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80章童顏魔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0章童顏魔女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正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姚夢枕自認為自己不是好漢,是一個地地道道,威風八面的九天仙女,但……大修行人,大神仙也有夾著尾巴裝孫子的時候啊!

丹鼎派創始人葛洪曾經被曹操追殺得四處逃竄,太白金星曾經被孫行者揪著鬍子欺負嘛!

奴奴,這,這不算什麼!

能屈能伸,方為大丈夫!

呸呸,不對,方為大女人!

也,也不對!

哎呀,總之,眼前要認慫就對了!

面對著眼前六把槍,再加上很快孫健也抓起了一把槍,嚓一聲上了彈夾,一臉殺氣騰騰的指著自己,姚夢枕心面更是跌到了谷底,不停的安慰著自己。

孫健眼睛裡面滿是猙獰與血絲,他撲到姚夢枕跟前,咆哮道:「你是誰!貨呢,我的貨呢!1

姚夢枕眼見他一雙滿是血絲的眼睛就在眼前,睚眥都幾乎裂開,她強忍住自己抬手便想一記雙龍奪目的慾望,嘴巴一撅,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1

她的眼淚說來便來,這瓷娃娃一般的女孩兒哭得稀里嘩啦的,姚夢枕這一招一般使出來,具有極強的殺傷力,只要對方不是人性泯滅,尚存一絲善心,就絕對不會無動於衷。

可偏偏姚夢枕眼前便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傢伙,孫健哪裡管她這一套,他一隻手握著槍,槍口頂在姚夢枕的腦門上,殺機四溢的猙獰道:「我再問一遍,你是誰?我的貨在哪裡?」

姚夢枕見裝哭這一招不管用,立刻便一個抽泣,又睜大了眼睛,一臉恐懼茫然道:「我,我不知道啊1

孫健此時氣得發瘋,急得發瘋,幾百萬啊,這可不是小錢啊,這都是他拿命換來的錢啊!

這麼多錢的貨,居然不見了,變成了一個小女孩兒冒出來,他真是恨不得發狂!

孫健另外一隻手嘩啦一聲拉動槍栓將子彈上膛,獰聲道:「我最後再問你一遍,我的貨在哪裡1

這一下,姚夢戰一股死亡的氣息撲面而來,她知道眼前這個人的確是想殺了自己,自己這小胳膊小腿的,在槍口指著腦門的情況下,想要擊倒眼前這個彪形大漢?

別開玩笑了!

退一萬步說,就算自己能擊倒眼前這人,可旁邊還有六把槍指著自己呢!

自己一動就被打成蜂窩了吧?

姚夢枕暗自捏著拳頭,心中恨極,她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時候深恨自己面對這麼一群人,居然沒有半點兒反抗的餘地!

若是自己以往的全盛時期,真是一根手指頭就碾死了他們!

怎麼可能被他們拿槍指著自己的腦門?

這真是奇恥大辱!!

姚夢枕臉上裝哭裝可憐的神情一點點的消失,她睜大了眼睛看著孫健,心中飛快的盤算著主意,自己到底是委曲求全,還是尋死一搏?

她正想著,孫健獰笑了一下,手指扳機一摳!

旁邊的張家銘忽然間一抬手,砰的一聲響,孫健這一槍便朝著外面的窗口處打了出去。

姚夢枕聽見這一聲巨響,一顆子彈飛快從她腦袋瓜上掠過,小身子更是不由自主的一顫,她瞬間拳頭握緊,用力得指甲都摳進了肉中,她拚命的壓抑著自己拚死反擊的念頭,拚命的控制著自己反擊的慾望。

她知道,自己一定要忍耐,一定要控制,衝動是魔鬼,眼下反擊,那是找死!

可是……姚夢枕潛意識中卻清楚的知道,那自己什麼時候反擊,就不是找死了呢?

眼下這是一個死局,她一個手無寸鐵的小姑娘,怎麼可能是這七個五大三粗,手中持槍的暴徒對手?

孫健一槍打空,他紅著眼睛朝著張家銘瞪去:「銘哥,你幹什麼?」

張家銘似笑非笑的說道:「小孫啊,你一槍把她打死了,你怎麼去問事情的經過啊?」

孫健這時才冷靜了下來,他深吸了一口氣,收好了槍,目光如電的盯著姚夢枕。

張家銘見姚夢枕站在原地,渾身不住的顫動著,想來是嚇得太厲害了,他嘿的冷笑了一下,說道:「把她帶到旁邊房間去。」

光頭微微頷首,像拎小雞一樣將姚夢枕拎了起來。

儘管心面無數次的告訴自己要忍耐,要壓抑,但姚夢枕身子被他一碰,她依舊立刻用力掙扎了起來。

光頭猙獰無比的說道:「想活命就老實點1

姚夢枕話立刻就安靜了下來,她被光頭扔到了一個空蕩蕩的房間之中,噗通一聲跌在地上,身上滿是灰塵。

光頭冷笑了一下,轉身關門,在門外嘩啦一聲將鐵門鎖得死死的。

姚夢枕一下翻身從地上爬了起來,她怒不可遏的朝著門外咬牙切齒:「姑奶奶我要是有一丁點兒法力在,你們這些人統統都是渣,統統都要死!1

但,姚夢枕知道,這也僅僅只是她的發泄而已……她的法力真元若想恢復,除非,郝帥有長足的進步,成為一個高手,她身為鏡靈,也會隨之成長,又或者……

姚夢枕想到這裡,不禁搖了搖頭,她深吸了一口氣,將這股憤恨壓了下去,開始冷靜的打量起了四周。

這是一間封閉式的房間,四周都是紅磚牆,除了門縫中能夠透進來一絲光線外,四周則一丁點兒縫隙都沒有。

姚夢枕四處搜尋了一下后,實在找不到半點破綻可供逃離,她這才有些絕望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腦海中嗡嗡作響: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自己會在這個地方?

郝帥他到底怎麼了?

姚夢枕正想著,門外卻清晰的傳來孫健與張家銘的說話聲。

孫健激動的大聲道:「銘哥,你為什麼不讓我問她?為什麼不讓我問出我的貨的下落?」

張家銘目光上下掃量著孫健,眼神中隱隱帶了一絲提防之色,他嘿的一聲笑,說道:「你沒見人家小姑娘都被嚇得話都說不出來了么?你能問出個什麼東西來?」

孫健憤怒的咆哮道:「老子問不出來,就宰了她1

張家銘冷笑道:「你宰了她,不就更問不出來了嗎?」

孫健目光如鷹的盯著張家銘,獰聲道:「銘哥,你這麼包庇她,是不是……我的貨已經被你調換了?」

張家銘臉色一變,他身旁的光頭一抬手,槍口指著孫健,怒喝道:「你放什麼屁1

孫健頓時手一抬,一隻手閃電一般奪下光頭手中的槍,然後反指著他,自己另外一隻手中的槍飛快抬了起來,指著張家銘,他怒道:「把我的貨還給我1

四周張家銘的手下反應也極快,手中的槍齊刷刷的抬了起來,五把槍從不同的角度指著孫健,一時間房間中氣氛緊張,火星四射。

張家銘眼睛死死的盯著孫健,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呵呵的笑了出來,壓下了身邊手下的胳膊,說道:「幹什麼,幹什麼?為什麼拿著槍指著我最好的兄弟?」

張家銘的五個手下這才緩緩的將槍放下,孫健此時也稍微冷靜了一點,他也放下了槍,但依舊警惕懷疑的看著張家銘:「銘哥,剛才多有冒犯,還請見諒,但是眼前這個事情……你一定要給我一個解釋1

張家銘嘿的一笑,說道:「這個袋子是你的手下交到指定地點的,又是由我的手下帶回來的。你說我會不會懷疑你裡面當初根本就沒有放貨,其實是想坑我的啊?」

孫健怒道:「我怎麼會?我親手把貨放進去的1

張家銘也臉色一變,厲聲道:「那貨呢?難道你的貨就是那個小女孩兒嗎!操!你損失了幾百萬,老子損失的是什麼?是名聲!到時候你四處一說,老子的名聲就臭了,生意也就臭了!老子損失比你大多了!1

孫健深吸了一口氣,他微微閉上眼睛深思著,想著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他想了一會兒,忽然間心中一動,睜開眼睛說道:「我知道了,可能是掃把頭找的人把袋子中途給換掉了。」

張家銘冷笑道:「我可不管什麼掃把頭還是飛機頭,總之一句話,你沒貨,也別想從我這裡拿貨,這是江湖規矩,沒得說!你自己的問題,自己解決1

說著,他臉色一轉,語氣稍微放緩了許多,說道:「小孫,我倒不是不幫你,而是這件事情因你而起,我實在是不方便插手。」

他說著,一旁的光頭朝著關著姚夢枕的房間看了看,嘴角流露出一絲邪笑:「老大,不管這個小姑娘究竟為什麼會在袋子裡面,但是既然來了這裡,看到了我們,知道了這些事情,那她就別想著再活著出去了。看這小妞兒倒是長得唇紅齒白,嫩得很,不如在問出點什麼之前,讓哥兒幾個先樂呵樂呵?」

他這話一說,房間裡面張家銘的幾個手下都嘿嘿嘿的淫笑了起來。

孫健目光一瞥,眼中暗藏著一絲不屑,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在房間裡面的姚夢枕聽得清楚,駭得渾身冰冷的同時,更是氣得手腳發抖,自己堂堂九天仙女,竟然淪落到要被人如此**?

姚夢枕一咬牙,蹭的一下站了起來,眼睛噴火的怒視著門口,她已經打定了主意,只要有人進來,她就跟這人拼了!

寧死也不受此辱!

姚夢枕念及於此,不禁眼中滿是眼淚,心中默默道:郝帥啊郝帥,雖然我不知道我和你為什麼會分開,但我相信你應該不會丟下我不管的。以前我們雖然經常吵架,但是……其實你人挺好的。可惜,我以後不能再跟你吵架了!

姚夢枕眼淚正緩緩的順著她的臉頰流下,忽然間轟隆一聲巨響,大地猛的一顫,門縫下面的光線明顯的瞬間黯淡了下來。

姚夢枕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便忽然間感覺到一股磅雄渾的力量源源不斷的湧入自己體內,她的四肢五官發出炒豆一般的聲音,身材個頭迅速的長大,胸前更像是吹氣球一樣鼓脹了起來。

這一剎那,姚夢枕猛然間腦海中像是劈落一道閃電似的,她大驚失色道:「郝帥發動了道法天下無敵?他,他不要命了嗎?」

姚夢枕的法力修為若想恢復到全盛狀態,除了郝帥自己提高之外,唯一的辦法就是郝帥發動道法天下無敵!

這個道法之所以被稱之為:天下無敵。

並不僅僅是對靈鏡法主具有雙倍力量的加成,同時……也會瞬間打開天界與人間的通道,屬於姚夢枕的法力修為會短暫的恢復,她能剎那間恢復成九天之上,睥睨天下的九天神女!

姚夢枕看著自己的雙手飛快的增大,五指飛快的增長,自己的個頭飛快的長高,身上的衣服變得像是緊身衣一樣,她心中狂喜興奮到了極點,暫時的將對郝帥的擔憂放到了一邊。

終於,終於自己又恢復了全盛時期的法力真元了!!

姚夢枕看著自己的雙手,忍不住哈哈狂笑了起來。

而這時候在門外的光頭聽見姚夢枕的笑聲,他也淫笑了起來:「她居然還笑得出來?嘿,看樣子,這小妞兒也等不及了嘛1

說著,他朝著門口走去,剛要伸手去開門,便突然間噗的一聲響,一隻纖纖玉手突然間從鐵門中破門而出,緊接著又是噗的一聲,裡面又是一隻手捅破鐵門,伸了出來,這纖細的五指像捏豆腐撕碎紙一樣,硬生生的將鐵門撕裂開來!

彷彿這並不是一個纖細的女子柔荑,而是一頭恐怖巨獸的鋼鐵爪牙!

光頭看得呆了,他目瞪口呆的看著這鐵板足有小拇指厚的鐵門被撕裂出一個臉盆大的口子,一時間嘴巴張得大大的,回不過神來,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這個大洞。

在這巨大的破口後面,是一片黑暗與陰霾,當中森森然傳出一個殺氣騰騰的聲音:「剛剛那些話是誰說的?」

=====================================

四千字大章,今兒個七千字更新,求支持,求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