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55章何去何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5章何去何從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陳市長臉色陰沉得十分難看,他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被人大擺烏龍的情況,弄得他在眾目睽睽之下,下不了台來。

郝潔雄心中憋著一口氣,就等著這時候發作出來,而且以他的老謀深算,自然知道這陳市長雖然被自己當眾一噎,十分難堪,但是他也不怕這個市長會遷怒於自己,這位陳市長肯定會將整件事情都推到二中的校長徐文聖身上去。

這個道理就好像丈夫出軌,妻子抓到了小三,首先怪罪的絕對不會是丈夫出軌花心,也絕對不會檢討反思自己身上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而是第一時間將一切的過錯都推到小三這個狐狸精的身上,她會認為只有這個人的出現和勾引,才會導致這一切。

這便是人之常情,陳市長雖然是老辣政客,但也跳脫不了這人性的樊籠。

他黑著臉不說話,一旁的郝潔雄自然不可能替他解圍,郝帥、方奕佳自然也不會,姚夢枕等人當然也是樂得大看好戲,其他的校領導們則一個個畏畏縮縮,根本不敢上前與市長說話,他們這些大人尚且如此,更不用說四周這些尚未成年的學生了。

並不是每個人都像郝帥這樣無法無天,沒大沒小的。

四周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寂靜之中,扛攝像機和拿話筒的記者和美女主持真是覺得度日如年,如針芒在背,冷汗直流。

他們唯一慶幸的就是,尼瑪,幸好這是天朝,不是國外,幸好不是直播啊!

要不然,這臉就丟太大了!

他們正汗流浹背的時候,忽然間人群外面也不知道誰大喊了一聲:「徐校長來了1

四周頓時一陣聳動,很快人群中讓開一條路來,眾人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了一個老人的身上。

徐文聖今天穿著一身普通的襯衫,衣服洗得有些發白,腿上的褲子上面更是可以看見手縫的補丁,一身老知識分子的的氣質,簡單樸素,他鼻樑上架著一副黑邊老花鏡,花白的頭髮艱難的向後梳著,每一根頭髮裡面都能看出一股倔強與矜持。

徐文聖十分驚訝校門口發生的事情,他下意識的以為學校的學生們又罷課鬧事了,尤其是他走到人群中,一眼瞧見郝帥的時候,他差點脫口就破口大罵:郝帥,你又要帶頭鬧事嗎?你自己不想好好上學,你自己不想要一個好的前程,不要耽誤其他人!

但他這一番話剛到嘴邊,便一眼瞧見郝帥旁邊還站著電視台的記者和主持,這兩人身邊又站著一個中年人。

徐文聖是老知識分子,平日里新聞聯播和東吳市的新聞是每一天都不會落下的,因此他第一眼便認出這人正是東吳市的陳市長。

徐文聖頓時大驚,他瞧見陳市長目光沉沉的盯著自己,眼神十分的不善,心中忽然間咯一下,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他硬著頭皮,快步走到陳市長跟前,笑著伸出手,說道:「原來是陳市長來了,我說這裡怎麼里三層外三層的圍了這麼多人1

陳市長似笑非笑的伸出手,與他握著手,意味深長的說道:「真是抱歉啊,徐校長,來之前也沒有提前和你打一聲招呼。」

徐文聖一下聽出陳市長這句話裡面怨氣衝天,他越發的驚疑不定,心中暗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陳市長這樣說話?

他扭頭朝著校門口其他的校領導們看去,盼著他們能給一點什麼提示和消息,誰料他目光一掃過去,這些人都紛紛將目光挪開躲避著自己的視線,就像昨晚幾乎所有人的視線都在諾欠宓氖酉咭謊。

徐文聖感覺到了一種空前的警惕,他壓抑著內心的不安,強忍著內心強烈的好奇,勉強笑道:「陳市長大駕光臨,大家別都站在門口,進去,有話進去說,相信陳校長還沒有參觀蒞臨過我們二中,這一次來了,不妨四處看看?」

這一番話明顯就是在求饒了,陳市長,有話我們私底下再說,沒必要在大家面前弄得這樣,您說呢?

陳市長雖然有怒氣,但是作為一個老謀深算的政治家,當著眾人的面把氣都撒在一個老人的身上,這絕對不是一個成熟的政治家應該有的表現。

政治是中年人和老年人的遊戲,絕對不是少年又或者是青年人的遊戲,之所以是這樣,就是因為政治充滿了陰險無恥,下流骯髒的各種利益交換。

像郝帥這樣的少年人,又或者他再長大一點變成青年或者成年人,他依舊是一個血氣方剛的男子,充滿了熱血與衝動,而政治最怕的就是衝動。

要想當一個合格的政治家,就必須將自己的衝動與感性壓抑到最低,甚至完全泯滅,只考慮利益,只考慮結果。

因此,陳市長見徐文聖這般一說,他也沒有趁勢追擊,而是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說道:「也好,那我就四處看看,也看看徐校長的治學成績。」

徐文聖來二中不久,來的這些天,幾乎每天都在跟郝帥鬥智斗勇,腦子裡面想的就是如何把郝帥這個害群之馬趕出去,將二中治理成為自己理想中的優秀學校。

但時至今日,他尚且沒有將郝帥趕出去,哪裡談得上有什麼治學可言?

陳市長這一番話分明是嘲弄反話,讓徐文聖一下自尊心大手損傷,尤其是當徐文聖很快弄清楚了前因後果后,這才知道,原來昨晚他們決定開除自己的時候,東吳市居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

徐文聖頓時震撼得呆在了原地,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這麼大的事情,為什麼新聞裡面沒看到!

第二反應則是……他感覺到了一種深深的羞辱和挫敗感!

自己竟然被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打臉!

尤其是徐文聖想起自己之前目光掃過郝帥的時候,看到他那意味深長的目光,徐文拭自己一張老臉火辣辣的燒疼。

這種極度的羞辱感猶如烈火,將徐文聖緊緊的包裹著,讓他接下來的時間裡面幾乎不知道自己到底都說了什麼,做了什麼。

陳市長以及其他校領導們都期待著他能夠否定自己說出「這一切都是誤會,我絕對沒有開除郝帥的意思」這番話來。

但是徐文聖此時神情恍惚,情緒極為異常,再加上他根深蒂固的頑固與倔強讓他死活就是沒有承認自己的錯誤,但他也沒有堅持要將郝帥開除,避免了二中和陳市長雙方都陷入左右為難的醜聞境地。

徐文聖不提這一茬,陳市長自然也不會傻兮兮的自取其辱,大家就都很自然的當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一場危急郝帥、方奕佳的退學風波自然隨之消弭無形。

郝帥和方奕佳是不是暗自慶幸,徐文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自己蒙受了奇恥大辱!

自己身為堂堂校長,居然毫無一個知識分子應該有的節操和風骨,被迫向權勢低頭屈膝,這簡直是自己一輩子無法洗刷的恥辱!

徐文聖腦海中翻江倒海,他甚至無心去管已經沸騰喧天的學校和興奮狂熱的學生們,任由他們將郝帥昨天的事和今天校門口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甚至是以訛傳訛,將本身就十分離奇的事情,傳得更加的神奇不可思議。

原本兩個劫匪被人硬生生傳成了五個,然後就是十個,到最後乾脆是一群悍匪,手持各種重型武器,和東吳市的特警們在南環路展開了猶如好萊塢大片場景一樣的激戰,可是特警們束手無策,到頭來卻是名不見經傳的一個高中生將這些悍匪全部擺平!

這樣以訛傳訛下來,郝帥的威信與名聲達到了一個頂峰,他無論走到哪裡,都被人指指點點。

郝帥雖然倒還鎮郝潔雄卻在一旁眉頭大皺。

他雖然希望別人都誇獎自己的孫子,但是他不希望自己的孫子如此的高調,這不符合他們家族的行事作風。

再加上之前二中想要開除郝帥,讓郝潔雄越發的堅定了自己內心所想:自己的乖孫不能在這種不入流的學校浪費自己的青春,他應該去合適他身份的學校!

不僅僅是郝潔雄這樣想,郝帥同樣也第一次產生了轉校的念頭,他性情高傲,哪裡容得了這種事情?

你想開除我?我還不稀罕你呢!

但是郝帥的想法與郝潔雄不一樣,他的想法更多,顧忌的也更多。

自己萬一轉校了,方奕佳怎麼辦?還有,自己答應了葉霜霜的事情,怎麼辦?

一時間,少年很有些猶豫糾結,舉棋不定。

因此,郝帥決定找方奕佳談一談,看看她的反應和態度,畢竟她也算是當事人,她到底會是一個怎樣的想法呢?

=======================================================

呃,昨天的章節出現了一個人名bug,之前剛開始的時候寫的是羅市長,但是在《家裡養個狐狸精》裡面我記得寫到過一個沒有提及名字的羅市長,因為怕混淆,所以改成了陳市長,沒想到後來寫順手了,又不知不覺變成了羅市長,向大家表示抱歉,以後我多注意校正問題!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