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179章偷雞不成蝕把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9章偷雞不成蝕把米?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徐文聖辭職的消息就如同一個小石子砸進池塘一樣,只是漸起了一陣漣漪后,便恢復了平靜。

由於新來的校長暫時沒有上任,校長一職便由原來學校的副校長暫時擔任,而這個消息也並沒有引起學生們的注意。

他們更加關注的是目前學校最火爆的八卦新聞:葉霜霜的歸來,以及……三女爭夫!

更多的學生們關心的是究竟誰會笑到最後,是「原配」葉霜霜?還是「橫刀奪愛」的方奕佳?又或者是姿色過人的馬雪?

二中的學生們興奮得夜以繼日的討論著這個話題,恨不得第二天一起來就能在學校看見一場三女爭夫的「全武行」,打得越厲害越好,反正跟自己一毛錢關係也沒有!

掐,使勁掐,往死里掐!

但讓他們失望的是,葉霜霜這一次來僅僅只是偷偷背著自己老媽溜到二中來看望自己的同學的,第二天她並沒有出現在二中,使得有些人大失所望,但也使得有些人暗自鬆了一口氣,慶幸不已。

隨著葉霜霜幾天連續都沒有回到二中,學生們高漲的八卦熱情很快又消退了下去,他們一個個意興闌珊,看似一切又恢復了平靜,但只有方奕佳和馬雪才能感覺到,似乎有一種看不見的暗流在她們周圍涌動著。

馬雪約了郝帥后,她這幾天表現得十分的平靜與低調,原本方奕佳以為馬雪會咄咄逼人的向自己發起攻擊,但她卻沒想到馬雪當著葉霜霜的面虛晃一槍后,便再沒有了動靜,讓她這幾天暗自緊張了許久,完全浪費了感情。

方奕佳心中暗自奇怪,她雖然與馬雪交往不多,但是她知道馬雪絕對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但不管她怎麼想,也絕對沒有想到,這個女孩兒膽子大得已經決定……主動出擊,把生米做成熟飯了!

星期六的一大清早,馬雪便早早的起了床,她手腳麻利的將家裡面的衛生從天花板到地面都全部清潔了一遍,這個貧苦而堅強的女孩兒自立能力完爆二中幾乎所有的女生一條街還有多。

即便是在完成了大掃除,將家裡面打掃得一塵不染后,也才不過是八點多一點的時間,這時候郝帥剛剛才睡眼惺忪的起床,才剛剛想起星期六的約會。

而這時候馬雪則取出自己的化妝包,對著鏡子開始仔細的畫著妝來。

天底下但凡再漂亮的女生都是需要化妝的,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女孩兒,就算是傾城傾國的楊貴妃也有狐臭之癖,所以她喜歡洗花瓣浴,用花汁採集而成的香水,因此這些舉動反而讓她異香撲鼻,更加的富有魅力。

世上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當一個姿色過人的女孩兒認真打扮起來的時候,那種效果是驚人的。

相比較葉霜霜和方奕佳而言,馬雪沒有葉霜霜那白雪如玉一般的肌膚,沒有她那般清純恬淡的面孔,她同樣也沒有方奕佳高挑的身材,修長筆直的長腿;更糟糕的是,她一直覺得自己的眼睫毛並算密集,眼皮也雙得不夠有層次,面部五官更是不夠立體。

但是……化妝可以彌補這一切的美中不足。

馬雪小心翼翼的為自己塗上了睫毛膏,讓自己的睫毛看起來又濃又密,然後她又用夾子將睫毛夾得彎彎翹翹的,彷彿芭比娃娃一般,她隨後又在自己的眼角和眼瞼下面細心的勾勒著內眼線和外眼線,在塗抹完眼線后,她又在臉上開始精細的塗抹著各種脂粉。

高光粉、腮紅、散粉,等等化妝用品像是呢子一樣,一層又一層的往女孩兒的臉上刷去。

有些女人用粉底塗在臉上,一層層刷得臉上跟太平間似的,模樣十分的恐怖,但是馬雪本身就天生麗質難自棄,眼下塗抹上了高光粉和腮紅,然後又用散粉定妝后,越發的讓她的臉龐顯得立體感十足,艷光四射!

在完成了化妝后,馬雪看了一眼時間,自己的化妝時間遠遠超過了做家務的時間,這已經是九點半左右的時間了。

對女人來說,對付一張嬌俏的小臉,可比把家裡面翻修一邊所花費的精力要多得多!

馬雪緊張而有些興奮的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就連她自己都被鏡子裡面的自己所迷倒,這是她畫的最完美,最喜歡的一次容妝了,以前雖然在娛樂場所她也會化妝,但是她只是為了融入這個氣氛,選擇性的化一點妝,有時候這些妝甚至還沒有她素顏好看。

但這一次,她畫的妝完美的突出了她所有的優點,既讓她看起來成熟而美艷,又沒有讓粉底來遮掩住自己的青春氣息,粉紅色的腮紅配上自己健康白皙的皮膚,讓自己看起來白裡透紅,彷彿一個成熟誘人的蘋果,讓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馬雪對著鏡子裡面的自己,握緊了拳頭,認真而緊張的自言自語道:「馬雪,加油,你可以的!他會為你神魂顛倒的!為了媽媽,你也必須要讓他對你神魂顛倒1

不管別人怎麼說你,不管別人怎麼看你?

你必須要堅強的做自己必須要做的事情!

加油,馬雪,加油!

可是,不管馬雪在心面如何的催眠自己,可主動獻身這種事情,對於一個再怎麼成熟的十六歲女孩兒而言,都是一件極難的事情,畢竟……只是第一次。

馬雪緊張的在不大的家裡面來回打轉,每次經過鏡子跟前的時候就往鏡子裡面多看一眼,她越走越是緊張,越緊張便越會胡思亂想:郝帥怎麼還不來?他會不會不來了?他會不會到時候反悔?

就在馬雪胡思亂想的時候,忽然間她家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也許是少女太過於早熟,也許是為了救治媽媽的信仰給了她一種力量,馬雪神奇的瞬間便鎮定平靜了下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走到門口默默的呆了好一會兒,才打開了房門。

郝帥此時正在和姚夢枕嬉笑著聊著天,他依舊額頭上綁著一根布條,若是鼻子下面再貼個小鬍子,那他真是看起來比鬼子還像鬼子。

姚夢枕忍不住出言嘲笑,郝帥自然不甘示弱,兩個人一路鬥嘴,倒也不寂寞。

郝帥站在門口敲了一會兒門,卻不見有人開門,他喊了兩聲門,奇道:「怪了,不是約在了今天上午么?怎麼沒人?難道先去醫院了?」

姚夢枕哼了一一聲,吐槽道:「你看看,我都說你起得太晚了吧!人家等不急先走了吧?」

郝帥訕訕的笑了笑,說道:「我昨晚好容易睡個囫圇覺,後半夜才睡著,那能怪我么?」

姚夢枕還要再說話,忽然間馬雪家的房門打開,姚夢枕往裡面看了一眼,頓時愣住了,開門的正是馬雪。

馬雪一眼瞧見姚夢枕,她也愣住了,她料到了各種情況,卻沒料到姚夢枕居然也跟著來了!

這還真是個拖油瓶啊!

自己不是只邀請了郝帥么?她怎麼還是跟著來了?

每天上學跟著也就算了,怎麼約會也跟著啊?

難道……去醫院的約會就不算約會嗎?

馬雪瞬間蹙了蹙眉頭,牙齒咬了咬貝齒,但她很快便又展開了眉毛,朝著姚夢枕笑著點了點頭。

郝帥這時候順著姚夢枕的目光看去,卻見一個極美貌的女孩兒站在門口,正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郝帥大驚,靠,這是誰啊?我走錯門了?哪兒來的這麼漂亮的大美妞?

郝帥下意識的抬頭往門牌上看了一眼,頓時訝然道:「沒走錯啊!你誰啊?」

馬雪臉蛋微紅,平日里從來不以容貌自矜自得的她,今天忽然間因為郝帥這句話而喜不自禁,羞難自抑。

馬雪強忍著羞意,她與郝帥笑吟吟的打了個招呼:「郝帥,你來了?」

郝帥一聽這聲音才瞬間回過神來,我靠,居然是馬雪?!

她……她今天怎麼這麼漂亮?太……太誇張了吧?

郝帥瞪大了眼睛說道:「馬雪,你化妝了?」

馬雪笑道:「沒有啦,花一點點時間畫了個淡妝,希望你還喜歡。」

古時候女人沒有地位,因此說女為悅己者容,而現在女性地位不斷提高,因此變成了女為己悅者容。

便是平日里這般不注意自己相貌評價的馬雪此時也有些緊張的等待著郝帥的確切評論。

郝帥也是個實誠人,他用力點了點頭,說道:「好看,挺好看的1他目光飛快往馬雪胸前掃了一眼,女孩兒今天穿了一件淡紫色的連衣裙,胸前高高墳起,波濤起伏不說,白皙的胸膛處微微露了一點點小小的乳.溝,這一丁點兒弧度比不上露出深邃溝壑那般性感,但又比一點兒都不露顯得誘人。

當真是完美的表達出了她現在的情況:艷而不俗,美而不媚,在青春氣息中又透露出早熟的性感,在完美的性感線條中又恰到好處的表達出青春的一絲絲青澀。

馬雪得到了郝帥的肯定和承認,自信心大增,最後的一分緊張頓時不翼而飛,她笑顏如花道:「來了就請進來吧,別站在門口。」

郝帥哎的應了一聲,正要抬腿往裡走,卻見一旁的姚夢枕正目光古怪的打量著馬雪,腳下一動不動,他奇道:「你怎麼不進去?」

姚夢枕雖然是蘿莉身,但卻有一顆御姐心,人情世故雖然不算很是精通,但是最基本的女性直覺,她可一點兒也不少。

姚夢枕隱隱覺得馬雪今天很不對勁,約郝帥去醫院看母親,怎麼打扮成這個樣子?這……這是要去娛樂城上班嗎?這擺明了是要勾引男人嘛!

姚夢枕心中警惕心大起,暗道:不行,我得勸勸郝帥,讓他不要進去。

可她剛要說話,卻見馬雪忽然間先發制人的笑了起來,她一拍巴掌,一副恍然的樣子,有些為難的說道:「哎呀!我忘記了一件事1

郝帥奇道:「啊?」

馬雪為難的看著郝帥,說道:「我訂了一個蛋糕,就在你們過來的幹將路的克里斯汀蛋糕店,我忘記去拿了1

郝帥一聽,一拍胸脯,說道:「沒事,我幫你去拿1

馬雪連忙又道:「可是……我想有點事情想跟你說一下,我自己去又不方便,要不然……」她目光一下便落在了姚夢枕的身上,潛台詞昭然若揭。

姚夢枕大怒,靠,這分明是想把我支開啊!

這女人到底想幹什麼?

姚夢枕正要拒絕,卻見郝帥說道:「也是,姚夢枕,你就幫忙拿一下唄?」

姚夢枕忍不住就想揪住郝帥的衣服朝他咆哮道:你這見色忘義的白痴,人家想支開我,閌裁窗。你難道沒看出來嗎?

可是……當著馬雪的面,姚夢枕實在是沒辦法這樣做,她只能眨巴著一雙大大的眼睛,裝出一副天真爛漫,不諳世事的樣子。

馬雪回頭對郝帥笑了笑,說道:「郝帥,你在裡面先坐一下吧?」

郝帥目光在馬雪和姚夢枕的身上掃了掃,他一副狐疑的樣子,但他又不好說什麼,只好先自己進了屋。

支開郝帥后,馬雪一下掏出兩百塊錢來,一臉蠱惑的看著姚夢枕,說道:「這是蛋糕的錢,那個蛋糕只要一百五十塊,姚夢枕,你幫我拿下,剩下的錢都給你,好不好?」

姚夢枕越發的生氣,靠咧,你當我是什麼人啊?五十塊就想把我打發走?

馬雪見她這義憤填膺的模樣,頓時便明白了過來,一下又從口袋裡面掏出兩百塊來,一臉期待渴求的看著姚夢枕。

姚夢枕怒哼了一聲,頭頓時扭到了一旁,一副大義凜然,富貴不能淫的模樣。

馬雪一咬牙,又從口袋裡面摸出兩百,目光定定的看著姚夢枕,小聲的說道:「我所有的錢都在這裡了1

姚夢枕正要怒氣勃發的拒絕,可她忽然間心中一動,一抬手,奪下了馬雪手中的錢,爽快的說道:「好,就幫你這個忙了1

馬雪頓時鬆了一口氣,歡喜的說道:「那就麻煩你了……路上一定要小心,可以慢一點走1

她將慢一點走這幾個字咬得很重,唯恐姚夢枕聽不出來其中的潛台詞。

在馬雪看來,她一直把姚夢枕當成了一個十歲左右的孩子,自以為錢能搞定一切,卻沒想到姚夢枕壓根就是個人小鬼大的「小妖精」。

馬雪看著姚夢枕離去后,她拍了拍胸脯,微笑著關上了門,大門合上的一瞬間,她流露出了一絲自信滿滿的微笑,像是一個獵人看見自己的獵物走進了陷阱之中。

而她並不知道,在門關上的時候,姚夢枕回頭一看,笑得像一頭狡黠無比的狐狸。

姚夢枕一邊數著手中的錢,一邊得意洋洋的想道:小樣,跟我斗?想用錢把姑奶奶我支開?哼,看姑奶奶我連食餌帶鉤子一塊兒給你吃了!不管你要幹什麼,一會兒我就闖進去,壞你的好事!哼哼哼哼!

=================================

長章節更新~~~

您最近閱讀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