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89章要命還是要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9章要命還是要臉?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抱著方奕佳往叢林深處鑽去,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往哪裡跑,他只是憑藉著自己的直覺往一個方向鑽去,在這片茫茫的大森林和山脈下,郝帥像一頭野獸,狂奔于山林之中。

郝帥低著頭,看著方奕佳胸口的鮮血越滲越多,他也不知道方奕佳究竟傷勢怎樣,只是胸前一片鮮血,十分的嚇人,他一邊跑,一邊四周搜尋張望著,他知道自己一定要趕緊找一個地方給方奕佳治療止血,否則就算傷勢不要人命,只怕她也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這一場突如其來的惡鬥讓郝帥悲痛揪心,同樣也讓龍大強心痛欲絕,哭天喊地。

郝帥與方奕佳算是好友同學之誼,但龍偉強和龍大強則是手足血親,等龍大強瘋狂的趕到龍偉強所在的地方時,這一幕慘烈的場景讓這位廝殺二十多年的職業殺手頓時淚灑當場,險些崩潰。

龍大強與自己的哥哥多年在外,兩人槍林彈雨,水裡來火里去,雖說向來是自己出主意,哥哥聽自己的,但是每每都是自己的這位哥哥衝鋒在前,斷路在後,救過自己的性命不下十次,兄弟倆的情誼當真是情比金堅,難以割捨。

原本以為是一趟輕鬆無比的任務,龍偉強卻沒想到他們縱橫東南亞,居然栽這裡一個毛頭小子的身上,這個毛頭小子居然還只是一個高一的學生!

龍偉強恨哪!

他恨自己的大意,恨自己的麻痹,恨自己哥哥的莽撞,恨郝帥殺了自己的哥哥,恨郝家老二派他們來執行這個該死的任務!

龍偉強撲到自己哥哥跟前,只見自己哥哥的身子幾乎都被捶成兩截了,脊椎骨明顯看見凹陷下去一截,他也不顧旁邊是不是會有人,便放聲大哭了起來:「哥啊,哥啊!你為什麼就是不肯聽兄弟我的勸吶,都跟你說了要小心,要等我來啊,你為什麼就是不肯聽吶1

龍偉強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哭得淚雨滂沱,一把鼻涕一把淚,正哭著的時候,他卻瞧見龍大強忽然間手指頭動彈了一下,他頓時一愣,隨即驚喜過往,將龍大強翻了個身,卻見自己的哥哥居然這時候尚未斷氣,嘴唇輕輕蠕動著,像是想對自己說什麼。

龍偉強連忙湊到龍大強嘴邊,側耳道:「哥,你說什麼?你大點聲1

可他一湊過去,便聽見一陣極細的聲音響起,龍偉強怎麼也聽不清楚他說的什麼,他頓時急道:「哥,你說什麼?你大點聲,你說的什麼!你是不是想讓我為你報仇?是的話你就眨一下眼睛,不是你就眨兩下。」

龍大強這時已經接近彌留,他脊椎骨被砸斷,五臟六腑幾乎盡碎,硬是憑藉自己多年打熬出來的好身體堅持到自己的兄弟趕到。

龍大強此時全身已經癱瘓,全憑一口氣吊著,他掙扎著眨了眨眼睛。

龍偉強咬牙切齒的抹著眼淚,道:「哥,你放心,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那個小子往哪裡跑了?你告訴我!是哪個方向?東面、西面、南面、北面?」

他一個個說著,說到北面的時候,龍大強眨了一下眼睛,然後眼皮緩緩的合上,再也睜不開了。

龍偉強放聲大哭,一邊哭一邊站了起來,他抹著眼淚左右看了看。

他知道自己不能將龍大強的屍體丟在這裡,萬一讓人發現,說不定便會查清楚他的身份,一旦查清楚他的身份,那以郝家老爺子的耳目和腦袋,立刻就會知道是怎麼回事。

就算現在追上去,背著自己哥哥的屍體去追殺的話,那也未免太託大了,對方能徒手將一輛大客車從懸崖邊緣硬生生的拉上來,又能將身經百戰的龍偉強生生捶死,顯然已經不能再用普通少年的標準去看待他了。

這是一個怪物,絕對不是普通人!

龍偉強咬牙切齒的想著,他將自己的哥哥背了起來,一步一步的朝著林外走去,等快走出樹林的時候,龍偉強回頭看了一眼,他不知道郝帥已經逃到了什麼地方,但是他知道自己是一定要復仇的,等他將自己哥哥的屍體安頓好,然後做好一系列準備后,他就會重返這片樹林,讓這個小兔崽子死在自己的槍下,為自己的哥哥報仇雪恨!

龍大強性格莽撞衝動,最終因為這一點付出了生命的代價,而龍偉強性格陰鷙狡詐,冷靜理智,即便是在現在這樣急怒攻心的情況下,他想的不僅僅是要替自己的兄弟報仇,同時他還想著要在報仇的同時,怎樣才能完成這次任務。

如果龍偉強不顧一切的扔下自己的哥哥,追著郝帥的足跡便掩殺過去,也許事情的走向就會發生改變,也許龍偉強功利心不這麼強,調頭就走,回去哪怕撕破臉皮也要綁架了鄒靜秋,最終利用鄒靜秋來要挾擊殺郝帥,也許他的復仇大業是可以完成的。

但可惜的是,性格決定命運,龍偉強的性格決定了他不可能做出這麼極端的舉動,他算計得太多,思考得太多,以至於他既錯過了追殺的最好時機,又錯過了復仇的最好機會。

龍偉強找了一處乾燥通風的地方,將自己哥哥的屍體小心翼翼的掩蓋好,又做好了記號后,他返回到自己的車上,拿了一套追蹤器和一個攜帶型竊聽器,隨後又混入了半山腰的車禍現場,在一名姍姍來遲的當地領導身上神不知鬼不覺的放下了一枚竊聽器后,這才返身朝著山林鑽去。

龍偉強這一系列的舉動讓他避免了郝帥已經逃出山林被人發現,而自己還在山林中胡亂尋找,因為一旦他們被人發現,這位當地領導肯定會第一時間得知,那他也就會第一時間得知。

尤其是當地搜索隊開始搜查的時候,他也可以通過竊聽的方式聽到他們的布屬,聽到一些最新的情況,不至於讓自己變成一個瞎子,和聾子。

不得不說,龍偉強這一系列的舉動老辣而穩當,但是由於太過於穩當,等他入林的時候,郝帥和方奕佳早就已經逃得無影無蹤。

郝帥一路也不知道自己狂奔了多久,等他低頭看見方奕佳俏臉越來越慘白的時候,他知道自己不能再這樣奔跑下去了,哪怕殺手現在就在身後,他也必須要停下來為方奕佳救治傷口!

因為再不救治,方奕佳就會失血過多而死,他不能為了自己的安危而置方奕佳的安危而不顧!

郝帥左右看了一眼,卻見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一處斜坡處,這裡的斜坡樹林已經較為稀疏,四周多是蒼松怪石,居高臨下一眼望去,卻是能看清楚附近幾百米之內的情形。

郝帥雖然沒有學過戰術學,但他腦子活泛聰明,稍一思索便覺得這裡是一個絕佳的地方,既有巨石掩護,又有良好的視野環境。

他定了定心找了一塊巨石躲在了後面,然後將方奕佳放在地上,用手去解方奕佳的衣服。

方奕佳此時尚未昏迷,過多的失血讓她腦子昏昏沉沉的,嘴唇更是一陣泛白,但她神智依舊清醒。

一開始她眼見郝帥伸手來解自己的衣服,還有點獃獃的沒反應過來,可郝帥脫了兩件后,露出了她裡面的肌膚,冷空氣一下鑽進來,她立刻驚醒,又羞又怒的掙扎了起來:「郝,郝帥,你幹什麼?」

郝帥見她一掙扎,頓時傷口處便一陣鮮血湧出,他頓時大急,怒道:「別亂動,我看看你的傷口1

方奕佳知道自己傷的位置正在右胸口,郝帥若是要看傷口,自然會將女孩兒最寶貝的私密位置看個清楚,她雖然重傷情急,但依舊羞意難忍,使勁掙扎著,不肯鬆開手,讓郝帥脫下自己的貼身衣服

之前方奕佳不動彈倒還好,鮮血不曾出得很厲害,但現在一使勁掙扎,傷口的鮮血真是源源不斷而出。

郝帥見她衣服上鮮血不斷的湧出,急得滿頭是汗,急怒下,破口罵道:「媽的,你要命還是要臉啊1

方奕佳被他說得羞惱異常,用力一推郝帥,居然將他推了一個趔趄,而她自己也陡然間因為用力過大,眼前一黑,瞬間暈了過去。

郝帥見她暈了過去,頓時大驚,連忙衝過去將她扶起,摸了摸她的脈搏,見她的脈搏雖然乏力,但總算還在跳動著,他稍微鬆了一口氣,但立刻又一咬牙,伸手解開方奕佳的衣服。

方奕佳此時外面兩件衣服已經被解開,裡面一件貼身白衣幾乎已經浸成了紅色,手一摸上去,濕膩膩的一片滑,十分的恐怖。

郝帥此時也顧不得這麼多,他手無寸鐵,也無法在方奕佳的衣服上開一個口子,只好手忙腳亂的幫她將衣服脫下來。

這一脫,便見這位長腿美女裡面穿著一件乳白色的胸罩,此時已經染成了一片腥紅的血色,尤其是胸罩右邊靠肩膀的位置有一個血洞,鮮血正源源不斷的從裡面冒出來。

郝帥咬了咬牙,將方奕佳的胸罩推了上去,卻見裡面跳出一個b罩杯的玉兔,堅挺如玉,雖然滿是鮮血,但是峰尖一點粉紅宛如櫻桃一般稚嫩,刺激著少年的神經。

郝帥腦海中嗡的一聲,他頓時深吸了一口氣,定了定神,強抑著自己的注意力不往那抹殷紅上看去。

郝帥挪開目光,看見方奕佳胸前一個血洞,顯然正是被龍偉強一槍打出的傷痕,這也多虧龍偉強還像利用方奕佳作為誘餌要挾郝帥,因此並沒有想要一槍打死方奕佳的意圖,這才使得方奕佳這一槍並沒有打到要害,既沒傷到筋骨,也沒傷到肺部,只是流血不止,只要止住了血,命便救了回來。

可是,郝帥手往方奕佳身後一摸,卻見方奕佳胸前所對應的背後位置還有一個血洞,正是五四手槍強大的貫穿力所導致的窟窿。

這也萬幸龍偉強拿的是五四手槍,否則子彈若是留在裡面,只怕就要了方奕佳的性命了。

但即便如此多的不幸中的萬幸,郝帥依舊面臨一個難題無法躲避。

他現在手無寸鐵,乾坤如意鏡也根本無法使用,他要怎麼止血?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