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57章救命稻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7章救命稻草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馬雪一下摔倒在郝帥的懷中,倒是讓郝帥吃了一驚,他眼疾手快,一把扶住馬雪,可觸手處卻覺得溫婉柔軟,猶如抓入一團棉花似的,他一看之下,這才發現自己按在了馬雪胸口上。

郝帥嚇了一跳,連忙收回手來,飛快的按住了馬雪的肩膀,有些心虛的說道:「馬雪,你怎麼了?」

郝帥這一下動作倒是很快,旁邊很多同學沒有瞧清楚,但離郝帥最近,目光一直盯著他的方奕佳卻是看得真切。

長腿美少女雖然由於上一次馬雪她母親的事情對她的反感與抵觸減少了許多,但這時候見到這個身材玲瓏剔透,相貌美艷過人的女孩兒居然對郝帥「投懷送抱」,她頓時就翻了醋罈子。

雖然說方奕佳頗為敬佩馬雪的孝順,但該吃醋的時候,她還是毫不遲疑的!

方奕佳只覺得心面酸酸的,恨不得衝過去將馬雪從郝帥的懷裡面拽出來,然後朝著馬雪破口大罵一句:臭不要臉!

但好在她還有一份理智,只是嘴巴微微噘了噘,眉頭擰在了一起,目光不善的盯著馬雪和郝帥,只要他們還有進一步的親密接觸,只怕她就要發作了。

但好在,馬雪很快就回過了神來,她渾身發抖,一把推開了郝帥,尖叫一聲,朝著教室外面飛奔了出去。

郝帥目瞪口呆的看著她連書包都不拿,人便一下跑得無影無蹤,他下意識的追出去喊了一聲:「喂,馬雪,發生什麼事情了?」

可馬雪頭也不回,一路跌跌撞撞,推開眼前所有擋路的人,衝下了教學樓,撒開腿便朝著學校外面衝去。

郝帥皺著眉頭看著,卻瞧見校門口外面姚夢枕正看著馬雪跑了出去,小丫頭朝著馬雪大聲喊了一句,可馬雪理也不理睬她,依舊奪路狂奔。

按理說,經過銀行劫案后,郝帥、姚夢枕與馬雪的關係應該更進了一層才是,畢竟有些人活一輩子都不一定能夠一起經歷這樣的劫難。

但姚夢枕喊了一聲,馬雪居然理都不理睬一下,這實在是有些出乎郝帥的意料。

郝帥猶豫了一下,不顧四周學生們指指點點的神情,抬腿就追了出去。

方奕佳此時也追出了教室門口,站在走廊上朝著郝帥的背影大聲喊道:「郝帥,你去哪兒啊!還沒放學呢1

郝帥頭也不回,揮著手說道:「我去看看馬雪怎麼了!你幫我跟張老師請個假1

方奕佳頓時嘴巴噘得更高了,心面老大不樂意,她大聲喊道:「那我跟你一起去1

郝帥這時回過頭了,他笑著大喊道:「你別去了,你老老實實上課吧!我一會就回來。」

方奕佳跺足嗔道:「討厭,真是無組織無紀律!還在上課呢,又逃課1

但實際上,方奕佳內心深處十分明白,她早就已經對郝帥這種遲到早退的行為麻木不仁了,她不高興的只是郝帥如此看重馬雪的表現與反應,而將自己扔在一旁。

不管怎麼說,自己與郝帥的關係,總要比馬雪這個傢伙要親近許多呀!

討厭!

方奕佳怏怏不樂,一臉悻悻的走回了教室,剛走回來,便聽見教室裡面的女生們一陣嘰嘰喳喳的交頭接耳。

有平日里與方奕佳關係還算不錯的女生張口就問道:「哎,佳佳,你不是說馬雪家裡面很窮的嗎?怎麼還有錢拿4s啊?」

一旁一名尖臉的女生連忙附和道:「是啊是啊,這麼窮還有錢買4s?佳佳,你不會被她騙了吧?」

還有一名相貌平平的女生冷笑著說道:「要我說啊,只怕是出去援交做雞去了,要不然,哪裡來的這麼多錢?」

雖然說同性相斥,異性相吸,但是漂亮的女生當中,同樣也有女生非常喜歡的美女,譬如像葉霜霜這樣性情溫柔,容貌端莊秀麗的女孩兒,又譬如像方奕佳這樣性格活潑,仗義秀美的俏皮女孩兒,但像馬雪這樣容貌艷麗,身材性感的女孩兒,雖然百分之八十的男生都會喜歡,但百分之八十的女生卻都會反感厭惡這樣的女生,似乎她們天生水火不容。

方奕佳聽她說得難聽,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小聲說道:「不要說得這麼惡毒刻薄1

這名女生冷笑道:「那你說她既然這麼窮,為什麼還買4s?錢哪裡來的?」

旁邊冷不丁又傳來一個陰惻惻的聲音,說道:「乾爹給買的唄1

說完,班上的女生們頓時一陣哈哈大笑。

方奕佳神色有些尷尬,不知道自己是該應和還是不該應和。

她們哪裡知道,在娛樂場所,幾乎所有的漂亮姑娘都有蘋果手機,尤其是4s剛出來面市的時候,她們都第一時間瘋搶。

如果買不到的,肯定會被嘲弄嘲笑,理由很簡單,如果你沒有,那說明你掉價不夠范兒!

就算自己買不到的,也會想辦法托關係弄一台來,要不然四周姐妹們都有,自己沒有,丟不起這個人!

雖然說在這個圈子裡面她就是為了賺錢來的,沒必要看人臉色過日子,但是既然在這個圈子裡面討飯吃賺錢花,那就必須要按照這個圈子裡面的遊戲規則來玩,如果表現得太不合群,那肯定是會被排斥排擠的。

馬雪只不過是一個賣酒的小姑娘,如果被眾人排斥,尤其是被當紅的小姐排斥的話,那她的生意肯定會受到極大的影響,因為最終喝酒的,或者能夠讓客人們多喝酒的,還是這些小姐們。

馬雪雖然不是一個喜歡攀比的人,但是她十分的好面子,忍受不了旁人對自己指指點點,又為了避免自己生意上受到影響,與眾人格格不入,因此她這才咬著牙省吃儉用買了一部4s手機。

平日里生長在溫室中的花骨朵兒們自然是不知道這些人世間的複雜事情的,她們自然也不會站在馬雪的角度上去理解去思考。

而馬雪此時也根本無法去顧及這些事情,她一路跌跌撞撞的衝出來,連假都沒有請,旁若無人的衝出了學校,打了一輛車便直奔醫院。

剛到醫院,馬雪便驚慌失措,俏臉蒼白的直衝到自己母親的病房。

剛一進門,便瞧見自己的主治醫生和幾名護士站在病床前,緊急的忙碌著。

馬雪連忙衝到病床前,只見自己母親臉色蠟黃,牙關緊咬,口鼻上已經戴上了氧氣面罩,上了呼吸機,一旁的心電監測儀上正一下一下的跳動著。

馬雪駭得臉色慘白,她帶著哭腔,一手緊緊抓著自己母親的手,一手緊緊抓著主治醫生的衣袖,顫聲道:「醫生,我媽媽怎麼了?」

主治醫生抹了抹額頭上的汗,之前因為太過於緊張,聲音有些乾澀的說道:「病人的腎衰竭已經至晚期,引發了高血壓腦病等併發症,剛才已經嚴重休克……」

馬雪聽得一顆心越來越往下沉去,她緊緊的抓住主治醫生的手腕,手指用力得指甲都掐入了他的肉中,她恐懼顫聲道:「那怎麼辦?我媽媽還有救嗎?」

主治醫生被馬雪掐得手腕發痛,他皺了皺眉頭,忍著痛,說道:「病人剛剛脫離危險,但現在情況還不穩定,鑒於你是病人唯一的親屬,我建議你看一下這兩份文件,你自己看看。」

說著,一旁的護士遞過來兩份文件。

馬雪接過來一看,頓時眼前一黑,她只見第一份合同是手術協議書,第二份是病危通知書!

馬雪恐懼害怕到了極點,這種強烈的無助和恐懼感遠超在銀行裡面面對劫匪與死亡,這幾乎徹底的擊潰了她!

平日里故作堅強的少女一下跌坐在床邊,她手中的文件吧嗒一聲跌落在地上,紙頁散落。

馬雪腦海中嗡嗡作響,眼前憑空出現一個巨大的數字:手術費十萬,換腎費用五十萬!

六十萬啊!!

自己上哪裡弄這麼多錢去?

馬雪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自己唯一擁有的之前的東西,那就是自己雪白無暇,乾淨純潔的身子!

可是,天底下有初夜能賣六十萬的女孩兒嗎?

就算有,自己能賣這個價嗎?

難道……自己就要眼睜睜看著母親這樣死去嗎?

馬雪一時間悲從心來,她愣愣的坐在床邊一動不動,眼神獃滯,彷彿一瞬間靈魂都死去了一般。

她都沒有跟醫院醫生講價還價的念頭,因為早熟的少女她知道,作為一個換腎手術,十萬是正常價格,而醫院之前已經給她減免了許多費用了,不可能再給她減更多的費用,就算能減,可剩下的數額也是一個可怕的天文數字,絕對不是她能夠解決的。

醫院雖說是公益性事業單位,但畢竟不是純粹的福利單位,醫生護士也要吃喝拉撒,如果什麼事情都打折免費,那他們的工資誰來開?沒錢吃飯養家,那誰來干這個行當?

沒人來干這個行當,那天底下的人生病了,到頭來誰來看?

所以,馬雪知道,自己不過是天底下眾多身世悲慘的病患之一,醫院不可能為她網開一面。

馬雪正絕望坐在床邊一動不動的時候,她忽然間聽見旁邊傳來一陣小小的議論聲。

這種議論聲帶著一陣尖酸刻薄的嘲弄:「裝什麼裝?她不是有個很有錢的男朋友么?」

「怎麼說話呢?人家男朋友有錢,並不代表她有錢啊1

「嘖,長這麼漂亮,肯定會有男人為她傅了,實在不行,去找個有錢的乾爹嘛!欠債肉還嘛!嘻嘻1

這些話說得十分的惡毒刻骨,但聲音極小,兩個護士小聲交頭接耳了一陣后,被主治醫生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這才撇了撇嘴,一臉不以為然的走到了一旁,繼續忙碌著。

但旁人說者無意,馬雪卻是聽者有心,她絕望的內心忽然間一動,她一下想到了一個人,想到了一個辦法。

「也許,他能夠幫我?」馬雪虛焦絕望的眼中忽然間閃過一抹希冀的光彩。

她想到這裡,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忽然間跳了起來,飛快的衝出了門去。

病房裡面的護士和主治醫生目瞪口呆,還沒來得及喊住她,便見她一陣風似的已經衝到了門口。

而馬雪剛衝到門口,便迎面撞上一個人,她呀的一聲,結結實實的與來人撞在了一起,一屁股往地上跌坐了下去。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