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62章陰溝裡翻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2章陰溝裡翻船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香港中環威靈頓街蓮香樓。

盧靖元一大清晨便早早的來到了這個他平日里最愛來的早點茶樓,經過狹窄慕值纜訪媯迎面而來的便是一個頗為陡峭的樓梯,樓梯四周張貼著顏色鮮艷,令人垂涎欲滴的美食圖畫。

在樓梯處兩名背著旅行包的遊客正在好奇的打量著樓梯間的美食圖,小聲的指指點點。

盧靖元走到這兩人跟前,習慣性的抬頭看了一眼,卻見這兩名遊客一名是身穿休閑裝,頭戴太陽帽的年輕男性,這人相貌頗為英俊,身材高大,身上的衣裝也頗為昂貴,顯然是一個高富帥,而他身邊的女子則美貌窈窕,嬌小玲瓏,長得十分惹人憐愛,她指著牆上的一副霸皇鴨圖片,說道:「老公,我想吃這個霸皇鴨。」

這女子身邊的男子皺眉道:「一大早吃什麼霸皇鴨?來蓮香樓,當然要吃蓮蓉包了1

這女子拉著身邊男子的手,撒嬌發嗔道:「我要吃蓮蓉包,也要吃霸皇鴨1

男人不耐煩的說道:「別鬧別鬧,霸皇鴨有什麼好吃的?」

女子不依的撒嬌道:「不要嘛,不要嘛1

他們兩人正在路中間糾結著,盧靖元已經來到了他們跟前,他略微警惕的掃了這兩人一眼,卻見這兩人戴著一對結婚鑽戒,又一副膩歪在一起的模樣,顯然是一對從大陸來香港度蜜月的小夫妻。

盧靖元略微放下心來,微微笑了笑,走到他們之間,操著十分生硬的普通話,說道:「勞駕,借過,借過。」

這兩人這才讓開了一條路,盧靖元從他們身邊經過的時候,他渾身緊繃,手雖然有一半插在褲子兜裡面,但是他手臂半屈,隨時都會瞬間抽出一把槍來。

這是他作為職業殺手的職業習慣,只要和對方靠近一定距離,他就會條件反射的產生強烈的警惕心和敵意。

站在樓梯間的男子對盧靖元歉意的笑了笑,說了聲抱歉,盧靖元也微微笑了笑,自己走了上去,他穿過樓梯,背對著兩人,直到離開他們兩人有三米遠距離后,他才略微鬆了一口氣,微微聳起的背脊也漸漸鬆了下去,放在褲子口袋的手也漸漸落了回去。

作為一個職業殺手,雖然要隨時保持高度的警惕,但是人畢竟只是血肉之身的人,不可能是永遠不知疲倦的機器,不可能永遠保持高度緊繃的緊張狀態。

再厲害的殺手也需要發泄,也需要放鬆,否則他們肯定會精神崩潰,而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放鬆發泄的途經各自不同,有的人喜歡出去尋歡作樂,有的人喜歡遊山玩水,而盧靖元的愛好十分獨特,他就喜歡呆在香港最經典的老式茶樓之中盡情享受著名的香港茶點小吃。

蓮香樓是香港近百年的老店,店面並不大,只有兩層樓面,樓下是貨倉和廚房,樓上則是賣茶店小吃的茶室。

盧靖元來到茶樓二層,迎面便有一股熱鬧嘈雜之氣撲面而來,這裡的茶室與很多地方的茶室很不一樣,這裡沒有接待客人的服務員,地方任由茶客自己尋找,而且由於地方狹小,大略只有不到一百平米的地方,因此一間茶室之中滿噹噹的到處都是人,經常會出現拼桌的情況。

在茶室之中,經常能夠看到形色各異的人拼座在一桌之中,有的埋頭在桌前不聲不響的吃著小吃,有的一邊看著報紙,一邊大聲吆喝呼喊著,有的美女則一邊吃著茶點,一邊時不時的打開隨勺櫻對著鏡子裡面的自己再補一補妝容,五花八門,形色各異。

而在過道中,則是兩三個推著餐車的老人將蓮香樓最著名的小吃餐點從茶室的這一頭推到另外一頭,再從另外一頭到這邊一頭。

這熱鬧非凡的茶室之中,有西裝革履英俊瀟洒的白領精英,有穿著大褲衩頭髮稀疏的老頭老態,有打扮得花枝招展年輕美女,同樣也有身著打扮平平無奇的億萬富翁。

盧靖元剛來到這個茶室,便覺得渾身一陣輕鬆,作為一個職業殺手,他當然分辨得出這裡許多人都是什麼身份地位,這也是為什麼他最喜歡呆在這樣的地方的原因所在。

因為這裡泥沙俱下,因為這裡魚龍混雜,三六九等,什麼樣的人都有,不僅可以看見最著名的香港電影明星,也能看到金融界的巨子,同樣還能看到政客高官,這些人都能包容得下,那自己一個小小的殺手,自然不可能包容不下的。

這裡對於其貌不揚盧靖元來說,是一個天然的保護區,他在這裡如魚得水!

這位凶名赫赫的東南亞殺手之王坐在一個最不起眼的角落之中,一聲不吭,目光冷漠的掃視著茶室中的一切人員,他所坐的位置雖然離樓梯間距離頗遠,但是靠窗,他能夠第一時間從二樓跳窗逃走,並且視線良好,不可能有任何人能夠對他突然間發起攻擊。

盧靖元坐下后,一名老婆婆推著餐車經過了他跟前,他喊住了老婆婆,在餐車中取了一籠蓮蓉包,和一籠漿燒骨,在老婆婆給自己的餐卡上蓋了章后,他這才自己坐了下來,慢條斯理的享用著自己的餐點。

但正當盧靖元享用餐點的時候,之前他遇到的一對新婚夫婦卻也正好手拉著手,極為親密的來到了餐桌前,兩人旁若無人的在餐桌前坐下,依舊在糾結著究竟要吃什麼東西。

盧靖元頗為警惕的看了他們兩人一眼,將食物往自己跟前拉了拉,然後自己往一邊縮了縮。

但他的這種自我保護動作卻被旁邊的男子誤以為要給他們騰出地方來吃飯,男子轉過頭,對盧靖元禮貌的笑了笑。

盧靖元也微微一笑,看著他們兩人依舊嘰嘰喳喳的討論著究竟要吃什麼。

這一對年輕夫婦在打了好一陣嘴皮仗后,年輕的新娘最終戰勝了自己的老公,決定要吃什麼,可等這女子蹦起來,歡喜的對推著餐車經過的老太太歡喜的說道:「阿婆,給我們一份霸皇鴨1

可這老太太眼睛一翻,操著半生不熟的普通話,說道:「早上沒有霸皇鴨的啦!過了十一點半以後再來1

這女子大失所望,旁邊的男子卻哈哈大笑了起來,起身得意洋洋的在餐車上拿了許多茶點,一邊吃,一邊笑道:「現在知道了吧?滿意了吧?知足了吧?趕緊吃吧,再不吃,我可就都吃完了1

這女子嘴巴一撅,怒氣沖沖的說道:「我不吃了1說著便賭氣轉身發起了小女兒脾氣。

新婚的新郎連忙好言相勸,在一旁耐心的哄著,哄了許久,才將女子哄得轉怒為喜,張著櫻桃小口一點點的吃起小吃茶點來。

盧靖元在一旁看著他們兩人雞毛蒜皮的斗著嘴,他也不著急吃完買單,硬是等到這兩人吃完後起身,他這才將幾張錢扔在桌上,默默的轉身下樓。

可等他走到樓梯間的時候,卻見之前小兩口中的新婚丈夫正在樓梯間旁邊的櫃檯處結賬買單,這男子瞧見盧靖元,友好的一笑,微微側了側身,讓開了一條路。

盧靖元也笑了笑,從他身邊經過往樓梯下面走去,可盧靖元剛轉了個小彎,卻見這小兩口中的新婚妻子正背對著盧靖元站在樓梯間,她手中拿著化妝盒,正對著鏡子裡面補著妝容。

盧靖元瞧見這個嬌俏的女子正在鏡子中畫著眼線,她在鏡中瞧見盧靖元經過,她略微羞澀的笑了笑,然後讓開了一點去路。

盧靖元此時的警惕心已經下降到了一個頂點,他微笑著從這女子身邊經過,但他與這女子擦身而過的時候,他忽然間背後一震,緊接著便是背後一涼,左邊胸口心窩處一陣劇痛!

盧靖元心中大駭,他猛然間轉過臉來,正好瞧見這嬌俏的女子一臉的猙獰冷酷,她手中握著一般極小極尖的小刀,一刀戳在自己背後心臟的位置。

這女子眼中殺氣騰騰,一改之前嬌俏羞澀的模樣,彷彿從一個我見猶憐的小姑娘,變成了一個恐怖駭人的修羅鬼!

她一刀刺進了盧靖元的後背,緊接著她飛快拔出小刀,以極為驚人的速度,噗噗噗噗,連捅四刀!

這四刀幾乎絞碎了盧靖元所有的力氣,他雙手原本像鐵鉗一樣朝著這女子的脖子掐去,可在半空中便軟軟的耷拉了下來,他胸中的氣息也像是溺水之人一樣,被壓抑在了喉嚨,發出咯咯咯的聲響。

盧靖元身子軟軟的朝著這女子身上倒去,而這女子一把接住,她飛快的回頭看了一眼,見身後沒人,便將手中的小刀從盧靖元的身子中拔出,然後飛快從自己的小包中掏出一塊布,將小刀緊緊包裹住后,將其裝進自己的小包。

隨後,她這才將盧靖元扶著靠放在樓梯間的一側牆壁上,她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和頭髮,朝著盧靖元微微一笑后,聲音極為輕微的冷笑道:「東南亞殺手之王,不過如此1說完,她咯咯一笑,一撩自己的頭髮,踏著高跟鞋,在木質樓梯上踩得嘎巴嘎巴直響的揚長而去。

而這時候,在她身後的年輕丈夫這才買完了單追了出來。

他一眼瞧見自己的妻子出了蓮香樓,在門口朝著一側走去,身形很快消失在視線內,而路徑元則背靠著樓梯間的牆壁,一動不動。

年輕的丈夫哪裡知道這裡發生了恐怖的兇殺案,他大聲喊道:「哎,等等我啊1說著,便快步追著自己嬌妻的身影而去。

在經過盧靖元身邊的時候,年輕的丈夫看了他一眼,但只見盧靖元嘴巴微張,眼睛瞪大,像是要對自己說什麼的樣子,年輕的丈夫心中好奇,稍微停留了一下,剛要詢問,忽然間便見他的嬌妻在門口忽然間探進來一個頭,笑顏如花,嬌憨可愛:「老公,你快點啊!我們今天還要去很多地方呢1

這男子應了一聲,轉過臉來,朝著自己的嬌妻追了出去,這位嬌美的女子挽住了身邊男人的胳膊,在自己丈夫瞧不見的隱蔽處,這才向盧靖元投去了一個冰冷的眼神,冷笑了一下后,轉身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您最近閱讀過:

  • (快捷鍵:←)
  • 天下無敵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