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149章金麟豈是池中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9章金麟豈是池中物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不僅僅是方奕佳,在警局裡面同樣做著筆錄的馬雪一樣也翹首看著郝帥的離去,早熟嬌艷的少女目光閃爍,雪白的貝齒緊緊的咬著嘴唇,像是在思索著什麼問題。

郝帥自然不知道方奕佳這樣的小女兒心思,也不知道馬雪心中所想,他現在算是多少有些明白,為什麼那些問這問那的警察們忽然間都消停了。

一旁的姚夢枕小心的陪伴著郝帥,她好奇的與郝帥坐在一輛奧迪r8的車後座上,這個從來沒坐過這樣高檔車的傢伙一邊摸著極有質感的皮質坐墊,一邊東張西望著。

這輛車上只坐著她與郝帥,前面開車的是葉豐,這個西裝革履的男人一直借著後視鏡時不時的打量著郝帥和姚夢枕,他的目光每每與郝帥或者姚夢枕接觸的時候,便立刻挪開。

這種一觸即散的目光接觸一開始並沒有引起郝帥和姚夢枕的疑心,兩個人現在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這個上面,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他們更應該考慮的是接下來他們要怎麼辦?

姚夢枕小心翼翼的拉著郝帥的衣袖,嘴巴幾乎湊在他耳朵邊,小聲說著悄悄話:「哎,你說要是有人刨根問底的追查你為什麼中槍不死和你手上的掌心雷的事情,怎麼辦啊?要是有人把這些事情傳出去了,又怎麼辦?」

郝帥歪了歪腦袋,撇嘴道:「嘴巴長在他們身上,讓他們齲

姚夢枕有些著急,小聲道:「那可不行,萬一落在有心人眼裡,要是找上門來了,怎麼辦?」

郝帥想了想,說道:「那能怎麼辦?難不成從此浪跡天涯不成?我是無所謂,我老媽怎麼辦?她不得瘋啊?」

姚夢枕眼珠滴溜溜一轉,小心翼翼的壓低了聲音:「哎,我倒是有一個想法,就是不知道你……覺得怎麼樣?」

郝帥見她這賊眉鼠眼的模樣,心中只是一轉,便知道她想說什麼,郝帥頓時哼了一聲,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說道:「不行,想都不要想1

姚夢枕連忙勸道:「為什麼不行啊?你如果真想修行,這樣的豪門之所,才是你的修行好去處啊1

郝帥冷笑道:「哦?怎麼說?」

姚夢枕認真的說道:「你想啊,以我們現在這樣的情況,住在這種貧苦的地方就算了,最重要的是,根本沒有人能夠幫助保護我們,只要我們身份泄漏,幾乎就是滅頂之災。你能想象如果這次沒有你的爺爺幫你掃清這麼多的麻煩,你會是怎樣的後果么?」

郝帥神情一凜,這些問題他不是沒有想過,只是他根深蒂固的怨念統治了他的思維,感性戰勝了理智,自尊與倔強主宰了一切,使得他潛意識中故意忽略了這些。

姚夢枕見郝帥不說話,便知道自己的勸說起了作用,她連忙打鐵趁熱的勸說道:「你再想啊,如果有你爺爺幫你,你既可以衣食無憂的修行,又可以避免不被世俗打擾,還可以有效的保護你的身份,最關鍵的是,還能讓你的母親有一個好的晚年,這是一石數鳥的好事情啊!何樂而不為?」

平心而論,姚夢枕這番話是有私心的,但並不是為了她自己的貪圖享樂,而是為了自己下凡的最終目的。

從她下凡到人間的時間還不超過半年,說短不短,但說長也不長,她一直沒有忘記自己下凡的初衷,更沒有忘記一場可怕的劫難還在等待著他們。

她和郝帥所經歷的這一切,只不過是這場恐怖劫難來臨之前的開胃菜而已,相比較未知的劫難,更讓姚夢枕擔憂的是他們至今都不知道他們的敵人究竟是誰,這一場劫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裡面的答案只有姚夢枕和郝帥自己去經歷,去尋找。

他們所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低調潛伏在這個世俗世界之中,然後不斷的壯大自己。

這也就是悄悄的變強,打槍的不要!

這樣的情況下,得到一個豪門家族的庇佑,這毫無疑問是最理想的事情。

但是姚夢枕想得再周全,她也畢竟只是下凡到人間幾個月的仙子,不知道人世間的鬼蜮伎倆是何等的險惡。

在她看來,天底下有兩門是最適合修行的,一是「公門」,二是「豪門」。

公門就指的是在天朝的地面上做官,這是天朝最強勢的特權階級,若是能混進這個特權階級,那修行就會變得無比輕鬆,因為他們能夠調動常人所沒有的各種資源來幫助自己修行,而且會免除許多的麻煩和騷擾。

但這同樣也有一些弊端,譬如天朝是信奉無神論的,進了公門之中就不允許信奉其他神靈,修行之事就變得上不了檯面,見不得光。

而「豪門」就沒有這樣的弊端了,相比起「公門」來說,許多「豪門」所擁有的權勢與特權,絲毫不在「公門」之下,只要不和最頂端的「公門」大佬相比,很多時候這些豪門的大腕們所能調動的能量絲毫不亞於許多高官,而且他們是沒有任何忌憚的,信仰絕對自由,愛信什麼就信什麼,只要不信邪教,不跟輪子一塊兒玩,天朝是不會有人來管他們的。

因此,姚夢枕認為郝帥目前最好的去處,就是隱藏在「郝家」之中。

但她卻沒想到一件事。

郝帥聽了姚夢枕的話,他眼睛瞅了瞅前面開車的葉豐,他目光剛挪過去,便見葉豐的目光飛快的從後視鏡中挪開,他雖然不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就是想害死自己的始作俑者之一,但是這種鬼鬼祟祟的偷窺讓他十分的不舒服,尤其是他第一眼瞧見葉豐那後視鏡中倒映的眼神時,他猛然間從中察覺到了一絲一閃即逝的陰鷙。

這種目光實在不像他平日里給人的印象,這讓郝帥忽然間警惕了起來。

郝帥瞥了葉豐一眼,見他在前面認認真真的開著車,似乎之前那陰鷙的目光根本不像是他本人的。

郝帥收回了目光,聲音壓得極低,他小聲冷笑道:「姚夢枕,你仔細想想,自從我們身邊開始接二連三的出現殺手,是不是就是從這個男人出現在我們家的時候開始的?」

姚夢枕頓時一愣,腦海中飛快閃過一個念頭,她脫口道:「你是說……」

郝帥連忙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他嘴角微微一翹,笑容中透出一股冷意:「想想黃山的山崩,想想那兩個殺手!你再想想,之前那個偷偷打我黑槍的傢伙!這一連串的事情,會是偶然嗎?」

姚夢枕目光死死的盯著葉豐,一張嬌俏的面孔中漸漸流露出一絲殺氣,她對郝帥比劃了個手勢,無聲的說道:「要不要把他給……」

說完,她手往下狠狠劈了一下。

郝帥也幾次見識了姚夢枕的身手,知道這傢伙下凡前絕對是個殺人不眨眼的狠角,她要是對一個人真正動了殺機,那可真是毫不手軟的。

郝帥連忙壓低了聲音,搖了搖頭,說道:「我只是正常推測,也許跟他有關,也許跟他無關。但這一切其實很好推理!你想啊,這個老頭為什麼這麼老了忽然找到我?還把我看得這麼重?一來是有血緣關係在裡面,我是他的長子長孫嘛!二來也是他可能對當初的事情心中懊悔,所以才會來。三來則肯定是這老頭家裡面出事情了1

姚夢枕奇道:「你怎麼知道?」

郝帥冷笑道:「廢話么,用腳趾頭也能想到啊!你想,他要是家裡面沒出點什麼事情刺激到他,他為什麼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嘿,他要是後悔,早就該後悔了1

郝帥這一番話說得十分誅心,若是郝潔雄聽見了,他說不得要瞪大了眼睛,心中又驚又悲又喜,驚的是郝帥能夠通過短時間的接觸,飛快的推理出這麼多的事情,而且幾乎全部都是真相;悲的卻是自己極喜歡的長子長孫卻用這樣一種陰謀論的眼光看待自己,這實在是讓人寒心;而喜的卻是,郝帥的確是一個極為聰明的少年,十六歲便如此,再給他十年時間,他能成為怎樣的人物?

金麟豈是池中物,一遇風雲變化龍!

可究竟怎樣的際遇才是這個少年的風雲變化呢?

誰也不知道,包括郝帥自己。

他現在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絕對不能這樣莽撞懵懂的一腳踏進這個家族之中,否則他肯定會被撕咬得體無完膚。

郝帥冷冷的說著,他的眼中閃爍著與年紀絕對不相符合的成熟與睿智,他冷笑著繼續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這個爺爺把我找回去,肯定會觸碰到很多人的利益!蛋糕就這麼大,原本就那麼多人分,現在突然間多了一個人進來要分蛋糕,你說他們會不會答應?」

天底下沒有永遠的友誼,只有永遠的利益。

在利益面前,父子尚且能夠反目成仇,更不用說其他的親戚了。

郝帥自己雖然是熱血青年,但是他同樣對這些熟知深諳,一旁的姚夢枕很是刮目相看的看著郝帥,她奇道:「你怎麼想到這些的?」

郝帥嘿的一笑,語帶調侃嘲諷的說道:「感謝tvb,感謝狗血劇!天底下的電視電影都這樣演的1

世人都說藝術高於生活,但實際上,生活的精彩遠遠高於藝術,許多影視劇不敢寫的腦殘橋段,其實天天都在生活中發生著,這種看似即為狗血的推理橋段,但實際上直指真相,而且完全符合邏輯。

姚夢枕自然明白這一點,她有些猶豫的問道:「那,我們到底該怎麼辦?」

==================================================

這幾天很忙,發更新也是匆忙寫完,然後匆忙發,沒空跟大家說兩句。

咳咳,今天說兩句吧。

首先感謝大家投的鮮花pk票,雖然這個月更新非常不給力,但大家依舊熱心的將pk票投給了我,雖然排名不怎麼樣,但是也有九百多票,呵呵,唐唐我很感激大家。

另外,最近非常的忙,精神壓力很大,網路小說這裡已經不是我的主戰場和主要職業,網路小說和網路寫手已經變成了我的副戰場和副職業,我的主要精力已經投入到另外一個職業的主戰場去了,在這裡向大家說聲抱歉。

同時在兩塊戰場上奮戰,而其中一片主戰場上還同時開闢了幾條戰線……像唐唐我這樣自負自戀,自詡精力旺盛,能力強悍的人,也感覺到十分的吃不消。

很多次極為疲憊困頓的時候,一度想要放棄這本書,放棄碼字,但是……我想想陪伴著狐狸精一路走來的諸多忠實讀者們,我實在是不想讓大家失望,於是又只好咬牙堅持下來。

我知道最近大家等得急,唐唐我也想努力多碼……但是,實在是人力有時盡,「挾泰山以超北海,非不為也,實不能也1

最後,最近幾章描敘了激烈的近身格鬥技巧,忘記叮囑大家一句,千萬不要模仿,更不要將這種招式實驗到其他人身上,否則必出大禍!

唐唐我曾經對一個同學用過十字鎖,五秒鐘之內,這位男同學就暈厥不醒,當時嚇得我臉都白了!

這還只是十字鎖,其他描敘的格鬥招式,一旦打中在人體身上,非死即殘!

大家千萬慎重啊,這裡說的都是「打法」,就是生死搏殺是時候才會使用的招式,平時打架的時候若是用……要後悔終生的!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