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53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3章***!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潔雄雖然貴為豪門之主,但是他也是十分低調之人,否則以郝氏家族的財產地位,絕對不會在香港名聲如此不顯,在大陸幾乎無人所知。

而且他性格雖然霸道,但也沒有自作主張,絲毫不顧鄒靜秋和郝帥的意見和想法,而是充分的尊重了他們的意見后,這才讓葉豐駕車送鄒靜秋繼續去上班,然後他自己開了一輛大眾途銳送自己孫子來學校上學。

許多人送孩子上學,車都直接停在門口,使得校門口十分擁堵,更是變相的變成了一種家長顯擺擺闊的場所,也同樣成為了學生們孩子們鬥富的一種噱頭話題。

郝家發家至今已經有三十餘年,無論是當初從印度起家,又或者是半當中到香港發展,他們始終是在陌生的環境中艱難的發展,因此低調已經是郝潔雄滲入骨子裡面的性格因素,因此郝潔雄早早的就將車停在了離學校很遠的地方,與郝帥、姚夢枕一塊兒步行來到學校。

而且郝潔雄為了怕有人無意間拍到或者看到自己,萬一有什麼人認出來,從而給郝帥帶來麻煩,他還刻意的保持了一定的距離,只想著將孫子送到學校門口,看著他進去,自己也就離開了。

郝潔雄此時對郝帥的感情十分的複雜,既有爺爺對孫子的慈愛之情,又有對自己長子郝英雄的愧疚之情和追憶追思之情,同時還有一個長者對優秀晚輩的欣賞喜歡之情,這多重感情混雜在一起,使得他對郝帥的喜愛達到了一個無以復加的地步,在他看來,自己的孫子必定是人上人,龍中龍,到哪裡都應該是受到重視追捧的人物才對,卻沒想到,這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破學校,居然要開除自己的乖孫!

郝潔雄焉能不怒?

簡直豈有此理!

郝潔雄一怒起來,嘴角下耷,法令紋深邃得猶如刀劈斧鑿,面孔威嚴。

但是人靠衣衫,佛靠金裝,而且一個人的威勢與氣勢,是與他的地位成正比的,一個鄉間老農穿著一件破舊坎肩,他即便面相再威嚴,再有上位者之氣,也不會有人拿他當一回事,可如果大家都知道這個人就是來民間視察的皇帝后,頓時感觀會立刻發生變化,由衷的對這人產生一種畏懼之心。

郝潔雄在東吳市公安局出場的時候,身邊環繞著市級領導,旁人雖然不知道他什麼來頭,可是他們知道這些市領導的身份,這些人尚且對他如此尊敬客氣,就更不用想郝潔雄是什麼身份地位了,因此自然便覺得他身上有一種尊貴威嚴的氣息和氣質。

可此時是在學校門口,周圍又多是學生,讓這些沒有見過什麼世面,又沒有什麼眼力勁的學生能夠憑藉郝潔雄的威嚴面相與氣勢來辨認出他的不凡身份來,這顯然是不現實的。

就算這些學生當中有敏感的能察覺出一些端倪來,但易欣是絕對察覺不出來的,尤其他現在還處於一個情緒極度異常的狀態!

易欣扭頭一看,卻見郝潔雄穿著一件普通的深藍色唐裝,下面穿的是一雙簡簡單單的黑色布鞋,他頓時冷笑道:「你是郝帥的爺爺?」

郝潔雄斜睨著易欣,冷冷的說道:「你們學校校長在哪裡?」

易欣哪裡知道郝潔雄這一身衣服是找裁縫大師手工訂製而成,哪怕是腳下的布鞋也是名師一針一線手工縫製而成,價格極為昂貴,他雖然家境優越,但說到底也不過是大陸的中產家庭,就彷彿黃花魚比之巨鯨,完全無法和香港的名門貴族相比。

他知道郝帥家境貧窮,於是很自然的便認為郝潔雄肯定也是不值一提的窮老頭,那一身唐裝和布鞋彷彿也印證了這一點似的。

易欣自然更加不會將這個老頭看在眼裡,他並不答郝潔雄的話,只是驚訝的轉過頭,對郝帥問道:「郝帥,你還有爺爺?我還以為你從小到大都是天不收地不管的野小子呢,想不到今天居然能看到你爺爺送你來上學?嘖嘖嘖嘖1

這一句話觸怒了郝潔雄,他眉毛一揚,正好大怒發作,但瞧見四周這麼多的年輕學生看著自己,尤其是易欣也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他便又將火氣硬生生的壓了下來。

自己何等身份,何等年紀,犯得著去跟一個小孩子一般計較么?

郝潔雄怒笑了起來,再次問道:「你們校長在哪裡?」

易欣這才轉過身來,故作客氣的笑吟吟道:「老伯伯,您等會,我們校長一會就來!不過,您找校長也沒用。決定開除您這個寶貝孫子的,正是校長本人。」

郝潔雄此時反而沒有表現出了任何怒意,他眼睛微微一眯,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那好,我就在這裡等著他。」

郝潔雄也不去問學校究竟為什麼要開除郝帥,在他看來,自己的乖孫要被這破爛不入流的學校開除,那就是無法容忍的事情,只有他的乖孫能「開除」這個學校,絕對輪不著這破學校來開除他的乖孫!

就算是他的乖孫不對,那又怎樣?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到底犯了什麼無法容忍的事情,以至於要開除這麼優秀的一個少年?

郝帥則是已經習慣了易欣的刁難,他唯一感覺到震驚不解的是……學校居然要開除自己?而且,還要一起開除方奕佳?

不會吧?這麼狠啊?

郝帥心中驚怒交加,扭頭向方奕佳看去,目光像是在詢問:你真的也被開除了?

方奕佳與郝帥也有了幾分默契,見他目光看過來,頓時芳心一顫,之前的冷傲與倔強此時都化作了委屈與難過,只恨不得撲到自己的心上人懷裡面哇哇大哭一常

方奕佳眼眶一紅,強忍著淚水,點了點頭,這種委屈而又故作堅強的模樣讓郝帥心中十分不忍,暗自自責。

如果她不是替自己背黑鍋,想必也不會這樣吧?

郝帥知道以郝潔雄的能耐和背景,擺平眼前的事情,那簡直是分分鐘的事情,但是他昨晚雖然與郝潔雄一同吃飯,早上又讓郝潔雄送自己來上學,這並不代表他就原諒了郝潔雄,就認同了郝家,他只是看在母親的面子上,不想讓母親夾在中間難做人,這才收起了自己一身桀驁不馴的脾氣與性格,扮起了乖寶寶的形象。

眼下雖然遇到了困境,但是以他的秉性,又怎麼可能轉頭去求郝潔雄幫自己,幫方奕佳呢?

哼,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處處不留爺,老子投八路;八路不留爺,老子上鐵路!

這破學校要開除小爺我?

小爺我還不稀罕留下呢!

郝帥心面逆反心大起,再也顧不得自己老媽怎麼想了,他唯一感覺到擔心愧疚的是自己連累了方奕佳,因此此時心中盤算的全部都是一會怎麼把事情都扛到自己身上去。

他正想著,一旁的易欣卻是冷笑連連的看著他們幾人,說道:「要我說啊,你們別在這裡等了,一會等到校長來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一些話來,那豈不是更加的拉不下臉來?」

郝帥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嘴角勾勒出一絲冷笑,也不答話,郝潔雄更是眼睛微閉,靜靜的站在校門口中央,一動不動的等待著。

他們幾人往校門口一站,其他的學生也都紛紛聚在旁邊看著熱鬧,有些看熱鬧不怕事兒大的人乾脆手機電話,微博簡訊的呼朋喚友:童鞋們,粗大事啦!郝帥、易欣、方奕佳在校門口鬧起來啦!快點出來圍觀呀!

這一下,學校裡面已經坐在教室裡面的學生們都坐不住了,一下蜂擁而出,將校門口圍堵了一個里三層,外三層。

校門口黑壓壓的圍滿了人,真是人山人海,人聲鼎沸,一些人指指點點,交頭接耳,那叫一個熱鬧啊!

易欣不怒反喜,他巴不得人越多越好,一會人越多,越會讓郝帥丟臉得越厲害,他越是得意!

易欣正得意洋洋的欣賞著這一切,忽然間人群中一陣聳動,校門口開來一輛奧迪a6。

堵在外面看熱鬧的人群中有懂車牌的人一瞧,卻見這車牌上分明是市政府的車牌,他們正一陣奇怪,市政府的車開到這裡來幹什麼?

但很快這車便在學校門口不遠處停下,從副駕座上很快下來一名西裝革履的男子,這男子下車后,飛快的打開了車後門,從車後門下來了兩名同樣也是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

這兩名中年人一下車,瞧見這麼多人圍在學校門口,他們一愣之下,暗自皺了皺眉頭,但很快又鬆弛開來,臉上堆滿了笑容,向前走去。

眾人不知這幾人是何方神聖,都用一種莫名的目光看著他們從人群中走來,有些學生雖然擋在前面,但是有一名男子在前面替他們開著道,而他們則面色如常的在後面不急不緩的走著,這種排場,這種派頭比郝潔雄顯然大了許多,很自然的便震懾了這些學生們,使得他們紛紛不自覺的讓開了一條路。

易欣在等著徐文聖,卻沒想到來了這麼兩個人,他瞧見這幾個人目光一掃,然後直奔站在校門口的自己而來,一臉溫和慈祥笑容的走到自己跟前,伸出右手與自己相握。

易欣迷迷蹬蹬的便與這人握著手,他瞧見眼前與自己握手的這個中年人面容十分的眼熟,心中正納罕著覺得奇怪,卻聽見這人開口笑吟吟的問道:「這位同學,請問郝帥同學在哪裡?」

易欣還沒反應過來,扭頭看了郝帥一眼,心中暗自奇道:這人找郝帥幹什麼?難道也是找麻煩的?

他的反應讓這個中年人很快便看到了郝帥,他頓時鬆開易欣的手,朝著郝帥走了過去,還沒靠近便伸出了雙手,用力的握住了郝帥的手,重重的搖晃了幾下,誠懇的說道:「郝帥同學,我代表東吳市全體警民,向你表示感謝啊!1

原本幸災樂禍想要看熱鬧的易欣頓時目瞪口呆,險些摔倒。

這一句話像閃電一樣掠過他的腦海,易欣猛然間失聲道:「啊,你是陳市長1

但很快,他便又意識到一個問題。

我草,什麼叫做代表東吳市全體警民向你表示感謝?

這,這這到底發生了神馬事情啊?

==============================================================

這是昨天的更新,晚上還有一章~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