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22章生根發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2章生根發芽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班上剩下的學生膽戰心驚的看著徐文聖,生怕他發雷霆大怒。

老知識分子生氣起來,一樣也是會罵人的,但徐文聖城府極深,硬生生忍住了這一口氣,居然沒有當場發作,他強忍著怒氣,在講台上站了好一會兒后,這才收拾了試卷,轉身走人。

他離開后,班上剩下的學生們一個個面面相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徐校長威風凜凜而來,居然被郝帥這無厘頭的一鬧,灰溜溜的就走了!

這,這也太誇張了吧?

方奕佳自然是沒有跟著其他學生們起鬨的,她是班長,自然要以身作則,但她瞧見郝帥用這個辦法氣走了校長,心中又是佩服,又是擔憂。

佩服的是郝帥心面壓根就沒有對權威權勢的半點敬畏之心,哪怕是校長也敢當面對著干,尤其是這個傢伙從來不蠻幹,簡直油滑精明得令人髮指,稍有不慎就掉到了他的陷阱裡面,吃個悶虧還作聲不得。

徐文聖這種死板而好面子的人碰到了郝帥,那當真是滷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沒轍!

但方奕佳擔憂的卻是徐文聖畢竟是校長,他如果想找一個學生的麻煩,那實在是太容易了,就好像小孩子與成年人搏鬥,小孩子打成年人幾下,成年人並不會受到傷害,但成年人若是打中了小孩,那根本不是小孩能承受的打擊。

方奕佳念及於此,很快的收拾了書包,追了出去,想追上郝帥,勸一勸他。

但方奕佳追出去之後,卻不見了郝帥的身影,她搜尋了一圈也毫無所得,最後只好悻悻的騎車回家。

而郝帥離開了教室后,在校門口與姚夢枕匯合,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與姚夢枕一說,這小丫頭頓時樂得前仰後合,哈哈大笑:「這種鬼主意也就只有你能想得出來,郝帥啊郝帥,你太缺德了1

郝帥哈的一笑,卻反駁道:「胡說八道,我這可不是缺德,我這是大大的積德1

姚夢枕笑著啐了一口:「呸,真不要臉!你還知道什麼是尊師重道么?」

郝帥認真的說道:「馬雪著急離開,以她的性子,肯定是有什麼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才一定要離開,而且,就我們昨天看的情況來看,很有可能跟她媽媽有關,所以我要是不幫她,那你說誰還能幫她?」

姚夢枕笑容一收,頗為敬佩的說道:「難得你觀察這麼仔細,厲害厲害1他們兩人說著話,姚夢枕忽然瞅見馬雪飛快的從校門口跑出來,她連忙說道:「哎,出來了,一會趕緊跟上去看看吧1

兩人很快便尾隨著馬雪而去,他們只見馬雪來到公交車站,焦急的上了一輛公交車便直奔家中而去。

郝帥和姚夢枕攔了一輛計程車,跟著馬雪來到了她家后,郝帥剛下車,便見馬雪推著坐輪椅的母親走到了馬路邊上,焦急的左顧右盼。

馬雪的母親面色蠟黃,眼窩深陷,便是瞎子也看得出她情況已經十分的糟糕,旁人一眼看去,只覺得不忍目睹。

郝帥見馬雪好容易等到了公交車,可想讓自己母親上去的時候,司機卻嫌她母親坐著的輪椅放不上去,死活不肯答應:「這種情況打車就好了嘛,坐什麼公共機車,哪裡有這麼大的位置給你上人放車1

馬雪焦急得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她大聲哀求道:「我真的趕時間,司機師傅,你幫幫忙吧1

司機師傅扭頭一指,說道:「你自己看,怎麼幫?這麼多人1

馬雪一瞧,裡面的確擠得滿噹噹的,人都站不進去了,更不用說輪椅了。

她眼巴巴的看著公交車關上門后,屁股噴出一股尾氣,施施然離去,自己卻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馬雪正焦急無狀,卻見一輛計程車停在了自己跟前,車門一開,從裡面探出一個頭來,正是姚夢枕笑顏如花的朝著她打著招呼:「哎,趕緊上來,救人要緊1

馬雪一瞧見姚夢枕,很快目光也看見了坐在裡面的郝帥,她頓時牙齒咬緊了嘴唇,心中剛有些猶豫,但姚夢枕「救人要緊」這一句話頓時打動了她。

馬雪立刻將自己母親抱了起來,放在了前座上,然後將輪椅摺疊好放在了車廂後面,自己便坐到了車後排去。

上了車后,姚夢枕笑著問道:「去哪個醫院啊?」

馬雪的臉色有些不自然,說話也沒有什麼底氣,她甚至都不敢去看郝帥,生怕瞧見這個少年的目光帶著一絲輕視,傷到了她敏感而脆弱的自尊心。

她小聲道:「去附二醫院。」

郝帥和姚夢枕對視了一眼,郝帥笑了起來:「喲,又是這裡啊,這裡咱們熟啊1

姚夢枕想起之前在附二醫院發生的事情,吃吃的笑著。

可一旁的馬雪卻緊緊咬著嘴唇,身子前傾,仔細的照料著坐在前排的母親。

馬雪的母親神智還算清醒,一路上嘴裡面嘟嘟囔囔的,不停的道謝。

到了醫院后,馬雪和姚夢枕、郝帥一塊兒幫著馬雪的母親坐上了輪椅,然後推往門診部而去。

雖然故地重遊,但是門診部和住院部是兩個地方,郝帥和姚夢枕一路上倒是沒遇到什麼熟人。

他們兩人陪著馬雪和她的母親一塊兒看病,姚夢枕在一旁仔細的聽著醫生的診斷,不停的點著頭。

郝帥在一旁用手指戳了戳她,小聲道:「怎麼,診斷得還對?」

姚夢枕瞅了瞅面色惶急的馬雪,小聲說道:「都還行,反正都是沒救,除非……」

郝帥連忙追問:「除非什麼?」

姚夢枕小聲道:「除非換臟洗血,易鼎移魂1

郝帥頓時倒吸一口冷氣,這,這簡直就是說馬雪的母親除非換一副肉體,否則必死無疑嘛!

這不是開玩笑嗎?

郝帥瞅了瞅馬雪,又小聲問道:「那……咱們的乾坤如意鏡救不了她么?」

姚夢枕搖頭道:「不行,救不了。」

郝帥奇道:「可是,乾坤如意鏡不是救過我和你好幾次嗎?為什麼不能救她?」

姚夢枕嘆氣道:「那能一樣嗎?我們受的不是不可逆轉傷,大多都是外傷,氣血調養就可以讓傷口好轉的,但她是肝腎基本上已經腐壞,不是藥物法術能夠逆轉的了。就算施展逆天之術,花費的功德也不是你能夠想象的。」

郝帥不甘心的問道:「那到底是多少?」

姚夢枕想了想,說道:「以前的話,最少一千功德,現在的話……估計要兩千了。」

郝帥險些眼珠子都瞪出來了:「這,這麼多?有沒有搞錯啊?」

姚夢枕撇了撇嘴,說道:「沒辦法就是這樣。你就算有這麼多的功德,也最好不要拿來救一個人,因為你花兩千功德救一個人,到頭來卻只得了五十功德,這不是虧大了么?」

郝帥卻一臉肅然的說道:「話可不是這麼說!人命不是生意,只要有辦法救,那我們就應該去救,不應該計較這麼多的得失1

姚夢枕被他說得有些羞愧,臉上火辣辣的,她感佩的說道:「你說得對,我聽你的。」

他們兩人正說著話,一旁的醫生看完了馬雪母親的檢查報告后,搖頭道:「難,這除非移肝換腎,否則沒有其他辦法。」

一聽到移肝換腎,馬雪的臉色頓時一片慘白,她雖然不懂醫,但也知道移肝換腎需要多麼大的一筆錢!

馬雪顫聲道:「醫生,這,這要多少錢啊?」

醫生寫著病歷,頭也沒抬的說道:「換腎的話最少五十萬吧,移肝……就更貴了,但如果有人自願捐贈的話,可能會好些。」

馬雪身子一晃,險些摔倒,五十萬啊,上哪裡弄這麼多錢去!

一旁馬雪的母親緊緊抓著她的手,忍不住哭道:「雪兒,我的兒啊,都說了你不要管我了,你就是不肯聽,媽會把你活活拖死的呀!你不要救我了1

馬雪淚流滿面,抱著自己母親,哭道:「媽媽,我會救你的,你當初救我回來,養我這麼大,我不會丟下你不管的。我會救你的1

醫生也看得嘆氣,說道:「你母親這樣的狀況已經非常糟糕了,但如果真的能移植成功,那還是有希望的。只不過……時間不等人啊,只怕她等不到有合適的腎源了。「

馬雪抹著眼淚對醫生說道:「醫生,我能不能給母親捐肝捐腎?」

醫生看了馬雪一眼,說道:「那得看配套不配套,並不是所有的親屬都適合的。」

馬雪還要再說,她母親一把抓住了馬雪的手,慌張的對醫生說道:「醫生,你不能讓她捐獻,她不行的,她的肝腎肯定不行的1

馬雪嘴巴一張,可手上卻被母親攢得極為用力,啊的一聲叫喊了出來。

醫生奇道:「你怎麼知道一定不行?」

馬雪的母親抹著眼淚,說道:「她,她不是我親生的女兒1說著,她對馬雪說道:「雪兒,反正我也不是你的親媽,你就別再管我了,好嗎?」

馬雪身子微微一顫,牙齒咬著下嘴唇,幾乎要咬出血來,她緊緊的摟著自己的母親,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她哽咽道:「媽,你雖然不是我的親媽媽,但……你把我撫養長大,比親媽媽還要親!人們都說,生恩不過養恩,養育之恩大如天,動物尚且知道報恩,更何況我是人呢?媽,你別說了,我一定會想辦法救你的1

說完,她和自己的母親兩人都是淚如雨下,兩人抱頭痛哭。

一旁的姚夢枕瞧在眼裡,心中酸楚,有心想要幫忙,卻不知道該怎麼幫,她扭頭看著郝帥,小聲道:「郝帥,想想辦法吧1

郝帥眼眶微微有些發紅,嘴唇緊緊的抿著,平日嬉皮笑臉的面孔上滿是嚴肅與凝重,他眉頭緊鎖著,心中飛快的思索著。

年幼的少年心中沉甸甸的,面對生命不可承受之重,他第一次感覺到了無助,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的弱校

如果……自己真像姚夢枕說的那樣,有神仙法術,應該很容易就能解決這件事情的吧?

如果說葉霜霜的離開在郝帥的心中埋下了一顆種子,那現在的這一幕便是刺激得郝帥心中的這顆種子開始生根發芽……

==========================================

最近實在太忙,家裡面招賊了,但又沒丟東西,老婆大人嚇得趕緊搬家,我老人家也從北京趕回來,這幾天幫忙搬家,累得我只剩下喘氣的命了,過幾天又得趕回北京公司……

所以,諸位,真的是勉強在碼字啦~

您最近閱讀過:

17k火熱連載閱讀分享世界,創作改變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