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174章她到底是什麼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4章她到底是什麼人?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深夜,在香格里拉的總統套間大門外,衣冠楚楚的葉豐矜持的敲響了房門。

沒過一會兒,大門打開,一個美艷而端莊的婦人站在門口,正是郝文菁。

郝文菁一眼瞅見葉豐,眼角飛快的瞥過一絲隱晦的笑意,她朝著葉豐打了個眼色后,嘴角微微一翹,笑容變得無比的風騷,但等她再轉過身來的時候,她的面容卻又變得十分的端莊,簡直就像是從**搖身一變,變成了舉止有禮,端著架子的貴婦,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葉豐嘴角微微勾勒出一絲會心的笑容,但在見到客廳裡面的袁浩后,這絲笑容便立即消失,他恭敬而禮貌的一笑,說道:「andy。」

袁浩頭也不回,無聊的在客廳裡面打著ps2,他招了招手,便算是回了禮。

葉豐與郝文菁飛快的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后,他自己輕輕的走到裡屋的一間室門前,敲了敲門。

過了一會兒,裡面傳來郝潔雄的聲音:「進來。」

葉豐推門而入,他只見郝潔雄正站在窗戶旁邊,一動不動的看著窗外的景色。

東吳市的夜景雖然比不上香港的繁華璀璨,但也雅緻內斂,別有風韻,郝潔雄默默的注視著窗戶下面如同星空一般的街市燈火,他半邊身子藏在夜色之中,明暗層次十分立體,猶如大理石雕像一般顯得神秘而威嚴,尤其是他年邁而充滿皺紋的臉上更是透出一股不可侵犯的力量,讓人一見便心生畏懼之心,不敢直視。

葉豐只看了郝潔雄一眼,便被眼前這位梟雄的氣勢所震懾,再加上他心中有鬼,更是不敢直視郝潔雄,他低下頭,畢恭畢敬的從自己隨身拎著的公文包中抽出一份資料遞了過去,說道:「老爺子,這是您要的資料。」

郝潔雄這才轉過身來,他不置可否的接過了資料,目光微微瞥了葉豐一眼,這才低下頭來看著自己手中的資料。

葉豐感覺到郝潔雄的目光向自己看來,他心中微微一緊,腦袋壓得更加低了幾分。

他遞給郝潔雄的資料正是郝帥身邊幾乎所有人的一切資料,包括方奕佳,包括葉霜霜,包括馬雪,甚至包括高一一班班上所有的學生的資料!

郝潔雄決定要將郝帥接回家族,就必須要將他以前的一切查個一清二楚,既了解了郝帥以前的生活環境,了解了自己的這個孫兒的過往,也杜絕了會有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打聽到了郝帥的身份和身世,從而極早的懷有目的的接近郝帥,從而達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作為一個在生意場上廝混老手,他見慣了一些專門攀附權貴,渴望嫁入豪門,希望有朝一日飛上枝頭的拜金女,甚至還有一些專門找有錢人***然後藉此換取更多好處的「骨肉皮」。

郝潔雄是一個極為愛惜自己羽毛的人,當初自己兒子喜歡鄒靜秋平民之女,他尚且不允許鄒靜秋入門,更不用說他自己的孫子了。

只不過郝潔雄這一次吸取了前面的慘痛教訓,這一切都辦得極為隱秘,不動聲色之間就把這十多年來的一切幾乎都摸得清清楚楚。

郝潔雄一份資料接著一份資料看過來,看完后,他忽然眉毛一挑,有些詫異的說道:「沒有姚夢枕的資料么?」

葉豐的面容變得有些古怪:「沒有。」

郝潔雄有些不悅:「怎麼會沒有呢?你沒查到?還要我教你怎麼查嗎?」

葉豐連忙說道:「不是,老爺,這個姚夢枕真的查不到,在警察局和派出所的戶籍處以及流動人口管理處,都查不到她的任何消息1

郝潔雄眼皮一抬,有些驚愕的說道:「什麼?這怎麼可能?」說著,郝潔雄有些微怒不悅,他是打從心眼裡喜歡姚夢枕這個小姑娘的,雖然當中有愛屋及烏的感情,但是更多的是姚夢枕本身就極為漂亮,人見人愛的緣故。

可如果不查清楚姚夢漳話,郝潔雄是絕對不可能讓這個女孩兒跟著郝帥一塊兒進郝家的家門的。

鄒靜秋這個能查到身份的長子兒媳,尚且能夠被郝潔雄拒之門外,更不用說姚夢枕這個來歷不明的外來人了。

面對郝潔雄的質問,葉豐有些緊張,他咽了口唾沫,說道:「老爺子,我真的已經儘力了,我已經調動了幾乎我能調動的所有關係和能量來查她的底細,但……實在是查不到1

郝潔雄眉頭一皺,寒聲道:「難道……有人在刻意隱藏她的身份和資料嗎?」

如果是這樣,那就太可怕了,姚夢枕出現的時間,和郝潔雄決定將郝帥帶回郝家的時間極為接近,他作為郝家的族長,不得不考慮一個問題:姚夢枕的出現會不會是特意安排的?會不會是專門為了針對郝帥而來的?

葉豐連忙說道:「不是,老爺子,是根本就沒有她的資料,如果有人阻擋我們查她的資料,我能感覺出來的。老爺子,我跟您這麼多年,難道這點小事也辦不好么?」

郝潔雄怒道:「那她難道是天上掉下來的嗎?」

郝潔雄卻沒料到自己幾乎一語中的,看似生氣的一句無厘頭的話,卻正是正確答案。

但只可惜有時候人看到正確答案的時候,往往卻沒當回事,反而走向另外一個極為遙遠的方向。

葉豐訕訕的低著頭,不敢說話。

郝潔雄盯著葉豐,目光不善,他怒哼了一聲,將手中的資料摔在葉豐的身上,喝道:「查,再去查!從失蹤人口裡面去查,難道還要我教你做事嗎1

葉豐不敢做聲,唯唯諾諾的點了點頭,有些慌亂的收拾好了資料后,轉身擦了擦額頭的汗,出了門去。

郝潔雄盯著他的背影,等他出了門以後,這才低低的哼了一聲:「廢物1

說完,他轉過身來,重新將身子又掩藏進夜色之中,目光深邃而威嚴的盯著窗外的夜景。

只不過與之前不一樣的是,郝潔雄的眼神之中多了一絲深思與警惕。

姚夢枕這個女孩兒……到底是什麼身份,什麼來頭?

她和郝帥看起來這樣的親密,他們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真的就像鄒靜秋說的那樣簡單嗎?

……

就在郝潔雄對姚夢枕的身份來歷驚疑不定的時候嗎,第二天一大清早,姚夢枕正在朝著騷一本正經的一邊往學校走,一邊對他說著話:「《真龍虎九仙經》中云:安神者,叩齒想於三魂作仙真之形,人身之福神也,號曰胎光、爽靈、幽精。想之如有願,具告之,必從其事。鎖於臍下,三魂安則眾神安,三魂不安則眾神不安……」

姚夢枕正侃侃而談的說著,一旁的郝帥像是行屍走肉一樣走著,他頂著兩個黑眼眶,眼神虛焦迷離,像是夢遊一般,魂飛天外。

姚夢枕昨天一夜就在跟郝帥不停的說著修行練功的口訣和密法,雖然說《真龍虎九仙經》並不長,總共才一千來字,但是古代的道家典籍,字字珠璣,有時候看似不起眼的四五個字,掰開了,揉碎了,能說上三天三夜也說不完。

鄒靜秋當晚回來得晚,早早的便在一旁睡了,姚夢枕等鄒靜秋睡下了后,便悄悄的爬起了床,跑到了郝帥的床邊,將他硬生生的拉了起來,繼續給他講解《真龍虎九仙經》的修行之法。

郝帥一開始還聽得興緻盎然,但再喜歡再有興趣,也架不住一通宵的在耳邊叨叨啊,而且,想不聽都還不行!

「你還想不想活了?」一聽到郝帥打著哈欠要睡覺,姚夢枕便瞪了郝帥一眼,惡狠狠的威脅了一句。

靠,不帶這樣威脅人的!

這可真把郝帥鬱悶得不輕,他本來就下面充血得十分難受,渾身悶燥無處發泄,好容易有點睡意了想要睡覺,卻被姚夢枕這傢伙揪住興緻盎然的給自己講經說道!

姑奶奶,我的個親姑奶奶!您是有多久沒有逮著一個人可以給他上課了啊?

您說一晚上不累啊?大白天還接著說啊?您這是要夜場說完趕日場啊!

敢情您話癆啊?

姚夢枕正說得興高采烈,眉飛色舞,她扭頭一看,卻見旁邊郝帥兩隻眼睛跟熊貓似的,無精打采,她頓時大怒,叉腰道:「喂喂喂,你有沒有良心啊,姑奶奶我好心好意給你不舍晝夜的講了十幾個小時,你居然這樣態度對我1

郝帥眼角抽搐了一下,硬生生從臉上擠出一個笑容,他打躬作揖道:「姑奶奶,您說了十幾個小時難道還不累啊?我可是都累死啦!我都要磨出血啦1

姚夢枕怒道:「呸,我都沒說累呢,嘴皮子都沒磨出血呢,你就怎麼耳朵要磨出血了?」

郝帥叫苦連天的說道:「你身體裡面氣血運行正常,當然可以這樣說了,我可是不行啊!你試著一晚上血液都淤積在一個地方,然後還一夜不睡,你試試看,看看這是什麼滋味1

郝帥現在的確是精力過剩,腎氣極壯不說,但……鐵人也架不住一晚上金槍不倒,氣血不散,徹夜未眠啊!

姚夢枕臉一紅,她不依不饒的說道:「廢話,你以為我想說這麼久嗎?你要是不儘快學會,只怕你這樣下去,血氣一直淤積不散,這樣過上個兩三天,你那丑東西,這輩子都不要想再有其他用途了1

這一下可真把郝帥駭得屁滾尿流,作為一個年輕力壯的美少年,要是哪一天告訴他:你那話兒還沒來得及用就報銷了,那是什麼感覺和滋味?

那可真是……太他娘的坑爹啦!!

郝帥一下駭得人都精神了,他無比緊張的抓住姚夢枕的肩膀,說道:「不會吧?不會這麼嚴重吧?你不是只說有生命危險嗎?」

姚夢枕啼笑皆非:「你連死都不怕,還怕當太監?」

郝帥一臉大義凜然道:「頭可斷,血可流,小弟弟堅決不能丟!這是男人主權問題!是不容商量不容談判的原則問題1

姚夢枕叉腰道:「知道厲害就老老實實跟我學,要不然你這樣血氣一直淤積在這裡,消散不退的話,不出三天,我就得恭喜你,你要成為新中國第一個太監了1

姚夢枕幸災樂禍的冷笑道:「不過,其實你要是成了太監,我倒是會更高興,至少你可以更專註的修行了,不至於一天到晚那想些歪門邪道的東西。」

郝帥連忙涎著臉,說道:「我學我學,我有在聽呢,你剛才不是在說要叩牙齒嗎?我其實挺不明白,叩牙齒難道也是一種修行嗎?」

姚夢枕一臉認真的說道:「當然,叩齒可以使你的心腎相交,這是在你腎氣不足,或者腎氣鬱結的時候,有效提起腎氣,貫通心腎的一個好辦法。而心腎若是相交,則猶如人體的水火相交,在這種情況下進行觀想,你甚至可以跳過修行的第二重天、第三重天,直接進入第四重天,開始築基1

郝帥聽得滿頭霧水:「啊?你不是說不能觀想的嗎?會走火入魔的嗎?」

姚夢枕哼了一聲,說道:「這種觀想和入定冥想是兩回事!你甚至不用閉眼睛都可以觀想1

郝帥聽得大為好奇:啊?不用閉眼睛怎麼觀想?這到底是什麼修行法術?

================================

抱歉更晚了,事兒太多了~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