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158章賣身救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8章賣身救母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馬雪身子往後跌撞而去的時候,一隻手穩穩的扶住了她的肩膀,讓她身子頓時定住,她定睛一看,卻見來人正是郝帥。

馬雪大喜,一把抓住郝帥的胳膊,正要說話,可話到嘴邊,卻不知道張口求人的話要怎麼才能說出口,她一雙漂亮的眼睛很快就霧水朦朧,只一會兒就淚水潸潸而下,哽咽難言。

郝帥料到馬雪一路衝出來,肯定是因為母親出了什麼問題,因此他一路緊追而來,但沒想到一見到馬雪,這個堅強的女孩兒就泣不成聲,身子軟軟的往下要跌坐下去,如果不是自己托著她,只怕她就跌坐在地上了。

郝帥目光朝著床鋪看去,只見馬雪的母親倒在病床上,臉上戴著呼吸機,一動不動,只有不停跳緙嗖庖腔鼓芸闖穌飧鋈嘶夠鈄牛除此之外,幾乎看不出任何的生命跡象。

郝帥一驚,問道:「怎麼了?」

馬雪此時當真是除了郝帥之外,就再也沒有任何一個稍微親近一點的人了,她聽郝帥這麼一問,最後的矜持和倔強都扔下了,一把撲到郝帥懷中,哇哇大哭道:「我媽媽快不行了!郝帥,你救救她吧,我求求你了1

此時姚夢枕也跟著跑進來了,她聽到馬雪的話,心中一驚,也不顧旁邊還有護士和醫生正看著她,自己便飛奔到床邊,伸手在馬雪母親的手腕脈搏上按了一下,只一會兒便又跳了下來,快步到郝帥跟前,在他耳邊小聲說道:「除非短時間內立刻移臟換器,否則就活不長了。」

郝帥心中一沉,他心思聰敏,一下就明白過來,馬雪很可能是無力支付昂貴的手術費,所以接近崩潰絕望的邊緣。

郝帥扭頭向一旁目光憐憫同情的醫生看去,小心翼翼的小聲問道:「醫生,請問要多少錢啊?」

醫生嘆了一口氣,說道:「手術費十萬,換腎……最少五十萬。」

「什麼?」郝帥忍不住失聲喊道,他倒吸了一口冷氣!

六十萬啊!開什麼玩笑!

這麼多錢,我上哪兒弄去?

馬雪付不起,我也付不起啊!

雖說之前郝帥弄了不少錢,也替馬雪墊付了住院費,但那些看起來好似天文數字的錢,現在看起來完全是杯水車薪,毫無用處。

郝帥眉頭緊皺,心中猶豫掙扎著。

如果換了兩天前,郝帥只怕除了坑蒙拐騙之外,就沒有其他辦法可以去弄錢了,他一個不滿十八歲的少年,上哪兒弄那麼多錢去?

但是現在,郝帥知道自己可以去找郝潔雄,他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郝潔雄非常非常的有錢……否則不至於東吳市的市領導們都對他如此客氣。

而且,瞎子也能看出來,郝潔雄對他的喜愛之情,自己開口,郝潔雄是肯定會答應的。

六十萬對於他和馬雪來說,真是恐怖的天文數字,但是對於郝潔雄來說,那真是九牛一毛。

可是,自己難道要去求這個……所謂的爺爺嗎?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如果拿了郝潔雄的這些錢,那自己以後還能在郝潔雄或者郝家人面前保持自己的尊嚴和倔強么?

自己就算服軟了,自己母親怎麼辦?她這麼多年的委屈與堅持,豈不是也要被自己連累得扔到一旁,不得不委曲求全了?

郝帥一時間天人交戰,獃獃的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馬雪哭了一陣后,見他呆在原地,一動不動,便知道他肯定也有著自己的難處,馬雪心中一沉,她的倔強與堅持讓她不想去求人,但是她的理性與一顆急切救母之心又清楚的告訴她:眼前唯一能夠幫她,救她的,就只有郝帥了。

雖說現在有募捐,有捐款,但是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籌到這麼多錢?

而且,萬一自己被人說是炒作欺詐呢?自己的清白事小,耽誤了母親的病情事大啊!

馬雪想到這裡,心中忽然想到什麼,她一咬牙,左右看了一眼,拉著郝帥便往外衝去。

郝帥一愣,只覺得馬雪的力氣大得出奇,也不知道她哪裡來的這麼大力氣,硬生生拉著自己跌跌撞撞的往外衝去。

姚夢枕見馬雪拉著郝帥奪門而出,她愣了一下,很快便追了過去,只見馬雪拉著郝帥衝進了樓梯間的走廊,姚夢枕好奇的想要跟出去,卻見馬雪忽然間扭頭朝著她大聲喊道:「你不要跟過來1

姚夢枕頓時站住了腳,一臉的不高興,悻悻的撅起了嘴,暗道:幹什麼還鬼鬼祟祟的,有什麼不能讓人聽的話么?嘖,我跟郝帥什麼關係?還瞞著我?

可這個念頭剛閃過,姚夢枕忽然愣住了:對啊,自己跟郝帥到底什麼關係?

她正想著,這時候馬雪已經拉著郝帥衝進了樓梯間。

郝帥懵懵懂懂的被馬雪拉進樓梯間,只見眼前這個漂亮的女孩兒在樓梯間上下望了一眼后,她用力咬了咬嘴唇,然後一把拉著自己的手,目光定定的看著自己,眼睛裡面充滿了複雜的神色,既狂野大膽又膽怯恐懼,既充滿了希冀又滿是絕望。

馬雪自己靠在走廊見的門扉上,既防止有人突然間推門而入,又支撐住了自己的身子,讓自己不至於身子軟軟滑倒。

她緊緊的抓著郝帥的手,顫聲道:「郝帥,你是不是喜歡我?」

郝帥做夢也沒想到馬雪居然這個時候說出這麼一句話來,他愣住了,脫口道:「啊?你說什麼?」

郝帥的態度讓馬雪的身子微微一顫,她眼眶裡面的眼淚不住的打著轉,她強忍著讓自己的淚水不掉下來,說道:「我知道,你又要說我在自作多情了,對不對?」

她愣愣的看著郝帥,腦海中回放的全部都是自己和郝帥吵架的情景,郝帥扭過頭來,冷笑著看著她說的那些話,讓她的眼淚忍不住奪眶而出,順著臉頰滾落下來。

但是馬雪依舊強忍著強烈的羞意和恥辱感,她拉著郝帥的手,堅定的放在了自己豐滿而堅挺的胸脯上,她顫聲說道:「我說的不是我這個人,是我的這個身子。你一定很喜歡的,對不對?我知道,你們男人都喜歡的,對不對?」

郝帥傻眼了,他沒想到馬雪在走投無路之下,居然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他只覺得自己觸手處一片柔軟粉膩,彷彿捏在一團極有彈性的麵糰之中,他猛然間想要縮回手來,彷彿手上著火了似的。

可是馬雪也不知道哪裡來的一股力氣,她按著郝帥的手緊緊不放,哭著說道:「你只要願意幫我,我……我就把我的身子給你,好,好不好?我,我還是處女,從來沒有男人碰過我!我都是你的,一輩子都是你的,好不好?」

郝帥驚得呆了,他雖然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自然年少慕艾,有正常的好色之心,手中摸著這麼一個堅挺豐滿的少女胸部,但他卻生不起半點趁火打劫,乘人之危的心思,他想要抽手出來,但是馬雪死死的抓著他的手,就是不讓他抽出來,反而將他的手越按越緊,彷彿那是她唯一的希望,只要這個少年抽手出來,她就會萬劫不復,徹底絕望。

郝帥一陣口乾舌燥,他使勁一抽手,用力一拔,可馬雪也順著他的手勁,一下撲到他懷中,雙手緊緊的摟住他的腰,哭著說道:「郝帥,以前是我不對,我不該那樣對你。我知道你是好人,你不會見死不救的!你要是這樣的人,當初在銀行也不會救我的,對不對1

說著,她抬起頭來,像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觀點似的,向郝帥看去。

郝帥尷尬極了,他手中按著一團雪脂粉玉,懷中抱著玲瓏剔透的柔軟嬌軀,高漲的慾望讓他下面堅硬如鐵,不得不弓著身子想要推開馬雪,但郝帥又怕這個女孩兒心生絕望,可不推開她,又覺得十分不妥,自己懷中像是抱了一團火焰似的,十分難受。

郝帥聲音乾澀的說道:「馬雪,你先站好,有話咱們好好說1

馬雪使勁搖著腦袋,她流著眼淚,說道:「你答應我,你答應我好不好?我知道你有辦法的,我知道你能幫我的!你喜歡我身子的,對不對?我可以給你,我都可以給你1

說著,她面色潮紅的朝著郝帥懷中擠去,像是恨不得將自己的身子都揉進郝帥的身子裡面去,馬雪聲音近乎呢喃囈語,她在郝帥耳邊小聲說道:「我什麼都給你,都給你,只要你救救我媽媽,好不好?郝帥,我能找到的只有你了,與其給那些我不喜唬我還不如給了你……」

這一句話,讓郝帥原本漸漸高漲的情慾頓時褪得乾乾淨淨。

郝帥一下將馬雪推開,沉聲道:「馬雪,你冷靜一點1

馬雪被郝帥推開,頓時驚恐之極,她也猛然間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她驚慌失措的爭辯道:「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郝帥,自從,自從你上次幫了我以後,我,我也是有些喜歡你的……我,我……」

說著說著,馬雪也覺得自己的理由十分的牽強,她看著郝帥漸漸清澄的眼睛,忽然間覺得自己低賤到無以復加,這個驕傲倔強的女孩兒再也忍受不住,終於鬆開了手,蹲在地上,哇的一聲大哭了出來,哭得撕心裂肺,歇斯底里。

===================================

這是昨天8號的更新……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