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30章生死之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0章生死之災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潔雄與沈萬才出了正殿,陪同的道士恭恭敬敬的將他們兩人送出了門后,頗為敬佩的看了這兩人一眼,他雖然不知道這兩個人物究竟是何方神聖,但聽到住持吩咐下來,千萬不能怠慢這兩個人物,因此他表現得十分恭敬。

他瞅著這兩人帶著保鏢離開后,心中一陣暗自感嘆: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有本事沒脾氣,被一個小孩兒罵了一頓,居然還不生氣,還能滿臉是笑!真是不簡單,無量天尊,難怪人家能有這般造化,而我就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知客小道士!

這個道士瞅著他們兩人離開后,扭頭看著郝帥,心中也暗自奇怪,這個男生究竟是什麼來頭,居然敢指著郝潔雄的鼻子罵,小小年紀倒生得一副好虎膽,一番話說得正氣凜然,令人肅然起敬,倒是讓人十分佩服。

這男道士常年在這裡負責接待,自然是長袖善舞,左右逢源之輩,絕對不會勢利眼看人,更不會因為一個人年紀小就輕看幾眼,他笑著走到郝帥跟前,一稽首,仔細的打量了一眼,說道:「上清本由正一續,教外別傳開散枝。」

這一句話是正一教的切口詩,若是修行中人,便知道這一句話的意思是說「天下修行門派的正統是由正一教傳續於世,現在天底下其他所有的教派都是正一教開枝散葉的分支流派」,這一句話霸氣外露,很有點「天下武功出少林」的意思。

若是正一教自己教派的修行人,就會對:天師本由天授定,劍印隨身是無形。

意思便是說自己是雲遊在外的在世修行人,這樣一對,雙方就會進一步對上手印,再互相通報師門,這便可以確立雙方之間的長幼關係以及同門之誼了。

正一教在宋元明時期,是相當於西方世界的基督教一樣的存在,是驚人的宗教巨鱷,修行界的龐然大物,只有極少數像全真教這樣的教派可以與之相比,其他的教派都被籠罩在正一教的陰影之下,雖然到了近代已經沒落到了極點,但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僅僅在江西的龍虎山祖庭上修行的正一教道士就有幾千人,更不用說全國各地正一教其他流派的道士了。

即便是在信息極為發達的現代,正一教的門下弟子也不可能互相認識,因此在江湖上遇見的時候,用一些江湖切口詩就能夠分辨出對方的身份。

如果對方是正一教的人,就會用正一教的切口詩來回答,如果是其他教派,就會用其他教派的切口詩來回答,這便是千百年流傳下來的江湖規矩,至今依然沿用。

郝帥自然不是正一教的修行人,他聽得滿頭霧水,一臉古怪的看著眼前的這個道士,像是看見了神經病,他心道:今天這玄妙觀裡面怎麼盡出神經病?剛走了兩個神經病老頭,現在這個道士也有毛病了!真是的,春天到了,腦膜炎高發期啊!

郝帥肚子裡面腹誹著,這個道士見他一臉疑惑的看著自己,壓根就沒聽明白自己的切口詩,他便微微一笑,一稽首后,轉身離去,心中依舊有些奇怪。

他之所以會問郝帥,就是見這男生目光精光湛湛,行走時腳下沉穩生風,像是一個修行人,雖然還沒築基,但是筋骨已經打熬得十分紮實,而且他如此年輕,卻不知道是哪位大師的高徒。

可這道士一問,便發現郝帥壓根就不懂自己的切口,他只得將這心思按了下來,暗自奇怪。

郝帥見這道士走到了一旁后,他奇怪的扭過頭來,卻見姚夢枕沖著自己擠眉弄眼,像是有話要說的樣子,但又覺得方奕佳在一旁有些不方便。

郝帥看在眼裡,便記在了心中,等三人燒香拜神了后,出去了玄妙觀,方奕佳去方便的時候,郝帥便問道:「你剛才想說什麼?」

姚夢枕說道:「剛才那道士問你的話,你沒聽懂啊?」

郝帥一臉古怪的說道:「字倒是都聽懂了,但意思沒明白,怎麼?」

姚夢整問你是不是正一教的修行人呢1

郝帥有些沒反應過來,他奇道:「我怎麼可能會是正一教的修行人呢?」

姚夢枕嗔道:「笨蛋,我的意思是,這個傢伙既然會說這句話,就說明他是一個修行中人啦!你趕緊躲他遠一點,別讓他發現你身上帶著乾坤如意鏡!人心隔肚皮,萬一他起了歹意,或者消息傳出去了,那你可就麻煩了1

郝帥頓時凜然,連忙拉著姚夢枕躲得遠了一點,等方奕佳出來后,便與她打了聲招呼后,與姚夢枕轉身回了家,丟下方奕佳一個人在觀前街一陣孤零零的惆悵。

而另外一邊,郝潔雄和沈萬才出了玄妙觀后,兩人雖然被指著鼻子一陣臭罵,但一個因為親眼看見了自己的長子長孫心中狂喜興奮,另外一個則覺得新鮮好玩,兩個老傢伙走遠了后,互相對視了一眼,都哈哈笑了起來。

沈萬才用手指點著郝潔雄,笑道:「郝老頭啊郝老頭,你也有今天?從來都是你指著別人的鼻子罵,今天被自己的長子長孫指著鼻子罵,感覺怎麼樣啊?」

郝潔雄也不惱,他滿臉的褶子都笑得開了花:「這叫風水輪流轉!不是我郝家的種,怎麼敢指著我的鼻子罵我啊?」

說著,兩人又是一陣大笑。

一旁的李朝陽這才知道,剛才那男生竟然就是郝家的長子長孫,是郝潔雄準備帶在身邊親自**的接班人。

他頓時嚇出了一身冷汗,想起自己剛才的態度,不由得一陣忐忑。

郝潔雄心思細膩,像是知道他心中想什麼,他轉過身,拍了拍李朝陽的肩膀,說道:「edison,你不要擔心啦,你公事公辦,不會有人為難你的。」

李朝陽感激的對郝潔雄笑了笑,點了點頭。

郝潔雄說完后,頗有些得意的對沈萬才說道:「沈老弟啊,我這個乖孫怎麼樣啊?」

沈萬才點頭誇讚道:「不錯,年紀輕輕有這樣的氣魄很不簡單,雖然血氣方剛了一點,但是一腔熱血和這份正義感是萬金難換的!這可是未經雕琢污染的璞玉啊!難得,難得1

郝潔雄為一方之豪雄,一生欽佩欣賞的人極為有限,沈萬才恰恰是其中一個,他聽得沈萬才這麼一誇讚,饒是他心機城府極為深沉,也有些喜形於色,他呵呵笑道:「沈老弟,你說我這乖孫當不當得鎮家之寶啊1

沈萬才連連點頭,道:「多加磨練打磨,必定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當得,當然當得1

郝潔雄哈哈大笑,極為得意的說道:「沈老弟啊沈老弟,你什麼都比我要強,可你有這樣好的長子長孫嗎?」

沈萬才頓時臉色一僵,眼中閃過一抹黯然之色。

他的經歷和郝潔雄十分的相似,都是白手起家打拚出來的強者,而且他也有幾個老婆,這幾個女人個他生下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

沈萬才從小疏於對自己這個兒子的管教,使得自己的兒子長大后性格嬌縱狂悖,以至於有一天惹來殺身大禍,禍害全家,他為了保全家族安危和兒子的性命,自己親手砍斷了自己兒子的一隻手,然後將自己的兒子逐出了家門,至今他依舊不知道自己兒子的生死下落。

這件事情是沈萬才內心深處的一根刺,一個永遠無法癒合的傷口,除了他的家人和極少數的人,他從來沒有跟人說過這件事情,此時聽郝潔雄一說,他頓時心中隱隱作痛。

郝潔雄是何等人物,一眼瞧見沈萬才雖然臉色沒有什麼明顯的變化,但是那眼中閃過的一抹黯然之色,依舊讓他敏銳而敏感的捕捉到了。

他心中一動,知道自己一時得意忘形,說錯了話,但郝潔雄自然是不會道歉的,他很快呵呵笑了笑,將話題岔開了,說道:「沈老弟啊,今天你約出來的那個大高人,到底是什麼人啊?能不能先透露一下?」

沈萬才也很快將這件事情拋到了腦後,他呵呵笑道:「一會你就知道了1

郝潔雄笑道:「神秘兮兮的1

三人步行沒多久,便又來到地三仙茶樓,一進門,程程便迎了上來,微笑著說道:「沈總、郝總,你們來了。」

沈萬才笑著點頭,說道:「我大師姐和仙子來了嗎?」

程程笑道:「您上去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沈萬才顯然與程程關係頗為熟悉,他用手點了點程程,笑道:「跟我玩神秘1

一旁的郝潔雄笑道:「這叫一報還一報1

沈萬才呵呵一笑,與郝潔雄往樓上走去,兩人走到三樓,推開一間茶室,郝潔雄往裡面一看,卻見茶室中坐著兩個婀娜多姿的女子,一個容貌極美,國色天香,氣質冷艷,一個相貌俏麗,扎著馬尾辮,容貌可喜。

沈萬才瞧見這個扎馬尾辮的女子,愣了一下,說道:「阮紅菱師姐,你怎麼來了?紫苑仙子呢?」

這個叫阮紅菱的女子笑著嗔道:「老沈,你這話可真不地道,你的意思是說,該來的沒來,不該來的卻來了,是吧?」說完,她扭頭朝著一旁極美的女子說道:「周秦,我們走,這裡有人嫌棄我們1

沈萬才頓時慌了神,陪笑道:「不敢不敢,阮紅菱師姐,你就別逗我啦!我只是好奇問一問嘛,她答應我過來的。」

阮紅菱撅了撅嘴,說道:「她忙著送人上西天呢,沒空1

沈萬才啊了一聲,心中好奇,但他沒有多問,而是畢恭畢敬的與另外一名叫周秦的女子欠了欠身,一稽首,說道:「大師姐安好1

郝潔雄在一旁看得嘖嘖稱奇,在他看來,這個叫周秦的女子看起來極為年輕,大約才二十剛出頭的樣子,卻是沈萬才的師姐,真是學無長幼,達者為先,而且這女子的氣質和相貌都是他平生僅見的絕色美人,一身的氣質崖岸自高,雖然沒有刻意擺什麼譜,即便是沈萬才與她打招呼的時候,她也僅僅只是微微點了點頭,一臉的清冷,像是這個世界上壓根就沒有什麼事情能夠引起她的興趣和注意似的。

閱人無數的郝潔雄知道,這是一個真正的高人,必定極不簡單。

郝潔雄在旁邊好奇的打量著,沈萬才與周秦打過招呼后,便對周秦和阮紅菱說道:「大師姐,阮紅菱師姐,這位是我的好友郝潔雄,我今天約了大師姐和紫苑仙子來,就是想請你們幫他批一個生辰八字。」

說著,他又對郝潔雄指著阮紅菱說道:「這位是正一教靈宮派的阮紅菱師姐,年紀雖然不大,但卻是名門正派的內室弟子,在娘胎裡面就開始修行,可比我這樣半路出家的人厲害多了。」

沈萬才說著自己呵呵笑了起來,阮紅菱也禮貌的一稽首,與郝潔雄一禮,笑了笑。

郝潔雄這才明白過來,他十分配合的笑了笑,一臉仰慕的說道:「原來是正一教的高徒,失敬,失敬1

沈萬才又指著周秦,說道:「這位是我們玄禪門的大師姐,叫周秦,是當今天下修行界少有的高手。」

周秦矜持而禮貌的與郝潔雄點了點頭,但臉上依舊不露一絲笑容。

郝潔雄也與她點了點頭,笑了笑。

沈萬才又笑著對郝潔雄說道:「郝老頭,你別一臉見了高人不知道厲害的樣子,我跟你說,這店為什麼叫地三仙,你知道嗎?」

郝潔雄笑道:「洗耳恭聽1

沈萬才笑道:「因為這店開創的時候是我師父與三位女子一同開創,而這三位女子由於修為極高容貌極美,被修行界公認為天仙、地仙、狐仙,因此名為三仙!而你眼前這位,便是人稱地仙的大高手1

郝潔雄啊的一聲,像是很隨意的問道:「那不知道沈老弟你的師父又是怎樣的神仙人物呢?」

沈萬才一臉的崇拜,說道:「我師父?那可是人送外號『李無敵』,被日本人尊稱為斗戰天尊,中日修行界公認的天下第一大高手1

旁人聽沈萬才的話,只當他在說神話故事,壓根就不相信,什麼天仙、地仙、狐仙?拍電影么?

但郝潔雄來自香港,又是億萬富翁,在香港的地面,信教者多如牛毛,而且真正有錢的人,家中甚至會有一到兩個修行界的高手作為供奉,因此郝潔雄這樣層次的人物,是知道修行界的存在的,他更知道沈萬才入了玄禪門,以五六十歲的高齡開始修行。

只不過他從來沒聽說過這個玄禪門,卻不知道這個門派究竟是什麼來頭,這個叫周秦的玄禪門大師姐又是何方神聖。

可此時一聽沈萬才一介紹,他這才知道,這竟然是天下修行界公認的天下第一大高手的大弟子!

郝潔雄更知道,大陸人公認這人為天下第一大高手,這未必就真的是天下第一大高手,因為大陸的宗教被打壓得很厲害,勢力早就不如以往,但日本就不一樣了,日本全國信教,教眾上億,流派無數!

連日本人都公認這人為天下第一的大高手,可見這「天下第一」的四個字含金量有多高!

郝潔雄頓時肅然,說道:「啊,失敬失敬!原來我有眼不識泰山了1他說著,一臉虔誠認真的說道:「不知道兩位仙子能不能賞個臉?幫我批一個八字?」

他雖然是一方豪雄,平日里目中無人,但這也是分人的,真正有大本事的人,他是極為尊敬佩服的,否則如果看見什麼人都是輕蔑鄙視,只覺得天底下自己最了不起,這樣的人焉能成大事?

郝潔雄臉上的笑容十分的真誠尊敬,語氣也很是誠懇。

氣質清冷艷麗的周秦微微點了點頭,但又很快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擅長這個,紫苑肯定是擅長的,不知道阮紅菱你怎麼樣?」

阮紅菱不假思索的說道:「我師姐是這方面的大高手,不過我也不賴1說著,她伸出手掌,說道:「把你要批的生辰八字拿來吧,我看看1

這個八字自然不可能寫在紙條上隨手帶著,郝潔雄連忙借了一支筆,自己動手寫了下來,然後恭敬的遞給阮紅菱。

阮紅菱看了看后,像變魔術一樣取出三枚銅錢自己在桌上算了起來。

沒過一會兒,她神色頗有些訝異的抬起頭來,問道:「是你自己要批掛?」

郝潔雄搖頭道:「不,我給我孫子算一卦,怎麼樣?」

阮紅菱面色越發的古怪,她問道:「你想問什麼方面的事情?愛情?婚姻?健康?生死?」

郝潔雄顯然不是第一次問卦,他簡單直接的問道:「命理1

阮紅菱皺眉道:「啊,你問這個礙…只怕,有些不好啊1

郝潔雄心中一緊,問道:「怎麼不好?」

阮紅菱擰著眉毛,說道:「這人命理極為崎嶇,一生多兇險大事,近日怕有血光之災1

=========================================

另外,5000字大章更新!!!

您最近閱讀過:

17k火熱連載閱讀分享世界,創作改變人生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