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天下無敵>第180章要棒打鴛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0章要棒打鴛鴦?

小說:天下無敵| 作者:唐川| 類別:武俠修真

馬雪支開了姚夢枕后,自覺成功率大增,她定了定神,鎮定自信的來到郝帥的旁邊,笑著問道:「郝帥,你坐吧,我給你倒杯水喝,好不好?」

郝帥左右打量了一眼,笑道:「今天你家裡面好乾凈啊,你打掃的?」

馬雪頗有幾分得意的說道:「當然啊1

郝帥點頭笑道:「好厲害,很能幹嘛,同齡人裡面,你可算是很能幹家務的了,要是再努力一點,只怕就趕上我了。」

馬雪一開始還很是自得的聽著,可聽到後面,她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搖頭道:「你?我不信1

郝帥打了個哈哈,頗有些感慨的看著這老舊而簡陋的房子,說道:「不管你信不信,你可能覺得我有一個很有錢的爺爺,所以從小肯定衣食無憂,四肢不勤,五穀不分。但實際上,我從小就住在這種又老又舊的房子裡面,你吃過的苦頭,我都吃過。只不過我比你幸運的是,我媽媽身體很好。」

馬雪聽了神色微微一黯,但隨即她又笑了起來:「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嘛!為了讓媽媽早點好起來,什麼樣的苦頭我都能吃,什麼樣的代價我都能付出。」

馬雪這句話說得雖然平淡,但是聲音和語氣中都透露出一分堅定與堅強。

郝帥自己就是個大孝子,見姚夢枕這般孝順,不禁大為讚歎,他道:「馬雪,不了解你的人會覺得你這個人很難打交道,不像是一個好女孩兒,但了解了你以後,其實……你真的是一個好女孩兒。」

馬雪心中一動,她目光閃爍的看著郝帥,追問道:「那……你覺得我是好女孩兒嗎?」

郝帥笑道:「當然,我剛才不是說了么?」

馬雪一時間感慨萬分,她神色有些發痴,說道:「原來……我還是個好女孩兒的嗎?我以為……你在那種地方看見我,早就覺得我是一個壞女孩兒了。」

郝帥笑了起來,反問道:「那你覺得我是個好學生還是個壞學生?」

馬雪想了想,抿嘴笑道:「你呀?你這種學生大概就是傳說中的老師的眼中釘,肉中刺的調皮學生了吧?你要是好學生,那天底下沒壞學生了。」

郝帥哈哈笑道:「那你說我是個好人還是壞人呢?」

馬雪很是認真的想了想,她不禁想到郝帥雖然經常嬉皮笑臉沒個正形,但是他曾經在三樓救下了跳樓的胖子侯天寶,又在銀行中力挽狂瀾,最重要的是,在自己幾次最無助的時候,都是他出手幫助了自己,並且沒有企圖索要任何的回報。

馬雪沉默了好一會兒,她輕輕的說道:「你要不是好人,那天底下就沒有好人了。」

郝帥一拍巴掌,笑道:「你看?一個人的好壞並不看他的表面,而是看他的內心深處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究竟是向善還是向惡,是看他在各種利誘、恐懼和威脅面前,能不能足夠堅定、堅強和無畏!像我們這樣的人,別人覺得我們是壞孩子,但我們自己知道自己是好的,那就足夠了咱們又不是為了他們而活著,對吧?」

馬雪聽見郝帥將自己跟他歸類為一種人,她不禁心中怦然一動,又是歡喜又是緊張,她飛快看了郝帥一眼,然後小聲試探性的說道:「可是……如果我要是什麼不好的事情呢?你還覺得我是好人嗎?」

郝帥奇道:「不好的事情?什麼不好的事情?」

馬雪臉頰一紅,她心跳如鼓,大著膽子看了郝帥一眼,卻見這個男生看著自己的眼神無比的清澈,像是絲毫沒有洞察到自己的歪腦筋似的。

按理說看到郝帥這般不帶一絲慾念的眼神,馬雪應該羞愧得無地自容,繼而放棄自己的想法才對,但是馬雪卻知道,越是這樣,她越應該將這個男生緊緊的抓在自己手裡面,姑且不論他的家世和的外貌,就說他這般純凈的心靈,美色於前而絲毫不動心,便值得她去喜歡了。

馬雪深吸了一口氣,她站了起來,目光躲閃的說道:「你渴了吧?我給你去倒水喝?」

郝帥奇道:「不用了吧?趕緊去醫院吧?」

馬雪頭也不回,說道:「沒事,姚夢枕還沒回來呢,正好也燒了熱水,要不然媽媽知道你要是到我們家來,連杯水都沒得喝,她要說我的,畢竟你可是她的救命恩人。」

這麼大一頂帽子扣過來,郝帥自然無話可說,他看著馬雪在桌前忙碌著,她身材窈窕,曲線驚人,尤其是臀部的弧度彷彿一個熟透的桃子形狀一般,誘人無比。

郝帥只看了一眼便覺得渾身燥熱,哪裡還敢多看,連忙眼觀鼻,鼻觀心,集中精力不敢去想這種事情。

他正轉移著注意力,這時候馬雪正端著一個盤子走了過來,她手中的盤子裡面放著兩杯茶,靠外面的一杯水溫較低,正是給郝帥的,而靠裡面的一杯則水溫較高,是給自己的。

從表面上來看,兩個杯子都熱氣蒸騰,根本看不出區別,但實際上外面這個杯子的水潑灑在身上,只會有一陣短暫的疼痛,根本不會傷及皮膚。

馬雪打的主意十分的簡單,她就準備端茶的時候借著不小心,將外面一杯茶潑在了郝帥的身上,然後自己就有借口親近他了,到時候自己再借著機會投懷送抱……那一切就自然水到渠成了。

馬雪還真不相信郝帥是一個坐懷不亂的柳下揮!

馬雪小心翼翼的端著盤子,她渾身緊繃,緊張得無以復加,她眼看走到了郝帥跟前,忽然手故意一歪,盤子朝著郝帥的方向一斜,同時她故意大聲驚叫道:「哎呀1

這一聲呼喊嚇了郝帥一跳,他下意識一抬眼帘,眼見一杯熱水朝自己潑來,他立刻條件反射的手一抬,手臂往盤子下方一托。

郝帥這一托,一下頂得盤子反方向翻了過去,兩杯水都朝著馬雪潑了過去。

馬雪猝不及防,頓時身上潑了一大片,燙得她一聲尖叫,將盤子一下扔了出去。

她胸前衣服都被潑得濕了,尤其是腳上的襪子更是濕了一大片,燙得馬雪驚叫連連,她一隻手拉開自己的衣領,另一隻手飛快的蹲下身去扯著自己的襪子。

這種燙傷的疼痛感可非同小可,馬雪胸前的水倒沒怎麼燙得多厲害,因為她第一時間就將衣服拉開了,而襪子由於一直灼附在皮膚上,因此給馬雪造成的燙傷遠比胸前嚴重。

馬雪蹲下后,不顧一切的脫下了自己的襪子,然後飛快將襪子扔到了一邊,自己跌坐在地上,痛得眼淚汪汪的,心中又是懊惱,又是委屈。

自己怎麼就這麼笨呢?做點這麼小小的事情都做得這麼狼狽尷尬!

郝帥見馬雪坐在地上,眼淚吧嗒吧嗒直掉,還以為她燙得實在是狠了,便連忙蹲下來,將她的腳捉了起來,捧在手上,趕緊用力吹著氣,一邊吹一邊關心的問道:「沒事吧?燙傷了沒有?」

他仔細的看了一眼,卻見女孩兒的腳皮膚細膩,燙傷的地方紅通通的一片,宛如梅花豆蔻,尤其是女孩兒的腳趾甲沒有任何的雕飾,卻晶瑩剔透,小巧可愛猶如粉色的貝殼。

郝帥看得一呆,他像碰了火團似的,連忙將馬雪的腳扔下。

馬雪一開始還沒覺得怎麼樣,但郝帥這樣反應誇張的一扔,她立刻感覺到了一絲曖昧,自己的腳原本被燙得火辣辣的疼,但這一瞬間竟然像是感覺不到了似的,反而讓她覺得一陣羞癢。

馬雪心中一動,她大著膽子,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淚眼汪汪的說道:「能不能再幫我吹吹?剛才……你吹了以後就不那麼疼了。」

郝帥尷尬極了,他乾巴巴的笑道:「啊?我啊?你,你自己……」他原本還想問,你自己不是能吹么?為啥要我吹啊?可他一看馬雪這神情,便有千言萬語而已說不出來了,他心中暗自叫苦,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而此時姚夢枕則一直在門口徘徊,小心緊張的聽著裡面的動靜,等聽到裡面馬雪傳來一聲尖叫后,她立刻心中一動,冷笑道:「哼,果然不出我所料!這個女人真沒安好心!她這是把郝帥當成唐僧肉了啊!她以為她是白骨精嗎?」

姚夢枕掄胳膊挽袖子,信誓旦旦的心道:哼,不關你事白骨精還是狐狸精,又或者是玉兔精蜘蛛精,遇到姑奶奶我,那就算你倒霉呀!一會看我不把你打得原形畢露!

對於姚夢枕來說,任何膽敢壞郝帥處男之身的女人,都是她的敵人,倒不純粹是為了吃醋,而是……壞了郝帥的元陽之身,將來他還怎麼修行?他要是壞了修行,將來怎麼應劫?

姚夢枕大義凜然的準備往裡面沖,可是剛來到門口,她便立刻傻眼了!

看著這緊緊關閉的鐵將軍……姚夢枕目瞪口呆:我靠,這門……怎麼進去啊?

難不成要硬闖?自己這小體格,小身板,能不能闖進去啊?

姚夢枕暗自叫苦,正猶豫不決的時候,忽然間又聽到裡面隱隱有對話聲傳來,她貼在門口一聽,卻清楚的聽見郝帥的在裡面說道:「現在好點了沒有?還疼不疼?」

馬雪的聲音十分羞澀:「好多了,現在好很多了……」

姚夢枕一聽,頓時如遇雷擊,她震怒無比:什麼?郝帥的處男之身已經破了?我說你們這一對姦夫淫.婦,要不要特么的這麼快啊?

姚夢枕毫不猶豫,立刻深吸了一口氣,後退了幾步,然後一隻手護在腦袋的一側,用一側肩膀像一枚炮彈一樣朝著門撞去。

這一撞,轟隆一聲,撞得房子都搖晃了一下,她整個人都撞得七葷八素的,連門帶門框一塊兒撞了下來,她去勢極快,衝撞得一下收不住勁,身子隨著門板一下摔在地上。

但姚夢枕畢竟不是凡人,她在著地的一瞬間打了個滾兒,卸掉了絕大部分的力道,然後借著打滾的去勢骨碌一下坐了起來,她怒目瞪向郝帥和馬雪,正要破口大罵,卻忽然間瞧見郝帥和馬雪兩人都衣冠完好的互相對坐在地板上,馬雪抬高了一隻腳,伸到郝帥跟前,赤著一隻雪白如玉的足踝,動作姿勢雖然十分撩人,但是和姚夢枕想象的卻完全不是一回事。

馬雪和郝帥都歪著腦袋看著姚夢枕,兩個人目瞪口呆,尤其是看見姚夢枕身後還帶著泥磚的門框,一時間呆若木雞,說不出話來。

姚夢枕也傻眼了,她看了看郝帥,又看了看馬雪,她獃獃的爬了起來,傻兮兮的抓了抓頭髮,一臉的茫然尷尬,她此時身後的破敗的牆壁嘩啦一聲跌落下許多的磚石來,一片狼藉,慘不忍睹……

姚夢枕面對郝帥和馬雪越來越不善的目光,乾巴巴的一笑:「我,我能解釋,我能解釋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您最近閱讀過: