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61章連鎖反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1章連鎖反應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袁浩原本想的只是挫一挫郝帥的風頭,嚇唬一下他。

在他這個職業紈看來,哪怕就算從這個樓梯上摔下去那也是沒什麼的,又摔不死人!

但是他哪裡知道,郝帥身手如此厲害,自己剛伸出手去推,剛碰到對方,自己便像是乘雲駕霧一樣,一下騰空便飛了起來,整個人在半空中飛了一段距離,然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只把他摔得七葷八素,頭暈眼花,渾身像是散了架似的。

袁浩躺在地上一時間動彈不得,連呻吟叫喚的力氣都沒有,渾身抽搐。

在格鬥中有一句俗話:一摔二拿三散打。

格鬥技巧中,實戰性、殺傷力和實用性排第一的其實是摔跤、第二是擒拿、第三才是散打招式。

郝帥這一摔看似平平無奇,但實際上是借著袁浩這身體一百多斤的力氣,再加上他推出去的力氣,再加上郝帥送他出去的力氣,幾種力氣加在一起,然後作用在堅硬的水泥地板上,這簡直相當於幾個受力點同時受到一百多斤的拳頭重擊,疼痛之處,外人難以想象。

在酒店門口的人們一個個看得呆了,門口的侍者更是駭得連忙趕過來,手忙腳亂的去扶袁浩,有的侍者更是拿起了對講機,呼喊著保安。

他們當中有人也看到了是袁浩主動挑事,郝帥只是被動反擊,因此也沒有第一時間主動將矛頭指向他,而且能在這樣地方住的人,那是普通人么?

保安和侍者很快衝過來,有的人也不敢攔住郝帥,只是站在不遠處看著他,只要郝帥沒有要逃走的意思,他們就不動。

郝帥也沒想到自己隨手摔出去的居然是自己的便宜表弟,他一愣之下,走到袁浩跟前,奇道:「是你?你推我幹什麼?」

袁浩此時摔得氣都喘不過來,哪裡還能說話?他一臉痛苦,牙關緊咬,嘴巴裡面蹦不出一個字來。

郝帥見袁浩不說話,他自己也對袁浩沒有什麼好印象,而且他又趕著回去救人,便說道:「不說話?不說話就當你沒話說了啊!那我走了1

袁浩頓時大怒,尼瑪,把老子摔成這樣你就想走?開什麼玩笑?

可他一急,體內立刻又是一股氣岔上來,刺得他胸肺一陣劇痛,渾身一抽搐,忍不住終於發出一聲如同羊叫喚一樣的呻吟聲,只把旁邊扶他起來的服務生們弄得想笑又不敢笑,一個個憋著臉,轉過了頭去。

郝帥哪裡有心思跟他逗樂,他見袁浩不說話,自己扭頭便走,一旁看著他的服務生和保安立刻上前,一名服務生小心翼翼的說道:「先生,您暫時還不能走,請等這位先生確定報警不報警,你才能走。請您配合一下。」

郝帥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你們沒看見是他要推我下樓嗎?再說了,這是我表弟!要是不相信,你們去2105自己問1

這服務生一聽,嚇了一跳,2105?這可是總統套房!住的人非富即貴,自己是絕對惹不起的!

但他也不敢輕易放郝帥走,便將眼睛看向袁浩。

此時郝帥也似笑非笑的看著袁浩,喊了一聲:「喂,你說是不是啊?要不要去問問郝潔雄啊?」

袁浩嚇了一大跳,他哪裡敢讓他們去問郝潔雄啊!

萬一讓自家老爺子知道自己想推郝帥下樓,那老爺子不宰了自己啊?

袁浩也不知道哪裡來的一股力氣,身上似乎都不疼了,他連忙搖著雙手,一臉惶恐的說道:「不用了不用了!我跟我……表哥鬧著玩呢1

他說到表哥這裡,眼角抽搐了一下,心中破口大罵。

郝帥朝著一旁的侍者和保安笑了笑,說道:「瞧見了?我可以走了?」

侍者和保安互相對視了一眼,兩個人讓開了一條路。

郝帥和姚夢枕這才揚長而去。

袁浩看著他們上車后,頓時鬆了一口氣,但這時候體內劇痛再次如潮水一般襲來,痛得他哎喲哎喲的一陣亂叫,嘴裡面家產的一陣亂罵。

但是他罵了幾句后,忽然間發現自己罵得不對!

哎喲,家產不是全家死光光的意思么?

自己不也是這個傢伙的所謂的家人么?這豈不是把自己和自己家人也罵進去了?

呸呸呸,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發現情況的袁浩立刻改了話語,一陣撲街爛仔的亂罵,只不過他自己卻沒留意到,他自己的形象才真正是像一個撲街爛仔!

袁浩在這邊想惡作劇不成,反而跌了個大跟頭,而另外一邊郝帥趕到醫院的時候,前後時間才不到兩個小時。

馬雪正坐在床邊,眼神哀戚的看著自己依舊處於昏迷狀態的母親,一動不動,彷彿雕像。

馬雪此時正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外面的陽光照進雪白的病房,將房間裡面照得通明透亮,更是將女孩兒的輪廓照得柔美明亮,一頭黑色的秀髮烏絲邊緣似乎像是影視作品中打了柔光的畫面似的,顯得嫻靜而凄婉。

少女雪白而修長的手指緊緊的握著老婦人滿是龜裂皺紋的手,一代一代的傳承,親情養育的恩情似乎盡在其中,從來不曾被人捨棄。

郝帥一進門便被這壓抑而凄美的氣氛所感染,進門的時候腳步和呼吸都放得輕了許多,連平日里大咧咧無法無天的姚夢枕也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直到他們兩人走到床頭,馬雪這才發現他們的存在,女孩兒抬起頭來,眼神充滿了希冀與恐懼,她臉上的神情更是如此,無比渴望聽到好的消息,又無比恐懼聽到壞的消息,這種複雜而矛盾的神情不能被任何一個演員所演繹。

郝帥被馬雪這目光深深刺痛,他對這一份純孝之心似乎感同身受,心有戚戚,他朝著馬雪點了點頭,將郝潔雄填寫的支票遞給了她,說道:「沒有密碼的,你收好了,任何一個中國銀行都能兌現。」

馬雪呆住了,她愣愣的接過支票,獃獃的看著手中的支票,心潮澎湃,她沒想到郝帥這麼快居然就把自己這天大的難題給解決了!

六十萬啊,這在自己看來,那真是天文數字啊!

可是對於郝帥而言,不過是兩個小時就解決的小問題!

馬雪一時間心中複雜難言,既充滿了感激,又滿是感嘆,同時又洋溢著自己母親得救的激動與欣喜。

馬雪的眼眶裡面熱淚盈眶,她哽咽著張了張嘴唇,想要說一句謝謝的話,可嘴巴一張,熱淚便滾滾而下,她深深的看了郝帥一眼,然後撲到自己母親跟前,哽咽的嗚咽道:「媽媽,你有救了,你聽到了沒有?你有救了1

郝帥聽得心中難受,他對姚夢枕打了個眼色,兩個人悄悄的退出了病房。

姚夢枕看著郝帥獃獃的站在走廊上,神情複雜,她輕嘆了一口氣,問道:「現在該怎麼辦?」

郝帥嘆道:「讓她陪陪自己的母親吧,我們回去1

姚夢枕很是乖巧的嗯了一聲,兩人轉頭離開。

就在他們兩個人離開的時候,葉豐此時正好出現在醫院之中,他躲在人群中,目視著郝帥和姚夢枕離去,嘴角浮現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他在醫院之中查詢了一會兒消息,很快便查到了郝帥這筆錢的去處,他打通了郝潔雄的電話,將事情如實告訴了郝家的家主。

郝潔雄一聽,心中吊著的事情終於放了下來,他不是不願意借錢給自己的乖孫,他只是不喜歡自己乖孫對自己的態度,而且也擔心自己的乖孫拿這筆錢去做不好的事情。

但聽到郝帥居然拿這筆錢去救自己同學的母親時,他頓時心中驚喜交加,驚的是上次阮紅菱批的卦象當真是准到毫釐,自己的乖孫身邊果然有人出現了這樣的病症!喜的卻是自己的乖孫一片赤子之心,心思淳樸善良,實在是猶如璞玉令人喜不自禁。

郝潔雄忍不住在電話裡面便呵呵的笑了起來,但是他很快便收了笑容,說道:「葉豐,幫我準備一輛車,我要去拜訪阮真人1

說著,他自己便掛了電話,十分認真虔誠的開始換著衣服。

在房間中的袁浩見他穿著一身正裝出門,他雖然好奇,但也不敢多問,只是眼睜睜的目送著郝潔雄走到門口。

郝文菁心中有鬼,總覺得心面不踏實,她等郝潔雄走到門口的時候,終於忍不住喊了一句:「爹地,你去哪裡?我陪你去吧1

郝潔雄站在門口,轉過身來,目光深深的看了自己女兒一眼,似笑非笑的說道:「好啊,你跟我一起去吧1

袁浩見狀,也想跟著去,可郝潔雄瞪了他一眼,便立刻偃旗息鼓,縮頭縮腦的縮回了沙發上,繼續齜牙咧嘴的揉著自己摔傷的痛處。

郝潔雄與郝文菁一路來到地下停車場,兩人分別上了車后,郝文菁與葉豐在後視鏡中目光一對,立刻裝作若無其事的避開。

郝文菁等車開出去后,轉臉看著車外面流動的風景,裝作很隨意的問道:「爹地,我們這是去哪裡啊?」

郝潔雄淡淡的笑道:「不知道我去哪裡,你還跟著來?」

郝文菁轉過臉來笑道:「爹地,你這是什麼話?你去哪裡,做女兒的當然就跟著去哪裡嘛1

郝潔雄呵呵笑了笑,不置可否,他沉默了一下,過了一會兒才淡淡的說道:「去一個算卦的真人那裡。」

郝文菁奇道:「算卦?爹地,你要給誰算卦?是你還是郝帥?」

郝潔雄嘿的一笑,說道:「給一個想要害我的乖孫的人算一算卦1

心懷鬼胎的郝文菁頓時心跳如鼓,她故作震驚憤怒的說道:「想害郝帥的人?爹地,誰想害郝帥啊?」

郝潔雄淡淡笑道,說道:「自然有看他不順眼的人想害他!別問那麼多了,你到了那裡就知道了。」

郝文菁心中後悔害怕到了極點,自己為什麼要多事跟過來呢?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跟過來後果可能更慘!

郝文菁強作鎮定,手死死的抓著自己的包,控制著自己的顫抖,勉強裝作氣憤的樣子,怒道:「爹地,我只是不明白,這個人想要害我的乖侄,你還幫他算卦幹什麼?」

郝潔雄似笑非笑的看著郝文菁,說道:「你不知道卦象裡面是可以算一個人在哪裡的嗎?」

郝文菁幾乎驚恐得想要大喊出來了,她下意識的就以為自己父親已經察覺了一切,她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啊?還能這樣查出來的?」

郝潔雄意味深長的說道:「是啊,一旦把這個人找出來,就一切真相大白了1

郝文菁勉強故作氣憤的應和了一句,自己才靠在了車後背上,她轉過臉去,臉上神情不變,但是眼睛裡面已經滿是恐懼和驚慌,她用眼角飛快瞥了一眼葉豐,發現他握著方向盤的手,手背上青筋暴突,手指微微顫抖著。

郝文菁深吸了一口氣,心中暗道:別怕別怕,自己派出去滅口的人,已經早就解決了!

但是……她並不知道的是,自己派出去滅口的人,惹出來一個更加大的麻煩,從而產生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最終給郝帥帶來了可怕的災禍。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