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71章聖威德天尊法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1章聖威德天尊法師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香港九龍塘觀塘路。

傍晚時分,正是香港的街道上人流量最大最擁擠的時候,忙碌了一天的白領們紛紛從辦公室中走出,或者乘坐地鐵,或者乘坐巴士,或者乘坐的士返回自己溫暖而並不寬敞的小巢。

這個時候,在行色匆忙的人群中掩藏著一個身材普通,相貌平平的男子,這個男子相貌平凡,如果不是他臉色太過於蒼白,他簡直是看過一眼后就絕對不會再想起來的男人。

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盧靖元。

盧靖元此時外面穿著一件普通的黑色西裝,腿上卻是一條白色的療養褲,腳下赤著腳,在他的上衣裡面隱約可以看見他胸口纏著白色的紗布,紗布之中隱隱透出一抹殷虹的血漬。

大難不死的盧靖元醒來后發現自己置身於香港著名的公立醫院瑪麗醫院,他便知道,自己沒有死,來殺自己的殺手看來並不知道自己的心臟在右邊,而不是如同常人一樣在左邊。

自己的這個特點,天底下他誰也沒有告訴,這種謹慎最終救了他一命,讓他從死神的魔爪中又掙扎著爬了回來。

原本自付必死的盧靖元活過來后,第一個反應便是:逃,不管自己身處何地!

雖然說醫院是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但是盧靖元是什麼人?

這可是一個手上沾滿了鮮血的殺手啊!

他在蓮香樓雖然被趕來的急救車所救,但是他身上既沒有證件,又沒有什麼多餘的錢,只好被轉往公立醫院具有社會福利性質的急救科之中,由於他身上的傷勢十分嚴重,因此在他的病房旁邊還有值班的警察等候著他,就等著他醒來后,調查他的身份和情況。

盧靖元當然不可能坐等警察來調查自己,他第一時間便想辦法逃脫了這個醫院,只不過他現在重傷未愈,走一步都身子搖晃一下,胸口的創口便多流出幾分鮮血。

如果不是他腦海中有著強大的復仇意願在支配著他,只怕他便是鐵人也早就倒下了!

報仇,一定要報仇!

究竟是誰出賣了自己!

盧靖元眼中滿是仇恨與怒火,他知道一定是有人出賣了自己,否則這人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行蹤!

可誰會出賣自己呢?

盧靖元想來想去,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郝家的身上,他是一個殺手,接到任務的時候中間往往隔了好幾層關係,他當然不可能知道僱主是誰,但是他能猜到是哪伙人雇傭了他!

而且,郝家的僱主也不可能直接就能知道自己是誰,一定是這個僱主花大價錢買通了自己的聯繫人,然後聯繫人出賣了自己的資料,這才使得殺手上門!

對於盧靖元來說,他並不恨企圖殺死自己的那個嬌俏女殺手,因為大家都是討口飯吃,如果是他接到任務,他也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對這個女人下手,工作而已,沒有什麼好怨恨的。

但是對於出賣他的聯絡人,以及出爾反爾,殺人滅口的郝家,他真是恨之入骨,不報此仇,他死不瞑目!

盧靖元搖搖晃晃的跑著,很快他跟前停下了一輛的士,盧靖元不顧前面還有心士的人們,上前伸手搶了下來,在他身後的一個男人正要發作,忽然間一眼瞧見盧靖元身上居然滴落了幾滴鮮血,又瞧見他臉色蒼白得跟殭屍一樣,頓時嚇得後退了一步,不敢做聲。

盧靖元上了車后,扔給司機搶來的一疊錢,自己便虛弱的靠在車背上對司機說了一個地址后,自己便沉沉的倒了下來。

這司機瞧見盧靖元臉色蒼白,但也沒有多想,只以為他是太過於疲憊疲勞,自己掛上檔便朝著目的地開去。

司機一路開,一路聽著新聞,只聽見新聞裡面傳來粵語的電台新聞:據最新消息,瑪麗醫院剛剛逃出來一名身份不詳的病人,這名病人背後左胸身中數刀,個頭矮小,身材偏瘦,黃皮膚黑眼睛,為亞裔外貌,穿黑色外套,下穿白色褲子,有知情者請速與警方聯繫。

司機一開始聽著還沒注意,但越聽越覺得不對勁,他下意識的向後視鏡中看去,這一看,頓時只見一雙極為陰森恐怖的眼睛正死死的盯著自己,只把他嚇得一聲嘶喊了起來:「救命啊1

盧靖元由於體內失血過多,原本有些昏昏沉沉的想要昏迷過去,但此時聽到電台裡面的警訊,一下驚得清醒了過來,他的目光與司機在後視鏡中剛一對視,便立刻蹦了起來,他猙獰的冷聲道:「別出聲,帶我去我說的地方,我就放過你,你要敢報警,我就殺了你1

現在的計程車中都有報警系統,車上的乘客若是不知,司機一按方向盤下方的報警按鈕,立刻警局就會接到信號,有些人傻兮兮的在計程車上交談著各種具有犯罪性質的事情,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可一下車便有警察早已經在等著他們了,這便是流動在民間的一張巨大的羅網。

盧靖元自然是知道這一點的,他這一聲威脅嚇得計程車司機連報警的心思都沒了,他目光飛快的瞅了一眼後視鏡中,見盧靖元身前的衣服口袋中凸出一個東西,像是槍管,他更是嚇得屁滾尿流,話也不敢多說一句,渾身發抖的便老老實實的開著車。

盧靖元當然不可能有手槍,他只是嚇唬一下這名司機而已,現在的他若是跟這名司機做殊死搏鬥,只怕還要死在對方的手裡面。

只不過他多年當殺手累積下來的可怕殺氣和氣勢讓他有一種虎死不倒架的威嚴和威懾力,一言恐嚇便立刻鎮住了對方。

這車一路賓士,開向了九龍的黃大仙祠,到了這裡以後,隔著老遠便能聞到一股空氣中瀰漫的香火氣息。

盧靖元下了車,也懶得去看司機一眼,扭頭便鑽進了人群之中。

他在人群中轉了幾圈,身形便很快消失在茫茫人海,待他確認身後沒有跟蹤后,自己才鑽進了黃大仙祠的廟堂之中。

盧靖元來到旁邊偏殿的一處紅木香壇前,強忍著自己身體的劇痛和失血帶來的眩暈感,極有節奏的敲了敲香壇旁邊的小銅鈴。

這聲音剛響沒多久,後殿中便閃出來一名身穿道袍老者,這名老者身材頎長,大約有一米九左右,看起來大約在五六十歲左右的年紀。

這老者原本低垂著眼帘走出來,但一看見盧靖元這般模樣,頓時眼皮一抬,眼中精光一閃,他上前快步搶了一步,扶住了盧靖元,然後左右飛快的看了一眼,語氣驚愕的說道:「你居然還活著?」

盧靖元瞧見這老者,頓時鬆懈了下來,他身子搖晃了一下,倒在了老者的懷中,他緊緊的抓著這老者的道袍袖子,掙扎著說道:「師父,救我1

這老者沉著臉,說道:「救你?怎麼救?你自己任務沒完成,還惹來了殺身之禍,你告訴我,我怎麼救你?」

盧靖元一下精神了起來,他掙扎著坐了起來,驚怒道:「什麼?我任務沒完成?我明明看見自己一槍打中了他的腦袋的1

這老者冷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他活得好好的!你辦砸了1

盧靖元神情震驚,喃喃道:「這不可能,我親眼看見的1

這老者皺了皺眉頭:「現在你要擊殺的目標在大陸活蹦亂跳好好的呢!你確定你殺的不是替身?」

盧靖元驚道:「不可能,他沒有替身的,我觀察了很久的!我明明一槍打中了的,不可能……」

他正說著,忽然間想起自己曾經隔著老遠瞄準郝帥的時候,他感應到自己的殺氣扭頭向自己看來的那一幕。

盧靖元的話頓時戛然而止,他張大了嘴巴,神色極為震驚的吃吃道:「我,我知道了!師父,他,他跟你一樣,也,也是一個修行人1

這老者眼睛微微一眯,眼縫中射出一道極為銳利的精光:「哦?你知道他是哪個門派的么?」

盧靖元頹然若失的搖了搖頭,他不甘心的小聲道:「難怪,難怪他能殺死龍家兄弟,難怪他中了我一槍還能不死1

他猛的抬起頭來,一臉怨憤:「師父,我不甘心!我要報仇!我不能就這樣失敗!我要殺他們全家1

這老者冷笑道:「你不甘心?哼,你知道被狙擊槍一槍打中頭都還不死,這意味著什麼嗎?這樣的修為也是你敢惹的?」

盧靖元一把抓住這老者的衣袖,臉上的神情變得無比的可憐哀求,他道:「師父,看在我這麼多年奉養您的份上,您就最後再幫我一次吧!我知道您法力無邊,您不願意教我也就算了,您這次能不能出手幫幫我?」

這老者嗤笑了一聲,說道:「我說過,我早就不過問江湖中事了,而且,我的修為在你們看起來是高深莫測,但是在真正的修行高手眼裡面,不值一提!只怕就是我也不是這人的對手1

盧靖元面如死灰,他慘然道:「怎麼會這樣?他不過是一個上高中的毛頭小子啊1

這老者哼了一聲,說道:「毛頭小子?你不知道自古英雄出少年這句話嗎?正一教的王遠山不到三十便天下無敵,玄禪門的李雲東二十齣頭就打遍天下無敵手,上高中怎麼了?不知道江湖上有一句話嗎?碰到老人、小孩和婦女,一定要慎之又慎!我是怎麼教你的?這人在大陸有這樣高的修為,只怕必定是大陸名門正派的內室子弟,這樣的人,別說你了,就算是我,就算是我們整個神拳門,都惹不起啊1

盧靖元眼神虛焦,整個人像是行屍走肉一樣坐在地上,目光絕望。

現在支撐他的就只剩下復仇的動力了,若是這個動力一喪失,只怕他立刻就會有生命危險。

這老者也看穿了這一點,他心中一嘆,眉頭皺了皺,終究還是不忍的說道:「算了算了,真是冤孽!我雖然法力不高,但是我知道有一個人法力極高,而且與大陸修行門派沒有什麼瓜葛,甚至多有怨仇。」

盧靖元一聽,登時來了精神,灰白的眼珠子裡面也多了幾分人氣,他掙扎著坐直了身子,瞪大了眼睛問道:「師父,是誰?這人是誰?在哪裡?」

這老者緩緩的說道:「這人在印尼,叫做聖威德天尊法師1

盧靖元聽得嘴巴張得老大,我頂你個肺,這麼唬爛的名字,是不是嚇唬人的啊?

不過……師父都這麼推崇,也許是真的?

盧靖元立刻掙扎著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說道:「我這就去找他幫忙1

這老者瞪了盧靖元一眼,扶住了他,喝道:「就你這樣,別說去印尼了,你走出這大門,只怕就死了!來,在這裡把傷養好一點再走1說著,拉著盧靖元便往裡面走去。

盧靖元這原本就是做戲給這老者看,他知道自己的師父面冷心熱,此時計謀得逞,自然便不再堅持,他搖搖晃晃的跟著老者往裡面走,有一句沒一句的勉強與自己師父說著話,他說道:「師父,這聖威德天尊法師有多厲害?」

這老者微微一笑,說道:「這聖威德天尊法師可謂是法力無邊,遠不是你我這樣的凡人所能想象的,等你傷好一點,我帶你去見他,你就知道了。」

盧靖元有些擔憂的說道:「他會幫我們么?」

這老者笑了起來,說道:「我曾經對這聖威德天尊法師有救命之恩,他有一次練功的時候肉身鼎爐損毀,魂魄飄遊不定,快魂飛湮滅的時候,我幫了他。我相信,他會幫我們的1

盧靖元頓時恍然,他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那這人到底叫什麼名字,以前怎麼沒聽師父你說過?」

這老者也露出疑惑之色,說道:「不知道,以前我也從來沒聽說過國內外的修行界中有他這一號人,我只知道他的道號名叫做:虛靈。其他的……就一概不知了1

「虛靈……虛靈?」盧靖元小聲反覆的念誦了幾句這個名字,他細小的眼睛之中閃過一抹極為陰毒怨恨的眼神,他心中咬牙切齒的想道:郝帥,我不管你是不是修行人,不管你有多大修為,我都要殺死你,修補我的名聲!我堂堂東南亞殺手之王,怎麼能栽在你這個小毛孩子的手上!

而且,我不僅要殺死你,我還要殺死你身邊的每一個人,我要將背信棄義的郝家連根拔起!

等著吧,等我找到了這位聖威德天尊法師,你們每一個人,統統得死!!

===========================================

4200字大章~~~還有人記得虛靈這位道爺么?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