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56章愧疚與負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6章愧疚與負罪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早上的風波終於早過去,但對於郝帥、方奕佳等人來說,這一場風波卻才剛剛開始。

第一節課才上到一半,方奕佳就感覺到自己的左邊方向有人在小聲的呼喊著自己的名字。

她扭頭一看,卻見旁邊坐著的一個女同學正在朝著自己擠眉弄眼,眼見她看過來后,女同學趁老師在黑板上寫東西的時候扔給她一張紙條。

這不是方奕佳第一次接到紙條了,而且這也不是她在這一堂課裡面第一次接到旁人塞給她的紙條,這是第十次了。

方奕佳都不用撿起來打開細看,便知道裡面寫的什麼。

哼,肯定是各種八卦無聊的問題。

什麼「你到底和郝帥什麼關係啦?」「什麼你昨天害怕不害怕啦?」「你動手打了劫匪沒有啊?」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

開什麼玩笑!我敢動手打劫匪?當我是楊紫瓊嗎?

和郝帥是什麼關係?你們問我,我去問誰?難道去問郝帥嗎?

煩死了,我怎麼知道我自己跟他什麼關係!

黑髮美少女看見這樣的紙條就覺得煩人,心面不由得浮想聯翩。

方奕佳覺得自己與郝帥的關係十分親近,表面上來看,她和郝帥應該是男女朋友關係,天天親密得上學放學,被全校幾乎所有人都公認是這種關係,而且在黃山的時候,他們之間又……有那樣的接觸。

這樣都難道還不是男女朋友館獲悉么?

方奕佳很是天真的想著,但每每想到這裡,方奕佳便覺得臉蛋燒得通紅,胸口更是鼓鼓脹脹的,受傷的地方似乎一陣陣**難耐。

方奕佳難受的扭動了一下身子,強忍著自己的怪異感覺,彎腰撿起了紙條,她小心翼翼的瞥了郝帥一眼,她目光與郝帥一觸碰,立刻便像受驚的兔子一樣躲開。

關係曖昧不清的時候總是這樣,期望著與對方視線相碰,但觸碰了以後又覺得心慌意亂,想要逃開。

幾次方奕佳都想要堅持著與郝帥目光相對的時間長一點,讓他明白自己的心意,她渴望著與郝帥確立一種關係,一種她深深渴望的關係。

但是方奕佳自己也不清楚,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每一次與他目光接觸的時候,就會心跳如鼓,甚至隱隱的有些逃避的意思。

方奕佳知道,自己的同桌少年變得越來越優秀,他已經不再是簡簡單單的變得更加像一個美男子,而是他從頭到尾,從家境家世都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從今以後,他的身邊將絕對不會缺乏優秀漂亮的美女。

這讓方奕佳感覺到了有一種深重的危機感,長腿美少女對自己的姿容相貌有一定的信心,但是她不知道自己面對這麼多的挑戰者,是不是能笑到最後。

尤其是之前的紙條裡面,有許多是扔給郝帥,但半路被她給截下來的,這些都是班上的女生們發花痴寫給郝帥的情書,上面的字眼連她看了都覺得面紅耳赤,忍不住想唾罵幾句「騷貨」。

方奕佳У哪抗螅小心翼翼的用自己胳膊擋住了紙條,然後打開看了一眼,上面果然是一連串的各種問題,而且都大多是自己回答過無數次的問題。

方奕佳正有些煩躁的想要將紙條扔掉的時候,其中一個問題忽然間跳到了她的眼帘前。

「方奕佳,你和葉霜霜還有聯繫么?她知道你搶了她的男朋友嗎?」

這個問題像閃電一樣劈中了方奕佳,讓她渾身猛的一顫!

美女班長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一方面渴求與郝帥的關係更進一步,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像霧像雨又像風,同時一方面心中又一直在躲閃逃避著什麼。

原來最終的答案就在這裡!

方奕佳清楚的記得,當初葉霜霜離開的時候,自己像葉霜霜的使者一樣,充滿了敵意和警惕的盯著郝帥,阻止他與任何女生來往,她不想讓自己最好的朋友回來的時候看見自己喜歡的男生已經和另外一個女生好上了。

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方奕佳自己慢慢喜歡上了這個男生,她心中充滿了深深的愧疚與自責,只不過她一直在逃避,一直不去正視這個問題,直到今天,終於被人當面直指的問了出來,讓她避無可避,逃無可逃。

方奕佳兩眼放空,手中捏著的紙條微微顫抖著,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自己如果和郝帥好上了,那葉霜霜怎麼辦?她和她的友誼怎麼辦?

愛情是自私的,方奕佳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要和另外一個女人去分享一份愛情,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哪怕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那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讓她背叛自己的友誼,這卻是這個仗義的年輕女孩兒怎麼也做不到的事情。

難道,就這樣放棄么?為了友誼,放棄愛情?

方奕佳雪白的貝齒緊緊的咬著嘴唇,手指不自覺的收緊,將紙條捏成一團。

一旁的郝帥此時忽然間推了推她的胳膊,小聲說道:「哎,方奕佳1

方奕佳身子一顫,連忙將紙條捏在了手掌心中,臉色不自然的扭過頭去,勉強笑道:「怎麼了?」

郝帥目光閃動的看著方奕佳,他一直在想著自己的事情,沒有留意到一旁的少女其實也心思百轉,他問道:「你說如果這次學校真的開除了我們的話,你會怎麼辦?」

方奕佳沒想到郝帥忽然間問出了這麼一個問題,她定了定神,捋了捋耳邊的秀髮,小聲道:「還能怎麼辦……轉校唄1

忽然間,她想到了一個問題,隨口接著問了一句,而這時郝帥也脫口道:「那你會轉校到哪裡?」

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的問出了這個問題,他們兩人相互對視一眼,一愣之下,都撲哧一聲小聲的笑了起來。

因為這小小的默契,方奕佳覺得心面十分的開心歡喜,但是她又覺得內心深處的罪惡感和愧疚感又加重了一分,似乎自己偷了什麼東西。

郝帥哪裡知道方奕佳短短的時間內便有這許多的心理活動,他笑過之後,小聲道:「如果你轉校,你會去哪裡?」

方奕佳想了想,說道:「也許是一中?三中?不知道,得聽家裡面的意見,或者……」說著,少女飛快的瞟了郝帥一眼,心中暗自說道: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但這句話少女不好意思說出來。

郝帥也沒有去糾結方奕佳的下文,他點了點頭,又問道:「那現在學校不開除我們,你有沒有想過要轉校?」

方奕佳此時卻不假思索的說道:「當然不會啊1

郝帥問道:「為什麼?你不覺得以後面對老師校長會很尷尬么?他們當初那麼想趕走我們?」

方奕佳撇了撇嘴,說道:「尷尬的應該是他們吧?再說了,以後你還用得著怕他們么?」說著,她笑著看了郝帥一眼,言下之意便是,你現在是貴公子了,這些老師們來巴結你還來不及呢。

這在美少女看來原本是一句恭維的話,卻沒想到郝帥聽了卻眉頭一皺,神情略微有些不高興。

方奕佳心中咯一下,知道自己可能說錯話了,她連忙乾咳了一聲,小聲的補充道:「剛才我開玩笑啦,你別往心面去。其實我肯定是不會走的……」

她心中又默默的補充了一句,說道:因為你在這裡呀,所以我當然哪裡也不會去了!

郝帥不解風情的問道:「為什麼?」

方奕佳想了想,像是要彌補自己的愧疚感似的,她說道:「霜霜還沒有回來,我當然不會轉校的啦1

郝帥嘆了一口氣,道:「是礙…要等葉霜霜啊!她當初說過的,我也答應過的。」

方奕佳這時候才察覺到郝帥有些不對勁,她心中一動,神色有些緊張的說道:「郝帥,你想轉校嗎?」

郝帥勉強一笑,說道:「沒有,我就是隨便問問。」

方奕佳這才鬆了一口氣,但她眼睛緊緊的盯著郝帥,不放心的說道:「你要是轉校的話,一定要提前告訴我啊1

郝帥點了點頭,笑了笑,沒有再說話。

他們兩人在下面交頭接耳,講台上的老師們實際上聽得一清二楚。

但是之前他們就不怎麼去管郝帥,現在就更不可能管了,但作為老師,他們更加苦悶的是,這樣一個學生居然還成為了學校的大名人,乃至全市的英雄人物。

將來如果所有的學生都向他學習,那可怎麼辦?他們還怎麼教學?

對於中國的教育而言,最悲劇的並不是這麼多老師裡面就沒有幾個想當好老師的人,悲劇的是,他們當中絕大多數人想要當一名能夠因材施教的「好老師」,但是他們卻不知道怎麼去做!

似乎除了乖學生,他們就無法教授自己的課業,無法教學生們學習了。

他們要的是順民,是乖仔,甚至是奴僕、奴隸,天朝千百年來的歷史慣性也向來如此,因此這個國家奴才奴僕層出不窮,但是像喬布斯這樣叛逆的天才卻百年不能一見。

講台上的老師唏噓感慨著,尤其是當他看到方奕佳也與郝帥同流合污的時候,心中更是悲痛,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這一節課講了一些什麼,在下課鈴響起后,他便草草的結束了課程,收拾好講台上的東西,飛快的走出了教室。

下了課後,教室裡面再次沸騰起來,方奕佳桌前再次圍滿了好奇的同學們問東問西,而郝帥則身前同樣圍滿了學生們,只有坐在郝帥後面的馬雪跟前空無一人。

這個美艷孤僻的少女孤獨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翻出了自己的手機,很隨意的看了一眼,但是她很快發現自己手機上面有一個未接的來電顯示。

馬雪發現這個電話是自己母親主治醫生打過來的,她心中一沉,飛快的撥打了電話過去。

她拿起了自己的iphone4s電話,一隻手拿著手機貼在耳邊,另外一隻手用手指塞住了耳朵,神情緊張。

班上的學生們雖然都有手機,但像她這樣這樣招搖的拿著蘋果4s手機的,卻是獨一無二,因此一些吃味的女生們冷眼看著她,覺得這個女生招搖過市旁若無人,似乎生怕不知道別人知道她有這樣一部手機似的。

但事實上,她們並不知道馬雪平日里十分的遮掩,但她此時方寸大亂,根本顧不上這些事情,尤其是當她接通電話后,神態更是變得緊張無比。

郝帥此時有一句沒一句的和班上的同學們說著話,他目光不經意的一掃,卻見馬雪此時正站在自己的座位上,渾身瑟瑟發抖著,她手中的手機雖然還放在耳邊,但是搖搖欲墜,似乎隨時都要掉下來似的。

郝帥一愣,試探性的問道:「馬雪?你怎麼了?」

馬雪眼神虛焦,像是沒聽見郝帥這句話似的,她的手機從自己的手掌心中滑落,啪嗒一聲跌在地上,倒是惹得班上一些女生們一陣幸災樂禍。

郝帥察覺出有些不對勁,他站了起來,走到馬雪跟前,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說道:「馬雪?」

可馬雪依舊毫無反應,郝帥眉頭一皺,伸出手剛要在馬雪肩膀上一按,此時馬雪忽然間身子一軟,軟軟的摔倒在了郝帥的懷中。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