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99章生死相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9章生死相逢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姚夢枕在樹林中跑了好一陣,卻始終沒有半點兒端倪,這偌大的樹林,人在其中極其容易迷路,若是姚夢枕修為法力尚在,直接飛起來,一眨眼就飛出去了,可現在拖著個蘿莉身,走兩步才抵得上別人走一步,別提走著有多吃虧,有多累了。

姚夢枕跑了好一會兒,始終沒有個頭緒,等她走得氣喘吁吁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居然又走回到埋龍大強的地方了。

姚夢枕一陣氣餒,只好眼珠一轉,想了想,扭頭朝著樹林外面原路返回。

她知道自己一個人在這樹林裡面找,簡直就是海底撈針,就算知道郝帥大概在哪個方向,在這不辨東西的密林中,也極其容易迷路,自己能轉回來,這也算是萬幸了,就怕走到更深的地方迷了路,連出去都出去不了,那才真的是叫天不應,喊地不靈了。

姚夢枕沿著原路走回到馬路上,快走到龍大強的車時,天空頭頂上忽然傳來一陣嗚嗚作響的聲音,一開始還十分遙遠,但過了一會兒便越來越響,從嗚嗚聲變成了一陣陣的嗡嗡聲。

姚夢枕抬頭一看,卻見是一架直升飛機從天上飛了過來,飛到頭頂上的時候,裡面探出一個人來,朝著她使勁揮著手。

姚夢枕目瞪口呆的看著這架直升飛機緩緩在不遠處落下,正停在馬路上,極為霸道的將馬路都封堵得嚴嚴實實。

剛停下的直升飛機上跳下一個人來,遠遠看去,姚夢枕便認了出來,這,這不就是鄒阿姨嗎?

姚夢枕這一兩天折騰得不輕,跟郝帥走散后,便一直提心弔膽,生怕郝帥有個三長兩短,這也是她下凡以來,第一次和郝帥分離這麼長的時間,身邊沒有一個認識的人,沒有一個可以親近的人。

此時陡然間瞧見鄒靜秋,姚夢枕頓時眼眶一紅,快步朝著鄒靜秋便撲了過去,大聲喊道:「鄒阿姨1

鄒靜秋從直升飛機上下來后,高速旋轉的螺旋槳帶起的勁風將她的衣服和頭髮都吹得十分凌亂,她之前在飛機上發現姚夢枕這個熟悉的身影后,便立刻催促駕駛員趕緊下降,她剛跳下飛機,便一邊大喊著姚夢枕,一邊朝她飛快跑去:「囡囡,你怎麼在這裡啊1

可她的聲音剛出口便被螺旋槳巨大的噪音給淹沒,直到兩人擁抱在了一起,鄒靜秋貼在姚夢枕耳邊大喊,姚夢枕這才聽清楚。

姚夢枕面色有些尷尬,不知道該怎麼給鄒靜秋解釋這個問題,她乾巴巴的笑了笑,說道:「我,我跟郝帥一起來春遊的。」

鄒靜秋十分的驚訝:「啊?學校可以帶人一起去的嗎?」

姚夢枕不說話了,低著頭,眼珠滴溜溜的亂轉。

但好在鄒靜秋只是隨口一說,她緊緊抓著姚夢枕的手,焦急的問道:「小帥呢?他人在哪裡?我聽說這裡出事了,他人沒事吧?」

姚夢枕連忙抬頭,抓著鄒靜秋的手,說道:「鄒阿姨,我帶你去,我知道郝帥在哪裡1

鄒靜秋大喜過望,她一路過來,一直擔心自己的寶貝兒子出了什麼事情,現在得知其下落,真是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說來也十分的不湊巧,鄒靜秋當晚不用回家給郝帥和姚夢枕做飯菜,回到家后便早早的就睡了,手機也沒電自動關機,直到第二天上班的時候,才發現手機沒電,換了個電板再開機后,這才知道有許多未接來電。

等回過去以後,才知道這是學校方面打來的電話,說班級春遊發生了事故,請她趕緊去黃山。

鄒靜秋追問發生了什麼事情,可對方又含含糊糊,語焉不詳。

這下可把鄒靜秋嚇壞了,她恨不得立刻便插上翅膀飛到現場去。

可這急切之間,哪裡能夠那麼快趕到現場?

倒霉的是,她坐車趕過去的時候,路上居然又發生了交通堵車事故,只把她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萬般無奈之下,鄒靜秋只好撥通了葉豐的電話,向他求助。

結果,葉豐居然二話不說,也不知道疏通了哪裡的關係,調來了一輛直升飛機便將她從東吳市空降到了黃山腳下。

鄒靜秋自然知道葉豐背後所代表的家族力量,因此也見怪不怪,而姚夢枕則是涉世未深,不知道在天朝地面,如果要合法的調動一輛直升飛機從一個市穿過另外一個市去救人,這需要何等強大的能量背景。

因此兩個人都沒有在這件事情上面糾結,姚夢枕只是目光古怪的瞧了一眼直升飛機后,便拉著鄒靜秋的手欲往事發地點趕去。

這時從飛機上下來站在一旁的葉豐目光意味深長的看了姚夢枕一眼,然後大聲沖鄒靜秋喊道:「夫人,還是我們送你過去吧1

鄒靜秋連忙擺手道:「不用了不用了,你們回去吧,別弄得大張旗鼓的,對小帥不好1

葉豐笑了笑,不再勉強,便對身後的駕駛員打了個手勢,示意他先走一步。

於是直升飛機便又嗡嗡作響的飛了起來,在天上盤旋了一圈后,朝著遠處飛去。

葉豐極為恭敬的對鄒靜秋欠了欠身,說道:「夫人,我送你們過去吧。」

鄒靜秋微微皺了皺眉頭,但眼下這個時候她也沒有跟他再執拗糾結,她拉著姚夢枕的手,說道:「囡囡,小帥他怎麼樣?有沒有事啊?」

姚夢枕看了葉豐一眼,說道:「這時候也許沒事,但……再耽擱一陣,那就不知道了。」

鄒靜秋哪裡還站得住,拉著姚夢枕便跑:「那還等什麼,趕緊去啊1

他們幾人快速的朝著事發地點跑去,剛到事發地點,一名警察瞧見姚夢枕便是一愣,笑道:「你在這裡啊?剛才我們發水喝,沒瞧見你,還覺得奇怪呢1

這名警察正是將姚夢枕從樹上救下來的那名警察,一路上對姚夢枕極為照顧,只不過到了現場后實在太多事情要忙,沒有再留意姚夢枕,一回頭后,姚夢枕便已經不見了,詢問了四周的人才知道被一個警察帶走了,至於是哪個警察,他也不知道。

這名警察不過是派出所的一名普通公安,一輩子處理過的最大案件也就不過是抓個小偷小摸的混混,怎麼可能想象得到姚夢枕會是被一個職業殺手帶走,兩人到了樹林裡面,這個小姑娘又將一個廝殺二十載的職業殺手給反殺了?

因此這警察看見姚夢枕的時候,絲毫沒有任何的懷疑,他跟姚夢枕說完了一句話后,奇怪的看了一旁的鄒靜秋一眼,說道:「您是……」

鄒靜秋連忙問道:「民警同志,我兒子怎麼樣了?他在哪裡,他現在在哪裡?他沒事吧?」

這警察愣了一下:「您兒子?」但他很快便反應了過來:「哦哦,您是郝帥的家長嗎?」

鄒靜秋忙不迭的點頭:「是是,他在哪裡?他沒事吧?」

這警察十分同情的看了鄒靜秋一眼,緩緩說道:「這位小姐,你跟我來,我跟你慢慢說……可能情況不太好,但,我們不會放棄希望的1

鄒靜秋聽得心中一沉,兩條腿直發抖,她顫聲道:「他怎麼了,他怎麼了?」

這警察一指遠處,嘆了一口氣,說道:「他和班上的學生坐的車經過這裡的時候,山上突然間發生山體滑坡而產生的山崩與泥石流,他和一名學生從那裡掉下去了。」

鄒靜秋聽得眼前頓時一黑,身子往後一倒便險些暈了過去。

一旁的姚夢枕大驚,連忙扶住了她,大聲道:「鄒阿姨,郝帥應該沒事的。」

鄒靜秋此時跌坐在地上,眼淚在眼眶裡面打著轉,她顫聲流淚道:「從這麼高的地方掉下去,你怎麼知道他沒事?」

姚夢枕寬慰道:「鄒阿姨,郝帥命大得很,剛才我還看到他給我放的信號來著1

這一句話說得鄒靜秋像是回魂了似的,頓時抬起頭,掙扎著爬了起來,滿眼希翼狂喜的看著姚夢枕:「真的?在哪裡?」

此時一旁的葉豐和警察也忍不住追問道:「你看到信號了?」

姚夢枕此時也只好硬著頭皮說道,指了一個方向說道:「是啊,你們沒看到嗎?剛才就在這裡啊1

郝帥用子午炎龍爆的方向和角度恰好這個事發地點瞧不見,因此許多的警察雖然聽見了嗡的一聲響,但都沒怎麼往心面去,此時聽姚夢枕這麼一說,這名警察也回過了神來,有些興奮的說道:「對,我想起來了,之前好像的確是聽到有一個聲音從這邊傳來1他睜大了眼睛看著姚夢枕:「小妹妹,你確定這真的是郝帥給你的信號?」

姚夢枕哪裡能確定,但眼下她兩眼一抹黑,也只好死馬當作活馬醫,硬著頭皮說道:「是啊,我確定1

這警察一拍大腿,扭頭就去向自家領導去彙報情況。

雖說姚夢枕的情報來得十分主觀,但眼下他們這些人也同樣是在下面四處胡亂摸索,沒有一丁點兒頭緒,既然都是胡搞,那……不如聽這小姑娘的一回吧。

於是,領導們一拍腦袋,指揮著一大幫警察和許多當地人便朝著姚夢枕指的方向,拉網一般搜索了過去。

就在他們從林子的一頭搜索到另外一頭而毫無所獲,氣餒得幾乎要放棄的時候,走在隊伍前面的姚夢枕忽然間聽見一陣呼喊聲遠遠的送著風聲傳來。

如果不是她耳力極佳,幾乎聽不見聲音。

這聲音此時她聽起來耳熟極了,正是郝帥的聲音:「喂,有人沒有啊,救命啊,救了個命啊!1

========================================

今兒個就一更了,實在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