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04章夫妻雙雙把家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4章夫妻雙雙把家還?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對於乾坤如意鏡的扭曲之處,郝帥也十分的無奈。

姚夢枕在一旁勸道:「古人云,天之道,中庸者甚。你要看開點啦。」

郝帥聽得一愣:「你說的什麼意思?」

姚夢枕解釋道:「意思就是說,老天爺的做法其實是很中庸的,這樣做也是為了防止天道發生偏差而已啦。」

郝帥又不解的問道:「可中庸不是貶義詞么?」

姚夢枕哈哈一笑,解釋了起來:「你這個傢伙上課不認真!中庸一詞出自孔子,孔子曰:中庸之為德也,其至矣乎!民鮮久矣。意思便是說,中庸這種道德,該是天底下最高的道德了,罕有人能夠擁有這種道德品質。這可是褒義詞中的褒義詞。」

「而近代歷史中,由於儒家被批判得極為徹底,中庸一詞也慢慢演化變味,使得世人認為中庸之中,即為中間的中,中庸之庸即為庸俗的庸。而實際上,中庸的中為「執兩用中」的意思,即為處理問題的時候不要走兩邊的極端,而要選擇最合適最正確的方式,因此中庸的庸字為:完美或者合適的意思。」

郝帥聽得入神,他和姚夢枕接觸的這些日子,也對修行界的這些事情有所了解,聽姚夢枕這麼一解釋后,他便也明白了過來。

原來老天爺就是個gm,既不允許你天界的人隨便到凡間來搗亂,也不允許你凡間的人太過於強勢從而破壞了世間的規矩,乾坤如意鏡這個法寶太過於逆天,若是「天下無敵」這個道法可以隨意使用,那豈不是天下大亂了?

郝帥想明白了這一點后,便很是鬱悶的嘆了一口氣,不再多想。

姚夢枕解釋完后,看著郝帥,問道:「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是靜觀其變,走一步看一步,以不變應萬變嗎?」

郝帥想了想,說道:「不行,既然不能報警,那我們就得自己解決這個事情!可不能坐等!我們兩個現在實力都不強,坐等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姚夢枕生性好動,性格愛好奇弄險,一聽便有些興奮,眼珠子都亮了:「哦?快說,你有什麼好辦法么?我們從哪裡下手?」

郝帥說道:「可惜這兩個殺手那裡也沒問出什麼有用的事情來,要不然知道他們是誰派來的,那就更好了。不過,他們這裡沒有消息,我們可以從另外兩個人身上下手1

姚夢枕瞪大了眼睛問道:「誰?」

郝帥一字一頓的說道:「鄒銘東和韓姬男1

姚夢枕一拍巴掌,大喜道:「對呀,這兩個傢伙居然敢藏毒!肯定跟這件事情有關係!快快,快去把他們抓來,回頭嚴刑拷問,如果不說實話1說著,姚夢枕摩拳擦掌,一臉的殺氣騰騰:「不說實話就把他們拖到學校後山去埋了1

郝帥瞪了姚夢枕一眼:「有毛病啊,怎麼老想著埋人啊1

姚夢枕笑嘻嘻的也不在乎,只是催促郝帥,恨不得立刻就把這兩個傢伙捉到,問個清楚究竟才好。

但眼下已經是放學時分,再去學校顯然是不現實的,而郝帥也不知道這兩個傢伙住在哪裡。

因此只好耐著性子等到第二天去上學再說。

兩人好容易等到了第二天,郝帥和姚夢枕來到學校,郝帥剛進教室,便見原本熱鬧的教室一下安靜了下來,班上的學生們目光齊刷刷的朝自己看來。

這些目光極為複雜,有崇拜有仰慕有愛戀有疑惑有猜忌有嫉妒,各色各樣,十分複雜。

這時候若是在國外,只怕班上的學生們都會像歡迎英雄一樣歡迎郝帥的歸來,但東方人含蓄,儘管有不少同學看著郝帥的目光十分熱切,但這些事情終究是沒有做出來,而且這時候若是張登峰在,他主動鼓掌的話,班上也不會是現在這個尷尬的氣氛。

而張登峰不在的時候,方奕佳應該主動承擔起班長的職責,若是在以前,方奕佳肯定會拋開對郝帥的成見,第一時間起立為郝帥鼓掌的。

但現在……這位長腿美少女班長在看到郝帥的第一眼時,一時間卻是痴痴傻傻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朱唇微微張開,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雖然被放了幾天的假,但是呆在家中,方奕佳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尤其是在郝帥家門口呆了好一陣而不敢敲門后,方奕佳便再也忍耐不住一個人在家中呆著的感覺了,她第二天早早的便來到了學校,渴盼著早一點兒看到這個少年,聽見他的聲音。

可由於來得太早,方奕佳到教室的時候,班上一個人都還沒來,她一個人獨自坐在空曠的教室裡面,不禁有些發獃出神,似乎自己還置身在黑暗空曠的石洞之中。

那時候雖然黑暗恐怖,壓抑絕望,但自己身邊有一個堅強勇敢,機智幽默的男生陪伴著自己,似乎有他在,便是下一秒鐘天塌了也不用害怕。

可這個時候,天才蒙蒙亮,學校的空氣都安詳得透出一股清新與芬芳,與石洞之中的壓抑與絕望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為什麼自己還是隱隱更加懷念那個黑暗而壓抑的石窟呢?

尤其是當同學們一個接一個的來到教室,看見方奕佳后,驚喜的與她打著招呼,圍著她問這問那,這也沒有讓長腿班長多感覺到一絲歡喜。

平時的她是極喜歡被人簇擁的感覺的,可這時候,她卻覺得四周少了什麼。

等到郝帥出現在門口的時候,方奕佳才瞬間明白過來,空蕩蕩的心面像是一下被什麼東西填塞得滿噹噹的,只要瞧見了他,心中不由自主的便覺得快活踏實。

郝帥見眾人目光定定的瞧著自己,他愣了一會兒后,也沒往心面去,只是在門口一擺手,說道:「都這樣看著我幹什麼?沒見過帥哥嗎?」

班上的同學們這才哈哈笑了起來,各自忙起了各自的事情,只不過許多同學依舊時不時的用目光偷偷瞅著郝帥。

對於郝帥和方奕佳,班上的學生們議論得最多,原本以為他們都不可能再活著回來了,但他們卻都最終活著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而且這兩人跌下山崖后,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實在是讓青春期們的少年少女們浮想聯翩,議論紛紛。

這些學生們並不知道正是眼前這個少年力挽狂瀾救了他們,而且就算有人告訴他們,他們也不會相信的。

徒手拖上一輛滿載人的大客車?

童鞋,是你瘋了還是我瘋了?

因此,他們對郝帥並沒有什麼感恩的救命之心,更多的是熊熊的八卦好奇之心在灼烈燃燒著。

但郝帥也沒有搭理這些蠢蠢欲動的同學們,他目光在全班掃了一圈后,很快發現有些不對勁。

奇怪,鄒銘東和韓姬男到哪裡去了?

這兩傢伙怎麼不在?

郝帥目光掃了幾圈,簡直連講台下面都恨不得變成紅外線目光透視過去掃幾遍,但怎樣都沒有發現這兩個傢伙的身影,等他的目光落到方奕佳身上的時候,卻發現這位曾經和自己同生共死的長腿班長正痴痴的看著自己,目光獃獃的,像是入了定似的。

郝帥走到方奕佳跟前,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說道:「喂,班長,你怎麼了班長?」

方奕佳如夢初醒,臉蛋頓時紅紅的,驚慌失措的低下頭去,看也不敢多看郝帥一眼,她慌張道:「沒,沒怎麼。」

旁邊有同學瞧見她這個模樣,都紛紛哈哈大笑了起來:「班長害羞啦1

有更調皮的則大聲鼓噪道:「喲,郝帥,你終於和班長大人夫妻雙雙把家還啦?」

這一句話逗得班上的學生們哈哈大笑,一個個笑得前仰後合,怪叫連連,方奕佳則臉紅到了脖子根,耳垂更是紅得像是要滴出血來似的,若是在以往,潑辣的長腿美少女肯定會站起來扭頭沖著班上的同學們破口大罵,但現在她卻腦袋埋在了胳膊裡面,自己往桌上一趴,裝起了鴕鳥。

郝帥見這幫傢伙實在是鼓噪得有點不像話,尤其是自己在去黃山的路上跟方奕佳開的玩笑,卻沒想到現在被人在這裡等著還給了自己,他氣得笑了起來,瞪了班上的同學們一眼,坐了下來。

其他的學生們見平日里向來喜歡跟方奕佳過不顴這一次居然沒有起鬨,隱隱還有維護她的意思,於是更加的鼓噪了起來。

「噢噢!果然是夫妻啊,老公知道維護老婆了1

「喲,以前不是吵得很厲害的嗎?怎麼今天這麼默契啊?」

「這你就不懂啦,這叫歡喜冤家偏聚頭,不打不罵不相愛1

「是,是這樣嗎?那吃我一掌先1

「我擦,你打我幹什麼!我是男的1

「你不是說不打不罵不相愛嗎?」

「我擦了個擦,我是這麼說過,但最重要的是,你也是男的!你這個死基佬1

在腐文化橫行霸道的天朝,身為高一的學生們也不能倖免,四周的學生們笑德前仰後合,很快班上就亂成了一團,鬧哄哄的猶如市集一般。

方奕佳此時毫無勇氣站起來呵斥班上的同學們,這位平日里潑辣嬌蠻的美少女趴在桌子上,方寸大亂。

她雙手使勁捂著自己的耳朵,只露出一丁點兒耳肉,鮮紅欲滴,方奕佳彷彿掩耳盜鈴一般,似乎自己聽不見這一切,就能少幾分羞澀。

=============================

今兒個就一更了,大家別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