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106章風水輪流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6章風水輪流轉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郝帥自然不會在這裡跟易欣計較什麼,他若是那種看人不順眼就跳起來爆捶這人一頓的人,那真是辜負了他一肚子的壞水。

郝帥嘿的一聲笑,嘴角翹起一抹壞笑,他扭過頭去,不再多看易欣和這位面生的老人。

而在另外一邊,易欣也朝著郝帥的背影暗自啐了一口,一臉的不屑輕蔑,他對郝帥看不順眼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只不過這小子風頭實在太勁,而他除了在一旁咬牙切齒之外,便實在是無能為力了。

作為學校的優等生,他當他眼睜睜的看著他跟葉霜霜走得越來越近的時候,他既做不出像李聖雄那樣當面挑戰的事情,也絕對想不出類似於郝帥那樣千奇百怪膽大包天的整人方法。

當葉霜霜休學離開的時候,易欣一度鬆了一口氣,自己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最好得不到!

但很快易欣又覺得不高興了,因為他的確是真心喜歡葉霜霜的,當他看不見這個女孩兒的一顰一笑時,就覺得心面少了些什麼,漸漸的,他越來越堅定的認為:是郝帥這個傢伙才會逼走葉霜霜,才會拆散他與葉霜霜的一段「美好姻緣」,所以,易欣和郝帥之間的梁子是越結越深了。

如果詛咒可以復仇的話,那郝帥早就不知道被易欣背地裡詛咒過多少次了,可今天不同了,以前罩著郝帥的校長王小年已經滾蛋了!

在易欣看來,郝帥之所以在學校裡面會這麼出風頭,純粹就是因為這些老師們還有校長偏頗幫著這個傢伙!

他實在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些老師要讓著這個傢伙,這個傢伙有什麼好的?學習成績一塌糊塗,還不遵守學校紀律,真是害群之馬!

因此當易欣知道王小年下台,換來的又是他家裡面極為屬實的一位前輩時,易欣真是心面都樂開了花。

新來的校長叫做徐文聖,是易欣家以前家裡面的鄰居,可以說是看著易欣長大的,而易欣從小大大就乖巧聽話,學習成績又好,自然深受父母和鄰里的喜歡,徐文聖就更不用說了。

在徐文聖的眼裡,易欣是標準的模範學生,三好學生中的三好學生,因此易欣得知徐文聖當上校長以後,屁顛顛跑到徐文聖跟前說了一大通關於郝帥的壞話,徐文聖對此深信不疑。

當然,易欣同學只是不像郝帥那般鬼靈精,他只是沒有那份靈氣,人並不蠢,相反他還十分的聰明。

正統刻板教育體制下教出來的學生並不會把聰明人教蠢,只是會局限他們的思維方式,但當一個絕好的機會送到易欣面前的時候,他要是還不懂得好好利用,那他就是真蠢了。

因此易欣自然也不會傻兮兮的衝到徐文聖面前就直接吐槽郝帥的不是,他只需要反問徐文聖一句話就行了:「徐伯伯,您知道您的前任校長王小年是怎麼離職的嗎?」

這一句話就足以點中徐文聖的死穴。

天朝的教育部門是和官場掛鉤的,公立學校的校長都是有職位的,與官場無異,徐文聖走馬上任,第一要了解的就是前任的情況,他是怎麼下台的,自己如何要避免這個情況?

徐文聖自然多多少少是知道一點的,但他並不知道細節,因此便笑著詢問了起來。

易欣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孩子,跟他關係極為親密,因此兩人說話都很直白。

徐文聖原本只是隨口一問,卻沒想到易欣竹筒倒豆子一樣將長久以來壓抑在自己內心深處的情緒全部倒了出來,添油加醋的說了郝帥一大堆壞話。

在易欣的嘴裡面,郝帥是導致王小年離職的罪魁禍首,是學校校風敗壞的害群之馬,是打壞二中這一鍋好湯的老鼠屎!

徐文聖一聽之下,頓時勃然大怒,但他也是極有城府的人,並沒有因為易欣的這一番話立刻就表態,只是按下了情緒,只等自己觀察一陣再看。

誰料,今天第一天走馬上任,就遇到了這位傳說中的「郝帥」,一見之下,果然迎面沖得厲害!

徐文誓老知識分子,刻板得有些迂腐,認為學生以學為天,像易欣這樣聽家長話,聽老師話,不給老師惹麻煩的「乖寶寶」就是最好的學生。

而郝帥這樣一臉壞笑痞相的傢伙,一看就知道是壞學生,肯定不是什麼好鳥!

先入為主的觀念一決定下來,再想扭轉印象,那可就太難了,尤其是對於徐文聖這樣的老頑固來說。

易欣小心翼翼的陪在徐文聖的旁邊,一路走,一路嘮叨著說道:「徐伯伯,你看這都像什麼樣子啊?學校說進就進,說出就出!一個學生搞特殊化,那全校其他的學生怎麼辦?」

徐文聖鐵青著臉,閉口不言,只是鼻子裡面發出悶哼聲,他一路走到辦公室前後,才對易欣說道:「小易啊,以後在學校,沒人的時候你可以喊我徐伯伯,但有人的時候,你最好還是喊我徐校長,我不希望別人因為你跟我的關係而對你有什麼看法,你明白嗎?」

易欣看著神情有些嚴肅的徐文聖,十分乖巧的點了點頭:「嗯,我明白的,徐伯伯。」

徐文聖微微笑了笑,老臉中這才流露出幾分暖意,他伸出手拍了拍易欣的肩膀,說道:「你放心,我們二中之所以比不上一中,並不是我們師資力量不足,也不是我們的學生不如,而是教育方法出了問題。」

說著,他臉色又變得凝重嚴肅起來,鼻子裡面重重的哼了一聲:「哼,以前是什麼樣我不管,但既然我來了,有些人就別想搞特殊化!學校散漫自由的風氣也該整頓整頓了1

易欣大喜,連忙用力點了點頭,大聲道:「我相信全校師生都會支持您的1

徐文聖笑著點了點頭,道:「行了,你去上課吧,別吧學業耽誤了1

易欣一臉陽光燦爛的笑著招了招手:「徐伯伯……哦不,徐校長再見。」

徐文聖笑吟吟的看著易欣離去,他不由自主的嘆了一口氣:「要是全校學生都能像小易這樣,那該教育事業就有希望啦1

而在徐文聖眼裡面是「好孩子乖寶寶」的易欣同學在轉過臉之後,臉上的笑容迅速變成了壓抑不住的得意與輕鄙。

郝帥啊郝帥,以前的校長看重你,所以你整天得瑟出風頭,現在風向變啦,情況不一樣啦!你可小心啦!

哈哈哈哈!!

而就在易欣得意洋洋的時候,另外一邊的郝帥和方奕佳還有姚夢枕正說著話,方奕佳一路東張西望,拉著姚夢枕一塊兒大喊著馬雪的名字,而一旁的郝帥則始終雙手插著褲兜,低著頭沉吟思索著。

方奕佳喊了一陣后,見郝帥無動於衷,她忍不住有些氣惱的一拉郝帥的胳膊,說道:「哎,你怎麼不幫忙找人啊?」

郝帥撇了撇嘴,說道:「當一個人鐵了心不想讓你找到的時候,你就算真找到了她,又能怎麼辦?我們兩個把她扛回去嗎?」

方奕佳跺足道:「那怎麼辦嘛!總比你插著口袋袖手旁觀要好嘛1

方奕佳埋怨著,倒是一旁的姚夢枕了解郝帥,她眨巴著眼睛問道:「郝帥,你在想什麼呢?是在想那個老頭兒么?」

郝帥看了看姚夢枕,笑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夢枕也1

姚夢枕笑著扮了個鬼臉:「行啦,別拍馬屁了,你是覺得這兩個人有什麼不對嗎?」

郝帥點了點頭,說道:「我總覺得那個老頭應該就是新來的校長。」

方奕佳一愣,不提這一茬還好,一提之下,她也覺得郝帥猜得八.九不離十,她驚道:「哎喲,那你可要倒霉了!你瞧易欣和這個新校長的親密勁,只怕他在新校長跟前說了不少你的壞話。所以這新校長才這樣對你1

郝帥嘿的一笑,說道:「隨便他去好了,嘴巴長人家身上,我管得著嗎?」

方奕佳一愣,郝帥還真是一丁點兒都不著急啊,敢情自己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她此時忍不住急道:「你怎麼能這麼說呢?不行,我去找新校長說去1

郝帥連忙拉住她,笑道:「好啦好啦,有些事情嘴巴說是沒用的,要看行動!哎,對了,忘記問你,鄒銘東和韓姬男哪兒去了?怎麼沒見他們兩個上課?」

方奕佳的心思壓根就不在這兩人身上,她平日里就十分不喜歡這兩個男生,他們死哪兒去了,她才不關心呢!

方奕佳隨口道:「我聽其他同學說,好像是轉校了吧。」

郝帥和姚夢枕都是一驚:「啊?轉校了?」

他們兩人面面相覷,心中暗叫不好:壞了,這兩個傢伙該不會是嗅到了什麼味道,提前跑了吧?

對,肯定是這樣,一定是他們做賊心虛,怕我們回頭來找他們!

郝帥和姚夢枕猜得倒是沒錯,但也不全對。

鄒銘東和韓姬男雖然從一場大難中逃過一劫,但他們依舊在汽車裡面摔得七葷八素,渾身險些散架。

而好巧不巧的是,兩人摔的位置正好在郝帥的座位跟前,爬起來的時候,鄒銘東一眼瞧見這個旅行袋上面掛著一把鎖。

這時候鄒銘東和韓姬男猛然間想起郝帥之間的離奇舉動,這他們要是還想不明白,那他們就真的是蠢到家了!

自己的袋子和郝帥的袋子被調換了!

鄒銘東和韓姬男將袋子拿起來,兩人往裡面一看,登時嚇得魂飛天外!

毒品啊,這是十幾斤重的毒品啊!!

兩個男生再沒見過世面也知道這可是要掉腦袋的事情!

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自首?別開玩笑了,自己是從犯!罪過再輕,也肯定是要進局子的!

我們年紀還小,不要成為少年犯啊!!

鄒銘東和韓姬男嚇得險些尿出來,兩人回去的時候就緊張恐懼的商討著對策。

可兩個傢伙想來想去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唯一想到的辦法就是:回去以後,趕緊將這毒品給埋了,然後……咱們轉校,不讓掃把頭那些人找到自己!

對,就這樣!

可他們想得簡單,可等他們一下車的時候,便發現一個身材矮小但十分結實的男人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一臉猙獰的看著他們。

這人他們見過,正是掃把頭一同出現過的王麟浩。

這位悍匪在接到了孫健的電話后,立刻便著手開始搜尋掃把頭和韓姬男、鄒銘東的下落。

對這一切毫不知情的掃把頭的被抓住后,鄒銘東和韓姬男也同時「落網」。

這時,這兩個總想學著做「古惑仔」的男生看見王麟浩朝著他們咧嘴一笑,他們頓時便覺得天空都彷彿黑暗了下來,他們想喊,但又不敢喊,於是只好像綿羊一樣老老實實的跟著他去了。

這一去,他們的災難就開始了,而一場更大的風波則因此而被掀起。

==========================================

更得……太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