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146章最近信春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6章最近信春哥!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狙擊手的位置雖然無法讓他們看到裡面發生的全部事情,但是姚夢枕和郝帥兩人身形一閃,與王麟浩和孫健兩人糾纏在一起的情形他們卻是看了個清楚,但是他們又不敢開槍,一來是沒有命令,二來則是,這幾個人全部都是貼身肉搏,動作之快猶如電閃雷鳴,雖然子彈的速度快過人的速度,但是狙擊手也是有反應時間的,等他們反應過來開槍的時候,子彈脫膛而出的瞬間,也許情勢就發生了變化,原本要擊穿劫匪腦袋的子彈,結果就擊中了人質。

這樣的事情,在國內外反恐行動中,屢見不鮮,所以,當對方糾纏在一起的時候,他們此時最好的辦法是立刻彙報情況,而不是擅做主張開槍。

郝帥和姚夢枕聯手瞬間反殺兩名彪悍的劫匪,只是短短几秒鐘的事情,在銀行外面的佟正剛只是猶豫了一會兒,便錯過了最佳的進攻時機,等狙擊手向他們彙報裡面情況時,佟正剛等人才如夢初醒,痛下決心。

門口手持盾牌,身披防彈衣,頭戴防彈頭盔的防暴警察、武警和特警蜂擁而入,瞬間就將銀行內部擠得滿噹噹的。

可等他們剛剛衝進來的時候,孫健正跪在地上,身子軟軟的倒了下來剛進來的時候,一個英俊少年站在他身後,雙手緩緩的從孫健腦袋上離開,他一臉的戾氣緩緩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懶洋洋而且略帶玩世不恭的笑容,這個少年看著他們,語氣十分欠扁的說道:「警察總是最後收場的時候才來嗎?」

這一句話把衝進來的警察們氣得鼻子都歪了,但是……他們卻無法反駁!

因為在場的慘烈情況讓他們一個個目瞪口呆!

孫健和王麟浩的彪悍,他們這裡的人已經是見識過了,對方的軍事素養和格鬥水平,他們不太清楚,但是這兩人的心狠手辣和殘忍嗜殺,這卻是這裡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

作為人質,作為一個少年,赤手空拳,手無寸鐵,居然敢奮起反擊,這是何等無畏的精神,何等了得的勇氣!

為首衝進來的一名特警分隊長,兩眼放光的看著郝帥,像是在看著一個絕世瑰寶。

這個少年如此年輕,便有這般膽識,有這般身手,將來若是加入特警部隊,那……前途不可限量啊!

特警隊長越看郝帥越是歡喜,但是眼前的情況,也不容得他做出什麼拉攏的舉動,更何況,對方沒成年呢,這種事情,也只能和他的家長去說不是?哪裡有在這裡就把人家往特種部隊拉的道理?

特警隊長目光飛快的掃視了一圈,視線很快落到了一旁一副「弱不經風」的姚夢枕身上,這個女孩兒眨巴著一雙天真無邪的大眼珠子,一臉天然萌的表情看著特警隊長,讓人一見便心生歡喜。

特警隊長等人由於之前躲藏的角度關係,沒瞧見姚夢丈硎趾凸斷反擊,他只見這樣年幼的女孩兒也捲入這場可怕的災禍之中,心中頓生憐惜,他蹲下來伸手去抱姚夢枕,緩聲道:「小朋友,嚇著了吧?」

姚夢枕很配合的往後退了一步,一臉「驚恐的」看著他,那表情當真是我見猶憐,何況老奴。

特警隊長心中越發的心疼,他扭頭怒目瞪著已經死得透透的王麟浩,他冷笑道:「哼!算他死得乾脆!小張,看看他怎麼死的?」

名叫小張的一名特警靠了過來,蹲下來看了看,十分驚訝的說道:「隊長,他鼻樑根骨被打入腦部而死1

特警隊長張口結舌,心道:這是軍隊才會使用的狠辣招式啊!誰用的?難道,也是這個少年?

特警隊長扭頭看向郝帥,原本欣賞的目光此時帶了幾分畏懼,這樣小的年紀,就如此心狠手辣,殺完人後談笑風生……這若是為善,則是罪惡剋星,這若是為惡,則為人間魔王!

特警隊長深吸了一口氣,沉著臉,指了指王麟浩,對郝帥問道:「這人是你殺的?」

郝帥撇了撇嘴,說道:「不是1

特警隊長稍微鬆了一口氣,還好不是,要不然這少年豈不是太妖孽了一點?

他轉過頭去,對靠得最近的一名人質黃新問道:「這人怎麼死的?」

黃新一臉恐懼的看著姚夢枕,指了指她,說道:「是,是她……殺的。」

特警隊長順著他手指的方向一看,頓時駭得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

我草泥馬勒戈壁啊!

這看起來才十歲的小女娃娃能殺這一身橫肉的練家子?

特警都是練家子,明眼人一瞧王麟浩胳膊上這虯扎的肌肉、手掌上厚厚的老繭以及平整的拳面骨,就知道這人一定是練過的,不是練過的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肌肉和老繭,更不可能拳頭全面的骨頭都是平平整整的,這是日積月累,天天擊打練拳的時候留下的「練家子特徵」。

銀行裡面的警察們一個個都驚駭欲絕的看著姚夢枕,像是聽見了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

特警隊長吞了一口唾沫,瞪大了眼珠子看著姚夢枕,吃吃的說道:「這,這人是你殺的?」

姚夢枕當然知道這時候絕對不能高調,否則他們被發現的幾率會大大增加,她往郝帥身後躲了躲,探出一個頭來,扮出一副「害怕」的模樣,小聲說道:「人,人家又不是故意的。人家只是隨手在他臉上推了一下,誰知道他就這樣了……」

特警隊長哭笑不得,啊?這都不是故意的?這要故意的,這不是要逆天啊?你推得還真巧啊,一下就推到了要害!

特警隊長盯著姚夢枕看著,像是想要看清楚這到底是個人小鬼大的妖孽,還是只是純粹的偶然。

姚夢枕給人的巨大反差讓銀行裡面的其他人一時間都對其敬畏有加,誰不怕這個看起來小可愛一樣的小姑娘,抬手也給自己來這麼一下?

尤其是平日里和姚夢枕接觸得較多的方奕佳和馬雪,更是使勁的咽著唾沫,心中暗自慶幸,幸好自己平日里沒有得罪過這個小丫頭。

她們知道,這絕對不是巧合!如果是巧合,姚夢枕怎麼可能之前一連串騰挪躲閃,連消帶打,猛攻強擊的動作如此的順暢?

是個有眼睛有大腦的人都知道,姚夢枕一定是一個練家子,而且,這個傢伙身經百戰!

方奕佳和馬雪心中暗自感嘆,真是人不可貌相,這女孩兒平日里萌若蘿莉,可凶起來,當真是猛若鬼神啊!

但比起姚夢枕來說,更讓方奕佳和馬雪驚詫不解的是……郝帥明明中了一槍,為什麼會……毫髮無傷呢?

眼見警察們已經開始控制局勢,清掃場內,將受驚的人質們一名接一名的解救出去,方奕佳這才大著膽子走到了郝帥跟前,小聲問道:「哎,郝帥,剛才……你真的沒有中槍么?」

郝帥心中一凜,他當然知道這是每一個看見他被擊中的人都會問的問題,他故作嬉皮笑臉的說道:「安啦,我沒事啦!放心放心1

郝帥避重就輕的想要將這個問題一語帶過去,但是一旁趕過來的王婧卻正好迎了上來,隔著老遠就瞪大了眼睛大聲喊道:「郝帥?你沒死?你不是被頭部中槍了嗎?你怎麼會沒死?」

特警隊長卻一直在暗中觀察著郝帥,而且銀行又沒有多大,這聲音被他聽得清清楚楚。

特警隊長不聽還好,一聽之下,頓時猛然一驚。

對啊,之前不是說有人質被擊倒了么?

難道這人質就是這個少年?該死,自己怎麼把這個事情忘記了?他不就是那個被擊中的少年嗎?

由於衝進銀行的時候,這裡面的情形實在是太讓人震撼,以至於這裡的其他人都短暫的忽略了這一點,將注意力從「這個少年為什麼沒死」轉移到了「這兩個劫匪怎麼死了」這個問題上面。

但此時王婧一喊,特警隊長心中一震,忍不住便上前一把抓住了郝帥的肩膀,大聲道:「是啊,你不是被擊中了嗎?你怎麼會沒事?」

他這一嗓子,其他的警察們也都看了過來,這時候有其他不負責強攻的武警也好奇的湊了過來,問道:「對啊,我看見他被打得飛起來的,怎麼會沒事呢?」

一時間,四周的人們都目光炯炯的看著郝帥,方奕佳和馬雪都一臉驚疑的看著他,想等待郝帥來釋疑她們心中的疑惑。

郝帥臉上的笑容一僵,心中破口大罵,王婧這個臭娘們,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時候來,真是混蛋!

他雖然心理素質過硬,但是面對這麼多人的目光,又是有可能暴露他的身份和隨身法寶的重要機密,他也不禁有些緊張,手掌心中微微的出了一層汗,他下意識的將手往後一縮,手指用力搓了搓。

特警隊長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郝帥的手腕,將他的手拿到了身前,不由分說的伸出手一掰他的五根手指,將郝帥的手掌攤開,他卻見郝帥的手掌心中有些發黑,像是被什麼烈火灼燒過一樣,有著明顯的焦痕,但除此之外,便再無異狀。

郝帥心中不悅,微怒道:「你幹什麼?搶劫銀行的,好象不是我吧?」

特警隊長這才放下了手,訕訕的笑了笑,朝著郝帥敬了一禮,道歉道:「抱歉,我失禮了,不過,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被槍擊中,還毫髮無損的?」

郝帥看著這名特警,他目光一掃,卻見王婧、方奕佳、馬雪等人都在目光如炬的盯著自己,便是一旁的姚夢枕也擔憂的看著自己,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應付過這一關。

郝帥深吸了一口冷氣,一臉正色的說道:「你真想知道?」

特警隊長心中一動,連忙應道:「當然1

廢話了,被打中腦袋都還不死,人都被打得飛起來了,都若無其事,這樣的訣竅,這誰不想知道啊?

郝帥一臉神秘的乾咳了一聲,對跟前的特警隊長招了招手,說道:「那你湊過來,我說給你一個人聽,其他人不許聽。」

特警隊長也不顧得身份,連忙屁顛顛的湊了過來,同時扭頭朝著旁邊的其他擠眉弄眼,側耳偷聽的警察們瞪了一眼,喝道:「幹什麼,都閃開1

這些人一陣怨聲載道,紛紛讓開,但腳下挪開的距離幾乎就是在原地踏步,他們一個個都扭過了臉去,但一個個都目光偷偷的往郝帥這裡掃去,耳朵豎得跟兔子一樣。

姚夢枕見郝帥一本正經的著臉,嘴角卻微微上翹,像是憋著壞笑的模樣,她頓時便心中有數,知道這個傢伙肯定又不會有什麼好話了。

她原本有些擔心怕郝帥會不打自招,但此時卻是放下了心來,瞧見郝帥故意壓低了點聲音,但偏偏又在場的其他人都聽得見,他裝神弄鬼的對眾人說道:「想知道為什麼我中槍了還能毫髮無損么?」

特警隊長小雞啄米似的點頭,一旁的王婧更是顧不得忌諱,腳下忍不住又湊近了兩步,恨不得將耳朵貼在郝帥嘴邊。

郝帥彷彿看不見四周睽睽眾目一樣,他一臉虔誠,寶相莊嚴的單手成掌,說道:「其實很簡單,洒家最近信春哥1

特警隊長:「……」

王婧:「……」

眾人:「……」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