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40章讓你打醬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0章讓你打醬油!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瞧見馬雪被暴露了出來,他頓時下意識就想站起來挺身而出,可一旁的姚夢枕卻死死的拉住了他的手,低聲道:「你不能去1

郝帥扭頭怒目瞪著姚夢枕,剛要說什麼,卻見王麟浩瞧見馬雪,頓時愣了一下,他冷笑著用槍口一指馬雪旁邊的一名男子,說道:「你,給我站起來1

這名男子不是別人,正是跟著黃新一塊兒的一名混混,他聽到王麟浩的聲音,左右看了看,見四周人都用怪異的目光看著自己,都在下意識的朝旁邊躲去,很快他的身邊又讓出一個小圈子來。

這混混恐懼而顫抖的指了指自己,顫聲道:「我?1

王麟浩不耐煩的說道:「廢話,還能有誰1

這混混都快哭出來了,他拖著哭腔,哭喪著臉說道:「不是說是她嗎?」說著,他一指一旁的馬雪。

馬雪此時嚇得呆了,一丁點兒反應都沒有,她兩眼虛焦,渾身不住的顫抖著,她本來就長得漂亮,惹人注目,此時被嚇得渾身抖如篩糠,更是我見猶憐。

王麟浩雖然殘忍嗜殺,並且並不忌憚殺害女性,但他最瞧不起的是那些將女人推在自己前面送死的男人,他上前一把將這混混拎了起來,上下打量著他,冷笑道:「兄弟,叫什麼?」

這混混哭著說道:「劉,劉劍峰……」

王麟浩嗤笑了一聲,說道:「名字還真tmd武俠,但可惜做派不武俠啊!來吧,幫我們傳個話吧1

劉劍峰嚇得腿都軟了,顫聲道:「大,大哥,放,放過我吧,你要多少錢,我回去拿給你1

王麟浩打了個哈哈,說道:「能有五百萬嗎?」

劉劍峰的臉都嚇得擠成了一團,嘴巴裡面艱難的蹦出了幾個字來:「沒,沒有……」

王麟浩忽然臉色一變,怒吼道:「那你他媽的說個屁呀!給老子走1

劉劍峰渾身直哆嗦,人都幾乎站不起來了,全靠著王麟浩推著他往外走,他想要掙扎,可全身都軟綿綿的,褲子裡面更是濕漉漉的,他走了兩步,腿一軟,剛要歪倒在地上,王麟浩在他身後,槍管一下頂住他的腦袋,喝道:「你他媽的敢不走,老子這就崩了你1

劉劍峰一聽,渾身也不知道哪裡來的一股力氣,一下又站直了身子,走到了門口。

郝帥原本要挺身而出,見王麟浩居然放過了馬雪,將劉劍峰給押了出去,他這才又鬆開了緊握的拳頭,暗自鬆了一口氣。

他無法容忍自己身邊熟識的人就這樣死去,但如果是這樣的小混混……那他可就真沒心思和興趣,更不願意冒著暴露自己身份的危險去救他了。

郝帥都尚且不挺身而出,其他的人就更不用說了,銀行裡面幾乎每個人都用一種死道友不死貧道的目光看著劉劍峰,甚至是黃新和他的同伴都用一種哀送遺體的目光看著他,彷彿在看待一個死人。

劉劍峰走到門口,王麟浩喝道:「把門口東西搬開,然後你走出去,站在門口,不準動,動一下老子就打死你,聽見沒有!

劉劍峰恐懼到了極點,哭著說道:「聽,聽見了!大,大哥,求你別殺我1

王麟浩不耐煩的呵斥道:「少他媽的廢話,趕緊做1

劉劍峰嚇得渾身一抖,這才笨拙的將門口堆著的東西挪開,然後自己走了出去,站在門口,王麟浩則躲在牆壁一旁,用槍指著他的側面,喝道:「告訴外面1

劉劍峰剛一走出來,便見四周的武警、特警都躲在車后,齊刷刷的舉起了手中的槍,無數黑洞洞的槍口都瞄準著他,這種只有電影電視裡面才發生的事情現在卻落到了他的身上。

劉劍峰駭得魂不附體,連忙高舉著雙手,大聲嘶喊道:「別開槍,別開槍!裡面的大哥有話要說1

說著,他顫抖著身子扭過頭去,看著王麟浩,哭道:「大哥,說什麼啊?」

王麟浩嘴巴一張,忽然啞口無言,扭頭看向孫健看去,問道:「健哥,說什麼啊?」

孫健這時候正掄著槍,一槍一個的將銀行的攝像頭全部都給打壞,聽到王麟浩這句話,便頭也不回的說道:「告訴外面的人,讓他們十分鐘之內,把外面的警察全部撤去,送一輛汽車過來……」

王麟浩扭頭朝著劉劍峰喝道:「聽到了沒有?」

劉劍峰一個八尺男兒,此時嚇得眼淚吧嗒吧嗒直掉,他哭著將孫健的話大聲重複了一遍。

外面的警察和頭頭們聽到這人喊話的聲音,一陣陣面面相覷,心中卻是嗤之以鼻,中國建國六十年來,還從來沒在這種問題上妥協過,今天怎麼可能例外?

不僅是他們,在場的副局長黃文政等人都心中暗自冷笑,毫不猶豫的便將這個提議給否決了,他扭頭朝著特警部隊的一名警官,說道:「狙擊手都布置到位了嗎?」

這名警官點了點頭,隨後一指身後的幾個方向,說道:「在這裡,這裡……這裡,還有這裡,都布置了狙擊手。」

黃文政寒著臉,說道:「裡面情況怎麼樣?」

這名警官隨即拿起對講機,問道:「一號一號,我是獵鷹,你的視角如何?完畢1

一號的聲音很快響起:「獵鷹獵鷹,我是一號,我是一號,視線內看不到劫匪,無法有效觀察裡面的情況,完畢。」

這名警官皺了皺眉頭,很快又問了其他幾名狙擊手,得到的答案差不多都是相同的答案,他無奈的對黃文政敬了一禮,說道:「報告,劫匪具有一定的反偵察和軍事能力,我們無法有效觀察到裡面的內部情況。」

黃文政臉色陰沉,扭頭朝著另外一名警官問道:「談判專家呢?上去跟劫匪談判,看看能不能摸點情況回來。」

他話音剛落,一旁的王磊忍不住說道:「黃局,這兩名劫匪軍事素養極高,而且非常的冷靜,手段又極其殘忍,只怕談判專家上去會適得其反啊1

黃文政不悅的掃了他一眼,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掃了身旁的這名警官一眼,像是在說:「還不執行?」

王磊雖然現在只是刑偵大隊的隊長,但是他是下一任副局長的有力競爭者,而黃文政則將王磊視為有力的競爭對手,自然不可能聽得進他的話。

這名警官見黃文政與王磊的明爭暗鬥,他默不作聲,轉身離去,安排了警隊中自帶的談判專家脫去了警服,然後上前。

這名談判專家剛上前,躲在裡面悄悄接著縫隙窺覷著外面情景的孫健便立刻警惕了起來,喝道:「讓他站住,再靠近,我們就不客氣了1

不等王麟浩傳話,聽到孫健聲音的劉劍峰便自己大聲嘶喊了起來:「站住,再靠近,我們……啊,是他們就不客氣了1

談判專家立刻站住了腳步,他大聲說道:「裡面的兄弟,我是你們的談判專家,我是……」

他話沒說完,孫健便冷冷的說道:「告訴他,別他媽的廢話,趕緊把我們要的東西送過來,否則,每過五分鐘,我們將殺死一名人質,你們最好別試探我們的底線。」

劉劍峰豎著耳朵聽著孫健的話,他很快嘶喊著將話轉達了一遍,然後大聲哭喊道:「我求求你們了,趕緊按照他們說的做吧,他們已經殺了好多人了1

這名談判專家臉色極為難看,遇到這樣的事情,可以說算是他們最棘手的了,對方油鹽不進,根本就不與他們的談判專家接觸,可他身為談判專家,職責所在,自然不能對方說什麼,就是什麼,他又說道:「裡面的兄弟,任何事情都是可以談的,你們說的條件太苛刻了,十五分鐘之內根本辦不到,而且,你應該也知道,我們國家從來不對任何劫匪和恐怖分子妥協!現在你們最好的辦法就是大家想一個一起解決的出路,我是站在你們這一邊的。」

他說著話,王磊和王婧聽了一起破口大罵道:「這個大煞筆1

何振宇皺著眉頭說道:「這是哪裡來的談判專家?有這麼說話的嗎?這不是逼劫匪殺人嗎?」

他們三人話音剛落,銀行裡面的孫健便朝著王麟浩打了個眼色,王麟浩點了點頭,用散彈槍對準了劉劍峰的腦袋,他似笑非笑的說道:「哥們,別怨我了,要怨就怨你今天不該來銀行吧1

劉劍峰聽了嚇得魂飛魄散,這個小混混在這一刻感覺到了死神的到來,他撕心裂肺的哭喊道:「不要殺我啊,我只是個打醬油的……」

王麟浩一聲獰笑:「殺的就是打醬油的1說完,轟的一聲槍響,劉劍峰的腦袋頓時爆成無數紅色的碎末,就像一個被打碎的西瓜一樣,鮮血與腦漿四處飛濺。

這一下只把銀行內外的人嚇得呆了,門口不遠處的談判專家更是扭頭就跑,跑到汽車之後這才驚魂未定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黃文政頓時倒吸一口冷氣,他知道,他們遇到了建國以來少見的悍匪,手段之兇殘,殺人之果決,也只有當年的東北二王、建國門事.件的田建明、以及悍匪之王白寶山等人可以與之相比。

一時間,銀行外面無論是警察,還是武警特警,都渾身發緊,抓著槍柄的手心面滿是汗水。

王麟浩殺死了一人後,扭頭又到人群中重新挑人,他一下瞅見了縮成一團,腦袋壓得極低,像一隻扎在沙堆中的鴕鳥一樣的黃新,他上前,用槍管指了指黃新,說道:「喂,你,起來1

黃新嚇得屁滾尿流,褲襠裡面頓時熱熱的,他哭喊道:「大哥,別殺我,你要多少錢我都給1

王麟浩冷笑道:「少廢話1他還要再說,卻見一旁的孫健跟他打招呼,讓他過去。

王麟浩這才瞪了他一眼,朝著孫健走了過去,兩個人小聲的交頭接耳。

黃新此時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樣,渾身瑟瑟發抖,他此時茫然無助的向四周看去,只見四周的人都像是躲瘟疫一樣,,唯獨一旁的馬雪像是嚇得呆了似的,蹲在原地,一動不動。

黃新頓時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連忙對馬雪小聲道:「你幫我替一下,我不要你的錢了,怎麼樣?」

馬雪像是沒聽見他的話一樣,神情獃滯,沒有一丁點兒的反應。

黃新一咬牙,說道:「我再給你加十萬,怎麼樣?」

馬雪此時忽然眼珠一動,終於有了一丁點兒的活氣,她目光直勾勾的盯著黃新,一言不發,她咬著牙,像是在想著什麼。

黃新見她終於有了反應,連忙又小聲道:「我再加五萬,十五萬,怎麼樣?」

馬雪依舊沒有反應,她死死的盯著黃新,黃新見狀,連忙再次加價,可他怎樣加價,馬雪都沒有反應,只是盯著他,目光卻一點一點的猶豫掙紮起來。

黃新但佔新疆的看著正在與孫健交談的王麟浩,像是在看一個索命的魔王,他一張五根手指,嘶聲道:「五十萬,怎麼樣?」

馬雪終於動心了,這正好是足夠救她母親性命的數額,她咬著牙,小聲道:「你敢發誓嗎?」

黃新連忙嘶聲道:「我要是有半句謊言,讓我全家死絕!1

馬雪臉色變幻,她知道自己根本弄不到五十萬這麼多的錢,根本沒有辦法救母親的性命,此時的情況又如此的兇險,自己最後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與其一死,還不如換自己母親的一條命。

至於對方做不做到……那隻能賭一把了,與其沒有半點希望的等死,還不如用自己的命,來換母親的一命,反正自己當時也是她救回來的。

更何況,出去也不一定立刻就死,說不定劫匪為了表示誠意,會放自己走呢?

電視電影裡面,不也有這樣演的嗎?

馬雪想到這裡,她眼珠子死死的盯著黃新,聲音無比堅定果決,咬牙切齒的說道:「你要是敢反悔,我就是做鬼,也讓你永世不得安寧1

黃新大喜,連忙腦袋點得跟小雞啄米似的:「放心放心,決不反悔,反悔的話,我全家死光光!這裡所有人都能作證1

這時,王麟浩與孫健恰好也說完了話,王麟浩一喝,指著黃新,大聲道:「你,站起來1

馬雪深吸了一口氣,主動昂然起身,大聲道:「你放過他,我來替他1

旁邊不鴛見到馬雪與黃新兩人小聲的竊竊私語的時候,便覺得有些不祥的預感,待見到馬雪主動站起來替黃新出去的時候,他更是駭得魂飛魄散,下意識的便大聲道:「馬雪,不要啊1

他這一聲大喊,頓時引得孫健和王麟浩兩人目光如電,齊刷刷的朝他看了過來!

您最近閱讀過:

17k火熱連載閱讀分享世界,創作改變人生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