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91章少女心思強說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1章少女心思強說愁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絕帶給人的是無邊的壓抑、折磨、恐懼和窒息。

郝帥沉浸在這一片黑暗的世界之中,從來沒有一個時候像現在這樣感覺到絕望與恐怖過。

黑暗最可怕的地方就在於人的未知與不安,你不知道自己究竟置身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自己身邊究竟有什麼東西,自己摸到的,聞到的,究竟是什麼?

郝帥在原地稍微休息了一會兒,聽著自己的呼吸聲在這一片黑寂中變得漸漸平穩輕細下來,四周也慢慢變得寂靜無聲,彷彿自己置身在一片墳場之中。

郝帥在原地獃獃的坐了一陣后,隱隱覺得有些心慌,尤其是他聽不到方奕佳的呼吸聲,更是有些擔心,他伸出手,摸索到方奕佳的身上,然後在她脖頸處試探了一下脈搏,見還有動靜后,這才稍微的放下心來。

他便這樣坐著,閉著眼睛積蓄著力量,他不知道接下來還會有什麼危險,也不知道接下來還會有怎樣的事情發生。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等到方奕佳忽然間嚶嚀一聲蘇醒過來,郝帥這才驚喜過望的摸索到她身邊,連聲道:「方奕佳,你醒了?你怎麼樣?」

方奕佳只覺得自己渾身十分疲倦,懶洋洋的不想動彈,胸口更是火辣辣的疼痛,她睜開眼帘看了看,便猛然一驚,因為她發現自己眼前一片漆黑!

方奕佳驚恐欲絕,掙扎著想要坐起來,伸出手在半空中摸索著,一隻手在自己眼前晃了晃,她這一用力,胸口處立刻又傳來一陣劇痛,她悶哼一聲,又倒了下去,驚慌顫聲道:「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怎麼了?」

在黑暗中方奕佳摸索到郝帥的手,她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立刻一把死死的抓住,緊張道:「郝帥,是你嗎?我在哪裡?我的眼睛怎麼了?」

郝帥一路險死還生,正有些驚魂未定,聽見方奕佳這句話卻不禁有些啼笑皆非,他一下想起了姚夢枕,這小丫頭也曾經以為是自己的眼睛瞎了不是?

郝帥握住方奕佳的手,輕輕拍了拍,說道:「沒有沒有,我們掉到一個山洞裡面來啦,所以你看不到任何的光亮,我也是一樣的。」

方奕佳被郝帥溫暖的手握住,這才漸漸放下心來,少年的手雖然不大,但足夠溫暖,而且堅強有力,給了少女足夠的勇氣與安慰,她砰砰劇烈跳獠派暈⑵驕慘壞悖她身子動了動,想要離郝帥近一點。

可細心的少年卻發現了女孩兒的舉動,他挪了挪身子,坐到了方奕佳的身邊,拍著她的手,柔聲道:「別動,我給你的傷口上抹了葯,止住了血,你現在不能動,萬一傷口裂開,再出血不止,那就不好了。」

方奕佳很難得的沒有與郝帥鬥嘴爭吵,她嗯的應了一聲,安靜的躺了下來,但她背脊剛沾著地面,便忽然間心中一驚。

啊,自己的傷口被抹上了葯?那,那,那他……

害羞的花季少女此時想的不是郝帥哪兒來的葯,想的卻是……自己的要害羞處,卻都被這個臭流氓瞧了去了!

想到這裡,方奕佳頓時面紅耳赤,羞得難以自抑,她顫聲道:「你,你怎麼能在我昏過去的時候,給,給我上藥?你怎麼能在我沒同意的情況下,就,就……」

郝帥哭笑不得,說道:「班長大人,你那時候都快死了,事急從權,總不能我看著你死吧?」

方奕佳都快哭了,她平日里活潑好動,大咧咧的有點像個男生,但實際上極為害羞傳統,連跟男生牽手都沒有過,也就被郝帥這個臭流氓大佔過幾次便宜,可沒想到的是,這個傢伙這一次居然變本加厲,居然,居然還看了自己的那裡!還,還摸了那裡!

方奕佳眼淚不住的在眼眶裡面打轉,她知道郝帥是為了救自己,是為了自己好,但這位長腿少女就是止不住眼淚要從眼眶中奪眶而出,她抽回自己的手,捂著臉哭泣著。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為什麼要流這麼多的眼淚,似乎這一刻只有眼淚才能夠遮掩她的羞澀,才能夠讓她變得好受一些。

郝帥聽著方奕佳嗚嗚直哭,他在旁邊不禁有些頭大如斗,他苦笑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好在一旁默默聽著,也不曾言語。

他等了一會兒,見方奕佳這一哭竟有漫漫無絕期的意思,他無奈之下,只好站起身,摸索著朝著遠處走去。

方奕佳只顧著自己哭,根本沒聽見旁邊的動靜,待哭了一陣后,不見旁邊的郝帥有任何的動靜,她便心中越發的惱恨,恨這個臭流氓也不說點什麼,哪怕是一句對不起,賠禮道歉也好!

現在他一定在得意的笑吧?他最喜歡欺負自己了,這次佔了這麼大一個便宜,他一定很得意吧?

他怎麼能這樣呢?他不是喜歡霜霜的嗎?怎麼能這樣呢?

少女胡攪蠻纏的胡思亂想著,可耳朵卻不由自主的豎了起來,在這一片黑暗之中,她已經好一陣沒有聽到郝帥的聲音了。

可她側耳聽了一陣后,卻發現旁邊少年的呼吸聲都不見了,這一下方奕佳可慌了神。

她羞惱歸羞惱,可在這樣的環境下,身邊若是沒有個人陪著,那當真是能把人活生生的嚇死!

方奕佳試探性的喊了一聲:「郝帥?」

旁邊無人回答。

方奕佳心中一顫,聲音也有些發顫了:「郝帥,你在旁邊嗎?你別嚇我1

依舊無人回答。

方奕佳這下真知道怕了,她驚慌的支起身,連胸口的疼痛都忘記了,強烈的恐懼讓她渾身寒毛都倒豎了起來,無邊的黑暗中像是有無數魔鬼怪獸緩緩向自己侵襲而來。

方奕佳忍不住大聲喊道:「郝帥,你在哪裡!你說話啊!你快點說話啊1

她的聲音在黑暗的岩洞中陣陣回蕩,卻毫無回應。

少女伸出手在四周摸索著,眼淚越流越多,她心中忍不住大聲哭喊著:他走了,他被你趕走了!你明明知道他是為了救你才迫不得已的,可你為了你的面子為了你的性子,卻要胡攪蠻纏的怪罪人家,現在好了,他被你氣走了!

郝帥,你快回來,人,人家知道錯了,我道歉,我道歉還不行嗎?

方奕佳心中委屈害怕得剛要放聲大哭,忽然冷不丁的聽見身後傳來一個聲音:「別喊了,耳朵都要別你喊聾了。」

方奕佳頓時被嚇得魂飛魄散,一聲尖叫,刺得郝帥耳膜都要被撕裂開來。

方奕佳被這一嚇,心中撲騰亂跳,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原本想要道歉的一些話頓時又咽了回去,她也不知道哪裡來的一股力氣,一下撲到郝帥跟前,照著他的雙腿一陣亂捶,脫口而出的依舊是惱羞成怒的話語:「你討厭,你討厭!你就知道欺負我,就知道嚇唬我1

郝帥連忙捉住她的手,好聲勸慰道:「哪裡有,我是去看看四周有沒有可以出去的地方,你別亂動,一會兒傷口破裂開來了,那可就不好了1

方奕佳被郝帥抓住手后,一把摟住了他的腿,大聲哭道:「你不要走,別丟下我一個人,我不會拖累你的,別扔下我1

郝帥見她哭得傷心,顯然是剛才嚇得厲害了,便聲音越發的柔和,勸道:「沒有啦,我剛才忽然感覺到臉上像是有風吹來的樣子,我想既然這裡有風,那肯定就通往外面的地方,說不定我們就能順著風吹來的方向摸出去了。」

方奕佳哭了一陣,抹了抹眼淚,抬起頭來,哭哭啼啼的抽泣著,說道:「你怎麼知道風從哪裡吹過來的呀?」

郝帥笑了笑,他伸出手,摸索到方奕佳的臉上,用手幫她擦掉了臉上的淚珠。

方奕佳一時間有些發獃,竟然沒有躲閃,愣愣的呆在原地,臉蛋紅紅的讓郝帥輕柔的擦著臉頰上的淚珠兒,她正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郝帥這樣的溫柔舉動。

正心亂如麻心猿意馬的時候,卻見郝帥將手中粘著淚水的地方在方奕佳的食指指頭上擦了擦,然後將她的手指頭舉了起來,笑道:「你感覺到哪裡涼了嗎?」

方奕佳果然感覺到食指指肚位置涼颼颼的,她這才知道郝帥的用意,當風吹到濕濡的地方,自己的手自然就會感覺到有冰涼的感覺,因此也便知道風從哪裡吹來。

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辦法,但方奕佳知道如果讓她自己想,她是肯定在這種關節下想不到的。

美女班長一時間對郝帥有些佩服,這個男生在這個時候還能心細如髮,還能鎮定自若,這種本事,實在比自己這樣的優等生強得不是一星半點。

但最讓方奕佳糾結的是,原來他剛才這樣溫柔,卻不是為了幫自己擦拭眼淚。

花季雨季的少年少女最是煩惱,正所謂,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當她誤以為郝帥為自己溫柔體貼的時候,她心亂如麻,不知所措,可當她知道郝帥並不是因為自己而這般溫柔的時候,她卻更加的患得患失。

一時間,在這黑暗寂靜的岩洞中,一對少男少女各自肚腸,彼此心思的沉默著,一股淡淡的曖昧升騰而起。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