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72章真龍虎九仙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2章真龍虎九仙經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快到放學的時分,葉霜霜在自己的室裡面獃獃的眺望著窗外,神情雖然有些發痴,可眼睛裡面卻深深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在她背後的房門外,易舒蘭的聲音清晰的傳了進來:「哎,周校長,我上次跟您說的事兒?您那兒有消息了嗎?啊?沒有座位啊?那麼大的教室怎麼會沒有座位?啊啊啊,我知道,是贊助費的事情是吧?我知道的,我知道這個規矩的,您放心,我明天就把贊助費給送到您辦公室去1

葉霜霜聽著母親的聲音,她嘴角微微一翹,流露出一絲厭惡不屑的笑容。

她知道母親這是為了自己好,但她總是遏制不住打從心眼裡面升騰起一股反感之心,也許這只是少年少女在青春期的叛逆之心,也許這是郝帥帶給她的影響和傳染。

和郝帥相處的時間多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原本這性情溫順,嫻雅恬淡的女孩兒也變得叛逆不羈起來,即便是去了德國治病兩個多月,也並沒有好轉。

但不管葉霜霜喜歡與否,易舒蘭的聲音依舊清晰不斷的穿透門板,直入葉霜霜的耳中:「您放心,周校長,我知道規矩的!您別客氣,這種贊助費是應該出的!好學校嘛,當然門檻要設得高一點,要不然什麼阿貓阿狗都往裡面送,那豈不是天下大亂了?」

「呵呵,您說得對,說得對!什麼?我女兒的學習成績?哎呀,周校長,我跟你說,我女兒學習成績可是全校數得著的啊,每次考試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啊,最差都是年級前五1

「什麼?當初為什麼不考你們一中?嗨,周校長,您聽我說,當初一中招考的時候,我女兒大病一場,這才沒去考試啊,要不然肯定考上的!您要是不信,可以調她的檔案和成績看的嘛!哎哎哎,就這麼說定了,我明天去交贊助費1

在門外的易舒蘭喜滋滋的打完了電話,她扭頭敲了敲葉霜霜的門,大聲道:「霜霜?霜霜1

她瞧了兩下,見沒有動靜,便自己推開門走了進去。

易舒蘭一進門,卻見葉霜霜坐在小別墅的閣樓窗戶旁邊,外面傍晚的斜陽照進來,將她的身影拉得老長,形單影隻,煢煢孑立,有一種說不出的孤獨與寂寞,這種身影透露出來的孤寂甚至比她心臟病發的時候在醫院一個人孤零零的眺望著外面窗口時還要來得深重。

易舒蘭微微皺了皺眉頭,她走上前,耐著性子勸道:「霜霜,我都已經談好了,明天你就跟我去一中面試,聽到了沒?」

葉霜霜頭也不回,輕輕的說道:「知道了。」

易舒蘭又道:「你別鬧情緒了,我知道你很捨不得,心面很不是滋味,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你這樣下去,成績一落千丈,你對不對得起我們啊?」

葉霜霜依舊沉默不語,她和方奕佳不一樣,方奕佳需要遇到事情,受到觸動以後,才會去思考,去辨別,而葉霜霜則是一開始就認準了的事情,不管有理沒有理,不管後續變化如何,她都咬准了不放,決不改變!

易舒蘭這一番語重心長的話,在葉霜霜的左耳朵進,很快便又從右耳朵出來。

易舒蘭見葉霜霜一動不動,毫無反應,她也來了脾氣,哼了一聲,微怒道:「你聽的進也好,聽不進也好,這件事情反正我說了算,你不聽也得聽!你聽見沒有?你聾啦?」

她聲音稍微大了一點,門外面葉群和稀泥的說道:「好啦好啦,說完了沒有?趕緊下來幫忙做飯菜吧!剛回來就忙著教訓人,你累不累啊你?」

易舒蘭不甘心的瞪了葉霜霜一眼,哼了一聲,轉身出了門,她尖厲而潑辣的聲音依舊清晰的從緊閉的門板後傳了過來:「你威風,你本事,當著女兒的面教訓我!我哪裡有你累啊1

門外面葉群連忙求饒哄著易舒蘭,只把易舒蘭哄得脾氣下去了,這家才算消停安靜一點。

葉霜霜聽見他們兩人聲音下去了以後,她眼珠子這才動彈了一下,像是一尊石像透出了一股活氣,變成了一個活人。

她回頭看了一眼,悄悄的起身走到門口,拉開一道縫后,自己走到走廊上往樓下看了一眼。

葉霜霜只見自己父母在廚房裡面忙碌著,她這才轉身回去,大著膽子將門反鎖上,然後自己走到窗戶旁邊,向下探望了一眼。

葉霜霜深吸了一口氣,走到自己的梳妝台旁邊找出一根皮筋將自己的頭髮扎了起來,然後換了一身短袖長褲,這才走到窗戶旁邊,小心翼翼的向下爬去。

葉霜霜住的地方離地面也不算高,而且窗檯下面就是屋頂,有落腳的地方,她沿著水管一路往下爬,倒也毫髮無損的便爬了下來。

在落到了地上后,葉霜霜輕手輕腳的繞到了院子之中,趁父母在裡面聽不到聲音,自己便偷偷的溜了出去。

葉霜霜剛溜出來,便覺得心面跳得十分厲害,又是緊張又是興奮,似乎一下回到了以前和郝帥在一起的時光。

若是以往,葉霜霜心臟跳成這樣,只怕她早就嚇得要死了,可現在,她卻感覺到有一種無法言語的歡暢之情,像是一隻被鬆開了束縛的小鳥,從此可以天高任鳥飛了!

葉霜霜興奮的快步跑著,一路朝著郝帥的家中跑去。

但她畢竟大病初癒,跑了大概幾百米后,便有些急促喘息,自己攔下了一輛三輪車后,這才繼續往郝帥家而去。

葉霜霜趕到郝帥家后,已經是五點多的時間了,這時候,郝帥和姚夢枕剛剛回到家中,而鄒靜秋尚未回家,兩人便在家中開始練起功來。

姚夢枕正對郝帥認真的說道:「郝帥,你這樣光靠功德來強化自己的肉身鼎爐可不行,你最好像之前練太極行步一樣,練功不輟,這樣才能一日千里1

郝帥此時正覺得身體裡面像是有一團火似的,憋得難受,無處發泄,他苦笑道:「你也說了,我現在不能入定,不能冥想,除了跑跑跳跳,也不能幹其他事情。我今天已經跑了這麼多圈了,總不能一直這樣跑下去吧?這樣一直跑下去,別說我受不受得了,就算我受得了,身體裡面的真元靈氣也會從我毛孔裡面散出去的。」

郝帥此時體內正是真元靈氣過剩,而且都集中在腎臟位置,若是平均分佈到其他的五臟之中,他也會好很多,但現在一股腦兒都集中在腎臟上,他不上火,那才是活見鬼了。

要想短時間內將這股火排泄出去,辦法有兩個,一個就是與女子交合,大泄元精;而另外一個就是瘋狂的練功,將全身毛孔打開,讓真元靈氣從毛孔中傾泄出去。

前者雖然見效快,但是郝帥尚未築基,內丹都沒有,跟不用說什麼根基了,他現在看起來強壯,但這種強壯可謂是在海灘上築樓,看似蔚然可觀,但是海浪一來,就得變成一片廢墟。

元精一泄,不僅傷神傷身,而且郝帥以後也永遠別想修行到頂級境界了。

而後面的辦法雖然不至於像前面這樣坑爹,但如果他讓真元靈氣都跑光了,那這四百多的功德可就完全浪費了,郝帥自己就沒撈著一丁點兒的好處,以他雁過拔根毛的習性,這種虧本買賣,他是絕對不肯乾的!

郝帥正抱怨著,姚夢枕卻一本正經的說道:「我知道,但你聽我說,我知道有一門功法正好合適你現在練!而且,非常合適你這種毫無根基,但又起點極高,並且腎氣又出奇的強壯的修行人練1

郝帥一聽,頓時眼睛一亮,愁色頓消,他興緻盎然的翻身坐了起來,興奮的說道:「什麼功法?說,快說快說1

姚夢枕一字一頓的說道:「大唐修行人羅公遠所著的《真龍虎九仙經》1

「真龍虎九仙經?」郝帥重複了一遍,哈的一聲笑了起來「好唬爛的書名啊!聽起來真嚇人!這功法怎麼就適合我練了?」

姚夢這本經法可以將你體內多餘的腎氣暫時提煉出來,然後煉築成你自己的內丹……當然,你別高興,是偽丹,不是真正的內丹,這種偽丹只能算一時只用,並不是你自己真正的內丹,碰到真正的高手,你這種偽丹不堪一擊1

郝帥一聽,大失所望,一臉不屑的說道:「那這種破丹有個屁的用,有什麼好練的?小爺我要練就練真的,這偽丹……」

他話沒說完,姚夢枕便跳起來劈頭蓋臉的一巴掌拍在郝帥的腦袋上,怒道:「屁話呀,你現在這水平能練出偽丹來,你就燒高香吧!修行有九重天,你現在連第一重天都沒過,一下讓你跳到第四重天,你還jjyy,你這麼貪心不足蛇吞象,小心遭報應啊!你學不學,不學我不教了1

郝帥先是被姚夢枕這一巴掌拍得驚怒交加,但一聽下面的話,頓時醒悟了過來。

這就有點像學生跳級一樣,有些學生十二三歲就上大學,看似功課成績好像跟上了,但是其他方面和正常的十**歲的年輕人相差得極遠,如果拼綜合實力,很快就會敗下陣來。

但不管怎麼說,眼下又能夠解決自己火氣過剩的問題,又能夠「跳級」,那實在是穩賺不賠的事情。

郝帥連忙涎著臉笑道:「好好好,我錯了我錯了,我學我學1他一本正經的站了起來,朝著姚夢枕一揖到底:「美女,仙女,天女,教我吧,我保證好好學1

姚夢枕這才哼了一聲,似乎找回了一點往日里在天界縱橫捭闔的威風,她趾高氣昂的說道:「你聽好了,這門功法神奇奧妙,可以說是專門給你這種人喜歡偷雞摸狗,不學無術,偷奸耍滑的人準備的1

郝帥一開始聽得連連點頭,可聽到後面半句,頓時叫起撞天屈來:「喂,我哪裡偷雞摸狗,哪裡不學無術,哪裡偷奸耍滑了?」

姚夢枕瞪了郝帥一眼,連珠炮一樣的反問道:「你哪裡不偷雞摸狗,哪裡不不學無術,哪裡不偷奸耍滑了?」

郝帥眼珠一轉,訕訕的笑了笑,小心翼翼的說道:「這個……這個,這個問題,咱們暫且擱置,總理說得好,要求同存異嘛!呃,你繼續,你繼續!這個真龍虎九仙經到底是個什麼東東?」

姚夢枕背著手,老氣橫秋的在郝帥面前踱著步,她一臉嚴肅的說道:「在這之前,你先答應我一件事情,否則我絕對不教你1

郝帥涎著臉笑道:「別說一件,十件,百件也答應啊1說著,他心面卻暗地裡補充了一句:我可沒說是我要答應!它可以是張三答應,可以是李四答應!

姚夢枕哪裡知道郝帥這等偷奸耍滑的想法,她很是認真的說道:「修鍊這個功法期間,你絕對不能靠近女色,否則你會腎氣沸騰,**焚身而死,聽到了沒有?」

郝帥嚇了一跳:「靠,連靠近都不行啊?那搞屁啊?」

姚夢枕一臉嚴肅的說道:「至少不能有肌膚之親1

郝帥聽得一愣,眼珠滴溜溜的打著轉,目光不停的在姚夢枕身上來回掃量著,像是在說:我天天跟你在一起打鬧,怎麼個不能有肌膚之親,不近女色法啊?

姚夢枕被他看得有些臉頰發紅,正要羞嗔,卻聽見郝帥擺著手,笑道:「放心啦,我不會把你當女孩子看的啦,咱家跟你雖然住得近,但你哪裡有點女色的樣子?瞧你那一馬平川的胸脯,簡直是鐵血真漢子,威武猛金剛啊!放心放心,這一條我答應你了1

姚夢枕頓時氣得七竅生煙,哇哇大叫著朝著郝帥撲去:「你找死呀,我掐死你,我咬死你,我踢死你,我捏死你呀我1

郝帥哈哈大笑著與她在房間裡面玩著躲貓貓,兩人鬧騰了好一陣后,郝帥才笑嘻嘻的說道:「好了啦,我知道了啦,我答應你就是!不就是不近女色么?哼,從今往後,咱家就繞著女人走1

姚夢枕要的就是郝帥答應自己這一條,她連忙板上釘釘的說道:「你發誓?」

郝帥豎起一隻手,一本正經的發誓道:「咱家發誓在功成圓滿之前,絕對不跟女人有肌膚之親,否則必定**焚身而死1

姚夢枕剛鬆了一口氣,正要笑出來,卻聽見陽台後面忽然傳來一陣呼喊聲:「郝帥,郝帥1

這聲音讓郝帥聽得愣了一下,但他很快就眼睛一亮,興奮的跳了起來,猛的一下朝著陽台外面衝去,一聲大吼:「葉霜霜?是你嗎?你回來了?」

姚夢枕愣愣的看著郝帥一陣風似的衝到了陽台上,他往外探看了一眼,頓時手舞足蹈的哈哈大笑了起來:「葉霜霜,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你病好了?」說完,他手一撐,居然從陽台上跳了下去!

姚夢枕頓時大怒:郝帥你這個大混蛋,剛剛發的誓都是放屁嗎!!

===============================================

今兒個咱家生日,求祝福,求禮物!!!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