。你現在年紀還小,不適合這麼早就跟同學談及感情。是,我知道郝帥同學的確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男生,但你更要為他著想啊!他本來學習成績就不怎麼好,萬一再沉迷於早戀之中,成績更不好了,那他怎麼辦?」

方奕佳聽得心面羞憤欲絕,她忍不住嗔道:「張老師,我真的不喜歡郝帥,我跟他真的沒有什麼1

張登峰不置可否,他問道:「那你為什麼幫他收情書?」

方奕佳急得滿臉漲紅,囁囁的說不出話來。

張登峰見她一臉赤紅,還以為是害羞的神情,便嘆道:「早戀固然不對,但事情既然做了,就要有敢於承認的勇氣。」

方奕佳終於忍不住了,她大聲怒道:「張老師,天底下男生死光了,我都不會喜歡這個臭流氓的1

張登峰極少見到方奕佳情緒這麼激動,他嚇了一跳,身子往後一仰,張大了嘴巴看著方奕佳。

方奕佳揮動著胳膊,大聲怒道:「這個傢伙就知道欺負人,就知道耍流氓,他哪裡好了?上次跟葉霜霜去他家,他居然帶著我們去沿街買菜,還害得我丟了好大的臉不說,連累得我單車都壞了,我還被爸爸媽媽訓了一頓!平時就更不用說了,有事沒事就跟我頂嘴,就跟我過不去,別人也許把他當個寶,可我就是不喜歡他,就是討厭他!你要是覺得我跟他早戀,那為什麼還安排我跟他做學習搭檔!你把我跟他拆開,座位也調開不就是了嗎1

張登峰看著方奕佳情緒激動的樣子,臉色禁不住有些古怪,他心中暗道:這些事情記這麼清楚,還說心面沒他?方奕佳啊方奕佳,你可知道很多的時候,愛情都是因為這些吵吵鬧鬧而開始的?

當你心面已經深深的記住另外一個人的時候,他就離走進你內心已經不遠啦!

但是,張登峰知道這些話他是不能說的,否則肯定會祭起方奕佳的逆反心理,說不定反而幫了倒忙。

張登峰苦笑著嘆了一口氣,站了起來,雙手按在方奕佳的肩膀上,將她按在了一把椅子上,說道:「方奕佳,你別激動,來來,坐下好好說話。」

方奕佳喘著氣,胸脯急劇起伏著,她扭過了頭,一臉孩子氣的執拗之色。

張登峰笑了笑,走到飲水機旁邊倒了一杯水,說道:「來,喝口水再說吧。」說著,將一次性水杯遞到她跟前。

方奕佳猶豫了一下,接過了水杯,泄憤似的一飲而盡,可又喝得太急,咳嗽了一聲,嘴角都溢出了水來,她抬手抹了抹,臉色這才緩和許多。

張登峰為了不再刺激她,便放緩了聲音,說道:「方奕佳,我相信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之所以把你和郝帥安排坐在一起,是因為班上你學習成績最好,應該多幫幫後進。郝帥同學雖然學習成績不怎麼好,但是他是一個極有天賦,非常聰明的學生,如果多努努力,他的學習成績是會上來的,你作為班長,有責任有義務要幫助他。」

方奕佳哼哼了一聲,別著臉,一臉的倔強,但也沒說什麼反駁的話。

張登峰笑了笑,接著說道:「好,我們不談你和郝帥的事情。我今天找你,是有其他的事情。」

方奕佳著臉說道:「什麼事情?」

張登峰說道:「學校裡面已經商量過了,今年我們學校春遊會去黃山遊玩,不過由於要出省,所以來回會要兩天一夜的時間,校委會特意叮囑我們班主任要聯繫好班幹部,要讓班幹部負責把同學們的紀律問題和組織問題抓起來。你是我們班的班長,也是我最信得過的學生,所以這件事情的登記、收費和組織工作,都要交由你來負責。」

儘管剛才還跟張登峰鬧紅臉,但方奕佳畢竟是小女生習氣,此時聽到春遊的事情,頓時眼睛一亮,驚喜的問道:「張老師,我們春遊去黃山啊?什麼時候去啊?要交多少錢啊?」

張登峰說道:「每個人基本上要交340元,如果有多餘的剩錢,回來會退還給你們的。」

方奕佳想了想,說道:「倒也不算很貴。」

張登峰笑了笑,說道:「到時候你負責登記一下,看班上有哪些學生願意去,如果有不願意去的,你詢問一下看看是有什麼困難,需要幫助。這種集體活動,盡量讓每個學生都參與,畢竟整天呆在校園裡面也不行,要多出去走走,多出去轉轉,行萬里路,讀萬卷書嘛,讀死書是不行的。」

方奕佳性子好動好玩,聽到這裡不禁笑了起來,之前的不快一下就拋到了九霄雲外,她說道:「好,我去問問。」

說完便要扭頭出門。

張登峰連忙喊住,說道:「哎,現在都放學了,你問誰啊?明天早自習的時候記得跟大家說一下就好了,時間就訂在十天後。大家最好三天後能夠把錢都交上來,名字都報上來。」

方奕佳應了一聲:「哎1說完便轉身出了門。

張登峰看著她風風火火的背影,直搖腦袋,笑了笑,說道:「這個丫頭,真是個急性子。」

方奕佳興高采烈的回到教室,卻瞧見郝帥正在和姚夢枕說說笑笑的從教室裡面出來,她頓時臉色一垮,哼了一聲,扭過了臉去。

郝帥瞧見方奕佳,訝然道:「喲,這不是我們萬民愛戴的班長大人嗎?」

方奕佳哼哼了一聲,冷笑道:「不敢不敢1

郝帥笑嘻嘻的說道:「怎麼,刑滿釋放,給放出來了?」

方奕佳怒道:「郝帥!你……」她忽然想到什麼,哼的一扭頭,說道:「我不跟你一般計較1

郝帥是個驢脾氣,他有事沒事喜歡撩撥一下對方,但如果對方沒反應,他便也消停了,可如果對方跟他來勁,那可就鄭重他下懷了,他會比對方更加的來勁。

郝帥以往只要一兩句話,就能把方奕佳撩撥得像個炮仗一樣,一跳三丈高,可今天居然偃旗息鼓了!

郝帥頓時覺得意興闌珊,葉霜霜也不在了,撩撥方奕佳又沒有反應了,這日子過得還有什麼勁啊?這還有啥樂子啊?

他撇了撇嘴,轉頭離開,眼角卻瞅到了姚夢枕身上,心面開始憋著壞要跟這個小妞兒鬧騰點什麼才好。

郝帥正琢磨著,忽然間聽見身後一聲呼喊:「對了,郝帥!明天記得帶340塊錢來1

郝帥一愣,回頭一看,卻見是方奕佳朝著自己說話,他奇道:「幹嘛?你要非法集資,準備逃往國外了嗎?」

方奕佳只覺得一股氣直衝頭頂,這個傢伙,真是狗嘴裡面吐不出象牙來,三句話,有兩句話都是招人厭的!

方奕佳嗔道:「呸呸呸,你才非法集資!學校十天後準備去春遊,要去黃山,你要是想去的話就帶錢來,不去的話,就別帶了,省得話多嘴臭1

郝帥驚訝的說道:「啊?原來是學校領導準備非法集資,逃往國外啊?方奕佳,你是準備跟他們一起跑嗎?」

方奕佳怒了,柳眉倒豎:「郝帥,你嘴巴裡面能說點好話出來嗎?」

郝帥哈哈一笑,朝著方奕佳招了招手,說道:「開玩笑的啦,我走啦!不用送哈1

方奕佳朝著郝帥扮了個鬼臉:「你去死吧,誰要送你!自作多情!1

郝帥絲毫不介意,嬉皮笑臉的與姚夢枕便下了樓。

剛出方奕佳的視線,姚夢枕便一臉興奮的拉著郝帥的胳膊,說道:「喂喂,你要出去玩啊?能不能帶我一起去?」

郝帥翻了一個白眼,說道:「拉倒吧,我自己都不一定能去,還帶你去?」

姚夢枕急了,她是個閑不住的性子,這些日子呆得都快膩了,有機會出去走走,自然便歡欣雀躍,滿懷期盼,可聽郝帥這樣一說,心中一下沉到了底,她道:「為什麼不去啊?行萬里路,讀萬卷書,多出去走走,對你修行也有好處啊!再說了,這是去黃山也!你沒聽說過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岳嗎?這可是修行靈地,你都不去嗎?」

郝帥心面自然也是想去的,他一臉悻悻的將自己口袋掏了出來,裡面就幾個硬幣,他臉色糗糗的說道:「你有錢去嗎?我們的錢早就花光了好不好1

姚夢枕一愣,她與郝帥坑蒙拐騙弄來的錢,早就被零零碎碎的花了個精光,這些日子他們又沒有做什麼偷搶摸拿的事情,自然不可能有什麼進賬的,鄒靜秋一個人養家,勉強支撐家庭開銷溫飽就已經是極限了,想讓她一下掏出六百八來,那……幾乎是不可能的,甚至三百四她一時半會都不一定掏得出來!

姚夢枕哭喪著臉,說道:「不是吧?我們怎麼這麼窮啊?」

郝帥打了個哈哈,說道:「沒辦法,誰讓你運氣不好,不挑個有錢的法主,誰讓我運氣不好,投胎的時候不挑個有錢的老爹?」

姚夢枕不說話了,悶著腦袋氣鼓鼓的一言不發,她低著頭,眼珠子卻不住的打轉,像是在想著什麼。

郝帥一本正經的勸道:「好啦,你別急,我再慢慢想想辦法就是了。」

姚夢枕聞言一喜,拉著他的胳膊說道:「對對對,你鬼點子最多了,眼睛一轉就有一萬個壞主意,快點想快點想1

郝帥不悅道:「喂,有你這樣說話的嗎?」

姚夢枕陪笑撒嬌道:「說嘛,快說嘛1

郝帥想了想,一臉正色道:「其實也很簡單,只要把你給賣了,想必我們就有錢花了1

姚夢枕大怒,一拳朝著郝帥打去:「你找死呀1

郝帥哈哈大笑,向前奔去,大聲喊道:「插標賣首嘍,有人要賣身嘍1

姚夢枕氣鼓鼓的在後面追著,兩人一路打打鬧鬧,沖回了家中。

還沒進門,郝帥便聽見鄒靜秋的聲音憤怒的從家中傳了出來:「出去,你們給我滾出去!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眼前,你聽見沒有1

========================================

這兩天忙,今天和明天就一更了,後天恢復兩更~~~

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