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78章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8章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高一一班的老師們和學生們此時驚魂未定,有的人從客車的地板上爬了起來,有的人從客車的前門和破碎的窗戶中爬出,他們茫然四顧,甚至不知道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驚人的事情。

方奕佳獃獃的看著一片狼藉而空曠的地面,她不敢相信那個嬉皮笑臉,經常跟她鬥嘴吵架的男生竟然就這樣死了!

他平日里也許輕浮嬉鬧,也許玩世不恭,也許在言行舉止上看起來不夠成熟,但是在這一刻,他表現得比任何人都要像一個英雄,都要像一個男人。

方奕佳忽然覺得自己內心深處像是被一隻看不見的手給硬生生的撕裂開來,一剎那間一股難以忍受的悲戚痛徹心扉!

這個性子嬌蠻的長腿女生跪坐在車頂上,眼淚忍不住簌簌的跌落下來,可就當她要放聲大哭的時候,忽然間一隻手突然從崖岸邊伸了出來。

方奕佳頓時一愣,她全身也不知道哪裡來的一股力量,忽然間一下跳了起來,她飛快的跳下客車,發瘋一般朝著懸崖處跑去。

此時上方的崖壁處依舊有零碎的石塊泥土不斷跌落,一些老師們遠遠的看著,根本不敢上前,他們瞧見方奕佳勇敢的沖了進去,一個個驚得大聲喊道:「方奕佳,快回來!1

方奕佳衝進被巨石砸過的場地,她腳下一踩,便覺得地面已經變得無比鬆軟,自己像是踩在沙灘上似的,而郝帥的兩隻手正扒在懸崖邊沿上,身子吊在半空中。

方奕佳喜極而泣,捂著嘴飛快的衝到郝帥身邊,兩隻手用力的抓住了他的胳膊,大聲喊道:「郝帥1

郝帥在巨石即將砸中自己的一瞬間,自己轉身跳下了懸崖,這種看似找死的舉動卻讓他躲過了隨後而來巨石的砸壓,他若是站著不動,肯定會被巨石砸中,然後毫無意外的轟下懸崖,但他自己跳了下去后,卻正好險到毫釐的躲過翻滾的巨石,而他人在下墜的過程中硬生生的扭過身子,雙手抓住了懸崖峭壁處的凸出石塊,等巨石翻滾下去后,他這才一點點的往上爬去。

郝帥此時只覺得自己體內的力氣飛快的流逝,似乎道法「天下無敵」的時間已經過去,他的身體變得比之前更加的透支乏力,他渾身上下每一塊肌肉似乎都要爆炸開來似的,能從懸崖上一點點的爬上來,這已經是他強大的求生慾望所催生出的極限。

等方奕佳抓住他手的那一剎那,郝帥已經感覺到自己身體最後一分的力氣都消失了,他的身子忽然間往下猛的滑落!

方奕佳被他拉扯得一聲尖叫,半邊身子都滑下了山崖邊沿,可她依舊兩隻手緊緊的抓著郝帥的胳膊,尖聲大喊道:「郝帥,別放棄啊!用力!1

郝帥此時渾身肌膚一片血紅,皮下的毛細血管因為肉體超越了所能承載負荷的極限,幾乎全部爆裂,郝帥整個人渾身浴血,就彷彿是個血人一般,他精神有些恍惚的抬頭看了一眼,只見一張熟悉的面孔在眼前晃動著,像是姚夢枕,又像是葉霜霜,等他再看清楚時,卻是平日里一直與他吵吵鬧鬧的方奕佳。

郝帥勉強笑了笑,說道:「快放手啊,白痴1

方奕佳破口大罵道:「郝帥,你想當英雄嗎?你才是白痴,快點給我上來啊!你答應過葉霜霜的,你答應過你要等她的1

郝帥原本眼前世界變得越來越黑暗,耳中聽到的聲音也嗡嗡作響,似乎越來越遙遠,可等他聽見葉霜霜三個字的時候,忽然間精神一振,耳中不僅清楚的聽見方奕佳的呼喊聲,還聽見了一陣嘩啦的石塊跌落以及吱吱的斷裂聲。

郝帥扭頭一看,卻見懸崖邊沿處的石塊嘶啦嘶啦的出現一道又一道的裂縫,卻是之前的巨石砸過的地面已經開始出現崩塌。

郝帥有心想要朝著方奕佳怒吼,讓她趕緊離開,可他這時候連大口喘氣都已經是一種奢望,他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喘著氣,艱難的說道:「白痴,你還不放手?你也要掉下去啦!你想搶我風頭嗎?」

方奕佳嘴巴緊緊的抿著,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站在死亡的邊沿線上,但是她依舊死死的沒有放手,她張開口,剛想反駁,卻忽然間旁邊轟隆一聲巨響,地面往下猛的一沉!

方奕佳身子搖晃了一下,一聲尖叫,她半邊身子再一次往下滑落了下去!

郝帥急道:「快放手啊,白痴1

方奕佳大聲哭喊著:「不放,我就是不放!我答應過霜霜的,我答應過她的1

郝帥嘴角流露出一絲苦笑,緩緩說道:「為什麼老跟我過不去啊1

他話音剛落,忽然轟的一聲巨響,在他們腳底下的土地山崩一般破碎塌裂,兩個人像頓時與無數碎石泥塊一塊兒跌落了山崖。

郝帥人在半空中翻滾著,可他的手與方奕佳依舊死死的拉扯在一起,方奕佳尖利的叫喊聲刺痛了他的耳膜,倒讓他原本越來越昏暗的眼眸變得清亮了幾分,他用盡了最後幾分力氣,將方奕佳在半空中拉到了自己跟前,用自己的身子掩護著她,然後自己背部朝下,重重的朝著茂密的叢林中摔落下去。

劇烈的破空聲在郝帥耳邊呼呼作響,急劇的失重感讓郝帥覺得心臟幾乎跳到了喉嚨口,他仰頭看著越來越遠的天空,腦海中忽然變得一片清明。

自己這是要死了嗎?

郝帥緩緩閉上了眼睛,耳邊勁烈的風聲和方奕佳的尖叫聲變得越來越遙遠,越來越遙遠。

這時候,這一場突如其來的橫禍這才算徹底結束,前後時間總共甚至都不超過兩分鐘,原本喜氣洋洋的東吳市二中高一的老師和學生們此時都驚得呆了,他們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所有的事情就已經結束了。

老師們學生們獃獃的從車上下來,他們仰頭看著崩塌的山體,又一個個小心醫塌陷的山路旁邊,伸頭往下望去,他們只見山路下面是懸崖萬丈的深淵,郝帥與方奕佳已經不見了人影,不知死活。

而在山崖上的龍偉強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當他看到郝帥力挽狂瀾的時候,他實在是被震撼得毛骨悚然,但當他看見郝帥最終跌下懸崖的時候,他終於鬆了一口氣。

「這年頭好人不能做啊1龍偉強哈哈笑著「他要是自己獨自逃命,早就活下來了1

龍大強也冷笑了一下,嗤之以鼻道:「這個傻x!還想當英雄1

龍偉強用力拍著自己弟弟的肩膀:「到底是你心思周密,這第二次爆破可太厲害了!我都沒想到1

龍大強微微得意的笑了笑,說道:「該走了,把這裡收拾一下,我們就離開了,一會下山,到這個傢伙墜山的地點去搜查一下。」

龍偉強一汊還去幹什麼?」

龍大強道:「活要見人死要見屍1

龍偉強不以為然的擺手道:「這掉下去還能活?真以為拍電影呢?」

龍大強扭過頭,似笑非笑道:「哥哥,你不拿點憑據,老闆憑什麼相信你完成任務了啊?再說了,這個傢伙肯定不是普通人,他能一個人拉上一輛大貨車,難道掉下去就一定死了嗎?」

龍偉強一愣,他一下想起之前的情景,禁不住硬生生的打了個冷戰,他臉上的輕蔑得意漸去,一臉慎重的點了點頭:「你說得沒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萬一他沒死的話……」說著,他一聲一拉槍栓,一臉殺氣騰騰道:「老子就讓他再死一次1

正當郝帥在黃山腳下遇襲的時候,在黃山市的另外一邊,一場好戲也拉開了序幕。

玄子先是開車在黃山市火車站接了孫健,然後載著他開著普桑,穿過最後一個收費站,下了205國道,往焦村鎮方向開去。

這個地方正在黃山市的黃山區當中,可以說也是在黃山的範圍之內,只不過地處山坳,較為偏僻荒野,別說與大城市相比,就算與三線四線五線城市相比,都顯太荒涼。

玄子一路開車,穿過一條馬路,來到了一處平頂的三層樓房處。

孫健下了車,左右一看,卻見這棟樓房旁邊幾十米處都沒有任何的房屋,在遠處,四周都是低矮不平的房子,大多是磚房,破舊不堪,一些當地的女人們抱著孩子用一種好奇而警惕的目光打量著他們,再遠一點便是農田,農田再遠處便是接天連地的起伏山脈,說這裡是鎮,更應該稱這裡是典型地道的城鄉結合部。

這棟三層樓的樓房刷著白漿,裡面沒有任何裝修,門口一片偌大的停車場,十分空曠,視野頗為遼闊,遠遠的來了人,他們一眼就能瞧見,因此選在這裡作為交易地點,實在是一個好去處,警察根本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包圍這個地方,往三樓一站,方圓幾百米之內的情形一目了然。

有一丁點兒動靜,他們便早就逃之夭夭。

孫健下了車后,帶著玄子走進了大樓,迎面看見一個一臉彪悍的光頭迎了上來,伸手便要檢查他們身上有沒有帶武器。

孫健笑了笑,抬起手準備讓他們檢查,卻聽見二樓傳來一個聲音:「行啦,別檢查啦,老孫我還信不過嗎?」

孫健朝著光頭點了點頭,又跟玄子打了個眼色,自己抬步上了二樓。

他剛來到二樓,目光一掃,便見五個身高不等的男子簇擁著一個面目粗獷,身材中等的男子站在房間中央,在這個男子腳下放著一個未曾打開的旅行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