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天下無敵>第175章如此觀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5章如此觀想!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

郝帥好奇的問道:「啊?不閉眼睛也能觀想嗎?這個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修行法術?」

姚夢枕很是認真的豎起一根手指,說道:「當然,《真龍虎九仙經》的神妙之處,豈是你能明白的?反正你乖乖照著我說的去做就是了,保證給你平安無事1

郝帥眼下哪裡有其他更好的辦法?他連忙不迭的點頭,這件事事關他男人的主權問題,即便是郝帥這般天不收地不管的混世魔王也不敢大意,變得跟乖寶寶似的,點頭哈腰,說不出的乖巧。

郝帥一臉諛笑,諛詞如潮的大拍馬屁:「是是是,夢枕女仙,法力無邊,英明神武,一統江湖!仙子大人說得好,教訓得對,郝帥以後自稱小爺,還是自稱咱家,就看您老人家的了!

姚夢枕認識郝帥也有好幾個月了,兩人互相較勁,鬥智斗勇,雖然各有勝負,但是總體來說還是負多勝少,誰讓郝帥這貨實在是太沒臉沒皮呢?她總得估計自己的面子和仙子的體面吧?

眼下看見郝帥這般的拍馬溜須,服軟認輸,自己竟是從來沒有這般大佔便宜過!

姚夢枕不禁心中大為得意,下巴都高高的抬起來了,只覺得人生從未如此揚眉吐氣過,即便是在天界縱橫捭闔,打得群仙毫無還手之力的時候,也未有過如此快意舒坦的感覺。

姚夢枕得意洋洋的負著手,越發的老氣橫秋,她說道:「之前跟你說的口訣,你可都要記好了1

郝帥眼角一抽搐,他試探性的弱弱的說了一句:「呃……仙子大人,你能不能把剛才的話再重複一遍?」

姚夢枕大怒:「什麼?我剛才跟你說的你都忘記了嗎?」

郝帥乾巴巴的賠笑道:「沒有沒有,我……我只是想再記得牢一點罷了!仙子姐姐,你就大人不計小人過,再說一遍吧,孔子曰:多學一遍,加深印象嘛1

姚夢枕笑著啐了一口:「呸,那是溫故而知新!不學無術的傢伙1

郝帥哪裡可能連這個都不知道,他有意想要逗姚夢枕一笑,此時見達到目的,便連忙笑著點頭:「對對對,還是仙子大人博學多才,強聞博記,到底是天上下來的,跟我們地上的就是不能比。」

姚夢枕被這一連串的馬屁拍得舒坦了,她心氣極順,搖頭晃腦的又繼續說了起來,這一次郝帥在一旁認真的聽著,把每一個字都記在了心面,不管聽不聽的懂,先記住再說。

兩人說著,沒過多久便走到了學校門口,走到學校門口的時候,姚夢枕照例站在門口沒有往裡面走,她一臉諄諄教誨的說道:「這些都說給你聽了,你進學校以後,一定要記得觀想,然後牙齒要輕叩,記住,別用力,要輕!重則傷氣傷神1

郝帥眼巴巴的看著姚夢枕,像一個聽話的小學生一樣,不停的點著頭,若是張登峰看見了,只怕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裡面瞪出來。

這個混世魔王,這個調皮搗蛋的傢伙,居然也會有這麼乖巧的一天?

天爺爺啊,莫不是世界末日要到了?

姚夢枕見郝帥認真聽話,便也多說了幾句,她仔仔細細的又叮囑道:「記住,千萬不要與女生有肌膚之親,你現在陽氣過剩,若是接觸陰氣,體內陽氣沸騰,會導致你腎氣失控,到時候……後果嘛,哼哼哼1

姚夢枕重重的哼了三聲,郝帥便硬生生的打了三個冷戰,他強行擠出一絲笑容,說道:「放心,洒家看破紅塵,視紅粉如骷髏,視美女如糞土……」

姚夢枕不等他說完,破口罵道:「呸呸呸,你才是骷髏,你才是糞土1

郝帥連忙陪笑道:「是是,小的失言,仙子姐姐別生氣1

姚夢枕哼了一聲,大咧咧的一揮手,道:「行了,該說的都說了,你走吧1說完,一副頤氣指使的樣子,轉過身後,心中暗爽:哎呀呀,真是風水輪流轉,郝帥啊郝帥,你也有今天?平日里你欺負我欺負得過癮吧?今天有報應了吧?這就是你的報應呀!哼哼哼!

姚夢枕正眯著眼睛得意洋洋的哼著小調,可忽然間發現身後站著一個身影,她奇怪的一回頭,卻見郝帥正眼巴巴的看著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姚夢枕奇道:「你怎麼了?怎麼還不走?」

郝帥苦笑著說道:「我說仙子姐姐,你還沒告訴我……怎麼觀想啊1

姚夢枕如夢初醒,一拍額頭,說道:「哦?哦哦!對對,我告訴你啊,這門觀想功夫可神奇奧妙得很,非常之簡單!可謂是老少皆宜,男女都會1

郝帥聽得越發好奇,脖子都伸長了:「到底是什麼法術這麼神奇?要是這麼簡單,那天底下的人……就都會修行了吧?」

姚夢枕笑嘻嘻的揮著手:「那是因為他們沒有我這個國色天香英明神武的仙子來教他們啊1

郝帥賠笑道:「是是是,那仙子姐姐,趕緊傳授仙法吧?」

姚夢枕大咧咧的一伸手,對郝帥說道:「筆墨伺候1

郝帥和姚夢枕此時正在校門口,這時候又正是上學高峰期,上學的學生們都好奇的看著這個二中的明星學生,有的指指點點,有的聽見他們說話,暗自掩嘴偷笑,聽到姚夢枕一句筆墨伺候的時候,有些女生更是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可等郝帥目光不善的扭頭看過來的時候,她們卻又嘻嘻哈哈的像鳥燕一般歡快的飛開來。

郝帥心中極其不爽,但是目前他受制於人,又有求於人,只好捏著鼻子,滿臉賠笑的翻身在書包裡面取出一個作業本和一支筆,遞給了姚夢枕。

姚夢枕接過以後,也不顧左右,低頭便提筆準備落筆。

郝帥連忙一把攔住,小聲道:「喂,就在這裡啊?你不怕泄漏點什麼天機啊?」

姚夢枕大咧咧的說道:「放心放心,沒事的1

郝帥平日里見她一副小心謹慎的模樣,唯恐他們說到修行之事的時候被旁人聽了他們的對話去,此時卻又如此放浪,實在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這到底是什麼修行之法?如此的……堂而皇之,不需要任何遮遮掩掩?

俗話說,法不傳六耳,天下的修行之法都是密不外傳的,這門法術要是這樣容易就傳出來,又怎麼會如此奧妙?

按照姚夢枕的教導和郝帥的理解,觀想就是自己閉上眼睛冥想神仙的模樣,你觀想出來是什麼神仙的模樣,將來的修行就是什麼方向。

可不閉上眼睛,又怎麼想?

郝帥心中正好奇古怪,他伸頭探腦的一看,卻見姚夢枕像抓毛筆一樣抓著一支圓珠筆,然後下筆如有神一般,筆走龍蛇,在紙上一番龍飛鳳舞!

姚夢枕自己寫完后,像是寫完一副墨寶似的,將紙本拎了起來,還像是怕墨跡未乾似的吹了一口氣,然後這才遞給了郝帥。

郝帥接過一瞧,頓時瞪大了眼睛,吃吃的說道:「這,這是什麼?」

姚夢枕一臉理直氣壯的說道:「給你觀想用的東西啊!一會啊,你看著這個,然後按照裡面的意思去觀想,你就是在修行了1

郝帥頓時倒吸一口冷氣,他蹬蹬蹬連退三步,眼角不停的抽搐,腮幫子使了好大的勁才用力咬住,沒有破口大罵,他咬牙切齒的說道:「你你你……你這是哪門子的觀想?」

姚夢枕奇怪的看著郝帥,說道:「廢話,觀想觀想,你看字面意思理解啊1

郝帥頓時大怒,我了個去,觀想?原來是一邊觀一邊想啊?

我豬油肺啊!

見過坑爹的,沒見過這麼坑爹的!

邊看邊想,這是哪門子的修行!

你以為是看電視做作業呢!

就算是邊看邊想,你也特么的畫好一點啊!我也有個直觀的東西可以看,然後在腦海裡面直接觀想啊!

你特么的畫不好也就算了,居然只寫了兩個字!

你只寫兩個字也就算了,你好歹寫得具體一點啊,你特么的在上面寫這兩個字是特么的什麼意思啊?

什麼叫做:神仙啊?

你妹的,這神仙兩個字,你讓我怎麼觀想啊?!

天上神仙多如牛毛啊,你讓我觀想個屁啊!還特么的照著字面上的意思觀想,我怎麼觀想啊?

原來觀想就是這樣對著一張紙,看著紙上狗屁不通的兩個字,邊看邊想啊?

你當我腦殘啊?

郝帥臉憋得通紅,之前忍耐了許久的情緒瞬間像是要爆發出來,他正要發作,卻見姚夢枕眼珠一瞪,喝道:「幹什麼?你想以後自稱為:咱家了嗎?幹什麼這樣看著我?」

這一句話頓時擊中了郝帥的軟肋,他像一個氣球一樣,立刻渾身的氣都泄了出去,只是他渾身的怨氣一時間無法發作,轉不過來,他臉上抽搐了一下,分不清究竟是笑還是哭,他神情極為精彩古怪,乾巴巴的說道:「我,我……我只是覺得……你的字也太丑了吧?」

姚夢枕頓時鬧了個大花臉,她一看自己寫的字,的確是寫得鬼畫桃符,和她的仙子形象實在是十萬八千里,她紅著臉,很是心虛的硬著頭皮爭辯道:「幹什麼?誰讓你給我的這個筆這麼難寫的?再說了……誰說的仙子非得琴棋書畫樣樣俱全啊?啊?誰說的!站出來1

郝帥眼角直抽抽,心中破口大罵:你妹啊,給點顏色就開染坊啊你!姑且信你一次,要是你這破觀想辦法沒有用,你就她妹的死定了啊你!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