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68章兄弟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8章兄弟殺手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滿臉疑惑的看著姚夢枕,不解的問道:「不是說有心為善,雖善不賞么?怎麼還漲了這麼多功德?」

姚夢枕想了想,說道:「我知道了!雖然說有心為善,雖善不賞,但這也是指的是特定的事情。譬如說你上街做一件好事,如果帶著很強的的功利心去做的話,那上天就會認為你這並不是懷著好意去做一件好事,所以便是有心為善,雖善不賞。但是我問你,你說如果你要去做一件好事,但這件事情有很大的危險,那麼事情就又不一樣了。」

姚夢枕侃侃而談道:「一件有危險的事情,雖然是帶著功利心去做,但要想戰勝這種危險所帶來的恐懼,這也並不是什麼人都能做到的。就好像警察抓賊,這麼危險的事情,如果沒有獎勵,那這個世界豈不是亂套了?」

郝帥奇道:「那這個世界上功德最高的不就是這些警察了?」

姚夢枕搖了搖頭:「可警察是拿工資的呀!抓賊是他們的職責啊,職責所在,上天自然就沒有獎賞了,但如果一個人的職責不是抓賊,他依舊挺身而出,那麼上天會認為你這是盡天道,是會獎賞你的!這就是人在做,天在看1

郝帥一時間聽得發獃,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看天,心面毛毛的,像是在被一雙看不見的眼睛盯著似的。

這不扯的么?弄得自己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好像被人偷窺似的,一點點隱私安全感都沒有!

郝帥忍不住小聲嘟囔道:「這幫傢伙,既然人世間有劫難,幹嘛不自己下來解決?」

姚夢枕老氣橫秋的拍了拍郝帥的肩膀,說道:「別開玩笑啦,仙界與人界是不能互通往來的,從仙界到人界去,是要花費極大週摺的,或者轉世投胎,或者打破仙界壁壘,或者寄宿法寶;而要從人界到仙界去,就必須捨棄自己的肉身,只有陽神能夠穿梭仙界大門。」

郝帥奇道:「那你呢?」

「我?」姚夢枕指了指自己,說道「我當然是寄宿法寶才能來到這人世間的啊!結果害得自己一身法力神通都沒了1

說到這裡,姚夢枕不禁悻悻然,有些意興闌珊,她說道:「算啦,走吧,回家了。」

郝帥點了點頭,兩人一路上說著話,回到了家中。

他們兩人剛上樓,便見對面樓下站出一個身影,陰森的看著郝帥家的方向。

這人左右看了看,像是在觀察著四周的環境,他默記了一下四周的情況后,最後深深看了一眼郝帥住的地方,自己便轉身離去。

他出了小區后,很快來到小區旁邊的一家公寓之中,走到五樓的503房間,有節奏的敲了敲門,這時大門打開,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將門拉開了一條極小的縫,只露出一隻目光陰鷙的眼睛。

這人朝著屋裡面的人微微點了點頭,裡屋的人這才關上了門,嘩啦一陣聲響后,將裡面的門閂打開,這才開了門。

這兩人是兄弟倆,在門外的哥哥叫龍偉強,在門外的弟弟叫龍大強,東北黑龍江佳木斯人,兩個人都繼承了東北人的特點,身材高大魁梧,面目粗獷,手腳孔武有力。

龍偉強進了房間后,龍大強正將一隻手握著的槍往背後插,兩人目光一碰,都微微點了點頭。

他們兩人在接到了自己老闆的任務后,第一時間便搭乘了香港到上海的飛機,然後高鐵直達到東吳市,馬不停蹄的便趕到了郝帥家附近。

剛一到地方,哥哥龍偉強便開始四處探查周圍環境,弟弟龍大強則選擇落腳地點,為接下來的伏殺行動做著準備。

這兄弟倆無論是龍偉強還是龍大強,在國內那是通緝榜上都掛得上號的特大殺人犯,兄弟倆自幼父母雙亡,從小性格粗野,經常性的打架鬧事,初一便輟學不再念書,從此踏上了黑道,開始混社會。

一開始兩人還只是小打小鬧,跟著當時佳木斯一位小有名氣的黑道老大後面當馬仔,但很快83年東北二王特大案件爆發,隨後引發了83年到85年的嚴打事件。

東北那些平日里所謂的黑幫上上下下被瞬間摧毀,尤其是當兄弟倆龍偉強和龍大強看著自己平日里囂張得不可一世,走在大街上都沒什麼人敢正眼瞧他的老大像一條喪家之犬一樣被押送往刑場槍斃后,兩人頓時意識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哥哥,這裡不好吃這口飯,咱們還個地方吃飯吧1在刑場觀刑的弟弟龍大強看著自己曾經的老大被一槍斃命后,如此對自己的哥哥嘆了一口氣。

兄弟倆雖然哥哥年長一歲,身材也較為魁梧一點,但是腦子卻是弟弟靈活得多,因此任何事情出謀劃策,都是弟弟來做,哥哥負責實施。

在聽了弟弟的話后,兩個未成年人毅然決然的踏上了偷渡之路。

那年頭東北人要偷渡,去處就幾個,北上俄羅斯,西去中東,東去東瀛或者南朝鮮,再或者南下香港。

那年頭,俄羅斯還是蘇聯的一部分,東北人往俄羅斯偷渡,那是非常犯二的事情,只聽說過兩邊來回倒騰的倒爺,從來沒聽說過有人願意往苦哈哈的西伯利亞那鳥不拉屎的地方偷渡的,這不是有病么?

至於西去中東,那就更二了,人家第五次中東戰爭打得熱火朝天,以色列和敘利亞、黎巴嫩掐得死去活來,這時候去,不是自己作死么?

至於香港……那是廣東福建人最喜歡偷渡去的地方,東北銀……咱們還是就近吧!

之所以不去南朝鮮,那是因為八十年代的南朝鮮是個屎一樣的地方,韓國歷史上最醜惡的光州事件所引起的動蕩剛剛過去不久,韓國軍政府依舊猖狂的鎮壓著國內的民眾。

也萬幸弟弟龍大強平日里喜歡讀報,也習慣在新聞中觀看國際新聞,那年頭電視內容極為匱乏,但新聞聯播卻是萬年不變的套路,「中國人民生活得幸福美滿,世界人民生活得水深火熱」。

弟弟龍大強一瞧,喲,中東不能去,朝鮮不能去,香港太遠,不想去,那……咱去禍害小日本吧。

哥倆商議了一陣后,便湊上了自己所有的家當,一塊兒偷渡前往了日本新宿,開始了在日本艱難的打拚日子。

一開始,兄弟倆到了日本,依舊沒有逃脫當馬仔的份,依舊是跟在後面當小弟,尤其是那時候的日本雖然已經有不少中國人偷渡過去,中國黑幫勢力急劇膨脹,但東北幫……真心勢力不大。

在日本黑幫勢力最大的,是福建幫、上海幫、北京幫,東北幫……一直很難出頭。

兄弟倆一看,在日本也沒前途,便再次跑路,跑到了東南亞金三角一塊兒,這時候兩人的身材也已經長成,從兩個豆芽菜變成了五大三粗的魁梧大漢,多年廝殺熬出來的身體也極為健壯,手上功夫十分了得。

兄弟倆到了金三角,很快被當地武裝分子招募,正式拿起了槍,干起了殺人放火金腰帶的活兒。

這哥倆雖然不是本地人,但是心狠手辣,敢打敢拼,屢屢在武裝衝突中立功,因此很快便闖出了名號,甚至受到當時泰國查差將軍接見,極為賞識。

但弟弟龍大強是個有腦子的,他知道他們混得再好,也不過是別人跟前的一條狗,而且這種整天扛著ak47槍林彈雨的日子,實在是……死亡率太高了一點,而且賺也十分有限,再加上,金三角這一塊的人,都他媽的是土鱉,見識過了新宿繁華的東北哥倆真心瞧不起這裡的農村生活,整日里在地裡面跟罌粟打交道,這是個什麼事兒?

就算要當狗,咱也挑個好一點的主顧不是!

龍大強和龍偉強再次一商議,兩人毅然逃離金三角,再次返回了日本新宿。

金三角這是世界上政府軍與毒販武裝力量交火程度最密集的區域之一,走在路上被一梭子彈掃翻在地,走在田間小路上被一顆地雷炸得方圓十里之內都是自己的殘肢斷臂,那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在真刀真槍中鍛鍊出來的兄弟倆再次踏入這繁華世界,真像是兩條野狼闖進了羊圈。

黑社會的火拚和軍隊之間的火拚,那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

兄弟倆沖回新宿后,極大的壯大了東北幫的勢力,2002年9月27日,兩人做下了震驚日本警視廳的歌舞伎町茶室槍擊案,兄弟倆衝進日本三大黑幫組織之一住吉會藤本組,射殺其組織幹部一死一傷后,大搖大擺離去。

這個案件對於日本的影響絲毫不亞於當年中國東北二王事件,日本警視廳和日本國朝上下震怒,從此掀起了瘋狂而嚴厲的打擊中國黑幫勢力行動。

兄弟倆一瞧,日本呆不下去了,便南下逃到了香港。

但這時候兄弟倆已經不再是無名小卒,而是黑道上響噹噹的龍家二兄弟!

龍家兄弟倆很快被郝家的老二收入了手下,從此倚仗為陰影中的左右臂膀,但凡有需要擺平的事情,便派兄弟倆出馬,也沒有他們擺不平的事情。

這兄弟倆今年已經四十多歲,儘管身體已經過了黃金時期,但是作為殺手,他們技能能力依舊處於巔峰狀態,而且經驗豐富,老而彌篤,在他們眼裡,伏殺一個高一的男生,那簡直就跟捏死一隻螞蟻沒有任何的區別。

他們的手上沾滿了鮮血,在他們的槍口下有日本臭名昭著的黑幫頭領的性命,有殺人不眨眼的毒梟鮮血,甚至還有各國軍人的冤魂。

如果這次任務只是要殺死這個高一學生的話,那他們只怕現在就大搖大擺的拎著消聲手槍衝進郝帥家中,照著家裡面所有喘氣的人來上幾槍,然後他們就可以收工回去領賞錢了。

只不過……可惜的是,老闆讓他們做得神不知鬼不覺,最好像是一場意外!

那……就得好好琢磨琢磨,考慮考慮了。

「兄弟,想好怎麼做了么?」哥哥龍偉強看著桌前一張精細的東吳市地圖,撿起桌上的一把改裝五四手槍,熟練的拆卸著槍支零件,拿起一塊帶油的抹布,開始給槍支做著保養。

弟弟龍大強走到桌前,他目光陰鷙的盯著地圖,沉默了一會兒,多年的廝殺生涯讓他渾身上下都充滿了濃厚的殺氣,一天到晚想著殺人放火的事情與勾當,這也讓他的目光變得如同禿鷲一般陰冷,他目光冷冷的掃了一眼地圖,在東吳市二中和郝帥的家之間畫了一條線,聲音陰沉的說道:「這是他平時的上學路線圖。」

哥哥龍偉強瞧了一眼,撇了撇嘴,說道:「明白了,明兒個我去找輛車,撞死他拉倒1

龍大強嘿的一笑,說道:「這可不行,這太扎眼了,一看就知道是謀殺!老闆那位老爺子可不是傻瓜,不能蠻來1

龍偉強腦袋一歪:「那怎麼辦?」

龍大強陰惻惻的一笑:「等,等上幾天看看,仔細觀察一下,從來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更何況,這個小屁孩子怎麼可能知道,他的小命已經不長了1

================================

晚上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