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173章銷魂一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3章銷魂一吻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葉霜霜原本是想走正門去敲郝帥家的大門的,但是她心面一直提心弔膽的擔憂著一些事情,總覺得自己像是小偷一樣,有一種偷雞摸狗的感覺,因此便來到了陽台後面呼喊著郝帥的名字,而且聲音也不怎麼大。

葉霜霜還擔心郝帥可能聽不見,正猶猶豫豫的準備大點聲音繼續喊,可忽然間聽見裡面傳來郝帥狂喜的聲音,葉霜霜一顆擔憂吊著的心頓時就放了下來。

一路上來之前,葉霜霜的心面還會擔憂:他還在想我嗎?他還有喜歡我嗎?我不在的日子裡,他會和其他女生好上嗎?

中國的父母很奇怪,傳承自兩千年封建家庭的父母包辦式教育依舊陰魂未散,藕斷絲連,總會站在自己的角度去審視自己子女交往的對象,並且總是自以為是的認為他們能看到這個人的未來並就此下斷定。

而他們下斷定的根據,更多的是成績、是事業,是家庭背景,是外在的物質。

他們誰都知道「莫欺少年窮」「英雄出少年」這兩句話,但放到自己的子女身上,這句話就只好往一邊放了。

易舒蘭認為郝帥是一個小癟三,沒出息的小赤佬,但是對於一個十六歲的少女來說,她才不看重學習成績,不看重事業收入,不看重家庭背景,不看重任何的外在物質條件呢,她只看重一點,有且只有一點:這個男生會不會讓自己有感覺!

郝帥會讓自己有感覺嗎?

天可憐見,自己離開郝帥的每一天,腦海中回蕩浮想的都是這個男生的身影,自己不開心的時候,便會想一想這個男生的點點滴滴,那無數爆笑惡搞的事情總能讓自己從默默寡歡中展顏而笑,流露出自然而歡快的笑容。

這樣一個讓自己魂牽夢繞的男生如果還不算讓自己有感覺的話,那葉霜霜真不知道什麼是喜歡的感覺了。

在葉霜霜看來,郝帥是一個極為優秀的男生,一定會有很多很多的女生喜歡他,她雖然性格恬雅淡然,但並不缺心眼,不會傻兮兮得把自己喜歡的男生大大方方的讓出去。

尤其是當郝帥探出頭的那一剎那,葉霜霜分明瞧見郝帥居然又變得更加的英俊帥氣了,這讓葉霜霜一時間有些眼神迷離,尤其是當郝帥毫不猶豫的從三樓跳下來的那一剎那,葉霜霜下意識的掩住了嘴,正要驚叫,可聲音到嗓子眼裡面的時候,卻又因為看見郝帥一個極為瀟洒的鷂子翻身,穩穩的落在了地上,隨後她的聲音便又咽了回去。

葉霜霜不是第一次見識郝帥的身手,但是她隔了這麼久,第一次看見的時候,還是覺得驚艷無比,心中砰砰劇跳,說不出是歡喜還是緊張,又或者是一絲絲的擔憂。

這樣一個出色的男生……過了這麼久,他會不會還喜歡自己?

葉霜霜愣愣的看著郝帥,手微微抬起,像是想要去撫摩郝帥的面龐,但手伸到半空中又停住了,像是因為膽怯。

郝帥見葉霜霜獃獃的看著自己,像是歡喜得傻了,他滿臉抑制不住的狂喜,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葉霜霜懸在半空中的手,歡喜的說道:「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以後不會再走了吧?」

葉霜霜的手被郝帥一下捉住,她頓時渾身一震,腦海也變得清明起來,她想起之前郝帥手舞足蹈的朝自己揮著手,那臉上的狂喜神色是絲毫演不出來的真實感情,她便放下了心來,臉上流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笑得極美極甜:「我剛剛回來的,以後應該不會再走了。」

兩個人相互對視了一眼,雖然時間只過去了兩個月,但他們兩人卻覺得彷彿過去天長地久一般,漫長猶如兩個世紀,彼此都有許多的話要對對方傾訴,但千言萬語,卻不知道一時從哪裡說起。

兩人正痴痴的持手相看,冷不丁的聽見頭頂上傳來一聲冷哼,兩人抬頭一看,卻見姚夢枕搬著一把凳子,自己站在凳子上,半邊身子探了出來,目光緊緊的盯著兩人。

姚夢枕見葉霜霜朝著自己看來,她原本面若寒霜的面孔頓時流露出一個笑容,笑嘻嘻的招手朝著葉霜霜打著招呼:「嗨,好久不見啦1

葉霜霜雖然憑藉自己女生特有的直覺,隱隱覺得姚夢枕對待自己的態度有點怪怪的,不像是以前那樣親切,但她依舊沒有多想,只是笑著與姚夢枕打了個招呼。

姚夢枕與葉霜霜打了招呼以後,飛快的瞥了郝帥一眼,眼角中警告之色一閃而逝。

這目光只有郝帥一個人才能看得明白,他一下想起了之前姚夢枕警示自己的話,頓時心中一跳:不能親近女色……現在自己跟葉霜霜握手,算是親近女色么?

這個問題不想還好,一想之下,登時郝帥覺得自己內心深處像有一頭怪獸蘇醒一樣,蠢蠢欲動,原本就漲得難受的下身越發的讓他痛苦萬分。

郝帥嚇了一跳,連忙鬆開葉霜霜的手,有些尷尬自我掩飾的撓了撓頭髮,訕訕的一笑,說道:「葉霜霜,你,你什麼時候回來上學啊?」

葉霜霜見郝帥鬆開自己的手,頓時心中覺得悵然若失,但是她沒有表現出來,她淺淺的一笑:「這兩天就回去上學了。」

郝帥之前的念頭浮上來了便很難再壓下去,他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說道:「過兩天就回來了?好,那好啊1

葉霜霜見他的反應和之前相比,簡直天差地別,尤其是自從姚夢枕出現后,他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整個人都彆扭得很,臉上也像是掛了一層面具一樣。

葉霜霜心中越發的奇怪狐疑,她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問道:「怎麼了?你不想我回去嗎?」

郝帥連忙伸出手搖了搖,目光有些躲閃的說道:「不是不是,你回來了,我很開心的1

郝帥這時候越這麼說,葉霜霜心面越是覺得古怪,她盯著郝帥的眼睛,像是要看穿他內心所想似的,她又問道:「真的么?我怎麼覺得你不怎麼開心的樣子?你都不願意看我1

郝帥心中暗自叫苦,你妹啊,你這麼漂亮,我現在哪裡敢看啊,你就不怕我多看你一眼把你給非禮了啊?

等等……葉霜霜這麼喜歡自己,要是自己非禮她……只怕她也會心甘情願的吧?

郝帥剛這麼一想,心中越發的躁動不安,他看向葉霜霜的目光也變得更加古怪,隱隱透露出幾分獸性的慾念,好在他此時腦海中理智尚存,他硬生生的壓制住險些暴走的慾念,天人交戰的怒吼道:你妹啊,別他媽的胡亂yy了,現在不是她樂意不樂意的問題,是你他媽的還想不想繼續修行的問題!!

郝帥知道自己的一切變化就是從撿到乾坤如意鏡,踏上修行之路開始的,他心中一直深深的藏著一個隱隱不安的念頭:萬一哪一天自己失去了這一切,自己會不會被打回原型?

因此,郝帥是絕對不願意再回到過去的,也絕對不願意放棄修行的,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退路,必須要一步一步的往上爬,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更不用說姚夢枕所說的,將來會有一場大劫難在等著自己,不管自己願意不願意,它們都會落在自己的頭上,自己只有在這劫難還沒有到來的時間內,不停的強大自己,將來才有可能生存下去,才有可能保護好自己身邊的人!

郝帥在自己的腦海中大吼了一聲,終於將暴走的慾望硬生生的壓下去了一點,他勉強朝著葉霜霜擠出一個笑容,眼睛也定定的盯著葉霜霜,他苦笑道:「我,我,我……」

饒是郝帥激靈聰明,一時間也想不到什麼好的說辭,葉霜霜心中閃過一抹不安和不祥的預感,她緊緊的盯著郝帥,緊張的又追問了一句:「你什麼?你有什麼不能說的話么?你要是有什麼不方便說的話,也是可以對我說的……」

處於熱戀相思中的少女總是敏感而脆弱的,她們可以上一秒鐘笑如燦爛春花,下一秒鐘也可以哭如帶雨梨花,葉霜霜忽然間眼眶紅潤潤的,她生怕下一秒鐘郝帥就說出一些自己不想聽到的話。

她下意識的將手緊緊的放在了自己的心臟位置上,五指用力抓緊,雖然那已經是一顆更換了的健康心臟,但是葉霜霜不知道這樣的一顆心臟能不能承受這個打擊。

郝帥見到葉霜霜這神情模樣,心中不忍,他總不能對葉霜霜說出實話吧?

自己性.欲暴走,不敢多看她,不敢跟她親近?

她會把自己當成變態吧?

郝帥正苦惱無助時,忽然間他靈機一動,齜牙咧嘴的對葉霜霜說道:「葉霜霜,其實,其實……其實我剛才跳下來的時候,崴著腳了……」

葉霜霜被郝帥的變化弄得都做好了大哭一場的心理準備了,此時猛的一聽這有些無厘頭的話,並且她看著郝帥這有些滑稽搞笑的表情,頓時一愣:「啊?你崴著腳了?在哪裡?剛才怎麼沒事?」

郝帥乾笑道:「剛才見到你太興奮了,沒覺得疼,現在……好疼啊1

葉霜霜頓時放下心來,她沒有再去辨別郝帥說的是不是真話,又或者說,她知道郝帥可能說的是假話,但是她也願意去相信。

葉霜霜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掩嘴笑道:「以後別逞強從這麼高的地方跳下來了,剛才你跳下來的時候,都嚇死我了呢!你腳沒事吧?要不然……」葉霜霜臉蛋有些紅撲撲的說道:「我給你揉揉?」

郝帥嚇了一跳,哪裡還敢讓葉霜霜靠近自己?他連忙後退了一步,尷尬的擺著手,說道:「沒事沒事,我活動活動就好了1說著,他乾笑著活動了一下腳踝,手舞足蹈,仰頭打著哈哈:「你看,這不是好很多了嗎?」

葉霜霜笑吟吟的看著正在自我抱,少年的舉動顯得有些幼稚滑稽,但這正是她覺得這是這個少年在哄自己開心,就如同以前那樣,哪怕這種舉動輕浮可笑,但是這正是她喜歡愛慕的那個少年。

葉霜霜忽然間走上前一步,背著雙手,身子微微向前傾了一點,她輕聲呼喚了一句:「郝帥1

這一聲呼喊飽含深情,便是聾子也能聽出其中的感情。

郝帥一愣,停下了動作,扭頭看向葉霜霜:「啊?」

他剛看向葉霜霜,便見葉霜霜忽然間閉上了眼睛,飛快的在郝帥嘴唇上一啄,兩人嘴唇蜻蜓點水一樣,一觸即分。

葉霜霜親完之後,飛快的便轉過身,快步跑開,郝帥雖然看不見她的面容,但是她頸后都紅得像是要滴出血來似的,顯然羞不可抑。

郝帥被親得呆了,像是傻了似的站在原地,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葉霜霜跑開老遠,才轉身朝著郝帥招了招手,大聲喊道:「明天見啦,郝帥1說完,自己便像一隻歡喜的小鹿一樣,蹦蹦跳跳的跑去開來。

郝帥獃獃看著葉霜霜遠去的身影,像是痴了似的,一動不動,直到姚夢枕氣鼓鼓的從樓上跑下來,怒氣沖沖的叉腰朝他喝道:「喂,人都走啦,你還沒回過魂來嗎?」

郝帥收回目光,他此時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難受極了,腦海中像是有一個魔鬼在不停的嘶吼尖叫著,自己下身更是硬梆梆得讓自己痛不欲生,自己像是恨不得要自燃似的,他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賠笑道:「姚夢枕……你說我們現在開始學《真龍虎九仙經》,還來得及么?」

姚夢枕怒哼了一聲:「知道難受了?知道厲害了?早跟你說了,不要親近女色,就是不聽!現在開心了?」

郝帥滿臉賠笑道:「是是,我錯了我錯了,趕緊教我吧,我好難受啊1

姚夢枕叉腰道:「知道錯了就好,下回注意一點!走吧,回去我教你1說著,她老氣橫秋的便帶著郝帥往前走,可才走出三步遠,姚夢枕忽然站住了腳步,上下摸了摸口袋,然後尷尬的轉過身來,弱弱的問道:「你,帶鑰匙了沒?」

郝帥正憋得難受,下意識的便答道:「我從陽台上跳下來的,你覺得我會隨身帶鑰匙嗎?」

這話說完,郝帥自己也醒悟了過來,瞪大了眼睛向姚夢枕看去:「你沒帶鑰匙?」

姚夢枕仰頭打了個哈哈,乾巴巴的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哈……」

他們兩人站在大樓下面,一時間大眼瞪小眼。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