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32章患難見真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2章患難見真情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擔憂的一點也沒有錯,這一次,徐文聖是鐵了心要將郝帥這個害群之馬從二中趕出去了。

幾次的衝突已經讓徐文聖對郝帥的忍耐到了極限,只不過一直沒找到機會下手,這一次郝帥簡直是自己送上一個機會,他要是不知道把握,那就活見鬼了!

因此第二個星期一的一大早,罷課兩天的學生們這時候也從興奮狂熱中清醒了過來,畢竟他們都是學生,不可能一直不上學,而且他們當中絕大多數的學生是絕對沒有勇氣將罷課的事情說給家長們聽到底。

這些學生們紛紛來到學校,一個個提心弔膽,惴惴不安,生怕學校老師們秋後算賬。

而事實是,他們所料果然不差,老師們的確就是秋後算賬!

年長的老師們在徐文聖的指令下,將學生們一批接一批的喊進辦公室,對學生們開始採取分而化之的手段,拉一批,打一批,壓一批,三下五除二便將學生們收拾得服服帖帖。

「說吧,是誰最先提出要罷課的?是郝帥,對不對?」

「我知道,你平日里是個好學生,不可能主動提出要罷課的,這一定是有人主動挑起事端的,對不對?」

「快點說,再不說到底誰是肇事者,我就打電話通知你家長,讓他來看看你到底都做了什麼好事1

「你最好想清楚,要是你不說,你最輕都是記大過留校察看處分,甚至有可能被開除1

學生們畢竟單純,社會閱歷簡單,哪裡像郝帥這般不僅心理素質強硬,臉皮厚如城牆,而且年紀輕輕就彷彿在社會上廝混多年的老油條一樣,便是幾十歲的的老校長也拿他沒有任何的辦法。

他們被老師們威逼利誘一番后,紛紛繳械投降,絕大多數人都將矛頭指向了郝帥,這個曾經是他們的偶像,讓他們佩服得五體投地的男生。

在他們看來,平日里崇拜歸崇拜,但當現實照進理性的時候,偶像就一錢不值了,再說了,郝帥平日里那麼厲害,使得他們認為即便是這樣的事情,郝帥也能夠順利的解決,因此有些人出賣得心懷愧疚,有些人出賣得心安理得,但唯一相同的是,他們都敗倒在學校裡面的白色高壓的恐怖氣氛當中。

但也有例外的,譬如方奕佳,譬如馬雪。

馬雪被喊進辦公室的時候,社會閱歷豐富,身心早熟的她已經隱隱猜到了老師喊自己進辦公室的目的。

剛一進辦公室,果然便瞧見徐文聖、徐峰、班主任張登峰還有其他科目的老師神情嚴肅,目光嚴厲的看著自己,彷彿三堂會審,尋常學生看見這場景就嚇得腿軟了三分,不等老師逼問,只怕就招得七七八八了。

但馬雪是什麼人?這可是在社會成分最複雜的地方廝磨打熬的早熟女生,她眼見這情景,心中便是一定,一臉裝傻茫然的走了進去。

她雖然在夜總會裡面是賣酒的女郎,而不是陪酒的女郎,但由於長得禍國殃民,沒有少被一些怪大叔們騷擾,因此她小小年紀,早就練出了一身油滑無比的功夫,尋常人也真拿她沒有什麼辦法,也只有碰到像佟歡這樣猖狂的二逼,這才毫無半點辦法。

因此馬雪無論是面對校長,還是面對教導主任,又或者是面對張登峰的輪流轟炸,她都是一臉的裝傻茫然:「啊?我不知道啊!我不清楚啊!不明白哦!好像不是的,也許我沒聽見吧。」等等諸如此類的話語。

馬雪知道,郝帥之所以罷課,多多少少跟自己也是有一部分原因的,即便他不是為了自己罷課,但自己絕對是最大的受益者,因為這兩天的休息,她已經明顯感覺到緩過勁來了,身體裡面那根緊繃的弦已經緩和了下來。

這種感覺只有一個疲憊緊張到了極致的人才能夠感覺得到,平日里那些生長在溫室花園中的花骨朵兒們是絕對感覺不到的。

因此馬雪嘴上不說,但內心深處對郝帥是極為感激的,更不用說他還幫助馬雪付了住院費和治療費,算是她母親的救命恩人了。

徐文聖、徐峰、張登峰等人見問來問去,都問不出個所以然來,頓時覺得十分的無趣,尤其是這些老師裡面,還夾雜著一個易欣,他作為團幹部的代表,表現得十分活躍,從頭到尾都在用一種威逼利誘的口吻與馬雪說話。

他知道馬雪一直與郝帥不對付,因此在他看來,馬雪是最好的突破口,想必,自己一開口,馬雪肯定就會倒向自己這邊,但是他錯了,而且錯得很厲害。

馬雪從來沒有像今天眼下這樣,如此的厭惡過一個人,而這個人正是她曾經暗戀過的對象。

儘管這個男生依舊的英俊,相貌成績依舊的出眾,但是馬雪忽然間發現這個男生身上有著一些極為可怕的陰暗東西,而她平日里所厭身上,卻有著一些極為寶貴的精神特質。

馬雪表面上裝聾作啞,裝瘋賣傻,但內心深處對易欣的失望已經到達了頂點,尤其是當她聽到易欣將校長辦公室被人反鎖的事情也栽贓在郝帥頭上的時候,她便再也無法忍耐自己對眼前這一切的厭惡了。

馬雪緊緊蹙著眉頭,說道:「徐校長,各位老師,我身體很不舒服,能先回去嗎?」

她這一句話說得冷冰冰的,雖然年紀小小,卻透出一股不容否定的意味,語氣頗為強勢。

徐校長皺了皺眉頭,雖然心中不悅,但還是點了點頭,他當然不可能搞什麼刑訊逼供,這裡是學校,不是牢房。

馬雪剛要轉身出門,便聽見張登峰說道:「馬雪,你一會把方奕佳喊進來。」

馬雪心中咯一下,轉身出了門,回到教室后,走到方奕佳的桌旁,對她說道:「方奕佳,張老師喊你去。」

方奕佳顯然也有了心理準備,一聽到后便站了起來,眼睛瞅了一眼旁邊空空的位置,眼神一瞬間閃過一絲擔憂,但很快又堅定了起來。

郝帥一大早來上學的時候,就被老師們喊到了辦公室裡面,找了一個平日里笑眯眯待人的老師,陪著他在辦公室裡面瞎磨瞎耗,也不指望他能說出點什麼來,學校的老師領導們早就已經領教夠了這個學生的厲害之處,因此壓根就不跟他提半點罷課的事情,只是閑聊家常,把他從同學中摘出來,以免串供什麼的。

儘管老師們猜到郝帥和其他人可能會串供,但這種情況下分開處理,顯然是更好的選擇。

方奕佳自然知道老師的應對,她有心想要和郝帥聯繫一下,告訴他自己一定會挺他的,但郝帥這個傢伙又沒有手機,自己想聯繫他都聯繫不到。

方奕佳心中惴惴的站起身來,朝著辦公室走去,馬雪在她身後看著她,忽然出口喊了一聲,說道:「方奕佳……」

方奕佳心面正七上八下,她聽到馬雪的呼喊,回過頭來,狐疑的看著馬雪,這可是她極為罕見的主動與自己打招呼,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馬雪盯著方奕佳,她雖然知道方奕佳平日里和郝帥關係極為「親密」但是她更知道有時候這種感情都是靠不住的,她一雙年幼而早熟的眼睛已經見多了這種事情了。

馬雪緩緩的說道:「說話留點神……」

這一句話暗帶威脅與警告,方奕佳聽得心中不悅,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走了出去。

方奕佳剛進辦公室,便見徐文聖等人目光緊緊的看著自己,她心中咯一下,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對待方奕佳,徐文聖的態度明顯比馬雪要和善許多,畢竟方奕佳是一年級有名的優等生,每次考試她都在年級前五。

徐文聖十分和善的笑了笑,對方奕佳招了招手,說道:「方奕佳同學,來了?坐1

方奕佳猶豫了一下,然後大大方方的坐了下來,徐文聖見她如此配合,心中一松,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慈善:「方奕佳同學,我聽說你既是高一一班的班長,又是年級裡面成績經常排名前五的好學生,平時班級管理得這麼好,又不落下自己的學習成績,真是不簡單,不容易埃」

若是以往,校長這麼高一頂大帽子輕飄飄的送過來,只怕方奕佳便立刻喜上心頭,受寵若驚,可她跟郝帥混久了,性子也變得有些油滑了,經歷過的兇險事情也讓她變得成熟沉穩了不少,面對這一番恭維,她只是不卑不亢的笑了笑,說道:「是老師們教導得好。」

這番話賓主皆歡,其他老師們都笑了起來,微笑著點頭。

到底是班長,懂事,識大體,不像其他的學生,要麼調皮得要死,要麼膽怯得要死。

張登峰臉上也頗有得色,這是他最為欣賞看重的學生,今天果然沒有讓他失望。

張登峰微笑著問道:「方奕佳,關於上周末補課的時候,學生們罷課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方奕佳笑了笑,說道:「周末罷課的事情?我都知道啊1

老師們精神一振,張登峰和徐文聖的身子微微前傾,易欣更是喜出望外,搶著說道:「她當然都知道了,她……」

不等易欣話說完,徐文聖回頭不悅的瞥了易欣一眼,易欣的話頓時又咽了回去,訕訕的縮回了頭。

徐文聖轉過頭來,微笑道:「方奕佳同學,你知道這次罷課是誰帶的頭嗎?」

方奕佳又笑了笑,很是乾脆的說道:「當然知道1

「哦哦?」老師們目光齊刷刷的盯著方奕佳。

徐文聖連忙追問道:「是誰?」他眼睛裡面微微放出光來,只盼著她的嘴巴裡面能蹦出郝帥兩個字,若是方奕佳都站出來指證郝帥,那他就不用再猶豫任何事情了,基本上一切就塵埃落定!

但是……面對這一雙雙眼睛,方奕佳不假思索的說道:「當然是我啊1

===========================

這是13號的更新~~

您最近閱讀過:

17k火熱連載閱讀分享世界,創作改變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