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88章絕境求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8章絕境求生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郝帥平日里雖然嘻嘻哈哈,玩世不恭,可是發起怒來卻極為可怕,他此時怒髮衝冠,血灌瞳仁,這模樣龍偉強一看便知道是一個人暴怒到了極點以至於失去理智要跟對手拚命的狀態。

郝帥平日里雖然跟方奕佳吵吵鬧鬧,但是經過一段時間的交道后,他也知道,方奕佳有時候再針對自己,出發點也是好的,這個女生是關心自己的,是希望自己更好的,這些好壞是非,他還是分得清楚的。

因此他內心深處早就將方奕佳看成是自己的朋友,否則也不會班上那麼多女生,自己就老跟她開玩笑。

但當郝帥親眼看見方奕佳倒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他忽然間覺得自己憤怒得像是要爆炸開來似的,他眨眼間就撲到了龍偉強的跟前,雙拳如同鐵鎚,朝著他的天靈蓋便轟了過去。

這一下若是砸中,便是石頭也能捶出一道裂痕來,更何況是人的腦袋?

龍偉強不愧是多年廝殺磨練出來的老殺手,他此時被郝帥近身,已經來不及換彈夾,而沒有子彈的槍,連根燒火棍都不如,他毫不猶豫便扔下手槍,身子往後退了一步,躲過了郝帥這一砸,反手在身後便抽出了戰術匕首,照著郝帥的胸口便是一刀!

這一刀當的一聲重重的戳在郝帥胸口,再也無法寸進,龍偉強一愣,很快便明白郝帥的胸口肯定藏了什麼東西,所以之前的一槍也沒有打進去。

但這一刀失手,郝帥立刻就發狂的撲到了他的跟前,像一頭猛虎鑽進了他的懷中,一下將龍偉強撞倒在地。

格鬥廝殺,近身肉搏最為兇險,而近身肉搏中,以擒拿寢技為王者之技,尤其是當雙方倒地之後,有一句話叫做練擒拿寢技者得天下。

同樣是練家子,一個練過擒拿寢技,一個沒練過擒拿寢技,當他們同時倒在地上糾纏在一起的時候,戰鬥力是截然不同的。

世界無限制格鬥大賽mma中,最具分量的總冠軍幾乎全部都是擒拿寢技的高手,面對這樣的高手,唯一要戰勝他們的辦法就是絕對不能被他們拖入地面戰,否則絕無勝算。

因為當兩個人糾纏在一起的時候,打擊技便失去了發力的空間,即便是詠春等近距離發勁的技巧,也很難有用武之地,而這時候胳膊糾纏,肌肉相拼,看的就是誰先拿住對方的關節要害!

郝帥自然是不會擒拿寢技的,他只是一個剛入門開始修鍊的半桶水,但龍偉強卻是精修過這門功夫的,他的擒拿技巧源於軍隊格鬥技術,簡單實用,兇狠凌厲,再加上他一手持刀,在地面戰中,攻擊力更加的可怕。

龍偉強倒地的一瞬間,四肢立刻蜷曲,兩腿遮掩住了自己胸腹的要害,同時雙腳高高舉起,抵在郝帥的身子上,同時他雙手則縮在身前,兩條胳膊像兩扇門一樣,緊緊的封閉在自己的頭臉出,只露出一雙冰冷而滿是殺氣的眼睛。

即便被這個少年撲倒,龍偉強依舊沒有失去冷靜的判斷力,二十多年的殺戮生涯讓他養成了條件反射的搏殺技術,而不用經過任何的思考。

郝帥此時揮舞著雙拳,瘋狂的朝著龍偉強捶去,但龍偉強的兩腳將郝帥身子推開了一定距離,而腿的長度顯然是比胳膊長的,因此郝帥的拳頭力量再大,也捶不到龍偉強身上去。

如果郝帥此時稍微冷靜正常一點的話,他就會極有自知之明的立刻與龍偉強保持一定距離,而不是選擇這樣跟敵人在地面糾纏。

但郝帥此時已經急怒成狂,根本不考慮任何的後果和危險,他雙拳一陣亂捶而沒有任何結果,揮舞雙拳的同時,胳膊上卻被龍偉強劃出了幾道口子。

這些口子都不大,但都給郝帥造成了一定的損傷,不停的流淌著鮮血,對於他們這些老辣的殺手來說,一旦進入地面戰這種持久戰,那麼一擊必殺就不再是他們的第一目的,不停的通過各種創傷,來削弱對手,積小勝成大勝,一旦對手狂怒的力量和情緒逝去,那麼體內的失血情況會讓他們格外的發力虛弱!

那時候,就會是他們一舉反殺的好機會!

因此龍偉強此時看似被郝帥壓著打,但實際上他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反而郝帥的兩條胳膊只一會兒便鮮血淋漓。

他知道,這樣打下去,最多再一分鐘,這個少年必定死於自己刀下!

因此龍偉強一丁點兒都不著急,他甚至像貓戲老鼠一樣,人倒在地上,一雙眼睛藏在自己的兩條胳膊之後,狡詐而陰險的盯著郝帥,目光中閃動著殘忍而狂熱的光芒。

但這個世界上總是有意外的發生的!

郝帥兩條胳膊揮舞的時候,他流淌的鮮血順著他的拳頭,一下濺到了龍偉強的眼睛裡面。

一個合格的格鬥家或者殺手,他們要有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魄力,要有對方一拳打到自己眼前而目不瞬的定力,但是再強的格鬥家,再兇狠的殺手,當異物進入眼睛的時候,他們都會下意識的閉上眼睛,並且立刻用手去揉眼睛,以求儘快恢復視力。

龍偉強眼睛被鮮血糊住,他頓時心中一驚,立刻抬手去揉,這一揉,眼前短時間內便一片黑暗,但他也算是有經驗,持刀的手立刻飛快在身前揮舞,同時兩腳狂蹬,想要將郝帥蹬開!

在草原上,一些成精的兔子在被天敵老鷹追捕的時候,它們會在逃跑被抓住的瞬間突然間翻身倒下,背靠地上,四肢蜷成一團,當老鷹以極快的速度俯衝用爪子來抓自己的時候,它們便四條腿用力一蹬!

這一蹬的力量甚至能夠蹬得一隻老鷹肚破腸流!

龍偉強此時便是如此,這一套動作幾乎將跟前防護得滴水不漏,對方若是手無寸鐵,根本打不進來。

但郝帥在這短暫的破綻當中,他想也不想,手掌心立刻再一次出現一個旋轉的掌心雷,他一聲狂吼,照著龍偉強狂蹬的一條腿便拍了過去。

滋滋作響的電球一下拍中龍偉強的腿,剎那間電得他渾身亂抖,身上到處都是竄動的電流,整個人冒出一陣青煙,頭髮更是根根倒豎而起。

但即便是這樣,他依舊沒死,依舊保持著自我防衛的動作,手在用力揮舞著匕首,兩條腿依舊在往前蹬著。

若是在之前,他兩腿蹬出的速度,簡直堪比成精的老兔,速度之快,肉眼都看不清楚,像是有殘影一般,更別說去抓住它們了。但這時候,他的速度已經慢了很多,力量也慢了很多。

郝帥兩隻手一把用力抓住了龍偉強的一條腿,他一聲嘶吼,硬生生將龍偉強拎了起來,像摔麻布袋一樣,朝著一邊摔去!

這一摔頓時要了龍偉強的老命,他摔得七葷八素不說,姿勢更是從背靠地面一下變成了面朝地面,這是一個必死無疑的姿勢,警察降服罪犯最常見的就是這個姿勢。

這個姿勢人根本無法借力,而且所有的要害破綻都暴露在對方的攻擊下,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保護!

龍偉強剛一摔在地上,便心中猛的一涼,他腦海中閃過一個恐怖的念頭:完了!我要死在這裡了!

多年在死亡線上打滾的人,對於生死是最為敏感的!

龍偉強這個念頭剛剛閃過,騷便高高舉起了拳頭,怒吼著朝著他的背脊砸去,他憤怒的咆哮著,像一個暴走的金剛力士:「去死!去死!!去!!!死!!1

一拳!

兩拳!!

三拳!!!

郝帥就像一個打樁機一樣,一下又一下,瘋狂的朝著龍偉強的背脊狂捶,震得他身子一顫一顫!

一開始龍偉強還瘋狂掙扎著,可是三拳下去后,他便慢慢的不再動彈了,七竅中都流出鮮血來,暗紅的鮮血順著他的口鼻緩緩流淌進地面,體內的氣息漸漸的有出無進。

郝帥一陣爆捶,幾乎將龍偉強的身子都打成了兩截,他的背脊明顯凹陷下去,腰腹部更是被砸得陷入了泥土地之中!

在最後一拳砸得龍偉強身子一顫之後,郝帥終於感覺到一陣力氣用盡的窒息與疲憊,他忽然飛快的朝著方奕佳撲去。

郝帥一下撲到方奕佳跟前,卻見這位長腿班長胸前一片鮮血,她正躺在地上,嘴中也在源源不斷冒著鮮血。

郝帥又驚又怒,他伸出手,按在方奕佳不斷冒血的胸口,急道:「方奕佳,你怎麼樣?你堅強一點,你不會有事的!我不會讓你死的1

方奕佳此時迷迷糊糊的看著郝帥,她之前中槍后,腦海中便一陣嗡嗡作響,人倒在地上,兩眼失神的看著天空,既沒看到四周的情況,也沒聽到剛才發生的事情。

直到郝帥這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她眼前的時候,方奕佳的眼珠這才動了動,她手指輕輕動彈了一下,然後嘴唇輕輕張了張,緩慢而艱難的吐出幾個字:「郝帥,快跑1

郝帥眼淚都險些快要掉下來了,他大聲道:「方奕佳,你堅持住,我一定不會讓你死的1他再也顧不上那麼多,飛快的與乾坤如意鏡進行意念溝通,想要用擊斃龍偉強而得來的功德來救治方奕佳。

但郝帥心念一動,可乾坤如意鏡卻毫無任何的反應!

這一下可把郝帥驚得渾身發涼,他也顧不得避嫌,飛快掏出胸口的乾坤如意鏡,卻見這個至尊法寶鏡面隱見一道裂紋,通體都顯露出一股黯淡的灰白之色,與之前的靈氣四溢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就彷彿一個人垂垂欲死一般。

郝帥一見之下,如遇雷擊,他腦海中嗡嗡作響,人呆在了原地,吃吃的說道:「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

但時間根本不給郝帥思考的機會,在龍偉強身邊的對講機中傳出了龍大強驚怒的呼喊聲:「哥,你怎麼樣了,哥!回話啊,快回話啊!草啊,快說話啊!郝帥,你要是敢動我哥一根寒毛,老子殺你全家!1

這一句話驚醒了郝帥,他立刻收好了乾坤如意鏡,一把抱起了方奕佳,最後扭頭朝著龍偉強看了一眼,他想要衝過去再踩這個傢伙幾腳,也想通過對講機向對方「問個明白」,為什麼對方要殺自己?

但是,郝帥不知道方奕佳還能撐多久,不知道對方還有多少人,也不知道對方還有多久會趕過來。

他不敢在方奕佳垂死的情況下再與對方糾纏,郝帥恨恨的回頭看了一眼,咬了咬牙轉身鑽入了茂密的樹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