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79章這是什麼情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9章這是什麼情況?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這棟樓房是典型的毛胚房,甚至叫毛胚房都是恭維,應該叫做爛尾房,不管是裡面還是外面,連膩子都沒有刮,露著的全部都是紅色的磚頭,地板也是粗糙的水泥地板,窗戶就更簡陋了,一個大方框的窟窿口,採光透風倒是十分良好。

孫健走上樓,瞧見這個男人,頓時臉上裂開一個笑容,難得一張殺氣騰騰的刀疤臉上變得多了幾分人色。

他呵呵笑著張開了手,朝著對方走去,笑道:「銘哥,好久不見1

這個叫銘哥的男人叫做張家銘在這一片地方是有名的一霸,曾經干車匪路霸起家,後來當地政府為了大力發展旅遊業,嚴厲打擊車匪路霸行為,他作為黑老大被追得四處跑,因此便轉了行,開始全國游躥,搞起了游擊戰的行為,這裡搶一票,那裡偷一票。

後來一次在南京得罪了當地的地頭蛇,險些丟了性命,恰好遇到孫健,被救了回來,因此兩人結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誼」。

張家銘雖然是走黑道的,但頗講義氣,全國轉了一圈后,倒是結識了不少道上的兄弟,尤其是在流竄到雲南邊境的時候,學到了仿製槍械的一手好本事,於是回到自己的老家后開始搞起了地下軍火。

當然,這種地下軍火和境外的那完全不是一回事。

境外的軍火出手都是大傢伙,威力嚇死個人,他們做的大多都是手工土作坊做出來的模擬手槍,尤其是以仿五四、仿七七居多,甚至還做一點仿製國產微沖的傢伙。

雖然說是仿製,但做工卻是不錯,威力並不差到哪裡去,大傢伙幾十米內中一槍那也是要人命的,小傢伙雖然有點粗糙,但是十幾米內也是能打死人的。

國內對於槍械的管制極為嚴格,比毒品更加的嚴厲,但實際上在暗地裡有大量的槍械在悄悄流動著,私藏著。

尤其是在邊境,槍械的管制基本上就是有令無禁,法律文令基本上就是擺看用的,幾乎家家戶戶私底下都有藏槍,至於混黑道的那就更不用說了。

你要連把槍都沒有,好意思說自己是混黑的?出門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吶!

所以,這種生意張家銘剛開始做便立刻火爆了起來,買槍的人源源不斷。

連帶著張家銘老家附近的鄉親鄉民們都參與了進來,這一塊兒地處城鄉結合部,往外一點就是城市,往內一點就是農村,交通相對便利,同時又背靠農村,雖說在農民工兄弟們都大量出去打工的大環境下,張家銘找不到大量的年輕勞動力,但留守的女人和小孩一樣也可以幹活啊!

這塊地面雖然背靠黃山,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許多人靠著旅遊業發了一點小財,但是……很快這些人就被那些有背景有靠山的人給擠到了一邊。

想擺攤想開店?成啊,交錢,收稅!而那些有背景的不僅地段好,而且還免收錢,連稅都逃得乾乾淨淨,自然價錢也低得多,生意自然也紅火得多!

官商勾結下,平民小老百姓靠什麼爭?

這樣一來,這些當地人大多都投靠到了張家銘的手下,有的負責在流水線上做傢伙什,有的則在外圍里三層外三層的充當哨崗。

那些在加油站工作的工人、在路口玩耍的孩子、在村頭奶孩子的婦女、在樹下閑聊乘涼的老人,都是張家銘的耳目,外面只要有陌生人進來,或者有什麼異狀,別說方圓幾百米了,十里之外來了什麼人,第一時間張家銘就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人來少了,他就們捉迷藏,人來多了,他扭頭就往山裡面一鑽。

反正手工小作坊的流水線也值不了幾個錢,卸下來扛著就能走,再說了,狡兔三窟嘛,山裡面咱還有工坊呢!

老毛傳授下來的寶貴經驗被張家銘學了個精,因此勢力膨脹極快,此時再見面的時候,孫健見眼前這位曾經失魂落魄,小命不保的老朋友此時卻是紅光滿面,一臉的春風得意,原來見面的時候,他都會主動上前與自己擁抱,可這一次對方卻是穩穩的站在原地不動。

孫健心中暗自皺眉,但他還是頗知進退的主動上前打了招呼,張家銘見孫健上前,他這才笑了起來,張開手與孫健擁抱了一下,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小孫吶,好久不見了,最近氣色不錯啊1

孫健心中更是不悅,以往張家銘都是親昵的稱呼自己為阿健,現在倒是好了,喊自己小孫,分明是要壓自己一頭。

不過他這一次來是來做生意,不是來排大小,因此他也極有城府的沒有表露出來,不咸不淡的暗諷了一句:「哪裡有銘哥威風啊?」

張家銘卻是沒聽出來,他呵呵笑著,熱情的與自己的手下介紹道:「來來來,這就是我平日里跟你們說的小霸王,手上功夫可是厲害得很哪,當初在道上一挑三,這才將我從鬼門關前拉回來啊1

張家銘身旁的一個光頭目光不善的盯著孫健,似笑非笑的說道:「功夫好頂個屁用,這年頭誰在道上混還靠功夫吃飯?還不是靠這個?」說著,他比劃了一下手中的槍。

孫健眉頭更是微蹙,但隨即又笑道:「說得沒錯,三腳貓功夫,不值一提。」

光頭哼了一聲,還要再說話,卻瞧見自家老大張家銘斜睨了他一眼,這才將話咽了回去。

張家銘笑道:「窮鄉僻壤的,手下的人野慣了,你別跟他們一般計較。來來來,你的貨在這裡!我說小孫吶,到底是你腦子好使啊,居然讓學生帶貨,厲害,膽子夠大1

對於讓學生帶違禁物品這種事情,甚至直接參与到黑道上的事兒來,在整個道上,這並不是第一次。

在很多邊境邊遠地區,這種事情非常多見,但那裡的小孩兒從小就接觸這種是非事情,膽子也大,見的世面也多,不像內地的孩子都是溫室里的花朵,出了屁大點事,都嚇得跟鵪鶉羔羊似的,除了發抖就是發抖,心理素質差得一塌糊塗,用道上的人來說,用他們,那都是自己找死,指不定回家就心理崩潰,把他們給賣了。

所以張家銘是真心佩服孫健敢讓內地的高中生來帶貨,他還真敢相信!

孫健自然不會將其中的事情解釋那麼多,他笑了笑,說道:「哪裡,我才是佩服銘哥的信用和義氣,拿了貨連看都不看就等著我來。」

張家銘擺手笑道:「在道上混,講信用才是最重要的嘛!來來來,先看看我這次給你準備了什麼好貨。」

說著,他對旁邊的光頭打了個眼色。

光頭瞥了孫健一眼,然後自己走進旁邊的空房,拎出一個沉甸甸的蛇皮袋,然後往孫健腳下一扔,發出當一聲響。

孫健笑了笑,彎腰看了看,卻見袋子裡面裝著五支仿五四和兩支仿國產79式微沖,剩下的便是黃燦燦的7.62毫米口警,密密麻麻,怕不有幾千發。

孫健拿起一把槍,卻見槍身上滿是油膩,顯然是剛從生產線上下來的,他熟練的將槍械拆解開來,又熟練的組裝上,虛瞄了一下,微微點了點頭。

孫健笑了起來,指了指張家銘腳下的袋子,笑道:「銘哥,你自己看看貨吧。」

張家銘笑著看了一眼袋子上面的鎖頭,說道:「還是小孫你來吧?」

孫健笑了笑,走過去蹲下身,輕描淡寫的將拉鏈扯斷,剛一打開袋子,低頭往裡面一瞧,饒是他見慣了風浪也不禁頓時駭得蹭的一下跳了起來,啊的一聲大喊往後蹬蹬蹬連退三步!

旁邊的人見他這樣,也都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然後瞪大了眼睛往袋子裡面瞧去。

只見,這袋子裡面緩緩的伸出一隻雪白如玉的手,五指細嫩如蔥,雪白皓腕,晶瑩剔透,緊接著,又從袋子裡面鑽出一個腦袋,豎著雙馬尾的辮子,分明是個女孩兒,女孩兒雪膚貌美,粉雕玉琢,從袋子中鑽了出來,雙手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揉了揉眼睛后,茫茫然的四顧了一下,頓時也呆住了。

不用問,姚夢枕對於四周這陌生的環境,這七個瞪著牛眼的大老爺們也同樣感到非常的震驚!

這,這,這是哪裡?我,我不是應該醒來的時候跟郝帥在一起么?

姚夢枕眨巴著大眼睛瞧著這些滿臉橫肉,橫看豎看怎麼看都不像好人的傢伙們,她心中越發的古怪。

她正滿頭霧水,孫健更加的目瞪口呆。

我了個草,老子的貨呢?

老子幾百萬的貨呢!!

孫健這一刻真是吃人的心思都有了!

誰能告訴我,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而這時,姚夢枕忽然間瞧見對方也一個個眼珠子都險些從眼眶裡面蹦出來,她忽然心中一動。

郝帥這個臭傢伙到哪裡去了?

他,他該不會把我給賣了吧?

不對不對,這個傢伙雖然混蛋,但不至於這麼混蛋!

可,可是……

可如果不是這傢伙把自己給賣了,那自己怎麼會在這個地方?

咦,不對……這些傢伙,好像也很嚇一跳的樣子啊?

難道說……出了什麼意外?

姚夢枕是見過世面的人,自然知道眼前這種情況自己一定要hold住,一定要冷靜!

自己震驚,對方比自己還震驚!

而且對方眼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

雖然人多,一二三四五六七,不就是七個大壞蛋么?

姑奶奶我全部都收拾了!

輸人不輸陣,氣勢poss得先擺出來!

想到這裡,姚夢枕蹭的一下跳了起來,兩條辮子一甩,意氣風發,趾高氣昂的說道:「看什麼看?都給我老實點!小心惹毛了姑奶奶我……」

她話沒說完,旁邊的幾個大老爺們動作整齊劃一,齊刷刷的抽出腰間的槍來,齊齊的指在了姚夢枕的腦袋瓜上。

姚夢枕下凡了這麼長時間,自然是知道這個傢伙什的厲害的,眼見這麼多槍指著自己,她臉上囂張的神情頓時消失不見,她兩隻眼珠子直勾勾的盯著指在自己鼻尖處的一個黑洞洞的槍管,臉上乾巴巴的笑了起來:「有,有話好商量嘛1

說完,她心中忍不住大聲咆哮了起來。

郝帥,你這個混蛋,你到底在哪兒啊!

姑奶奶我這又是在哪兒啊!!

==========================================

四月第一天,求各種票票支持!!

童鞋們,17k搞船票活動啊,看了一眼才知道,木有船票不能去年會啊~~~

諸位鄉親父老,你們不想看見唐唐我連年會都去不成吧?打賞一點唄?

而且,這活動貌似讀者也可以拿到一張船票去年會的。

哦,對了,年會聽說是在海南三亞開……唐唐我想去啊,拜求諸位啦!

晚點兒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